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矗立,而突然间这个圆球出声音。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同胞们,你们好,我是上路英雄单位肉山横矗陈峰。笑吧,我虽然不喜欢系统给取的前缀可也得承认我就是这么胖。”

    士兵群中响起了阵阵哄笑。

    陈峰走了过来,脸上的肥肉把五官挤压的很不显眼,但在那双眯缝的眼瞳里,还是能清晰的看到压抑的痛苦以及深刻的仇恨!

    “我真的很希望这个笑料能冲淡大家的恐惧,因为即将迎接你们的是一场血淋淋的大战。第一波的交战,整整两千四百名士兵仅仅存活下来三十名!”

    他双拳紧握:“我很痛苦,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我眼前逝去,而我仅能保存少数的人,更多的人我却无力挽回。”

    士兵们静默下来,恐惧,又回到了这个群体。

    “我不知道系统选择士兵与英雄到底是依据什么标准,难道是看承受痛苦的能力?那我觉得这个所谓的英雄我快要当不下去了。士兵走了就什么都不知道,我却得一直忍受折磨。”

    顿止不言,陈峰显然仍是急需倾诉泄,可他又很清楚说这些太不合适,是以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我不太会说话,我最想说的就一个意思,不要被恐惧侵占了你们的身心,尽全力去适应战斗才有可能活下来。要知道,系统不会允许我们停滞脚步,勇敢的面对才能真正挣得希望。”

    有士兵害怕的倒地,却又立刻就站了起来,那是被系统接管了身心。

    福守缘见状一惊,他怕死,更怕死的不明不白,他急忙运起冰心诀辅助镇压心神。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心绪渐渐平稳,福守缘的行进脚步重归顺畅。

    这一幕同样令陈峰心神不宁,他转身前行不敢再看士兵。

    “我总结了一下,符文之地的士兵无心智,各兵种比我方士兵生命值更高,无护甲,攻击力低,但完全是不惧伤亡。”

    陈峰嫉妒着敌人的无畏,亦仇恨着他们的无畏,因为那代表着己方更多的牺牲。

    “我方士兵总体属性要高于敌人,只是生死面前往往会被恐惧所影响,变得迟钝甚至手足无措,到了某个程度就会被系统强行接管神智身体,那就意味着只知拼杀、直奔死亡了。”

    说完,抑制不住的痛让陈峰无力续言,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些死去的同胞,他终究还未能从牺牲24oo条鲜活生命的惨烈冲击中完全回复过来。

    士兵回归后好不容易稍稍抑制住心中痛苦的陈峰,却又因再一波的士兵到来而心神动摇。

    他怕,怕再次面对那残酷的场景,所以他不停念叨,只想能多让几名同胞活下去,可此刻他竟然哽咽了,是以他越的痛恨自己的软弱,竟连多说一句有用的话也做不到!

    “陈峰!收起你的悲苦!地球选了你做英雄,可不是要你沉湎于伤痛。你既然这么痛,这么苦,那就去多杀几个侵略者!想的太多在战场上,能顶什么用?”

    人群中一个国字脸大汉沉声说着。

    “我当了士兵,是我的命。我死了,不用你替我悲伤,你就帮我多杀几个敌人。这样,我可爱的女儿,更多人的儿女就不会在将来也遭遇生死存亡的惨事!”

    上路士兵们被这段话带入深思,士气有了明显回升,陈峰亦很快的恢复了些许精气神。

    “谢谢,一会儿给我你的地址。你活着,就带我去见见你的宝贝女儿。若然……她以后就是我的宝贝女儿。”

    “好,谢谢。”

    陈峰点头,接着收敛心神继续说正题。

    “我谈谈战斗的小窍门儿。”

    万众期盼的保命内容来了,所有人凝神以待。

    “近战的攻击距离,对方是统一的125,我方大多数人等于或者大于这个距离。若你是先手攻击,出手后立刻直线撤离,可以延迟敌人攻击生效的时间。敌兵没脑子,会一直追着你,而行走中你的攻击又可以再次酝酿出手,但攻击动作会让你慢下来且初始没多大腾挪空间,所以这个办法只能帮你赚到一次伤害。”

    福守缘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反应度应该勉强能做到。

    “再有,敌兵遵循仇恨值设定行动,除了在一定范围内攻击敌方英雄会令其转移目标外,就只会追击一个敌人,所以合击是可行的,还可以卡位让人走出攻击距离摆脱仇恨再攻击如此持续风筝大幅减少伤害。不过双方战斗太密集了,不到最后以多打少,一般都是每个人自顾不暇,这得看你们的运气了。”

    立刻有人三两聚集商量着怎么互相帮助,但经历了第一场战斗的陈峰对此并不看好,当然,他不会早早的说透来打击他们。

    “另外要注意,规则之下,攻击距离内的出手是必中的,行动时慢一拍或者路线没选好那什么办法都没意义。综上,冷静的心态和准确的执行缺一不可……我要说的就这么多,祝好运。”

    适度的泼冷水提醒并没有浇灭大部分人的讨论热情,福守缘很清楚说易行难,但他也还是忍不住拉着身边的人磋商。

    ……

    忽的,一个戴眼镜打领带的瘦削男人嘶声的叫喊打断了人们的交流。

    “没用!你说的没用!”

    陈峰瞥向那人:“你想说什么。”

    瘦削男颓然的松扯着领带仿佛喘不过气来。

    “这场战争以数据的形式进行,就连出手都不自由,被攻击度框死,就好像大家是提线木偶,机械似的你打一拳,我还一掌。没错,就跟大家玩儿过的竞技游戏一般!”

    他越说越激动。

    “这样的战争,你说的没多大帮助,我们退无可退了!一味的躲避,又能躲多久?躲哪儿去?最后还不是要一刀一枪的厮杀以定生死。这完全是消耗战,而我们是拿血肉之躯在拼别人早就备好的无穷士兵啊!我们总归会死的啊!”

    瘦削男说着说着竟哭了出来,他每往前多走一步便会哭的更惨一分。

    福守缘选择相信陈峰的总结,但他一时也做不到反驳瘦削男的消极言论,只能任由那刺耳的哭声很快变成了一群人的哀嚎。

    ……

    “都振作点!那个混蛋纯属胡言乱语动摇军心。诸位,且听我反驳他,绝对让他哑口无言。”

    人群一静,所有人都迫切的期待着这个声音的主人,能推翻这一言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