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闻言轻轻的伸出了三个指头朝龙品图晃了晃,说道:

    “到今天为止,刚好三百年。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说完便拉着已经惊呆的龙品图吃起菜来,一边给龙品图倒酒夹菜,一边说道:

    “龙兄,既然你喜欢,回头我就送你两坛,留着你慢慢喝。”

    龙品图一听,立即便笑得连嘴都合不上了,这家伙也是识货的,见到满桌子的菜都是贵重的海货,直接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便是一通猛吃,酒也是一杯接一杯的牛饮而下,吃相十分凶恶。

    这顿酒喝下来,雷云几人和龙品图的关系立即便拉近了一大截,而且通过和龙品图在酒桌上的闲聊,雷云也大致了解了龙品图在粮仓这边的人手情况。

    原来龙品图利用收到的税金组织了一只约有三十人的秩序维持队,队员都是这冰云镇上最优秀的年轻猎手,此次为了捉到这偷孩子的贼人,乃是全都派了过来,一共分为两队,白天和晚上各十五人,轮流值守。

    同时镇上还有不少猎手和武师主动要求加入,这些人倒是有五十人左右,也被龙品图分成了两队,这样一来,白天和晚上都是各有四十人左右,人手方面应该是足够的。

    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所有人的岗位都是固定不变的,不允许四处走动,一旦生情况,乃是以猎笛为号,只有附近的人会过去支援,其他人则必须坚守岗位,防止敌人调虎离山。

    其实本来龙品图还在担心机动人手不足的问题,现在多出了雷云他们十个强援(龙品图把玄武卫也误认为是人了),自然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粮仓中照顾孩子的保姆都是从孩子的母亲奶奶之类的人中筛选出来的,加起来也有四十人左右,分成每班二十人,每人都专门负责三个孩子,随时都要进行清点查看,因此这里一共便聚集了一百多人。

    这样一来便形成了整整五层的防护机制,粮仓外面的猎手作为第一层,任何可疑的人员都无法靠近;粮仓内的猎手是第二层,一旦有人直接闯入,立即便能动反击;孩子身边的保姆是第三层,随时报告孩子的状况;龙品图和雷云几人是第四层,随时准备支援四处;真视之眼则是第五层,即便孩子真的丢失了,也能查看是如何丢失的。

    在如此严密的防护下,一整天都是十分平静的便度过了,到了晚上孩子们便6续入睡,保姆们则是陪着孩子们睡在一起,边相互聊着天,边给喜欢踹被子孩子们盖被子,直到半夜时分,换班的保姆便来到了粮仓这里,经过了仔细的盘查和搜身后,替走了已经困得不行的上一批保姆,继续看着孩子们。

    因为今天刚好是十五,乃是雷云吸收月光精华的日子,所以他也是没有去睡觉,而是跑到了粮仓的顶上去调息打坐,只是留下了五名玄武卫在粮仓中帮着看孩子。

    雷云这些日子无论身上有什么事情,也不管身处长安城或者任务世界,初一十五的修行都是雷打不动,虽然修真修炼法没有得到继续的突破,但是他已经是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慢慢的凝聚,同时自己的体质也在慢慢的改变着,最明显的便是在敏捷值没什么变化的情况下,身法却比之前快了许多。

    就在雷云转心吸收月光精华的时候,却忽然感到一阵心血来潮,立即便警觉的睁开了眼睛,抬头向天空中张望了一下。

    雷云的目力乃是得到了复眼戒指加强了的,虽说不上神目如电,也是十分的强悍,这一望之下,刚好便看到空中一个黑影从冰云峰的方向朝着粮仓这边飞了过来。

    随着黑影不断地接近,雷云也终于看清了黑影的样子,竟是之前在胭脂国见过的万年穿山妖的那辆空中战车,此时这战车明显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如同一辆巨型卡车般在空中漂浮着。

    雷云见到这战车前来,立即便悄悄的隐伏到了屋顶的偏僻处,想要看看这战车想要做什么。

    只见那战车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粮仓的上空后,便突兀的停了下来,过了一分钟左右之后,便忽然又动了起来,朝着冰云峰方向迅飞去。

    与此同时,粮仓内也传来了一片吵闹的呼喊声,很快的龙品图便带着四五个猎手,气急败坏的从粮仓中冲了出来,高声喊道:

    “都在不在,又丢了一个孩子,你们有没有现什么?”

    龙品图声音洪亮,此时又是怒中声,周围的人也是都能听得十分清楚,立即便有许多声音回答他,但是都是没有现任何的异常。

    愤怒的龙品图直接一刀便砍在了身旁的一块巨石之上,巨大的力量竟然一下子便将那块一人多高的巨石直接劈成了两半,看得屋顶上的雷云都是一愣,立即便对这家伙开启了探测技能:

    “龙品图,剧情强者,乃是冰云镇的猎户之,为人正直,勇武过人。”

    “身体属性,体质8o,魔力4o,力量1oo,耐力4o,敏捷4o,气血值:2oooo”

    “技能一,野兽直觉,强大的直觉能让龙品图本能的现动物的弱点,对冰云山地区的野生动物攻击力增加5oo%。”

    “技能二,陷阱大师,多年的捕猎生涯让龙品图成为了一个优秀的陷阱制作大师,由他制造的陷阱能捕获任何冰云山地区的任何野生动物。”

    “技能三,狂暴之力,当龙品图陷入愤怒或生死关头时,他的攻击将会附加击退和穿透效果,此效果无法被s级以下级别的技能豁免。”

    一见这龙品图的属性,雷云便暗骂自己愚蠢,竟然会阴沟里翻船,小看了这个猎户领,马上便又查看了一下其他猎户的属性,顿时便吃了一惊,原来这些猎手虽然都是普通的剧情人物,但是实力却都在龙品图的一半到**成之间,虽然他们的技能都是倾向于打猎,但是身体属性却是十分的强大。

    其实这也不怪雷云,自从他们进入了这西梁女国的任务世界,遇到的普通人类都是战斗力极为的低下,所以便形成了一种惯性,因此便造成了此时的误判。

    此刻见到龙品图火,雷云便从粮仓的顶上跳了下来,说道:

    “龙兄,先不要着急,咱们可以先去看看真视之眼的情况回溯,相信一定会有现的。”

    龙品图闻言脸色阴晴不定,好半天才缓缓说道:

    “也好,先去看看再说,不过雷兄你这大半夜的在屋顶上做什么?”

    雷云闻言立即便知道龙品图是在怀疑自己,马上说道:

    “龙兄,我们来这里是要帮助你们的,你也不必怀疑我,等一下你看了真视之眼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龙品图闻言一言不,雷云便上前直接拉着他返回了粮仓之内。

    真视之眼上的情况却是让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原来偷走孩子的过程乃是非常的诡异:

    就在熟睡的孩子们的头顶上,突兀的便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光圈,然后一只穿着黑色衣服的手臂突然从光圈中伸出,直接便将一个孩子抓了进去,然后光圈立即消失不见,这时负责看孩子的保姆也是第一时间现孩子不见了,马上便大声喊叫起来。

    而另外一只真视之眼则清晰的现了空中的那辆战车,同时也将雷云的反应全都回放了出来。

    看完了这个之后,龙品图的脸色才算是好了些,先是给雷云道了个歉,然后很快又皱着眉头说道:

    “这战车我们从未见过,并不能作为穿山观中的那些家伙偷孩子的证据,否则大家也无法相信,而且这些人的行踪如此的诡异,这可如何是好呢?”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凌云子这时忽然出声说道:

    “此事十分容易,问题的关键就在那辆战车之上,现在看来,那战车便是偷孩子贼的交通工具,只要能将战车给毁了,那偷孩子的贼一定就会现身,到时候我们就能人赃并获,知道到底是谁干的了。”

    龙品图是个直性子,闻言立即说道:

    “那战车乃是在空中飞行,如何便能毁掉,我们的弓箭之术倒是能射到那车,只是不知是否有效?”

    凌云子闻言微微一笑,先朝雷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讲话,然后说道:

    “我们倒是有办法能将那战车给毁了,只是需要一些基本的材料,这个。。。不知道龙兄能不能提供出来?”

    龙品图也不是傻瓜,他仔细看了好几遍刚才回放的情况,心中自然明白那战车肯定是罪魁祸,无论如何是一定要毁掉的,便直接说道:

    “需要什么东西,凌兄你但讲无妨,在下一定想方设法弄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