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尘闻言赶忙把他扶了起来,然后干咳了一声,说道:

    “这个谢嘛就不必了,不过贫僧有句话还是要讲在前面的,当年贫僧离开化生寺外出云游之时,家师空度禅师曾再三嘱咐过,救人之术不可轻施,必须要收黄金为酬,然后再散与贫穷人家,方是我佛门弟子所为。(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松竹闻言一呆,然后马上便“哦”了一声,立即说道:

    “原来是这样,大师不必担心,只要能治好我这几个师兄弟,报酬自然好说。”

    玄尘刚才进来的时候现这帮道士竟然用纯金给三清做塑像,显然十分富有,便有心要赚上一笔,所以闻言后便微笑不语,而是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着那刚刚被治好的道士吃饭,再也不说话了。

    松竹见状马上便召了过来几个道士,然后低声嘱咐了几句,那几个道士便匆匆离去,不多时便抬着一个大木头箱子又返了回来。

    松竹马上当着玄尘的面将箱子一开,立即便是满眼的金光闪闪,原来箱子里竟是一整箱的金锭。

    玄尘一见金锭,立即便站了起来,马上便要伸手去拿,松竹见状却马上又将箱子的盖子一合,然后说道:

    “大师,此物虽然无甚用处,却也是极难获得,现在我观中也仅剩这一箱了,若是给了大师,大师必须将我这些师兄弟完全治好,然后还要给家师疗伤才行。”

    玄尘闻言立即心中暗骂这个家伙吝啬,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舍命不舍财,便将脸一板,冷冷的说道:

    “我也是遵师命而为,不然我一个出家人要黄金何用,还请道兄多取些黄金来,贫僧拿去济世救人,也是道兄的功德。”

    松竹闻言立即瞪大了眼睛,马上说道:

    “大师你不是在说笑吧?你可知道,我们这地方根本就不产黄金,这金锭乃是家师的义兄----平天大圣牛魔王尊者所赠,专门用于打造三清祖师像用的,现在也仅剩下这么多了,再多可是没有了。”

    玄尘看松竹的样子不似说谎,便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

    “那好吧,这些金锭我暂且收下,不过你们今后要多行布施之事,以弥补今日之亏欠。”

    松竹闻言暗自松了口气,然后马上说道:

    “大师的吩咐,我一定禀明家师,请大师马上动手治病吧。”

    玄尘闻言便朝孟远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便将那箱金锭直接收进了空间之中,数了数现竟然足足折合有十二个金锭之多,算是小赚了一笔。

    玄尘得了金锭,自然不会偷懒,便开始对道士们进行一一治疗,因为技能恢复至少需要间隔五分钟的时间,所以治疗度也要适当放缓,因此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这些道士才被全部治好,一个个又都变得生龙活虎了。

    治好了这些道士之后,松竹便带着玄尘和孟远还有一众师兄弟一起来到了聚仙庵的后院,进入了一间装饰的十分华丽的卧房之中。

    卧房的床上是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正趴在床边不停的咳嗽着,大口大口的黑血不停的从他口中喷涌而出,样子十分吓人,在他的身旁,四个小道童正在忙碌的给他端水捶背。

    松竹几人一见这情景,赶忙一起上前,先是熟练的清理了中年男子吐出来的黑色鲜血,然后便马上拖地板撒香粉,很快便将地上弄得一尘不染。

    中年男子咳出了许多黑血后,便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便在道童们的搀扶下重新躺回了床上,有气无力的喘息着,双目茫然的盯着屋顶之上,一副疲惫无比的样子。

    玄尘见状立即便对这男子动了精神力探测,很快便得到了他的信息:

    如意真君,剧情强者,当前状态:濒死,气血:5/5oooo,属性未知,技能未知。

    得到信息后的玄尘立即便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强行忍住了要马上出手击杀这如意真君的冲动,然后将一个豆斋果给如意真君塞到了嘴里,便动了技能救死扶伤。

    治疗效果立竿见影,玄尘马上便现如意真君的气血值立即便大幅攀升,很快便恢复了八成左右,但是床上的如意真君却依然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而且状态依然是濒死。

    就在玄尘正纳闷之际,如意真君那本来已经攀升的气血却又忽然快的回落,很快便又变成了可怜的5点。

    玄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歪着头想了半天,只好不甘心的又取出了一个五龙丹给如意真君吃了下去,然后再次动了技能救死扶伤,谁知这次还是和刚才一样,如意真君的气血很快又跌落回了5点。

    玄尘见状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心痛无比的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一颗千年保心丹,给如意真君吃了下去。

    千年保心丹不愧乃是仙缘者所能获得的最强大的恢复药品,如意真君吃下之后,气血值立即便大幅攀升,而且脸色也渐渐红润,眼中的神采迅的恢复,很快便坐了起来,动作也十分有力,完全不像是病人的样子。

    松竹见状,立即坐到了如意真君的床边,小心的问道:

    “师尊,感觉好些了没有?”

    如意真君此时已是神采奕奕,闻言便微微点头,然后说道:

    “最后吃的这颗药神奇无比,我感觉我的伤已经好了一半了,要是再吃上一颗,应该便能痊愈了。”

    松竹闻言立即大喜过望,马上便对玄尘深深一拜,然后说道:

    “还请大师再赐药一颗,将家师的伤彻底治好吧。”

    玄尘此时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一般,不过他却知道如意真君并没有撒谎,因为他清楚的看到如意真君的气血值真的只有一半,而且状态也还是重伤,算是比濒死好一点,严格的来说,即便是再来一颗千年保心丹,也只能是到达轻伤的状态,不能算是完全治愈。

    但是千年保心丹的价格乃是一万点积分呀,玄尘刚才得的银锭也不过才价值两万四千积分而已,要是再耗费掉一颗千年保心丹,再加上之前的那些药品,这趟就等于是白玩了,玄尘的心里怎么会好过呢?

    想了半天,玄尘终于还是长叹一声,又给如意真君服下了一颗千年保心丹,终于是将他的伤势彻底治好了。

    如意真君伤势复原之后,立即便当着众人的面下床走了一圈,然后忽然哈哈一笑,一把拉住了玄尘的手说道:

    “大师的灵药真是神奇无比,没想到我如意真君这次差点命丧佛门弟子之手,竟然又是为佛门弟子所救,真是因果循环,天机难测呀。”

    一旁的一众弟子见状,立即便都一起跪下,齐声说道:

    “恭喜师尊痊愈。”

    如意真君闻言立即哈哈一笑,说道:

    “都起来吧,这次咱们虽然被那孙悟空打败,但是你们的表现都非常好,因为你们的团结和忠诚,现在咱们已经是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了,为师十分欣慰,你们都是好样的。”

    顿了顿又说道:

    “松竹,你这次的表现非常出色,将受伤的师兄弟和为师照顾的非常好,又请来了这么好的医生,应该记头功,为师心中自然有数。”

    松竹闻言立即微一躬身,淡淡的说道:

    “弟子不过是尽了本分而已,师尊过奖了。”

    如意真君闻言点点头,说道:

    “好,很好,有功而又不居功自傲,果然是孺子可教,了不起。”

    玄尘被如意真君无端拉着手,又听他说了半天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废话,心中已是有些不悦,便干咳了一声,将手缩了回来,说道:

    “这个。。。真君,既然你的伤已经全好了,那贫僧也要告辞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如意真君闻言马上说道:

    “告辞干什么?我还没有谢过大师活命之恩呢,您怎们能走呢,大师但有需要,都可以直接提出,只要是在下能力范围之内,必定赴汤蹈火也要做到。”

    一旁的松竹闻言马上说道:

    “启禀师尊,适才弟子们已经给了大师一箱金锭作为诊金了,虽然有些不够,但是大师说只要咱们多做布施即可抵消诊金。”

    松竹这话明显是在提醒如意真君,可是他却一摆手,说道:

    “为师的性命难道就只值那一箱金锭吗?不必多言。”

    玄尘闻言想了想,便说道:

    “真君,我看你这松林中种植了许多的草药,在下颇通炼药之术,不如你让弟子摘些草药与我,我炼制一些金疮药与你留下,日后再遇到今日之事,也好使用。”

    如意真君闻言立即眼前一亮,马上说道:

    “草药,贫道这里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呀,而且贫道对制药一道也是颇有研究,正好可以和大师学习学习,只是这样一来,贫道不是又欠了大师一个人情了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