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精大营。?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雷云四人正在蟹先锋处查询新出现的可兑换物品,现出现了许多新的技能卷轴和不少的银色剧情武器,还有大量的药品,价格比正常的价格至少低了一半左右,立即便引起了一股抢购的狂潮。

    能进入这个世界的仙缘者,技能基本都是学齐全了的,至于武器,不少人都已经是金色剧情级的了,但是技能卷轴和银色剧情级武器都是硬通货,永远不愁卖,自然都要趁着几乎大赚一把了。

    雷云他们手中握着高达一万左右的战场贡献,算起来能换十几件银色剧情武器,这些东西拿回去就是四五十万的积分,不过就在雷云选好了武器,正准备兑换的时候,兑换列表上的最后一样东西却吸引了他的目光:

    “遗忘之孟婆汤,特殊物品,准神器级道具,饮用后可以遗忘掉一项指定的战斗技能,最多饮用两次,兑换价格2oooo点战场贡献,当前使用次数剩余2/2。”

    这东西的价值雷云是深深知道的,之前他只是卖出了一个使用次数只剩一次的孟婆汤,便赚了一大笔,直接将所有人的基础技能都给升级到了LV14,没想到现在竟然又见到了。

    随着实力的不断增长,雷云越来越感觉到非师门战斗技能的重要,而自己的那个八方斩技能早就已经没有了继续成长的空间,自从见过凌云子的那几个强悍无比的战斗技能后,便萌生了要换技能的想法。

    无奈的是,更换技能的代价太过昂贵,雷云他们的团队现在根本无法负担,而且当时团队实力的提升也是迫在眉睫,让雷云错失了换掉八方斩的机会。

    现在团队成员的基础技能都已经提升完毕,而且团队目前也没有什么急需要使用积分的地方,正是更换技能的好机会,让雷云怎能不动心?

    不过2oooo点战场贡献的价格也是真不少,雷云他们一下子还真是拿不出来,凌云子得知了雷云的想法之后,便说道:

    “雷兄,你那个八方斩我之前看过了,也确实是该换了,既然现在有这个机会了,咱们干脆就大干一场,直接潜入铁扇公主的大营中,再杀他两个妖王。”

    雷云闻言一阵无语,这凌云子的想法果然是与众不同,这么冒险的方法估计整个梦幻世界也只有他敢想,不过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凌云子要是没有这样的胆略,又怎么可能成为梦幻世界第一高手呢?

    就在这时,玄尘突然匆匆赶了回来,得知营救唐三藏的难度突然增加,几人均是大感棘手,便暂时放下了兑换的事情,先返回黑炎魔车上商量起对策来。

    此时前来兑换战场贡献的人极多,临走之前,雷云灵机一动将赵熊留在了蟹先锋这里,还给了他一块牌子:

    求购遗忘之孟婆汤使用次数一次,愿出一万点战场贡献外加积分五万点。

    雷云这一举动确实十分聪明,次进来的团队有好几个,手握两万积分以上的团队也是不少,难保不会出现和雷云有同样需要的仙缘者,要是那个团队也正好只需要一次使用机会,那刚好可以和雷云达成一致,也不耽误兑换银色剧情武器什么的,还能多得五万积分,正是两全其美之事。

    回到黑炎魔车之上后,通过真视之眼,雷云几人很快便现唐三藏虽然被带到了芭蕉洞中,但是依然受到了礼遇,而且防卫的力量也没有增加,只是由洞中的几个侍女顺便看守一下了事。

    这样一来,营救唐三藏的唯一问题就又回到了转移方式上面,变成了救人容易,将人带回大营却是很难,五人商量了半天,均是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此时五人乃是在黑炎魔车中那奢华无比的车舱之内,闻听外面有事情生,便出来观看,马上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原来此时大营之中已经一片狼藉,许多帐篷和营房都被毁掉,那只被金鱼精抓回来的巨大的鼹鼠精正在营地中到处乱窜,一大群金鳞卫在后面紧追不放。

    虽然金鳞卫的度明显要比鼹鼠精快,但是这个家伙却是非常的狡猾,每当金鳞卫快要追上它时,它便拼命的朝地里钻。

    这家伙钻地的度也是非常惊人,几乎就像游泳时潜水一般,瞬间便消失不见,等到金鳞卫们追进去之后,它却很快又从不知什么地方又冒了出来,和金鳞卫玩起了捉迷藏。

    雷云见到这鼹鼠精,忽然眼前一亮,失声说道:

    “我有办法了。”

    ############

    金鱼精返回大营之后,整个大营中的妖怪立即便都老实了许多,就连在金鱼精被困期间,偶然出现的白花蛇怪也乖乖的跑到金鱼精身边,主动表示了忠心。

    作为主帅,金鱼精显然知道布置天覆阵的重要性,因此回到大营中布的第一道命令,便派遣猪刚鬣、沙悟净、白花蛇怪三人带领大军夺回资源点,他自己则是亲**香祷告,请求菩萨将孙悟空派来增援。

    原来孙悟空自从承认了和铁扇公主的事情后,便被菩萨惩罚,一直都在潮音洞那里面壁思过,现在战事紧急,金鱼精自然希望孙悟空能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金鱼精要夺回三大资源点的命令得到了仙缘者们的热烈响应,还没等三支大军完成出击前的准备,仙缘者们便都领取了相应的任务,然后分别加入了三支军队,准备趁着夺回资源点的同时,将资源收集任务一同做了,完成天覆阵的布置。

    同时,为了保证仙缘者们能够第一时间将获取的资源带回大营,金鱼精也是简化了任务完成的流程,在大营中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传送法阵,仙缘者们只需要将获得的任务物品交给所在队伍中的军需官,便能完成任务。

    不过这个法阵对金鱼精来说消耗也是非常的大,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布置好了这个法阵之后,金鱼精那对银锤竟然只剩下了一个,而且原本巨大无比的银锤头竟然缩小了许多,变成了好像法杖一般的搞笑模样。

    猪刚鬣负责的是黑山矿区地带,而雷云正好要去那里找红胡子换银锭,所以便加入了猪刚鬣的军队,猪刚鬣是知道雷云的本事的,自然欢迎之至,还干脆把雷云任命为了自己的军需官,负责大军的吃饭问题。

    作为玄武军的总兵粮官,雷云做这种事情自然是驾轻就熟,很快的,他那五十多个精英黑熊战士就变身伙头兵,全都干起了帮厨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这次出之前,雷云给大军安排的伙食乃是刚出炉的熏烤鹿肉和大个的芝麻烧饼,滚烫的玉米牛肉羹无限量供应,吃完之后,每人还能得到一大包酸甜爽口的梅子干,不但能消食开胃,还可以当成零食吃打时间。

    作为一支妖怪军队,金鱼精的军粮供应乃是极为糟糕的,基本就是干硬冷的生肉干和臭烘烘的咸鱼,哪像雷云弄的这么精细,因此很快便引起了其他妖兵们的争抢。

    虽然雷云马上增加了食物的供应量,奈何妖兵的数量实在是太多,有些妖兵为了争抢食物还大打出手,场面很快就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这样的情况很快便引起了金鱼精的注意,自从布置完了六芒星阵,他便一直都待在了帅帐之中,没有露面,此时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是脱掉了惯常穿戴的鱼鳞甲,换上了一套宽大的白袍。

    金鱼精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白袍之中,连一丝皮肤都没有露出,如果不是他那高大而独特的身形轮廓在白袍的包裹下依然非常的显眼,雷云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假扮这家伙。

    金鱼精一到场,自然立即便控制住了局面,在了解了情况之后,金鱼精还亲自尝了尝雷云提供的伙食,结果一尝之下,竟然就尝掉了一整只熏烤鹿肉和十几碗玉米牛肉羹。

    吃饱喝足之后,金鱼精满足的叹了口气,然后便对雷云说道:

    “现在开始,由你负责安排伙食,我的军需官会协助你。”

    雷云闻言愕然,马上说道:

    “大王,这个可不行,我还有任务需要做,必需去黑山矿区那里。”

    金鱼精闻言手中的银锤法杖一摆,一道红光忽然将雷云笼罩了起来,与此同时,仙缘印记立即便传来了提示:

    “你被任命为我方阵营的新军需官,将有权力调配我方的全部军粮,你的俸禄为每天2ooo点战场贡献。”

    突然其来的提示让雷云大喜过望,不过他却是马上说道:

    “大王,您刚才也看到了,我这个军需官离不开这些手下的帮助,您只给我一个人俸禄,恐怕。。。”

    金鱼精闻言不耐烦的一挥手,仙缘印记便又传来了提示:

    “由于你的黑熊战士参加军需供应的劳动,你将额外获得5oo点战场贡献/天的收益。”

    这个提示一出来,雷云当场闭嘴,马上便安排手下的黑熊战士和原来负责军需的那些妖兵给各路军队运送食物,先将要出征的三支部队喂饱了再说。

    送走了三支出征的队伍后,已是将近半夜时分了,虽然雷云已经无法离开大营,但是凌云子他们却是依然跟着猪刚鬣前往了黑山矿区,除了要取回红胡子的银锭外,凌云子还在打那几个妖王的注意,想要去碰碰运气。

    值得一提的是,天香阁的沐月竟然也选择去了黑山矿区,这个女人的战斗实力虽然不太清楚,不过指挥和谋划能力却是非常强悍,自从和龙遮日结盟之后,龙遮日对她几乎是言听计从,现在俨然已是血龙盟的第二号人物了。

    仙缘者们的离去,让原本热闹的大营显得有些空荡荡的,鼹鼠精一边舔着自己布满伤痕身体,一边委屈的出“呜呜”的叫声,强烈的饥饿感让它心里一阵阵的慌,身体在夜晚寒风中不自主的瑟瑟抖。

    忽然,一阵浓郁的香味传到了它的鼻子里,让它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啊!多么美妙的味道呀,这不是炖鹿肉的香味吗?我这是出现幻觉了吗?看来我真的是太饿了,这些该死的鱼妖,晚饭只给我吃了那么一点点,连塞牙缝都不够,真是太小气了。

    真的好香呀!真希望这幻觉永远不要消失,真希望。。。哎呦,谁打我的屁股!

    鼹鼠精猛然睁开了眼睛,却现在他的面前三米处竟然出现了一座用鹿肉堆成的小山,滚滚的热气不停的从小山上冒出,显然是刚刚才出锅。

    鼹鼠精见状立即便要扑上去大吃一顿,谁知才一力,脚下的一个六芒星法阵便忽然闪烁起红色的光芒,一个手执钢鞭的金甲神将猛然凭空出现,狠狠的一鞭子抽在了鼹鼠精的背上。

    鼹鼠精马上惨叫一声,身体如同触电一般强烈的抽搐了一下,一条深可见骨的血淋淋鞭痕便出现在了他的背上。

    强烈的痛楚让鼹鼠精不敢再次力前冲,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近在眼前的肉山,焦急的原地打转,嘴里不停的出急促的“呜呜”的叫声。

    “金鱼精竟然还能布置出这样的法阵,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雷云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拿起一整条冒着热气的鹿腿,丢给了鼹鼠精,这家伙马上一伸脖子,一口便将鹿肉叼住,咀嚼了起来。。。

    在吃掉了足足有三十头鹿的肉量之后,鼹鼠精终于满足的呼了一口气,停止了进食,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盯着雷云看了起来。

    雷云见状微微一笑: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是真的饿坏了,不过从现在开始,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你就不用再挨饿了,听懂了吗?”

    鼹鼠精闻言立即在心中愤怒的吼道:

    “你当老子是动物吗?我当然能听懂,老子怎么说也是修炼百年的灵兽,只是还没能化形成人而已。”

    鼹鼠精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却无法改变自己无法说话的事实,只能对着雷云点点头。

    雷云满意的摸了摸鼹鼠精的脑袋,自言自语的说道:

    “接下来,就是让金鱼精把你的指挥权交给我了。”

    第二天一早,雷云便去找金鱼精,声称需要鼹鼠精帮忙给各军分食物,这个家伙不但行动迅,而且力大无穷,能够保证将食物趁热送到每一个妖怪营中。

    金鱼精现在也是没时间调教这个鼹鼠精,便答应了雷云,当然,前提是雷云要担保这个鼹鼠精不再到处搞破坏。

    雷云自然是满口答应,从此每天都骑着鼹鼠精跑到各营去送饭,这家伙移动度惊人,倒是真的提高了不少的效率。

    当然,雷云也是没有亏待鼹鼠精,不干活的时候,各种食物几乎是无限量的供应,几天的功夫,就让这家伙吃胖了不少。

    只不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雷云和鼹鼠精都会从营地中消失一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并没有人知道。

    这几天的时间里,三大资源点的战斗也在激烈的进行着,为了完成天覆阵的布置,金鱼精乃是给猪刚鬣他们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资源点的命令,而防守的妖怪一方也深知资源点的重要,坚决不肯撤退。

    资源点的战斗还在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金鱼精大营的上空,突然出现了大团大团的乌云,很快便将天空完全遮蔽,整个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从乌云出现的那一刻起,大营中的通天河水族便已有所感应,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诡异的是,水族们的阵型并不是整齐的战斗方阵,反而以三五十个水族为基本单位,组成了一个个六芒星的图案。

    当天空完全黑暗的那一刻,金鱼精手中的银锤法杖突然迸出阳光般耀眼的光芒,将整个天地都完全照亮。

    此时的金鱼精依然是一身白袍的打扮,不但没有换上作战用的盔甲,身旁还聚集了许多金鳞卫,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将他围在了当中。

    雷云看着表现怪异的金鱼精,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便带着自己的黑熊战士和鼹鼠精,悄悄的朝着金鱼精的帅帐附近移动,因为他们此时乃是非战斗人员,并没有任何的将领负责指挥他们,所以也是无人阻止。

    之前金鱼精的帅帐已是被炸毁了,新的帅帐乃是在旁边重新建造的,因为时间仓促,规模小了许多,而且之前留下的那个深坑因为过于巨大,所以到现在还是没有被填平,只是派了些水族看守了起来。

    雷云带着黑熊战士和鼹鼠精很快便来到了深坑的附近,此时因为大敌当前,所以的战斗人员都在准备迎敌,这里已经无人看守,雷云他们没费什么力气,便躲进了深坑之内的坑道中。

    咚!咚!咚!

    随着一阵闷雷般的战鼓声响起,如同潮水一般的妖兵从天空的乌云中猛然冲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向了地上的通天河水族。

    几乎是在妖兵们出现的一瞬间,水族们组成的六芒星中便闪耀起了五颜六色的法术光芒,一道道粗大的法术光柱急升空,直射天空中的妖兵。

    这时雷云才猛然现,虽然同为妖怪,通天河水族和妖兵们的攻击方式却是截然不同:

    他们的攻击方式,更加偏向法术为主。

    法术光柱的伤害力非常惊人,被击中的妖兵几乎都是当场毙命,而且这些光柱还具有非常强的穿透性,至少要连续穿过三四个妖兵的身体,才会完全消失,第一轮攻击便至少带走了上千名妖兵的生命。

    然而,妖兵的数量却是非常的惊人,而且度极快。

    仅仅两轮法术攻击过后,妖兵便冲到了水族们的面前,将战斗变成了他们最擅长的近身肉搏战。

    预想中的大屠杀却并没有出现,虽然妖兵的近身战斗力极强,但是通天河水族的防御力却是非常惊人,一边硬抗妖兵的攻击,一边坚决的出法术光柱,进行反击。

    猛然间,红色的光芒大盛,三大妖王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中,整个战场很快便被一股浓浓的红色光芒笼罩了起来。

    血红色的光芒从妖兵的身体上散出来,凝聚到了它们的武器之上,使得原本就十分锋利的武器更加的锋锐逼人,就连武器周围的空气都仿佛有一种被切开的感觉。

    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有数以千计的水族被杀,妖兵们的武器所过之处,连岩石都被切成了两半。

    威力如此惊人!

    通天河水族受到如此猛烈的冲击,立即便出现了完全无法抵挡的迹象,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的话,全军溃散只是时间问题。

    金鱼精见状,手中银锤法杖不停挥舞,一股淡蓝色的光芒渐渐在他身边凝聚,猛然间他身上淡蓝色的光芒忽然大盛,很快便以他的身体为圆心扩散出去,如同一道巨大的环形冲击波,划过整个战场。

    水族们组成的六芒星阵上顿时散出柔和的蓝色光芒,在每个水族的身体上都形成了一层淡淡的保护膜,尤其是金鱼精身旁的金鳞卫,身上的保护膜竟然直接幻化成了一套蓝色的鱼鳞连身铠甲,显然防护力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妖兵们闪着红光的武器遇到了这些保护膜之后,伤害力顿时变弱,再也无法达到像之前那样一击必杀的效果。

    还没等妖兵们适应这突然的变化,水族的法术攻击已经再次展开,战斗很快便进入了艰苦的拉锯战。

    金鱼精挥舞着银锤法杖,将围拢在他身旁的金鳞卫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所到之处,妖兵们都是成片的倒下,同样的,三大妖王的战斗力也是极其惊人,所到之处,通天河水族也是毫无还手之力,死伤无数。

    从数量上来看,金鱼精乃是防守的一方,十几万水族的数量乃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而三大妖王的部队数量明显要少于通天河水族,只是三大妖王手下还有不少精英级别的妖怪头目,这些家伙的战斗力要普遍高于金鱼精的那些水族,而金鱼精手下的几员大将,却都被他派了出去。。。。。。

    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当天空的第一缕阳光照射的时候,金鱼精大营里已是血流成河,交战双方的伤亡都是十分的巨大。

    然而就在此时,金鱼精布置下用于传送材料的六芒星阵忽然闪耀起白色的光芒来,显然是已经开始接收仙缘者们上交的任务材料,布置到了一半的天覆阵终于再次开始继续。

    战斗进行到了现在,金鱼精一方已经彻底陷入了只能防守的地步,伤亡的人数至少两倍于敌人,不过所幸对手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还是在不停的进攻着,但是攻击的强度已是明显下降了不少。

    六芒星阵的运转,很快便吸引了三大妖王的注意,马上便指挥妖兵冲了过去,而金鱼精也是深知胜负在此一举,亲自带着金鳞卫防守此处,同时指挥所有通天河水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六芒星阵。

    一朵绿色的云朵忽然从翠云山方向迅的漂了过来,到了大营的上空后,突然停住,一个气质雍容的绝美女子现身在了云朵之上,正是铁扇公主亲临。

    铁扇公主面色阴冷的看了看金鱼精身后的六芒星阵,忽然将莹白如玉的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嘴里,很快便取出了一片翠绿色的小树叶,那小树叶见风即涨,几乎是瞬间就变成了一把形状怪异的绿色扇子。

    雷云此时躲在了坑道的深处,正在一边吃着西瓜一边通过真视之眼观战,本来是非常的悠闲,可是一见到这把绿色的扇子,雷云立即便感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即便是没有身处战场之上,这把扇子却带给了他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死亡的恐惧。

    铁扇公主手握这把奇怪的扇子,突然居高临下的朝着金鱼精就轻轻扇了一下,虽然动作轻柔的如同妈妈在给熟睡中的宝贝驱赶蚊蝇,但是金鱼精却瞬间便感到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突然朝他袭来。

    一瞬间,挡在金鱼精身前的那些金鳞卫竟然直接灰飞烟灭,在他身前方圆几十平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而金鱼精身上那宽大的白袍也直接化成了漫天的碎片,露出了里面干瘪瘦削的身体。

    一扇之威,竟至于斯!

    扇出了这一扇的铁扇公主脸上也是现出了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之色,显然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扇,其实也并不简单。

    铁扇公主这一出手,三大妖王的妖兵们都是士气大振,立即便展开了更加猛烈的攻击,金鱼精也知此时已是无路可退,竟然直接将手中的银锤法杖插到了地上,然后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在空中划起了奇异的符号。

    很快的,一股环形的蓝色光圈便以法杖为中心扩散开去,刚刚还士气大振的妖兵们,被这光圈一碰到,立即便都有些反应迟缓,猛烈的攻击才刚刚开始,便被水族们给顶了回去。

    使用了这下法术的金鱼精也是不好过,此时那银锤法杖已经彻底消失,而金鱼精本人的身体皮肤呈现出了一股如同死鱼一般的淡灰色,虽然没有直接失去战斗力,但是却一直在剧烈的喘着粗气。

    铁扇公主见状冷哼一声,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扇子,不过此时这扇子上仿佛有万钧之力一般,铁扇公主也是显得非常的吃力,不过终于还是举了起来,然后便是猛地一扇。

    几乎是同时,地下忽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巨响,一股如有实质的白色光芒忽然从天而降,将整个大营完全笼罩,仙缘印记冰冷的提示响起:

    所有资源收集完毕,天覆阵布置完成,通天河水族的战斗力提升1oo%。

    几乎是在白色光芒笼罩到大营上的同时,所有的通天河水族都是怒吼一声,身上白光闪耀,虽然金鱼精身前的那些水族再次被直接扇成了飞灰,但是在那白色光芒的笼罩之下,金鱼精的身体竟然迅的生了变化,本来已经干瘪瘦削的身躯不停膨胀,很快便恢复了之前一身铠甲的状态,就连那一对银锤,也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金鱼精赌对了!

    而此时,六芒星法阵也是开始不停的闪烁,大批的仙缘者不停的出现,原来天覆阵布置完成后,这个六芒星法阵就变成了传送阵,仙缘者可以花费战场积分直接传送回来。

    在仙缘者们回归的时候,通天河水族们已经鱼精的带领下开始了反击,因为天覆阵的加成,水族的单体战斗力已经远远高于妖兵,就连妖怪头目也无法同时对付两只以上的水族,铁扇公主和三大妖王的军队顿时便从进攻变成了防守。

    仙缘者们见状,立即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战斗,痛打落水狗乃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尤其是落水狗还能给提供积分和武器装备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之下,铁扇公主马上果断的下令撤退,而此时金鱼精的手下已经死伤了大半,虽然实力暴涨,却也是无力追击,眼看便只能任由敌人撤走。

    这时,猪刚鬣、沙悟净和白花蛇怪带走的三支部队终于回归,这几支生力军的加入,立即便展开了对铁扇公主军的追击。

    金鱼精却是没有去,这家伙只是面无表情的命令剩下的部队就地休整,便躲回了自己的帅帐,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仙缘者们也没有参加追击,原因很简单,利益。

    仙缘者们在三大资源点获得的战场贡献还没变现,现在就把敌人都杀光了,战斗立马胜利,金鱼精完成任务,自然会拍拍屁股走人,剩下的贡献怎么办,找谁去换?

    再说了,任务时间乃是九十天,现在才过了连一半都不到,铁扇公主一方大势已去,败亡只是时间问题,着什么急?金鱼精都不急,咱们更不急。

    至于那三支追杀而去的军队嘛,胜了最好,死了活该,只要能继续削弱敌军的实力,就不算浪费,反正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回到了自己的帅帐后,金鱼精立即便下令大军原地休整,顺便对营地进行修缮,防止敌人再次来袭,对于他来说,来这里救唐三藏只是一个临时任务,最终他还是要回到通天河的,那里才是他的根本。

    为了救唐三藏来这里和占据了地利的妖怪们拼杀,金鱼精是不情愿的,他的心里在想:

    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为了救唐三藏赔上老本?金鱼精更加做不到:通天河水族可都是他的嫡系,要是都死在这里,回去以后怎么办?难道做光杆司令,从头再来吗?

    从头再来也没什么,只是为了救唐三藏从头再来?不值得呀!

    还是那句话:

    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金鱼精心里很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他不敢违抗菩萨的命令,那后果他承担不了。

    但是,他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阳奉阴违,比如说现在,他不参加追击铁扇公主的战斗,菩萨也拿他没办法,因为他有充分的借口,他奋战了这么久,需要休息。

    猪刚鬣他们却是不同的,他们的目的乃是救出唐三藏,为了这个,他们就必须要将铁扇公主他们彻底打败,而白花蛇怪这个家伙乃是为了在菩萨面前表现自己----他的修为不在黑熊精之下,却不像黑熊精那样有一个相应的正果,他需要给自己制造机会。

    至于那些仙缘者,谁知道他们是从哪来的?死干净才好呢。

    什么?他们救了我?不,他们是为了自己才那么做的,我死了,他们一样要陪葬。

    即便金鱼精这样想,猪刚鬣他们却是带着自己的兵去拼杀的,金鱼精虽然心疼,却不能表现出来,他能做的只是让这些跟着自己奋战了一夜的弟兄休息一下,如果猪刚鬣和白花蛇怪他们能将铁扇公主拿下,自然最好,如果拿不下,也可以消耗一下他们的实力,等自己出手的时候,自然会容易些。

    此时因为天覆阵的效果加成,这些通天河水族其实已经恢复了最强的状态,但是一夜的奋战,却是给他们的心理和精神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也确实需要缓解一下紧张的神经。

    水族们已经开始对一片狼藉的营地进行修缮,仙缘者们则是忙着兑换自己的贡献,顺便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任务可以做,将利益最大化。

    和别人一样,雷云将自己的贡献一股脑的都换成了物品,给金鱼精打了几天的工,他终于凑够了两万战场贡献,便将那“遗忘之孟婆汤”给换了出来。

    因为暂时还没有合适的技能,雷云便将这东西暂时放在了团队空间之中,然后继续干起了厨师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此时因为金鱼精兵力的锐减,雷云的工作也轻松了不少,不过每天26oo点俸禄却是一点都没减,看来这些消耗应该都是由菩萨来买单,金鱼精也是不花白不花。

    一天一夜之后,追击的三支军队终于是返回了大营这里,不出所料,他们和敌人拼了个两败俱伤,不但减员过了一半,而且白花蛇怪还被铁扇公主杀死了,不过他们也是将三大妖王之一的鹏魔王击杀,将敌人逼得退守芭蕉洞,短期内已经无法动任何的攻击了。

    猪刚鬣和沙僧虽然救唐三藏心切,但是他们两个都是精明无比的老油条,这次功败垂成,虽然和金鱼精按兵不动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如无其事一般返回了各自的营帐,绝口不提让金鱼精出兵的事情。

    随着战场贡献的兑换完成,龙遮日终于召集了第二次仙缘者的会议,当然,这一次,只有十个人有资格参加。

    这一次会议,却是一次利益分配的大会,因为仙缘者们惊讶的现,虽然天覆阵已经布置完成,但是相关的战场贡献任务却依然可以继续完成,而三大资源点现在已经完全掌控在了金鱼精阵营的手中,任务难度已经大幅下降了。

    战场贡献可以兑换的奖励却是并没有缩水,依然是原来的比例,这样一来,这里面的利益可就大了,一个资源兑换任务就是将近十万积分呀,谁不想要?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互不相让的众人终于还是达成了最后的协议,将三大资源点瓜分,开始了紧张的搜集资源工作。

    凌云子什么都没要,在他去参加会议之前,雷云便告诉过他:

    “如果是关于分配资源点的事情,咱们就不要了,要了也没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凌云子很奇怪:

    “距离任务结束还有至少一半以上的时间呢?”

    雷云无奈: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可知道,金鱼精已经没有什么军粮了,最多两天,他就一定要兵的。”

    凌云子闻言一惊:

    “怎么会这样?”

    雷云苦笑:

    “这家伙的军粮仓库乃是一个奇怪的大型法器,之前里面的食物不管取出多少,都会自动补满,但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的时候,里面的食物突然少了许多,而且我拿出一些食物后,也并没有自动补充。”

    凌云子大奇:

    “可是你那里是有许多粮食的,对吧?你可以给他提供军粮呀。”

    雷云再次苦笑:

    “天覆阵布置完成之后,我只拿到了一天的俸禄而已,这两天我都是在白干活,再说我的那点粮食能有多少?够几万大军开销几天?”

    凌云子愕然:

    “那你的意思是。。。”

    雷云闻言低声说道:

    “按原计划行事。”

    此时,在血龙盟的混元帐篷之中,玉玑子脸色苍白的躺在一张软塌之上,已是昏迷不醒,他的整体右臂连同整个肩膀都已经消失不见,触目惊心的伤口上还缭绕着一股可怕的黑气。

    龙遮日一脸阴沉的坐在玉玑子身旁,沉声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连千年保心丹都不起作用了?”

    一旁的沐月皱着眉头:

    “已经连续吃了四颗了,可是这股黑气完全无法祛除,看来必须要等到回去以后,再重新修复了。”

    龙遮日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有些懊恼的说道:

    “早知道就不让玉玑子去冒险了,这个该死的唐三藏,竟然只能用走的,看来在完全击败铁扇公主之前,是无法完成营救任务了。”

    沐月叹了口气:

    “其实你事先应该和我商量一下的,你也不想想,唐三藏那三个徒弟,哪个不是手段了得?还不是要乖乖的陪着他一起走到西天,咱们想要取巧,谈何容易。”

    龙遮日没有做声,作为血龙盟的帮主,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个说一不二的豪爽汉子,其实在帮里,他可是非常民主的,几乎所有的帮中大事,都是几个副帮主商量着办,很少有他亲自拍板的事情。

    是的,龙遮日这个草包帮主,不但爱才如命,还是一个非常善于授权的人。

    正因为如此,他帮中的副帮主就有六个,这些人都比龙遮日优秀很多,龙遮日要做的只是将帮主的权力一分为六,然后便做起了撒手掌柜。

    不可否认,这几个副帮主都很有才能,但是在遇到龙遮日之前,他们却从来都没有做到过这么高的位置,更没有得到过如此彻底的放权,他们的才能从来就没有挥的舞台。

    龙遮日给了他们这个舞台,也只有龙遮日能给他们这个舞台。

    能够在梦幻长安城中建帮立派的各大帮主,哪一个不是文武双全?哪一个不是英才天纵?哪一个不是才华横溢?

    凌云子够厉害了吧,名气够大了吧,他建立帮派了吗?

    雷云有一套吧,他的帮派呢?

    可惜的是,越是优秀的领导者,越是喜欢事必亲躬,越是很难做到充分授权,为什么呢?

    因为别人做的都没有他好,别人做的都达不到他的满意,所以他只好自己亲自做,可是一个人能有多少精力?能做多少事情?

    一句话,诸葛亮是怎么死的?

    龙遮日不同,他虽然是个草包,却是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草包,他知道别人都能做的比他好,所以他看谁都满意。

    再优秀的下属也会犯错,龙遮日却从来都没有批评过他们,为什么?

    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气度,只是因为即便他们犯了错,还是比龙遮日自己做的出色,所以龙遮日从来都是鼓励加奖励,从来没对哪个帮中的兄弟说过一句伤人心的话。

    几个副帮主却不会这么想,他们对龙遮日感激涕零,认为龙遮日是他们的伯乐,他们会更加努力的做事情,会把血龙盟当成自己的家。

    就因为这个,龙遮日的血龙盟是各大帮派中展的最好的。

    沐月进了血龙盟两天,便现了这个问题,因此她在龙遮日面前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外人。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从来没想过。

    有话就直说。

    紧急时刻,她甚至不和龙遮日商量便直接号施令,俨然以帮主自居。

    龙遮日还非常的高兴,什么事都要和她商量,都要听听她的看法。

    沐月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舒服自在,和云啸天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自在过,自己当帮主的时候,更多的还是责任,而在龙遮日这里,才是真正的舒服:

    想干活的时候就干,痛痛快快的干,不想干就彻底放松休息,休息好了回来再继续。

    每个副帮主都是这样的状态,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副帮主越多,大家越轻松,管事的人越多,大家越开心。

    完美的团队,就因为有龙遮日这个看似草包的帮主在。

    为了给玉玑子治伤,龙遮日开始频繁的和仙缘者们接触,希望能在决战之前将玉玑子的伤治好,虽然龙遮日是爱才心切,可是这样一来,玉玑子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重要信息也就泄露了出去:

    唐三藏只能靠双脚走回金鱼精的大营。

    出人意料的是,消息泄露了之后,仙缘者们反而更加团结了,尤其是那十五名门派冠军,连战场任务都不做了,一直都待在大营中,随时准备战斗的到来。

    既然无法再击败铁扇公主的大军之前救出唐三藏,干脆就先击败铁扇公主。

    金鱼精并没有等两天那么久,就在三支军队返回的第二天晚上,他便带着妖怪们杀向了芭蕉洞,仙缘者们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立即随军出征。

    为了避免其他人怀疑,玄尘和凌云子这两个必须要去的人都随大军出了,而雷云则是带着孟远和梅妍一头钻进了坑道之中,当然还有那个鼹鼠精。

    不得不说这个鼹鼠精虽然食量惊人,但是挖地的度却也是极快,只是几天的功夫便将之前的坑道挖到了芭蕉洞附近,这还是因为雷云对坑道有特别的要求,否则的话,度还能更快。

    金鱼精站在芭蕉洞巨大的石门之前,忽然猛地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那原本就高达七米的身躯立即便如同吹了气的球一般鼓涨起来,很快就变成了几十米高。

    身体变大之后的金鱼精手中双锤一振,便狠狠砸在了石门之上,火星四溅,金鱼精踉跄后退,而石门却是纹丝不动。

    惊异的看了一眼这石门之后,金鱼精忽然说道:

    “天蓬元帅,这石门如此坚固,我的兵器无法破开,看来只有用你的上宝沁金耙才行了。”

    身后的猪刚鬣闻言马上说道:

    “这有何难,你且退后,看俺老猪将这破门打烂。”

    金鱼精闻言立即便退后了几步,猪刚鬣绕着石门走了几步,忽然沉腰坐马,将宽大袍袖朝空中一抛,一把银光璀璨的九齿钉耙便出现在了半空之中,上面还不时有暗金色的光芒闪烁,如同夜空中的明星,耀眼无比,仙缘者们顿时便是惊呼声一片:

    “天啊,竟然是+1o的准神器。”

    “他都用这个,那孙悟空的金箍棒岂不就是神器了?”

    “白痴吧你,这上宝沁金耙可是比金箍棒厉害多了。”

    “你说谁白痴?你有点常识没有?孙悟空厉害还是猪刚鬣厉害?”

    听到这里,玄尘也是有些疑惑,不过正好凌云子这个高手在身旁,玄尘正好可以询问,凌云子也是非常乐意解答:

    “严格的来说,如意金箍棒也是准神器,但是那个东西却不是为了战斗而打造的,你也知道,那是为了治水而造的,而这件上宝沁金耙却是太上老君亲自打造,专门用于战斗的兵器。”

    说到这里,凌云子好像来了兴致,继续说道:

    “武器装备的品级,分为白色、蓝色、银色、金色、暗金、银色剧情、金色剧情、传说、准神器、神器共十个品级,正常来说仙缘者能够得到的武器类装备最高也就是到传说这一级,准神器的防具倒是有不少,不过价格十分惊人。”

    “准神器级别的武器因为威力过于强大,一般都掌握在以战斗力著称的神仙手里,比如眼前这位猪刚鬣,他可是天庭的天蓬元帅,北极四圣之,所以能够拥有一件。”

    “至于神器,则是仅限于武器才能达到的级别,整个三界之中,一共只有十二件神器,因为威力过于惊人,这些武器中的一大半都在顶级神仙的手中掌握,流传在外的连一半都没有,我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玄尘闻言点点头,正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忽然传来,芭蕉洞的石门已经是轰然倒塌了。

    上宝沁金耙,只一下便将石门击碎,而且猪刚鬣根本就没有出手,完全是隔空御耙击碎的石门。

    金鱼精脸色惊疑不定的看了猪刚鬣一眼,然后立即下令进攻,通天河水族便如潮水一般涌进了芭蕉洞中,很快洞内便传来了激烈的打斗之声。

    此时仙缘者们已经十分自觉的聚集在了一起,将十五位门派冠军护在了中心,然后才缓慢的朝洞内前进,现在已是到了最后的关头,宁可慢一点,也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全书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