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大人冤枉啊!

    只是,他心里还放不下,放不下小麦。

    他跟小麦才表明了彼此的心意,本以为就此能过上好日子了,心里还想着往后他一定要好好对小麦。

    却没想,如今他是要负了小麦了。

    想着,刘星辰的神色就暗淡了不少。

    这会儿县太爷一听这话,心里是越发觉得难办了。

    这刘将军这么说,不是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了吗?

    这可是人人敬仰的大将军,要是这下在他手里处死了,那别说他这脑袋能不能保住了,怕是到时候都要株连他九族了呀。

    正在县太爷觉得焦头烂额之际,夏小麦立马冲出了人群。

    “大人!大人冤枉啊!”

    夏小麦也是刚刚走到门口,就突然听见刘星辰认罪的声音,顿时心里就慌了,现在她什么也考虑不了了,她绝对不能染刘星辰死。

    闻声,刘星辰心头一紧,转眼就看向了夏小麦。

    心里总算觉得安心了些。

    不管怎么样,能在这个时候见夏小麦一眼,还看到她那一脸着急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担心自己,他心里倒是觉得开心不少。

    “大人,民女有话要说。”

    夏小麦被官差挡在外面,好些话自然不好说。

    县太爷一看是夏小麦过来了,知道夏小麦向来法子多,说不定事情有转机,顿时就感觉抓到了一颗救命的稻草。

    赶紧冲着那当着她的官差挥了挥手,这才放了夏小麦进来。

    夏小麦立马冲到了刘星辰面前。

    “刘星辰,你是不是傻?”

    夏小麦眸子里挂着泪水,当即就狠狠的训了刘星辰一顿。

    可刘星辰见到她这着急的样子,心里倒是很开心,嘴边就笑了笑。

    “你还笑,小命都不保了,你还有心情笑!”

    说着,夏小麦眼里的泪水就滴落了下来。

    刘星辰捧着夏小麦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勾了勾唇。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傻!真是傻!

    夏小麦紧紧的贴着刘星辰那粗粝又温暖的双手,只要一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感受他那双大手的温暖,心里就觉得犹如刀割。

    此时县太爷就咳嗽了一声。

    “夏氏,你又为何喊冤?”

    夏小麦这才回过神来,转眼看向县太爷,手心紧了又紧。

    刚才她只顾着不让县太爷处死刘星辰,随便就在外面喊了两句,这下真被县太爷问到了,她该如何说?

    而此时一旁的妇人就心里慌了,赶紧又哭喊了起来。

    “大人,您千万别听这妇人瞎说,我家的死得好惨,方才这老刘都承认了,还请大人给我丈夫一个公道,让他在九泉之下能安息啊!”

    说着,那妇人又哭了起来,还暗自用力的揪了一下旁边的孩子,那孩子立马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见状,堂外听审的人也对刘星辰和夏小麦指指点点起来,还有些说刚才就是见到是刘星辰杀了那男子的。

    这下这么多人指认,县太爷心里也急了。

    拿起手里的惊堂木一拍,眉头都拧成了川字,只能又看向夏小麦了。

    “夏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夏小麦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么。

    “大人,这案子民妇觉得有疑点,方才虽然有人见到是我丈夫手里握着刀,但是,当时我丈夫出来的时候,手里并没有拿刀,而且大人,您可以去调查,我们酒楼从没有那把杀人的刀,还请大人明察。”

    “夏氏,你就是想为你家的开罪,现在我丈夫的都是,你在纠结什么刀不刀的,难不成还是我丈夫自己带了刀,自己杀自己不成?”

    那妇人说着,狠狠的瞪了夏小麦一眼。
第289章 大人冤枉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很显然,夏小麦刚才说的,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的。

    “大人,这案子确实有疑点,还请大人给我一些时间,我定会找出真正的凶手,我想大人也不愿意错杀一个好人对吗?”

    夏小麦现在只能争取时间,最起码,不管有没有找到凶手,这段时间能保住刘星辰的性命要紧。

    “大人,可是我家的……”

    “好了!”

    还不等那妇人再说什么,县太爷便一拍惊堂木。

    “既然夏氏口口声声说这案子是冤案,那本官就给你一些时间,你若是不能找到凶手,到时候就别怪本官了。”

    “多谢大人!”

    夏小麦赶紧叩谢。

    这会儿县太爷倒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只要能不处死刘星辰,他这脑袋也能暂时保住。

    正拿起惊堂木准备喊退堂,那妇人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喊了一声。

    “大人,您还没说,具体给夏氏多少时间呢,要是她一直找不到凶手,这案子难不成还要一直拖着?那我家的不是就枉死了?”

    说着,那妇人又哭了起来。

    县太爷真是感觉头疼得很,刚才他就是没说明具体的时间,就是想多给夏小麦一些时间,可没想居然被这妇人给看穿了,只能又坐了回来。

    “夏氏,你说说,要本官给你多少时间?”

    “三天,最多三天。”

    还不等夏小麦开口,那妇人立马就喊了一声。

    她可不会给夏小麦太多的时间,最好是一天都不给,直接把刘星辰处死,再把整个膳禾馆的人都抓了才好。

    此时刘星辰和夏小麦就看出了那妇人的心思,互相看了一眼,刘星辰准备摇头,夏小麦却坚定的握住了他的手。

    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随即转眼看向县太爷。

    “好,三天就三天!”

    闻声,县太爷心里又是一颤。

    这妇人明明是在刁难夏小麦,怎么她没看出来?

    他刚才还想着,要是夏小麦想要争取多一点时间,他便会随便找个理由答应了便是,没想夏小麦居然答应了。

    可是现在他想什么也没用了,便只能这样了。

    退堂之后,刘星辰就要被关进大牢了,在案子没有结束之前,刘星辰只能在大牢里。

    夏小麦赶紧喊了三柱进来,将带来的棉被和衣服给了刘星辰。

    “大牢里里潮湿阴冷,你把这些垫在下面,多穿些衣裳,外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