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快救救大哥!

    二柱呆愣的看了一眼夏小麦,顿时心里就慌了,一把抓住夏小麦的手。

    “大嫂,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不是我。”

    见状,夏小麦就知道,二柱一定是吓坏了。

    想想他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即使是个汉子,可是面对这种事情,自然心里会承受不住的。

    此时三柱匆匆忙忙赶了回来,刚才他见刘星辰背带走了,本来准备去救刘星辰的,可是那些人实在太多了,而且刘星辰也一直让他回来。

    他便想到夏小麦,大嫂向来法子多,肯定能想到办法救大哥的,他便匆忙跑了回来。

    “大嫂,你快救救大哥!”

    闻声,夏小麦赶紧问了问三柱刚才发生的事情,三柱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跟夏小麦说了一遍。

    她才知道,原来刘星辰是想替二柱顶罪。

    可是刚才那个情况,确实不好说,而且二柱现在这个情况,肯定记不起来到底是谁推了那死了的男人。

    可这杀人的事情可不小,到时候怕是要一命抵一命了,刘星辰肯定是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便顶了下来。

    想着,夏小麦顿时手心一紧。

    怎么平时看着刘星辰挺聪明的一人,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这么不理智了?

    此时赵氏他们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慌里慌张的也跑来问夏小麦该怎么办。

    刘星辰可是这一家子的顶梁柱,要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那这个家不就散了吗?

    正着急的时候,二柱就一脸平静的站了起来,走到大伙儿面前。

    “大嫂,爹娘三柱,这件事是我引起的,你们放心,我不会让大哥坐牢的。”

    说着,二柱就准备往县衙去。

    “站住!”

    夏小麦赶紧冲上前,挡住了二柱。

    “你要去做什么?去跟县太爷说人是你杀的?”

    二柱一脸难过的看着夏小麦。

    “大嫂,人真的不是我杀的,可是我不能连累了大哥,这个家不能没有大哥,而我……”

    啪!

    不等二柱说完,夏小麦抬手一巴掌的扇了过去。

    顿时赵氏和三柱他们都惊了一下。

    二柱更是整个人都楞了。

    见到二柱这个样子,夏小麦心里真是有气又恼。

    “二柱,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而你可有可无?你把爹娘当什么了?他们生养你这么多年,就是让你来说这么一句话伤他们的心的?”

    赵氏和刘老爷子顿时心里也难受得很,眼里都泛起了泪水。

    二柱顿时手心紧握,眼里也泛上了泪水。

    “可是大嫂,你知道刚才大哥是为了帮我顶罪的!”

    二柱心里有多难受,大伙儿心里都明白,夏小麦更明白。

    “那你更要给我听好了,现在你去跟那些人说,人是你杀的,不仅救不了你大哥,反而会把你也搭进去,而且万一你大哥……”

    说着,夏小麦手心紧了紧,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要是你大哥这次没了,你还想让爹娘再失去你这么个儿子吗?”

    二柱顿时眼里的泪水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转眼就跪在了赵氏和刘老爷子的面前。

    “爹娘,孩儿不孝,都是孩儿害了大哥!”

    赵氏赶紧把二柱拉了起来。

    “儿啊,你大嫂说得对,咱们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救你大哥。”

    “对啊二哥,你就别内疚了,你好好想想,当时站在那人身后的人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兴许这就是救大哥的法子。”

    这会儿三柱倒是冷静一些。

    二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仔细想了想。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人就是跟那男子坐一桌的客人。”

    闻声,三柱想了想。

    “我记得那人。”
第288章 快救救大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转眼就看向夏小麦。

    “大嫂我记得那人,那人就穿着一件灰色的外袍,咱们现在赶紧过去,说不定还能找到他。”

    “不行!”

    夏小麦当即就说了一句。

    “为什么?难不成大嫂不想救大哥?”

    三柱不理解的问了一声。

    “我比谁都想救你大哥!”

    夏小麦转眼就坚定的说了一句。

    只是,就算他们现在过去,肯定也找不到那人了,既然他们是坐在一桌的,肯定是计划好了要陷害酒楼的。

    既然那人现在得逞了,现在又怎么会乖乖跑到县衙去等着他们指认呢?

    反倒是他们要是这样大藏旗鼓去抓,到时候那人一口咬定是他们诬陷他,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

    现在膳禾馆本来就是在风口浪尖上,说不定到时候县衙判决了刘星辰不说,还要把膳禾馆也封了。

    见夏小麦迟迟不说话,大伙儿就着急了。

    三柱上前就问了一句:“大嫂,你倒是说说,咱们该怎么办?”

    “等!”

    夏小麦张嘴就说了一个字。

    现在只能等了,就等那个凶手自己出现。

    虽然大伙儿都不知道夏小麦的意思,但是想着他们心里也没辙,只能听夏小麦的了。

    随后,夏小麦担心这件事牵扯到膳禾馆,便让二柱带着赵氏和刘老爷子还有三丫,先回村里去住一段时间。

    当然,这膳禾馆她是肯定不会关门的,这几天她不但不会关门,反而要正常营业。

    而夏小麦和三柱便赶紧赶到县衙去了。

    县衙的公堂上,刘星辰跪在大堂中央,旁边是那死了人的家属。

    只看到那妇人旁边还跪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孩。

    “大人啊,您可一定要替民妇做主啊,民妇的丈夫就这样死了,民妇也不想活了……”

    说着,那妇人就抱着旁边的孩子哭哭啼啼起来。

    见状,县太爷也是一脸的愁容,如今面对的是刘星辰,他可是比当初处理于望龙的事情还要棘手得很啊。

    毕竟眼前这个人,他是真得罪不起的。

    只是没想,他居然杀了人,要是一些别的事情,他大不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可是当时那么多人看着呢,这可让他怎么断这案子好?

    正在县太爷紧拧眉头,心里没底的时候,刘星辰便抬起眼来看向了县太爷。【第九中文网-http:///】

    “大人,人是我杀的,您按律处置便是。”

    他知道,今天这事儿他是逃不过去了,这是他欠刘家的,今日他便算还了,到时候去了地下,也好安心交待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