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拔罐

    旁边的小翠一见,顿时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小姐吃了,还吃了半碗呢!”

    这可是这几个月来,小姐吃得最多的一次呢。

    见到小翠这大惊小怪的,瑶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拿起手绢轻轻擦了擦嘴角。

    见状,夏小麦心情也不错。

    “怎么样?我没有骗姑娘吧?”

    瑶儿站起身,看向夏小麦。

    “夏老板果然名不虚传,你这粥竟于别人做的不一样,可有什么秘诀?”

    瑶儿想着,既然夏小麦说这粥是适合她吃的,而且她也确实觉得这粥吃起来对胃口,只是无奈太久没吃东西,这胃就装不下太多东西,这会儿看着那剩下的半碗粥也只能眼馋了。

    要是能将做这粥的法子学过去,往后倒是可以天天吃上一些。

    夏小麦哪里不明白瑶儿的心思?

    可是若是她称了瑶儿的心思,往后她那傻弟弟三柱还怎么见瑶儿?

    想着,夏小麦眸子一转。

    “这秘诀自然不能告诉姑娘的。”

    “你这妇人怎么还这么不知好歹?我家小姐肯吃你的东西就不错了,你还舍不得你这方子?还担心我家小姐给不起银子还是怎么?”

    小翠气恼的说道。

    “小翠住嘴!”

    瑶儿转眼就微训了小翠一顿,小翠这才不甘心的罢休了,可是那脸色却没有丝毫好转。

    “夏老板别介意。”

    瑶儿充满歉意的看向夏小麦。

    “我方才还没说完呢。”

    夏小麦说着顿了顿。

    “姑娘也知道,这镇上的酒楼可不只是我一家,竞争大着呢,我若是什么都说出来,那估计明日我这酒楼就得关门大吉了。”

    “夏老板说的是。”

    瑶儿倒是通情达理。

    夏小麦看着是越发觉得欢喜了。

    “不过,姑娘现在确实适合这粥,但也不是说往后每天都吃这个粥,只是现在适合罢了,等过阵子姑娘的身子好转些了,自然要换别的食材,而且随着气候的变化,食材也是要改变的。”

    闻声,瑶儿倒是能听懂。

    之前她也看过一些医术,书上也说了,有些病症也会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

    没想到区区一个酒楼的老板,居然还懂这么多,难怪才几日的功夫,这膳禾馆就能做到名声大噪的地步。

    瑶儿是越发赞赏夏小麦了,甚至觉得夏小麦的性子也大方,跟她说话觉得舒服,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结交一番。

    “那依夏老板所言,该如何?”

    夏小麦转眼看了一眼躲在厨房偷听的三柱,笑了笑。

    “不如姑娘将住址告诉我,往后我亲自上门给姑娘做调养身子的药膳便可。”

    “不行……”

    “好。”

    “小姐……”

    “小翠将住处告诉夏老板。”

    小翠本来想阻止来着,可没想自家小姐居然答应了。

    老爷出门前就嘱咐过,切不可让人伤了小姐,更别提还答应让外人进小姐的住处一说了,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她可不又要受罚了?

    可无奈,眼前这毕竟是自己的主子,主子说话,她也只能听着照办了。

    等着瑶儿她们走了,夏小麦拿着那张纸看了看。

    县衙?

    原来她是县太爷的女儿。

    正想着,三柱的脑袋就凑过来了。

    夏小麦一愣,立马收了手里的纸。

    “干啥,你这小子都学会偷看了?”

    三柱立马讪笑了一下。

    “大嫂,我就是看看,下次好帮大嫂引路嘛。”

    “我啥时候说要带你去了?”

    夏小麦转身就把纸收起来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心里却觉得三柱好笑,要不是为了这小子,她才不会这么上心呢。

    可没想,被夏小麦这么一说,这一天三柱都缠上她了。
第268章 拔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吃饭的时候,这一家子都在桌上,去唯独没有见到刘老爷子出来。

    “爹呢?怎么没有出来吃饭?”

    夏小麦问了一句。

    赵氏叹了一口气。

    “你爹的老毛病犯了,就不出来了,我等会儿给他送些饭菜过去。”

    老爷子也是担心夏小麦,知道她今天也生病了,就没跟她说自己腿疼的事情,免得累着夏小麦。

    夏小麦当即就放下了筷子。

    “星辰,咱们去瞧瞧。”

    “嗯。”

    到了刘老爷子的屋子里,二柱三柱也跟了过来。

    进屋就见到刘老爷子正抬手在捶打自己的双腿,夏小麦立马冲了过去。

    “爹,您腿疼咋不跟我说,一个劲的捶打有什么用,等会儿锤坏了怎么办?”

    夏小麦有些气急。

    这一家子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刘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丫头啊,爹这腿都疼了大半辈子了,不碍事的。”

    “大嫂,爹的腿每次到了阴天下雨的时候都会疼,其实昨日就开始疼了。”

    三柱说着抿了抿唇。

    只是昨天她跟刘星辰都没有回来,今天一回来就见到她生病了,大伙儿都没说。

    闻声,夏小麦掀开刘老爷子的腿看了看,伸手上去一探,冰凉刺骨。

    虽说现在雨水多,可好歹也升温了,这腿也不至于凉到这个程度吧?

    再这样下去,这腿估计就要废了。

    “星辰,咱们去一趟山里。”

    “去做什么?”

    刘星辰疑惑道。

    “给爹治病。”

    虽然刘星辰还是不明白,但是他相信夏小麦的手艺,便跟着她去了。

    三柱和二柱也跟了过去,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呢。

    到了竹林,夏小麦看了看,便让刘星辰砍了两根竹子下来,二柱和三柱就负责在一旁把竹筒口子打磨光滑。

    完了之后带着几个竹筒就回去了。

    夏小麦先用热毛巾给刘老爷子捂了捂腿。随即用两根筷子,上头帮上一些棉花,沾了一点酒,点燃之后,再在竹筒里面快速转动了两下,立马按在刘老爷子的腿上。

    见状,大伙儿心头一紧。

    “大嫂,你这是做什么?不会烫伤爹吗?”

    三柱着急的问道。

    夏小麦在刘老爷子的两只腿上分别放了两个罐子,拿一块布盖上,这才抬起头。

    “这叫拔罐,用这些罐子能把爹腿里面的湿寒逼出来,这是在帮爹治病呢。”

    虽然三柱他们还是不明白,但是看着夏小麦这做起来有模有样的,也只能相信她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