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子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好,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要三大桶黑狗血和十个金锭,再有三个伸手伶俐的年轻猎手,就够了。?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一旁的雷云闻言立即心中一动,暗道那黑狗血应该确实是有效的,之前他在胭脂国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不过那十个金锭恐怕应该便是凌云子讨要的报酬,没想到这家伙也是如此手黑,一上来便是狮子大张口,但是那三个猎手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里雷云便在临时团队频道里询问了一下凌云子,才知道这黑狗血破妖法的事情,乃是必须由剧情人物中的普通人来做,如果是仙缘者或是其他剧情强者来做,便是毫无效果,这也算是任务世界一种变相的限制,不让仙缘者过分的取巧。

    不过这一百个金锭也确实是难住了龙品图,这家伙其实也没什么钱,将放税金的仓库翻了个底掉也就才拿出来了五个金锭和四十个银锭而已,只好一个劲的请求凌云子想办法。

    凌云子见龙品图也是实在没钱,只好说道:

    “既然你也是实在没有钱,那就先这样吧,我先收下这些金银,不够的部分我自己垫上,但是你日后要还给我的。”

    龙品图见凌云子有办法,立即便说道:

    “这个自然,只要能解决丢孩子的问题,金锭日后自然奉上。”

    龙品图这话绝对不是敷衍凌云子,因为在龙品图看来,只要度过了眼前的难关,冰云镇恢复了稳定和正常,这些金银还不是早晚都能收到,到时候给凌云子一些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以后还要用到人家呢。

    凌云子收了金银便直接丢进了临时团队中大家平分,然后便在临时团队频道中说道:

    “几位,今晚还要借助大家的飞行宠物一用,只要染上一桶黑狗血,那战车必定完蛋。”

    这凌云子的心中也是深恨万年穿山妖,他乃是仙缘者中赫赫有名的单挑王,竟然不小心被这妖怪给擒拿了,还丢失了武器,这个面子无论如何也是要找回来的,而毁掉那辆空中战车,无疑相当于在打万年穿山妖的脸,这样的机会凌云子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既然知道了敌人的行动方式,龙品图自然是做了针对性的布置,当天晚上便将一众好手都埋伏在了粮仓外面,准备活捉偷孩子的妖怪。

    又是半夜时分,空中战车悄无声息的又飞到了粮仓上空,但是就在它刚一停下的瞬间,在它的头顶之上便突然出现了三头骑着奇怪生物空中骑士和一个御剑飞行的青年,紧接着,三大桶黑狗血便当头浇到了空中战车之上,几乎一点都没浪费。

    这一次,凌云子再次显示了他的强大能力,不但成功的用隐身道符骗过了空中战车,还精确的预判了方位,一击便成功了。

    被黑狗血浇到的空中战车上立即便冒出了滚滚的浓烟,整个车身也迅的缩小,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如同模型一般的木头小车,直接掉落到了地上。

    随着空中战车的消失,五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身影也摔落到了地面之上,立即便被早已等在下面的猎手们团团围住,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一条黑影刚一落地,手中立即白芒闪动,已是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迎着冲上来的龙品图便刺了过去。

    龙品图见状冷哼一声,也不闪避,手中长刀直接当头劈下,带起的劲风竟然将黑影的面罩都直接吹掉,露出了一只狐狸头出来。

    狐狸头黑影明显也是个傲气之辈,他见龙品图不闪不避,便也一咬牙,没有中途变招,跟龙品图来了个以伤换伤。

    几乎是在长剑刺中龙品图的同时,龙品图的大刀也结结实实的劈在了那狐狸头之上,顿时便将狐狸头直接劈的飞了出去,飞溅的鲜血撒了一地,而刺中龙品图的长剑也脱手而出,剑尖上却是没有一点血。

    那狐狸头见状立即愤怒的说道:

    “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没事?”

    龙品图闻言轻蔑的看了狐狸头一眼,说道:

    “蠢货,老子里面穿了鱼鳞软甲,哪像你条傻狐狸,竟然拿头去和钢刀硬碰。”

    狐狸头闻言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咬了半天牙,才挤出了几个字来:

    “狡猾的人类,你们。。。”

    话音未落,已经又有三名猎手冲了上来,每人手中都是一柄钢叉,同时刺向了那狐狸头,这次狐狸头也是学聪明了,并没有硬接,而是一个倒翻,便捡起地上的长剑,然后和猎手们游斗了起来。

    其实这些黑影的实力是要过猎手们的,虽然是以少打多,但是每个黑影面对四五个猎手的围攻都是不落下风,而且他们的身体素质也是十分的强悍,挨上几刀也不影响战斗力,因此一时之间也是打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古怪的是,这些黑影在战斗中还是不是的朝着围攻的众人凌空挥掌,好像是要释放法术,却是什么都放不出来,连他们自己都非常纳闷的看着自己的手一脸茫然。

    这时候,雷云几人也加入了战团之中,很快的,每个猎手的脚下都开始闪耀起了红色的攻击光环,而随着雷云直接一个横扫千军的技能出,那个狐狸头的一条左腿便飞上了半空。

    下一秒,一个身形如同山峦一般厚实的和尚便凌空飞至,一落地,便激起了一股强烈环形的冲击波,将几个黑影全部震入了眩晕状态,紧接着巨大的闪电,漫天的鞭影和刀光便充满了整个战场。

    这时的凌云子则是一直御剑飞在空中,右手遥遥的指向下面的黑影,眼神中充满了凝重之色,如果拥有高级探测技能的话,便能看到此时他的五根手指上都出了淡淡的银色丝线,另一端紧紧连着下面五个黑影的颈后风府大穴。

    一边倒的战斗,很快便结束了,五个黑影中四个狼头一个狐狸头,都是伤而不死,被捆成了粽子,而此时凌云子也从空中飞了下来,将五张道符贴在了他们的额头上。

    那狐狸头被道符一贴,立即便怒声说道:

    “该死的,原来刚才是你在搞鬼,怪不得我放不出法术来,你这个狡猾的人类。。。”

    凌云子闻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谁指使你们来的,偷孩子想要做什么,说出来,我赏你个痛快,否则我就让你尝尝炼魂是什么滋味。”

    那狐狸头闻言冷笑一声,硬气的说道:

    “炼魂,口气倒是不小,我还真想试试。”

    凌云子闻言深深的看了那狐狸头一眼,冷冷的说道:

    “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说完凌云子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通体透明的骷髅头出来,那狐狸头一见这骷髅头立即脸色大变,失声说道:

    “九转炼魂炉,你真的会炼魂,法师饶命呀,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凌云子此时已是一言不,直接便将那骷髅头放在了狐狸头的头顶之上,然后直接一松手,说来也奇怪,那骷髅头竟然就凌空悬浮在了狐狸头的头顶之上,然后凌云子口中念念有词,很快便伸手朝骷髅头一指,说道:

    “咄。”

    那透明的骷髅头立即便原地旋转了起来,与此同时,狐狸头忽然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而且连续不断,一声比一声高,一旁的众人都能够清楚的看到一个半透明的狐狸头虚影被那骷髅从狐狸头的身体中一点点的抽取出来,一接触到骷髅便化为点点的蓝色光芒,很快便被骷髅吸收。

    虽然叫得凄惨无比,但是狐狸头却是完全无法动弹,只是一个劲的浑身抖动不停,惨叫连连。

    残酷的炼魂持续了整整有五分钟左右,等到那骷髅头完全炼化了狐狸头的魂魄后,那狐狸头便突然浑身一僵,然后渐渐瘫软,最后竟然化成了一滩脓血。

    凌云子见状微微叹了口气,收起骷髅头后便对其他那几个狼头妖怪说道:

    “你们也是什么都不说,是吗?”

    此时几个狼头早已经吓得面如土色,闻言立即争抢着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唯恐说迟了要受炼魂之苦。

    通过这些家伙七嘴八舌的介绍,在场的猎户和雷云他们终于也是知道了真相:

    先,偷孩子的幕后指使者确实就是万年穿山妖,他也确实受了很重的伤。

    第二,偷走的孩子都送到了万年穿山妖养伤的地方,之后便没人见过那些孩子了,不过所有的观中弟子都认为那些孩子凶多吉少。

    第三,因为偷孩子的事情,穿山观中许多弟子都认为这样的做法有伤天和,不是修炼之道,所以离开了不少,现在还剩下的除了万年穿山妖的心腹弟子之外,都是一些入门时间很短、修为不高的弟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