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行了!都别嚷嚷了!

    不管她今天会被多少人陷害,不管她今天会不会被抓去浸猪笼,她心里都觉得满足了。

    不过,她也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会让陷害她的好过!

    “老刘,我看你是被夏小麦这个妖孽给迷惑了吧?大伙儿都见到后院的毒蛇了,我们都相信你绝对做不出这种事儿来,你咋还帮着夏小麦说话呢,你这意思,就是不相信我们这些乡亲吗?”

    连氏见刘星辰居然相信夏小麦,顿时心里就慌了。

    “就是,刘大哥,夏小麦之前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咋到了这个时候还护着她呢?”

    李翠花赶紧也应和了一声,她可得好好看看,今天这夏小麦要怎么脱身。

    夏小麦顿时心里的火气就上来了,看来今天挑事儿的人还不少,转眼就狠狠的瞪了一眼连氏,连氏还从来没见过夏小麦用这么厉害的眼神瞪过她,这一下可吓得不轻,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随后看向李翠花却突然咧嘴一笑,走到刘星辰面前挽住他的手:

    “翠花妹子,瞧你这话说的,星辰是我男人,这个时候他不能帮我,难不成还要帮你一个没出嫁的黄花大丫头?”

    听到这话,李翠花顿时瞪大了双眼,心头的火气蹭蹭的就上来了。

    一手怒指夏小麦:“夏小麦!你……”

    “行了!都别嚷嚷了!”

    李翠花本来还准备教训教训夏小麦的,却被里正一声呵斥给挡了回去,可是这可让李翠花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这夏小麦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说什么没出嫁的黄花大丫头?这不是摆明了说她这岁数了还没嫁人吗?

    还有那是干啥?明明知道她心里对刘星辰还有指望,居然敢在她面前挽着刘星辰的手?还说出那些不害臊的话。

    好个夏小麦,别让她逮着机会,不然她绝对要让夏小麦好看!

    想着,李翠花只能狠狠的一甩手就把手放下了。

    此时里正就说道:

    “老刘,既然你们说那毒蛇不是你们养的,那这个你们总得给大伙儿一个解释,不然往后大伙儿怎么安心?”

    刘星辰自然是明白里正的意思的,只是他心里也实在不明白,这毒蛇怎么就到了他家后院了呢?

    要说是夏小麦养的,他肯定不会相信的,昨天在山里的时候,她刚开始见着那毒蛇都吓破了胆儿了,哪里还有养蛇的道理?

    那这些毒蛇……

    “里正,这毒蛇不是我们养的,而且,我也知道是谁故意放在我家后院的。”

    见到刘星辰紧拧的眉头,夏小麦就知道刘星辰这会儿肯定还没弄明白,毕竟这事儿确实有些蹊跷。

    闻声,在人群里的连氏和马大夫心里就有些慌了,赶紧对视了一眼,马大夫立即给连氏使了个眼色,连氏转眼就冲着院子里喊道:

    “夏氏,这毒蛇是你自己养的就养了,到时候咱们这些乡亲都帮你跟里正求求情,指不定就不让你去浸猪笼了,到了现在你还想把脏水往别人身上泼不成?”

    连氏说完赶紧就用手肘顶了顶张氏,张氏反应过来,也补充了一句:

    “就是,夏氏,老刘这几年对你怎么样,我们可都看在眼里的,都收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还害了你家老刘了。”

    “那可不行……哎呀,娘你就让我说说吧,不然刘大哥真的要被夏小麦这个妖孽祸害了!”

    李翠花才开口,李大娘就准备阻止的,却没想李翠花一个字都不听,转而继续道:

    “夏小麦,我可告诉你,我们大家都知道,今天这事儿都是你干的,跟我刘大哥可一点干系都没有。”
第39章 行了!都别嚷嚷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啥?她刘大哥?这李翠花还真是不害臊了,自己这丈夫啥时候成了她的了?

    夏小麦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了,她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这穿越到了这么个又肥又丑的身子上也就算了,居然还能遇到这么一帮极品村民。

    “李翠花,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这么为我男人着想,这幸好大家都知道星辰是我男人,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男人在外头包的小媳妇呢!

    还有连婶子和张婶子,我方才不过就是说我知道是谁故意放在我家后院的,可没说是谁放的,你们这么着急撇清干系,还把这矛头丢到我男人身上,难不成你们这是做贼心虚了?”

    被夏小麦这么一说,一旁的刘星辰也把目光移到了连氏的身上,只见这会儿连氏是真的心虚了,抬手就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现在可是冬天,大家都在外头冻得瑟瑟发抖,有些连脸都冻紫了,连氏咋还出汗了?

    此时连氏心里就急了,一手指向夏小麦:

    “夏小麦!你……你别在这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只不过在说实话罢了,这毒蛇可是在你家后院发现的,这不是你养的还能是谁?”

    “是谁连婶子你心里不是比谁都清楚?”

    连氏这边才说完,夏小麦立马就说了一句,那双眼睛更是犀利了不少,就盯着连氏,看得连氏额头的汗水顿时大颗大颗就往下流了。

    大伙儿一听这话,顿时都把目光转向了连氏,有几个人也确实见到连氏的脸色有些不对,但是考虑到她是马大夫家的,也不敢轻易说她的闲话了,毕竟往后他们这些人家里要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还不是得指望马大夫的?

    身后的马大夫一见这形势,有些不对了,赶紧将连氏拉到后面,上前和和气气的笑了笑:

    “瞧夏氏这话说得,肯定是我家这个不会说话,把夏氏惹到了,我就代我家的给你道个歉了。”

    说着,马大夫就冲着夏小麦微微躬了躬身子。

    大伙儿一见马大夫这态度,立马就把刚才怀疑的心思给打消了,马大夫在他们这村里可是最会来事儿,最会做人的人了,平时要遇到谁家里一时手头紧张了,或者缺了一两个铜板的诊金了,他也会宽容宽容,下次再收。

    这会儿夏小麦要把矛头放在连氏和马大夫的身上,他们可不会相信。

    夏小麦看着马大夫这模样,顿时勾了勾嘴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