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会儿,香气竟然又慢慢转为了甜蜜的果香味,让梅妍有了一种自己正在吃水果的错觉,而且水果的种类还在不停的变化,第一口是苹果,下一口就变成了葡萄,再下一口又是西瓜,感觉十分奇特。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就在梅妍正陶醉之时,一个冰冷的沉重声音却忽然在她耳边响起:

    “你现了激活主线任务关键道具----胭脂国的特产胭脂膏。”

    “本世界中其他激活主线任务关键道具毁灭中。。。。。。”

    “本世界所有仙缘者的主线任务同步中。。。。。。”

    “主线任务二之营救灶君,现在正式开启。”

    “请前往胭脂国主城,营救出被困的天神灶君,待天神灶君获得自由后,取得天神灶君的一根头,任务失败的后果,抹杀。”

    提示一出来,团队频道立即便是一阵骚动,几乎所有的男性仙缘者都是集体骂娘,因为他们此时最保守的都处在一男对四女的状态,正在享受快乐似神仙般的人生,而且这些家伙身体素质强悍,就算一天到晚不休息也是毫无问题的,心中都是巴不得主线任务永远不出现才好。

    而梅妍这边却对提示恍如未闻,还在沉浸在那如梦幻般的香气之中,待到那香气完全飘散之后,她才看清楚那胭脂的样子,乃是如同一团乳白色的炼乳一般,在纯金的胭脂盒中如同果冻般一颤一颤的。

    梅妍伸出手指尖,轻轻的在那胭脂上挖了一小块下来,便顺手涂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竟忽然现自己的手背变得白嫩了许多,和旁边没有涂到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梅妍见状立即瞪大了眼睛,马上又挖了一大块,直接将两只手都完全涂满,然后立即放到眼前观看,顿时便惊喜的差点跳了起来。

    原来涂完了胭脂后,梅妍的双手竟然变得白嫩如十三四岁的少女般秀美,纤细而圆润,不露一点骨骼,而且同时兼具成熟女子的修长,柔美的令人窒息。

    同时从双手之上传来的沁人心脾的阵阵幽香,让人不知不觉的便陶醉其中,欲罢不能,再看看一旁的唐雨柔和苏美华,现两人早就已经用香膏抹完了手脸脖颈,正在十分不雅的撸胳膊挽袖子,看那样子是想要把身上完全都抹遍才罢休。

    这时雷云的声音也从团队频道中传来:

    “妍,在接到任务的地方就近查一下胭脂国的位置,然后马上回来集合。”

    梅妍闻言便和唐雨柔苏美华两人直接便把另外那个小姑娘给围了起来,劈头就问道:

    “胭脂国在哪里?”

    那小姑娘一见三人这气势,早已吓得浑身抖,闻言立即连连摆手说道:

    “什么胭脂国,我不知道呀?”

    梅妍见状便直接拉过那个还在双目紧闭的*****伸手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那妇人脸上痛苦的神色便忽然消失不见,立即便睁开了眼睛。

    原来梅妍刚才听她出言不逊,有心要教训她一下,丢胭脂盒的时候便使出了点穴的功夫,故意让她头痛不止,而现在既然有事情要问她,自然要给她解开穴道了。

    那妇人醒来之后,见到梅妍三人正将她团团围住,顿时便是一惊,这时苏美华忽然伸手一把便用力抓住了她的胳膊,疼的她顿时便高声叫了起来:

    “哎哟哎呦,松手,快松手,疼死我啦,疼死我啦。”

    苏美华闻言却是无动于衷,一边继续用力一边问道:

    “你到底说不说?”

    妇人此时已是痛的接近崩溃,闻言立即说道:

    “我的姑奶奶,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呀?你还什么都没问呢?”

    苏美华闻言“哦”了一声,便说道:

    “对呀,我都忘了我还没问呢。”

    妇人闻言立即说道:

    “求求你了,姑奶奶,你快点问吧,我都要疼死了。”

    一旁的唐雨柔闻言便说道:

    “告诉我们,胭脂国在什么地方?”

    妇人闻言连想都没想,便马上说道:

    “城西五百里有一处山谷,名为胭脂谷,胭脂国便在那谷中,快点松手吧。”

    苏美华闻言微微一笑,便松开了她,然后说道:

    “要是敢骗我们,小心我回来把你的手脚都掰断。”

    说完,三人便丢下了一锭银子,然后急忙返回了驿馆。

    那妇人捡起银子后,便揉着已经青紫的胳膊小声说道:

    “哼,三个瘟神,赶紧去吧,去了就别想回来了。”

    当梅妍三人返回驿馆的时候,已是正午十分,雷云众人因为她们三人迟迟不回来,也没法出,此时正在吃午饭。

    雷云为大家准备的午饭乃是火锅涮羊肉,再配上各种新鲜蔬菜和鱼虾,弄上两瓶从仙缘印记中购买的百年人参美酒,把众人都是吃的满头大汗,将这两日来饱受“损耗”的身体好好的补了补。

    苏美华一见大家正在吃涮羊肉,马上便赶紧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端起碗便开吃,原来她本是北方人,最喜欢吃这一口。

    苏美华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相貌有点像中俄混血儿,平时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想到今日一吃起涮羊肉来,却是十分豪爽,一口酒一口肉的吃个不停,还一直拉着孟远陪她一起喝酒,让孟远感到十分的受宠若惊。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便开始做出前的准备工作,而玄尘因为晚上还要进王宫去给女王治病,雷云便让一个女兵去通知南宫飞燕,几人有急事要去胭脂国,治病之事改日再说。

    谁知还没等众人出,南宫飞燕便急急火火的赶到了驿馆,一见众人要走,便说道:

    “几位侠士,你们可是真的要前往那胭脂国吗?你们可知道,那胭脂谷还有一个别名?”

    雷云几人闻言顿时一愣,都是纷纷摇头,南宫飞燕闻言便说道:

    “那胭脂谷又名**谷,几百年来不论人畜,一旦进去就没有能走出来的,我们从胭脂国购买的胭脂水粉也都是胭脂国中派人送来,根本没人敢去那里的。”

    雷云闻言立即微微皱眉,便说道:

    “既然如此,我看我们也是要小心一点,到了胭脂谷外,要仔细查看一下状况再说。”

    南宫飞燕听说雷云还是要去,忽然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用一种斩钉截铁的口气对众人说道:

    “雷侠士,那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不允许你们冒险前去。”

    雷云闻言想了想,便说道:

    “这样吧,玄尘大师就先不必和我们一同去了,留下给女王陛下治病。”

    南宫飞燕闻言一愣,刚要说话,雷云却一摆手打断了她,然后继续说道:

    “人都是有身不由己的时候的,我们这些人也不例外,如果有选择,谁愿意冒生命危险呢?胭脂国我们是非去不可,丞相大人就不必再多言了。”

    南宫飞燕闻言一呆,想了半天才说道:

    “前些日子取经人师徒路过我们女儿国之时,那孙悟空曾经说过,胭脂谷方向有妖气冲天,还让我们小心呢。”

    雷云闻言点点头,然后说道:

    “多谢丞相大人提醒,我们会加倍小心的,不过丞相大人也不必过分担忧,我们这些人哪天不是在死亡边缘徘徊,要杀我们也没那么容易的。”

    虽然雷云已经答应让玄尘留下给女王治病,那南宫飞燕还是不放心,坚持要留在驿馆看着玄尘,一直等到天黑之后,便立即安排车马,直接带着玄尘进宫去了。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便直接进了皇宫之中,在里面七拐八拐之后,便停在了一处十分幽静的宫殿之前,原来是到了女王陛下的寝宫了。

    女王的寝宫和一般国王的寝宫风格迥异,虽然建筑规模也是大气磅礴,但是里面的装饰和家具却十分秀气,而且颜色的搭配也以红色和粉色为主,充满了女性气息。

    随着南宫飞燕进入了寝宫之后,玄尘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龙涎香的味道,猛然想起之前南宫飞燕曾经说女王病的症状乃是昏昏沉沉的,正好龙涎香主治神昏气闷,也算是对症下药了。

    很快的,玄尘便跟着南宫飞燕来到了一间有着十多层珍珠帘遮挡的卧房之内,隔着这些珠帘,玄尘隐约看到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身穿白色睡裙的女子,应该就是西梁女国的女王。

    来到这里之后,南宫飞燕便示意玄尘稍等,自己则在几个宫女的帮助下掀开珠帘走了进去,俯身在女王耳边说了句什么,那女王竟然“嗯”的一声,用玄尘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真的吗?丞相可不要骗我才行?”

    南宫飞燕闻言只是微笑,示意身旁的宫女将女王扶起坐好,然后便朝玄尘说道:

    “大师,快请进来给陛下诊治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