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爹在这

    李翠花虽然嘴上这么保证着,但是心里可还是有些慌。

    她总觉得刘星辰是厉害的,刘星辰是无所不能的,她们今天害了刘星辰心尖儿上的人,到时候刘星辰一定会知道,自然就不会放过她们娘两儿了。

    还真是被李翠花猜中了,要是李大娘没有说把狗子送到县衙去,而是送去了别的地方,或许对刘星辰来说还有些棘手,但是县衙,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县太爷对刘星辰可是很忌惮的。

    “原来是老刘家的孩子,你们稍等一下,我这就让人把孩子带过来。”

    刘星辰和夏小麦到了县衙直接就开始要孩子,那县太爷一看是刘星辰,顿时心里胆怯了不少,手心里的汗都直冒的。

    赶紧转身就让人去把狗子带出来。

    “老刘啊,我真不知道这是你家的孩子,要知道我就算多贴银子出去也不敢买你家的孩子呀。”

    县太爷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解释道。

    只见刘星辰的眉头依然紧拧,对他来说,只要还没有见到狗子,他心里就不放心,本来他的心里就觉得对狗子很歉疚,这几年他都把狗子捧在心尖儿上疼。

    要是这次还让狗子遇到什么伤害,日后他该如何跟别人交待?

    越想这事儿他心里越着急,一双手紧紧握成拳,那脸色看起来难受极了。

    夏小麦伸手握了握刘星辰的手,想让刘星辰放松一些,她知道狗子对刘星辰来说很重要,但是现在不是马上要见到狗子了吗?

    而且这里毕竟是县衙,县太爷都说到那份上了,这也不能怪县太爷,只要把狗子还给他们了就行了。

    不过让夏小麦有些好奇的是,大家不都说县太爷向来不好对付,为人也只认钱不认人的吗?

    怎么刚才他们一进来,县太爷一见是刘星辰,那脸色立马就变了?而且狗子明明是县太爷买来的,现在他们来要狗子,县太爷竟然只字没有提到银子的事情上去。

    想着,夏小麦转眼就看了看刘星辰,她现在是越发觉得,刘星辰的不简单了,竟然能让县太爷都礼让三分。

    他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难不成在朝堂当过官?又或者跟刘老爷子有关?

    正想着,狗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娘亲,爹爹。”

    闻声,夏小麦转眼就看到狗子跑了过来,夏小麦心头一喜,下意识就喊了一声:“狗子!”

    正准备上前去抱住狗子,却没想她腿都没抬起来,忽然一个身影急速从自己的身边跑了过去。

    “狗子,爹在这。”

    只见刘星辰一把抱住狗子,紧紧的抱着狗子,嘴边一直在说着“爹在这”。

    见状,夏小麦顿时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露出了笑容。

    “爹爹,狗子快不能呼吸了呢。”

    刘星辰一激动,将狗子抱得太紧了,狗子那张脸都给憋得通红了。

    夏小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上前就说道:“狗子,你爹爹这是疼爱你呢。”

    刘星辰这才不好意思的松开了狗子,又仔细看了看狗子,见他好好的,身上换了一身质地不错的布衣,还透着香味,想来是刚洗完澡的,心里也才彻底的放心了。

    “老刘啊,这也算是缘分啊,狗子偏偏就卖到我这儿来了,我也挺喜欢这小娃的,长得倒是挺好,既然来了,不如中午就在我这儿吃饭吧,我这就让人准备一桌子好酒好菜。”

    闻声,夏小麦心头一惊。

    县太爷要请他们一家子吃饭?他可是县太爷,不仅把狗子还给她了,还要请他们吃饭?她没有听错吧?

    “不必。”

    只见刘星辰淡淡的回应了一声,随即一把抱起狗子,另一只手就拉上夏小麦的手,离开了县衙。

    这要是别人,这样对县太爷,那
第200章 爹在这-->>(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脑袋估计是留不到明天了,可是现在刘星辰不仅好好的,而且这县太爷怎么还有种不敢对付他的意思?

    夏小麦这么想着,还是被刘星辰拉着走出了县衙。

    看着刘星辰他们离开的背影,县太爷的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了,不甘心肯定有的,但是他也没法子,谁让刘星辰是鼎鼎有名的将军?

    他要是不把刘星辰伺候好,别说他这县太爷的位置了,就是他的脑袋,能不能留得住都是个问题。

    此时旁边一个捕快看着刘星辰他们离开,上前就问了一句。

    “大人,您就这样放那一家子走了?他们也太嚣张了,要不要小的……”

    说着,那捕快就把手放在脖子上一抹,意思就是要暗中杀了刘星辰一家子。

    他是知道县太爷的脾气的,还没有人能让他这么低三下四的,现在那刘星辰居然敢这样无视县太爷,那县太爷心里肯定很生气,这会儿不正是他表现的时候?

    却没想,县太爷转眼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头上。

    “我看我还是先让你的脑袋搬家的好!”

    ……

    “爹爹,娘亲,都是狗子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狗子抱着刘星辰的脖子,脸上是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小嘴嘟着,那模样还挺可爱,夏小麦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一下。

    “狗子乖,是爹爹娘亲不好,不该留你一个人在家,不过,娘亲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跟陌生人出去,你怎么不听?”

    说着,夏小麦的脸就崩了起来,脸上是一脸不开心的模样,她倒不是真的要生狗子的气,而是要吓唬吓唬狗子,下次要是再跟别人出去,她就会生气。

    见状,狗子就着急了,赶紧解释道:“娘亲狗子没有跟陌生人出门,真的没有。”

    狗子是真的急了,他真的很担心夏小麦生气,那张小脸上顿时布满了委屈,眼睛里的眼泪都在打转了。

    夏小麦赶紧摸了摸狗子的头。

    “好了,娘亲吓唬你的,你倒是告诉娘亲和爹爹,你是怎么出来的?是不是谁去了咱们家?”

    闻声,刘星辰的眉头顿时紧了紧,他刚才也一直在想这个事,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拐卖他儿子。

    只见狗子探着一张委屈的小脸,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夏小麦,那眉头都紧吧道一块儿去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