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孟远和众人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提示,可是那树的上方却忽然出现了一条红色的长血条,而刚才孟远拿一下威力极大的五雷轰顶,竟然只打掉了这树一丝的气血,同时那树的属性也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妖之迷梦红豆杉(被诅咒),属性:???,当前气血999/1ooo。? 八一中文 W?W?W?.?8㈧1㈧Z?W㈧.?COM

    孟远见状想了想,便立即又是一连串的掌心雷劈了过去,却现红豆杉的气血竟然纹丝未动。

    孟远的脸上立即便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说道:

    “我这技能冷却时间是五分钟,要是想用技能干掉这棵树,我估计咱们一起出手三天后应该能成功。”

    众人闻言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时之间都是束手无策,雷云想了想便对唐雨柔说道:

    “小唐,孙婆婆有没有教过你如何破解这个阵法?”

    唐雨柔闻言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

    “教是教过的,不过我早就都忘光了,而且我现在实力有些低微,即便是知道如何破解,也是无可奈何的。”

    雷云闻言顿时语塞,看了看唐雨柔胸前那足有36d的两团柔软,憋了半天,才说道:

    “恩,是个好姑娘。”

    这时薛月松忽然走到了雷云的身旁,悄悄的说道:

    “雷兄,你那些锯齿兽呢,我看它们或许能克制住这两株红豆杉。”

    薛月松这厮的技能乃是十分猥琐的能够和所有有生命的生物沟通,所以雷云立即便非常重视他的意见,马上便和女王请示了一下,得到允许后便立即让赵明将锯齿兽带进了城中。

    这些凶残的家伙现在已经被赵明调教的非常的听话,进城的时候不但悄无声息,就连队伍都非常的整齐,令守城的士兵都是惊奇万分。

    锯齿兽到达后,赵明便指挥它们对其中一棵红豆杉动了猛烈的攻击,锯齿兽们的攻击自然便是吞吃,冲上去之后,便是一通猛咬。

    没想到这样的攻击居然十分的奏效,红豆杉那长的血条立即快的掉落,巨大的树身也被锯齿兽咬得千疮百孔,很快便倒掉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只锯齿兽忽然浑身一僵,然后便直接自爆而亡,紧接着又有两三只锯齿兽6续自爆,这时赵明便皱着眉头对雷云说道:

    “主公,这大树十分的邪门,吃了它后,锯齿兽好像已经失去了分裂的能力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咱们的锯齿兽恐怕都要死在这。”

    雷云闻言略一沉吟,便说道:

    “不要紧的,只要能消灭这两株大树,锯齿兽我还可以再孵化出来,让它们不要停,将另外一棵也给我咬断。”

    赵明闻言立即便指挥锯齿兽集中攻击另外一株红豆杉,很快也便咬倒在地,不过这时候又6续有好几只锯齿兽自爆而亡,而雷云唯恐打蛇不死,继续一个劲的让锯齿兽接着将树身也完全吃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株红豆杉很快便被吃得干干净净,不过雷云的锯齿兽也死的只剩下了最后十几头,而且虽然停止了吞吃,这些家伙还是在一个接一个的继续自爆。

    在锯齿兽死的还剩最后两头之后,自爆竟然停止了,而且这两个家伙不但没有死于自爆,反而变得十分的精神,而且身形也变大了许多,一左一右站在赵明的身体两侧,如同两个忠诚的卫兵一般。

    雷云见状立即便查看了一下这两个家伙的信息,现它们的名字已经变成了锯齿兽(诅咒幸存者),虽然身体属性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从外貌上看,已经和原来的锯齿兽明显不同了,不过不知什么原因,这两个家伙一个少了半只耳朵,一个没有了鼻子,于是雷云干脆便叫它们为“缺耳朵”和“没鼻子”。

    而就在两株巨树倒下的同时,雷云竟然还接到了令他十分意外的提示:

    “你消灭了镇国禅寺的精英妖物,妖之迷梦红豆杉(被诅咒)*2,奖励积分1ooo点。”

    而且随着这两株红豆杉的消失,整个镇国禅寺似乎都震动了一下,那两扇朱红色的巨门也是忽然就变成了死灰般的颜色,此时在唐雨柔的技能作用下,雷云众人眼中那红色的狰狞鬼也消失不见,一切的景物都恢复了正常。

    而此时东方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抹鱼肚白,原来已经是到了早上,女王给国师下达交出解药的最后时限,也终于来到。

    早上的太阳虽然光芒不足,但是依然惊醒了一只沉睡的云雀,这个小家伙的窝巢便建在了护国禅寺的一间屋子的屋檐之下,而在整个护国禅寺之中,像这样的鸟窝竟然多达上百个,每天早晨的这个时候,还会有专门的人在院子中的石台上放置清水和谷粒,提供给它们食用。

    小云雀像往常一样,轻松的飞向了石台处,准备第一个享受早餐清甜的露水和新鲜的谷粒,谁知它刚刚飞出几米便感觉到眼前一黑,一条血红色的长舌闪电般射出,瞬间便将他的身体整个包裹住,然后立即收缩,返回到了一个美得十分妖艳的女子口中。

    咔嚓咔嚓的咀嚼声过后,便是满足的叹息声,吃完了云雀的美艳女子还习惯性的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时辰到了吗?”女子充满魅惑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女子的声音中不但充满了磁性和难言的诱惑,身上穿的衣着也是十分的惊人,盘起的头上插满了贵族女子常用的各种饰,身上却只穿着一件薄纱般的肚兜,胸前的雪白饱满和双腿间的神秘若隐若现,一件银白色的披风如同轻纱般随风舞动,将雪白身体的后面所有部位完全展露无遗,整体形象便如同***中的古装女王一般妖艳动人。

    一名身穿白袍的女子闻言恭敬的答道:

    “启禀国师,已经到了。”

    被称为国师的女子此时乃是站在了一个巨大的战车之上,这战车不但大得如同一辆巨型卡车一样惊人,而且造型也十分的威猛,不用依靠任何的动力便凭空漂浮在了半空之中,样子十分的诡异。

    听到白衣女子的回答,国师冷笑了一声,便沉声说道: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白衣女子闻言,便将右手高高举起,一支烟花令箭便射向了天空,很快便炸散成一朵绚丽的花朵,同时猛烈无比的爆炸也出现在了禅寺的围墙处。

    蓄谋已久的爆炸带来了惊人的杀伤力,被炸碎的院墙砖石夹杂着大量紫黑色的液体,喷射向了驻扎在院墙周围的士兵,淬不及防之下,立即便有大量的士兵中招,被那液体沾染在了甲胄和皮肤之上,立即便猛烈的燃烧起来。

    被沾染了的士兵无一例外的全都出了凄惨的嚎叫,同时双眼立即变得赤红,如同狂了一般拔出武器便砍向了身边的战友,严密的包围圈立即变得一团混乱。

    就在这时,上百名白衣女子已经呼喝着从院子中冲了出来,令人吃惊的是,她们奔跑的时候竟然是诡异的四肢着地,同时身体也开始剧烈的膨胀,很快就纷纷化身成面目狰狞的巨大怪兽,冲进了胭脂国那些身材矮小的士兵方阵当中,让本来就已经乱作一团的包围部队变得更加的混乱。

    这些怪兽虽然数量不多,但是身体上仿佛覆盖着一层淡红色的结界,使得士兵们的武器对他们造成的伤害非常有限,而他们的牙齿和爪子却散着死黑色的光芒,一旦被抓到,立即便会令士兵陷入疯狂的不分敌我的攻击状态,一时之间,战场上的形式竟然呈现了一边倒的态势。

    在这些怪兽的身后,一辆飞行在空中的巨大战车也悄无声息的飞了过来,若彤一辆重型卡车般巨大的战车上站满了手持弓箭的白衣女子,大片的箭雨不停的洒向下方的胭脂国士兵,收割走一片片的生命。

    与此同时,一阵极为悠扬的音乐声忽然突兀的响起,乐声优美婉转,宛如在诉说一个美丽的故事,让闻听之人无不感觉到心神放松无比,极为的享受。

    雷云这些仙缘者也不例外,只感觉这音乐初时听着十分的悦耳舒服,渐渐的竟然就有了一种要昏昏欲睡的感觉,很快就连眼皮都睁不开了,而战场上的胭脂国女兵竟然有大半都东倒西歪的直接睡倒在了地上。

    不过奇怪的是那些白衣女子和怪兽们却似乎丝毫不会受到这乐声的影响,反而越战越勇,将那些几乎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女兵一个个杀死。

    就在连雷云都快要入睡之时,一阵摄人心魄的战鼓声突然响起,一下子便将乐声给压了下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