确认了福守缘不会犯傻,宋迪转身支援别处去了,就近仅有一处可合击的战斗,已被某个没有去意的傻好人接手,他可没那闲工夫听他们接下来多半会很酸的对话。八一??中文 W?W?W.81ZW.COM

    ……

    希望彻底破灭,张穆倒有些想开了。

    “对不起,刚刚我好像魔怔了一样,那兄弟说的对。”

    福守缘挥手打断了张穆的歉然。

    “有些话不必说了,我理解。时间宝贵,说说你想带给家人的话吧。”

    羞愧与感激还有释然等等一一闪过,张穆话音悠悠。

    “那就不说了,谢谢。”

    顿了顿,他惨然苦笑。

    “我离婚了,去了外省工作,半年才能见我女儿一次,谁能想到半路上遇到这档子烂事儿。”

    说着说着,他猛地转身怒砸敌兵。

    “麻烦你告诉我女儿,我很爱她,很想多陪陪她,很想看着她快快乐乐的长大,可是。”

    话音哽咽颤然。

    “叫她要听妈妈的话,读了一年大学也该更懂事些了。对了,她们不在余庆在市里,我前妻叫洪玉,电话是……我没什么要说的了,谢谢。”

    “就算我不能回去,你的事儿我也会拜托别人办妥……能说说你是怎么摆脱系统控制的吗?”

    张穆仔细的回忆着。

    “被系统接管了身体后,意识模糊的如同睡着了一样,对外界的事儿只能断断续续的感知,直到听见了你的声音又激起了我对女儿的不舍,然后我就一直想着起码得把礼物托人带回去,感受着死亡逼近我越来越急,最后就猛地一下醒了……感觉关键应该是要产生出一种坚定的信念对抗系统的控制。”

    福守缘也觉得是张穆对女儿的爱衍生的执念帮他恢复了意识,说实话,从他身上大概也找不出其他因素能盖过他的恐惧了。

    而父母对子女的爱时常会创造奇迹,这一点谁都能想通。

    “谢谢,这份情报很有用,你。”

    说不下去了,因为张穆的生命已走到尽头,福守缘不知该说点什么来跟他道别,他仗之恢复意识的心愿,最终也只能随风飘散。

    而就在此时,右侧猛地传来一声沉闷的怒吼!

    “撑住!”

    是陈峰!他以技能肉-弹6袭化为一个圆球快滚向张穆,沿途的敌兵纷纷被其击退到两侧。

    张穆的惊喜瞬间爆棚,他早先曾恳求附近的友军给陈峰传话,英雄的前后移动不受限,帮了他也可以从容后退,怕就怕后者觉得没必要为他这点小事耽搁了战斗才又向其他人寻求帮助,没想到他终究还是来了!

    为张穆的愿望能达成而兴奋起来的福守缘很快却又不禁叹息,因为以他目测双方的距离,一切都来不及了。

    可是张穆的惊喜神情为何竟一直不散?敌人下一击就会取走他的性命,而陈峰的技能时间已过,离他还有将近两秒的路程。

    疑惑旋即散去,福守缘终于能够开怀贺喜。

    只见张穆狠狠地将手中的算盘砸向地面,算盘瞬间碎裂,一颗颗算盘子儿奇异的漂浮半空,随后化为一道道赤红的光芒缠上了敌人拿着武器的右手。

    “局部时间静止!”

    伴着张穆欣然的痛快大吼,攻击他的敌人变的无法挥动右手,他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后交接礼物的宝贵时间。

    ……

    被征召后,张穆知晓了自己拥有极强的时间异能天赋,他雄心勃勃的用5点功勋兑换了s级异能体系“千金一刻”的入门指导以及觉醒心得。

    粗略修习后,系统预计张穆可在两天内觉醒第一种力量,而生死冲击和失去神智又重新找回的特殊经历让他提前觉醒了,封锁敌人部分肢体的时间流动2.5秒这一效果便是他的收获。

    两秒后,张穆感激且满足的将一块女性手表交给了陈峰。

    “谢谢!祝福你们”

    ……

    余音渺渺,张穆终归化为一道光芒消散无形,只剩陈峰手中紧握的手表证明着他已是了无遗憾。

    张穆心满意足的微笑离去,福守缘却没法儿不想的更多。

    卷入这场残忍战争的人们,谁没有自己的牵挂?谁会舍得离开珍视的人?谁都想继续灿烂的人生啊!

    可是,所有的美好都被这飞来的横祸无情的摧毁!而且还将有更多悲剧不断的上演!

    所以我们,绝不能沉湎于愤怒绝望,我们要终结这一切!

    力量,我们需要力量!

    ……

    迅后撤的陈峰直奔福守缘而来中止了后者起伏的心潮,英雄能分享友军的视觉听觉,以他所知的情况来看,张穆的事还是交给后者去办最好。

    “别多想了,手表先给你,假如,我再来拿。”

    假如代表着什么,二人心照不宣。

    “我先一步升到六级,跟蔚打了一架让她可以在一定时间内不必战斗,所以来晚了。你很不错,祝你好运。”

    ……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陈峰一刻也不敢停歇,无数同胞的惨烈牺牲无形的鞭策着他战斗不息,能来帮张穆完成私愿且说了不少话则是因为敌军遍布,规划好了并不会耽搁战斗进程。

    福守缘能感觉的到,陈峰是一个把陌生人的性命都看的相当之重的人,而且是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物伤其类和同情等普遍心理,这样的情况不可能是天生的,其中定然有着什么特殊的根源。

    不过那暂时与福守缘无关,他现在先得努力保住自己的小命,蔚的休战则正是一个让所有人存活几率上升的好消息。

    ……

    蔚一直很反感这残忍无道的侵略战争,不愿对一个个鲜活的无辜生命出手,正好战场规则中英雄生命值低于2o%后允许避战以防被强杀,由此她这波很早就提出让陈峰把她的生命值打落到2o%以下。

    只是陈峰并不敢全然信任一个敌方的英雄,毕竟对方突然变卦或者根本就是设了个圈套的可能性,绝不是没有!

    仔细衡量了双方实力,陈峰自认六级前打不过蔚,不免就会担心真到了士兵较少的边缘地带打起来的结果是他的生命值相对更低甚至死亡,那他被压制或者复活重返战场的时间里会生什么可就全凭敌人的心情了。

    这等把主动权置于敌手的蠢事陈峰当然不会做!

    思来想去,陈峰提出先让蔚被士兵打落一些生命值以确保他交战的优势。

    对此蔚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她背离阵营放弃变强帮助敌人却换不来一丁点信任,她是很善良却并非傻子,资敌也要有个限度,她凭什么冒着被士兵或陈峰击杀的危险去成全敌人,被击杀和复活的滋味可都不好受。

    而即便如此,蔚也还是放言保持先前承诺不变。

    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此事便一拖再拖,直到攻杀积极的陈峰率先升级获得大招有了压倒性优势才得以在战场边缘进行。

    福守缘深深叹息,即便敌人一再的有意相让也无法于弱小时去拿好处,说到底无论如何也得要自身有强大的力量才能真正迎来胜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