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一落,立即便有几个宫女将层层珠帘拉起,给玄尘让出了一条通道出来,此时玄尘已经隐约感到了有些不对劲,但是却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很快便见到了女王的真面目:

    虽然是坐在床上,那女王的姿态依然非常的优雅,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并没有因为生病而受到影响,反而在这份高贵上凭添了一股女性特有的柔美,绝美的五官和月宫的嫦娥仙子竟有七分相似,只是鼻子却更加的高挺通达,两只丹凤眼中的目光也是深邃柔美,充满了自然的亲和力。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玄尘也是见惯了美女之人,不过还是被这女王的美貌给深深震动了一下,而那女王一见玄尘,美目中立即闪现出惊喜的神色,脱口而出说道:

    “御弟哥哥,你已经取经回来了吗?”

    话一出口,玄尘马上便全明白了,说什么治病什么的,都是南宫飞燕的借口,原来是拿自己给唐三藏当替身来了,正要出言否认,却忽然看到一旁南宫飞燕充满期待的目光,顿时便心中一软,关切的说道:

    “陛下,国家岂可一日无君?陛下要善保龙体才是呀。”

    女王见到玄尘一脸的关切,顿时便两眼一红,苍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酡不正常的潮红,竟然便要立即起身,惊得一旁的南宫飞燕赶紧将她拦住,而她自己也马上剧烈的喘息了几下,又无力的躺了回去。

    虽然没能起身,可是女王却依然用几乎要融化玄尘的眼神紧紧盯着他,看得玄尘一阵心跳加,连忙将脸别到了一旁,而那女王见状却是微微一笑,说道:

    “快拿些点心来,可饿死我了。”

    南宫飞燕闻言立即一喜,连忙说道:

    “快,快弄些白米稀饭和腌黄瓜来,不要弄太油腻的东西。”

    本来南宫飞燕的意思是怕女王身体虚弱,不宜吃油腻的食物,可是那女王闻言却说道:

    “弄些鸡汤里吧,不妨事的,我现在感觉心中十分畅快,想要吃东西。”

    原来这女王的病乃是因思念唐三藏而起,如今见到玄尘这个假唐三藏,病便立即好了一大半,而且心结尽去之下,自然连病灶都消失不见,所以恢复健康其实只是时间问题了。

    果然是心病还须心药医,那女王一口气喝了两碗稀饭,吃了一整条腌黄瓜后,又喝了一大碗鸡汤,还吃了个鸡腿,这才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让人将饭菜撤了下去。

    因为女王吃饭的时候并没有让玄尘退下,所以玄尘只好尴尬的站在一旁看着她吃完饭,才出声说道:

    “陛下,听说你身体抱恙,丞相大人便请我来医治,如今看来陛下的身体应该已无大恙,贫僧这便告辞了。”

    女王闻言却是对玄尘甜甜的一笑,然后忽然示意南宫飞燕等人全部退下,然后坐着床上对玄尘招手说道:

    “御弟哥哥,坐倒我床边来吧。”

    恢复了力气的女王,说起话来的声音如黄莺婉转一般,带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以玄尘早已明悟佛理的定力,竟然都是大感吃不消。

    见到玄尘没有动,女王忽然露齿一笑,轻轻说道:

    “御弟哥哥,你乃是得道的高僧,禅心如海,难道还怕我一个女子吗?”

    此言一出,玄尘立即感到难以招架,便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女王的床边,眼神才一接触到女王那如烈火般炙热的眼神,立即便又是心跳突然加,嘴唇都有些微微干。

    女王见状嘴角微微上扬,忽然伸出玉手,轻轻握住了玄尘的手,然后竟然顺势将头靠在了玄尘的肩膀之上,轻声说道:

    “好哥哥,你要是再不回来,几乎都要见不到我了。”

    玄尘感受着手中柔若无骨的滑腻玉手,嗅着女子身上特有的淡淡处子香气,本来是要说一句“阿弥陀佛”的,谁知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我不是唐三藏。”

    女王闻言立即身躯微微一震,却没有抬头,喃喃的说道:

    “我知道。。。但我再也不想错过,不要再离开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了了。”

    玄尘闻言顿时心中便充满了对这痴情女子的同情,想要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便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刚想要安慰她几句,谁知那女王却忽然抬头,星眸半闭,丹唇微启,就那样吻在了玄尘的唇上。

    一股难以形容的柔软触感立即便从女王那温热的唇上传来,玄尘立即便感觉浑身如同触电般,每个细胞都颤抖了起来,心中那消失已久的男**望瞬间便爆了出来。

    即便以唐三藏的佛法精深,又兼是金蝉长老转世,也险些在这女儿国王手中沦陷,玄尘自然更加的不堪,而且就在他依然还在竭尽全力保持清醒的时候,女王那小巧灵动的舌头竟然又递了过来,在他的唇齿之间试探的游移了一下,想要继续深入。

    玄尘顿时感觉脑子如同爆炸了开来一般,瞬间便失去了理智,一把便抱住了怀中的玉人,不顾一切的痛吻了起来。。。。。。

    雷云团队中的这帮家伙因为没少在西梁女国中沾花惹草,所以在前往胭脂谷的途中竟然一直都有女子前来送行,那深情款款如同生离死别一般的场面,接二连三的不停上演,弄得整个队伍的士气都显得有些低落。

    队伍停停走走了半日,终于在天黑时分才算是出了城,因为吞噬兽的威胁并没有完全解除,那些女子们才没有继续跟出来,而雷云众人也终于能够开始加前进。

    五百里的距离对拥有飞马的雷云来说根本就不叫距离,而除了雷云之外,梅妍还有飞行坐骑凤凰,冯天霸也有一只白色的老虎坐骑,都是度极快,所以众人商议了一下之后,便决定安排七个人先行出,到胭脂谷外扎营,然后由雷云派玄武卫骑着飞马返回来接另外的五人,便能以最快的度到达胭脂谷了。

    半夜时分,先行的七人便到达了胭脂谷外,将玄武卫派了回去之后,雷云便让冯天霸和梅妍陪着自己去谷口处查探情况,留下孟远带着另外三人在谷外扎好营帐,准备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再进入谷中。

    因为之前南宫飞燕的提醒,雷云三人一路行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不停的一边观察环境,一边朝着谷口的地方前进,三五里地的路程足足走了有近一个时辰才终于到达了谷口附近。

    仙缘者的视力非常强悍,基本不会受到光线的影响,而且今夜月明星稀,光线也是极好,再加上雷云还有复眼戒指,所以虽是夜晚,观察地形也是毫不费力。

    被重重群山环抱的胭脂谷在黑夜中显得异常的安静,完全都听不到鸟儿和昆虫的叫声,更不用说各类的野兽,而且在谷口还有一片密实的松林,一股浓的化不开的白雾弥漫其中,显得神秘而危险。

    借助着复眼戒指的强视力,雷云便试探着朝着谷口走去,很快便现那片松林竟然极大,以复眼戒指的视觉距离,竟然都看不到谷内的情形。

    随着三人距离谷口越来越近,空气中便出现了一股淡淡的松香味,然而除此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几人便大胆的朝着谷中继续前进。

    哪知才走了不到百米远的距离,冯天霸和梅妍忽然同时惊叫起来:

    “怎么回事,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雷云闻言立即便是一惊,直接便取出了冷月宝刀,护在了梅妍的身前,然后立即召唤出玄蜂,让他护住冯天霸。

    而此时冯天霸和梅妍两人也没有束手待毙,立即便都吃了解除异常状态的药物,视力也随之恢复,然后连一秒钟都不到,便又失明,顿时便大惊失色。

    奇怪的是,除了看不见东西,却并没有其他的事情生,也没有人来对三人进行攻击,不过三人还是赶紧从林中退了出来,返回了谷外的临时营地。

    三人回来之后,梅妍和冯天霸便在药物冷却时间到达后,又各吃了一颗五龙丹,才恢复了视力,而对于雷云为什么没有失明的原因,三人想了半天,才一致认为原因便是雷云的那个特殊装备----复眼戒指。

    复眼戒指那个所谓改变视觉的装备特效,虽然解释非常的笼统,但却是目前为止,雷云见过的唯一拥有此类效果的装备,而且冯天霸他们也都是从未见过类似的装备。

    不过复眼戒指虽好,却是只能一人使用,三人商量了半天,便决定干脆采取暴力手段,等明日放一把火,将那片松林直接烧掉,然后再进入谷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