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仔细浏览了半天,便现在这些任务里,还真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任务存在:

    “成就任务,懒惰的仙缘者,在任务世界西梁女国停留的时间过半年,期间将消耗5oo点积分/天/人,或15oo点积分/天/团队,任务奖励,全属性+1,气血上限永久增加1oo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诸如寻人、帮忙采购物品、送信之类的任务可以接取,刚好可以在停留期间顺便做一下。

    面对昂贵的每天5oo积分的停留费用,雷云本来想自己一个人留下就好了,不料却遭到了其他三人的一致强烈反对----梅妍一定要陪着雷云,玄尘则是要陪女儿国王,而孟远自然是到城中去逍遥快活。

    三比一的局面之下,雷云只好无奈同意,经过计算,连同接取任务的花费,整整需要支出二十万积分,才能完成这个任务,使得团队好不容易才鼓起的钱包再次大幅缩水。

    接取了任务之后,雷云便带着梅妍出前往落霞镇,玄尘和孟远虽然没有跟去当电灯泡,但是留下的他们两人也是自觉的各自接了几个分支任务,弥补一下团队的损失。

    女王听说玄尘还能再陪自己三个多月,也是非常的高兴,暗中给了两人很多的任务提示,让这两个家伙着实享受了一把作弊的过瘾感觉。

    从西梁女国到落霞镇这一路之上的景色其实是非常美丽的,在生产力并不达的古代,人们对大自然的开能力十分的有限,所以其实大量的地区都是保持着自然的原始风貌,与现在的旅游风景区截然不同的是,这些地方除了美丽的山水之外,还有着无数的野生动物,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

    虽然忙着赶路的梅妍和雷云几乎没有时间欣赏这美丽的景色,但是到了晚上,雷云依然会点起一大堆篝火,然后就地取材的弄些野味和野果做给梅妍吃,享受一下纯天然食品的美味。

    之前因为都是团队行动,两人也很少有独处的机会,如今只剩下两人之后,梅妍也变得大胆而主动,晚上吃饭时都会穿上暴露的小衣,任由雷云肆意欣赏她美丽的身体,到了夜里,帐篷中更是春色无边,充满了旖旎的风情。

    梅妍本来就是个火辣的性格,在床上的表现和楚恋依舞天姬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之前因为初经人道,还有些怯阵,现在却是渐入佳境,已经能够完全放开了。

    火辣的美女配上火辣的风情,让雷云也是欲罢不能,每天晚上都是通宵达旦的取乐,好在白天赶路的时候都是玄武卫负责骑马带着他们两人,让他们能补补觉,否则即便是以他们仙缘者的强悍体质,也是颇有些吃不消。

    与此同时,身处女儿国的玄尘和孟远也是“辛苦”的很,女王陛下年轻貌美,又是初经人道,自然乐此不疲,对玄尘的痴缠程度可以想见,孟远则是每日里都在大街小巷中游荡,在做任务之余,也是慷慨的顺便慰藉一下布任务的剧情人物,让他有一种卖身做任务的奇怪感觉。

    值得一提的是,从冰云镇到落霞镇这段路程虽然只有五百里远,却都是大片的沼泽地形,不但非常难走,而且还十分的危险,如果不是飞马能够无视地形限制,雷云两人还真要费些功夫,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一路上也见到了不少淹死在沼泽中的人类骸骨和散落的货物。

    赶了两天的路之后,雷云和梅妍终于是到达了落霞镇,现这里乃是一个规模比冰云镇大上好几倍的人口聚集区,镇子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大片农田,显示出此地乃是一处传统的农耕为主的区域。

    远远望去,便能现镇子上的居民们好像在举办着什么庆典,鼓乐声和喧闹声此起彼伏,人山人海的热闹非凡。

    梅妍一见这里如此热闹,立即便拉着雷云要去逛一逛,走进了才现原来是这里的居民正在举办祭祀谷神的活动。

    原来此时刚好是夏收完毕,田地里的庄稼全都进了谷仓,而下一茬还要半个月之后才能播种,镇上的居民们便依惯例祭祀谷神,一方面祈求下半年能够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另一方面大家辛苦了半年了,也借着这个机会放松放松,热闹一下。

    此时宽敞的街道上,早已是人山人海的水泄不通,在人海之中,一支由上百人组成的盛大游行队伍簇拥着一辆七八米高,十几米长的巨大彩车在缓缓前行,彩车上到处都是美丽的鲜花,还有好几十个杂耍和歌唱艺人在不停的表演节目,而簇拥在彩车旁的人们要么化着唱戏的浓妆要么踩着齐腰的高跷,还有的举着各种彩旗,五颜六色的十分好看。

    街道两边的店铺也都是张灯结彩,打出了各种促销的布标牌匾,吸引前来观看游行的人们进去购买东西、品尝小吃。

    最为热闹的还是在镇子中心的大广场上,在这里竟然早已支起了几十个炉灶,许多厨师打扮的人正在炉灶前忙活着,而在广场的正中间还挂着一幅极大的横幅,上面写着七个大字:

    落霞镇厨艺大赛。

    说是厨艺大赛,其实乃是没有评委的是,负责评价的都是围观的群众,每当一道菜被做出来,便由厨师端到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长大桌子上,而早已等候在这里的人们便一拥而上,争相品尝,如果觉得满意,便到那个厨师的炉灶处丢下一个铜板,所以如果是菜烧得好吃的话,一天下来也是有不菲的一笔收入,因为做菜的食材都是由镇上的士绅们捐献的,厨师们做的是没本的生意。

    因为有免费的食物,这里无疑乃是最热闹的地方,很快的雷云和梅妍也被吸引到了这里,一见这情形,梅妍立即便玩心大起,非要让雷云和她一起上去露一手。

    只是梅妍哪里下过厨房,弄了几个菜都炒的惨不忍睹,倒是雷云干脆在场上蒸起了包子,想不到竟然大受欢迎,许多人吃了后都来给他丢铜板,把梅妍高兴地连蹦带跳的,雷云见状也是玩心大起,干脆拉着梅妍给他打下手,两人不停的蒸起包子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两人竟然忙活了一下午,不但得到了好几十个能够恢复气血的包子,还赚了好几百个铜钱,梅妍高兴地把那些铜钱数数穿串,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这里去找客栈的时候,忽然有几个满面堆笑的老者来到了这里,为一人面相端正,目光炯炯有神,举止虽然谦恭,但是却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在他们身后还带着十几个小孩子,每到一处炉灶前都是又鞠躬又作揖的,那些厨师们见到他们便纷纷将收到的铜钱又都拿了出来,送给了他们。

    等到这些人来到雷云和梅妍面前之后,雷云才知道原来这几个老者乃是镇上孤儿院的义工,而这些孩子都是孤儿,为的那个老者身份更是不一般,竟是本地的父母官,名叫许景阳,人称许青天,乃是一个公正廉明的清官。

    了解了情况之后,梅妍不但将那些铜钱全都交给了他们,还另外赠送了五个大银锭,把几个老者给高兴地,一个劲的道谢。

    热闹而忙碌的一天,便以这样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捐赠行为结束了,享受了一天正常人生活的梅妍心满意足的拉着雷云又钻进了一间小酒家,两人吃了两碗用新打下的麦子做的油泼面后,便找了间客栈睡大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询问了一下客栈老板,便朝着镇子最西边的一间裁缝铺走去,很快来到了一间规模不小的裁缝铺内。

    这里与其说是裁缝铺,其实倒不如说是一间工厂更为恰当,因为这间铺子里的学徒和工人加起来,足有三四十人之多。

    王裁缝是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中年男子,虽然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但是依然可以看出他年轻时乃是个美男子,而且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现他的眉眼竟然和二狗熊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雷云将云素珍交给他的那根簪拿给他之后,王裁缝的眼睛立即便有些湿润,一个劲的询问云素珍和二狗熊的现状,尤其是二狗熊,问得更是详细,身高样貌职业婚姻健康问了个够。

    回答完王裁缝的问题后,雷云便取出了银雪貂的毛皮,王裁缝一见这东西立即便吃了一惊,失声说道:

    “这。。。这不是银雪貂的毛皮吗?”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正是,我一共带来了四十五张,想请您帮我做几件护甲,钱不是问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