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夫妻生活

    一想到连夏小麦那模样的人都能找到婆家,还能成为刘星辰的妻子,李翠花这心里就更觉得不平衡,火气更大了。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因为你?当初要是你肯让我嫁给刘大哥,现在我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下场!”

    一听这话,李大娘心里也有些自责,但是好歹自己也是翠花的娘,自己的女儿说这种话,她这心里着实难受得很。

    “翠花,你这也不能完全怪娘啊,你……”

    “就是你,都是因为你,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出去!”

    说着,李翠花抡起手边的枕头又是一通乱砸,当然,她是不会砸李大娘的,只不过她心里难受,需要发泄。

    见状,李大娘也实在没辙了,只能叹了一口气出了屋子。

    不过她心里那口气可咽不下去,今天她女儿会变成这样都是夏小麦害了的,这笔账她是记在心里了。

    总有一天,她一定要讨回来,还要加倍的讨回来,绝对不会让夏小麦好过!

    第二天一早,夏小麦正起床做早饭呢,一转眼,却见到炕上已经不见刘星辰的人影了。

    现在开春了,天也亮得快,夏小麦打开门的时候,外头已经是大亮,依稀还能听到那树林里的鸟叫声。

    夏小麦伸了个懒腰,感受春天温暖的和风,心情都好了不少。

    转身就去厨房,准备给狗子做点早饭,然后去镇上了。

    却没想才到灶台边,就见到上头热着早饭呢,有稀饭,白面馒头,还有一些腌菜,还挺丰盛。

    这些都是刘星辰做的?

    “起来了?”

    正想着,刘星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夏小麦立马转眼看了过去,就见到刘星辰已经扛着一担柴火回来了,他身上只传了一件里衣,可那里衣上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大半。

    今天的天气不错,外头的阳光照在刘星辰的脸上,额头一滴汗水滴落下来,透着阳光的晶莹,顿时让夏小麦有些恍惚。

    脑海里居然浮现出了昨天亲吻刘星辰的画面,顿时脸上就传来一阵灼热感。

    看到夏小麦的脸色突然泛红,刘星辰顿时眉头一拧,关切的问了一句:“不舒服?”

    “没,没有。”

    说完,夏小麦赶紧帮刘星辰把柴火卸了下来。

    “灶台上的早饭是你做的?”

    “嗯。”

    “那你吃了吗?”

    “没。”

    “那一起去吃吧。”

    “嗯。”

    在这一刻,夏小麦忽然感受到家的温暖,这才感觉,刘星辰是她的家人,更是她的亲人。

    他们相互依靠,相互扶持,一起生活,互相体谅,这不就是夫妻之间的生活?

    吃过早饭,刘星辰就帮夏小麦把熏肉装到了背篓里,随即背到背上就等着夏小麦出发。

    夏小麦换了一身衣服,这衣服是之前过年的时候穿的,夏小麦决定以后去镇上做生意的时候,就要穿好一点,毕竟不久之后她要去镇上做生意了,这形象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可没想一出门就见到刘星辰居然背着背篓,那模样也是要出门?

    “你也要去镇上吗?”

    “嗯。”

    夏小麦看了看,他手上也没有拿野味,也不像是去镇上卖什么。

    正想着,夏莲花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姐,咱们赶紧走吧,时候不早了。”

    闻声,夏小麦转眼就看了过去,这一看差点没笑喷出来。

    夏莲花这是什么打扮?穿着这么一身大红色的外衣,脸上还涂了厚厚的胭脂,红得跟猴儿屁股似的,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涂了胭脂?

    这还不算什么,瞧瞧她头上,还绑着一根丝带,不仔细看还不知道,仔细一看差点没把夏小麦给看噎
第196章 夫妻生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住。

    那丝带不就是人家披麻戴孝的时候绑的吗?

    白色的丝带,又穿着一身大红的外衣,脚上穿着一双大红色的鸳鸯图案的绣花鞋。

    夏莲花这是啥装扮?不是要去见自己的意中人吗?这模样怎么更像是去镇上演杂耍唱戏的丑角?

    “姐,你还愣着干啥?对了,你瞧瞧我今天这身衣服好看吗?这是娘特意帮我挑选的,说是能衬托我的皮肤白,还能显得我年轻活泼。”

    说着,夏莲花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了捂自己的脸。

    王氏?

    一说到王氏,夏小麦忽而想到那天看到王氏给自己涂的胭脂,再看看现在夏莲花,倒是很像王氏的手笔。

    不过现在再让夏莲花回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了,她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转眼拿了一个背篓就出了院子。

    夏莲花见夏小麦不给她一个答复,还不罢休了,一路上都在追着问。

    “姐,你瞧瞧,我这衣服好不好看?还有我脸上的胭脂,是不是涂少了?”

    “……”

    一路上夏莲花虽然一直问东问西的,不过还好,她倒是没怎么去管刘星辰背上的背篓里装的什么,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徐有为呢。

    到了迎客居门口,夏小麦正准备进去,夏莲花忽然一把拉住夏小麦的手。

    “你倒是说说,我今天这身打扮行不行啊?”

    一路上都不见夏小麦给个答复的,这马上都要见到徐有为了,她心里还真着急了。

    只是夏莲花难道不知道,现在问这句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难不成夏小麦现在说一句不好,或者挑点毛病出来,她现在还能再赶回去换身衣服再回来?

    不过夏小麦见到夏莲花那着急的模样,还是给她留了点面子。

    转眼装作认真仔细的把她从头到脚,从前往后的看了一遍。

    “不错。”

    这毁容的技术真不错。

    一听这话,夏莲花顿时兴高采烈。

    “真的吗?真的不错吗?那你说等会儿徐老板看到我穿着这身衣服,会不会一眼就看上我了呢?”

    说道后面一句话的时候,夏莲花竟然自我陶醉起来了,一双手放在胸前,两个食指指尖点了又点,脸上还是一副傻笑的模样。

    夏小麦真想告诉夏莲花,就她现在这模样,等会儿徐有为不把她轰出去都算仁慈的了。

    “夏婶子来了?我家少东家吩咐了,要是你来了直接请你去后院就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