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专家们先是指挥民夫在距离河边五六米的地方挖出深沟,然后用巨石和十多米长的整根圆木打下地基,再以糯米汁浇灌加固,形成河堤的根基,之后再层层覆盖黄土浇筑糯米汁,直到高出水面至少十米时方才停止。?八?一中文?网 ? W㈠W?W.81ZW.COM

    修好后的河堤之上还要种上一排柳树,然后再修出一条宽敞结实的驿道才算最后完成,这样修成的河堤乃是当时最高等级的河堤,就算百年难遇的洪水也是无法冲毁。

    当然这样的河堤修起来也是非常费事,雷云甚至为了栽种柳树的事情将传送之眼的两个传送点分别设置在了这里和大唐帝国的官方柳树种植基地,专门负责运送柳树过来。

    如此修法工程进度必然十分的缓慢,但是因为雷云舍得花银子,附近的灾民都纷纷前来应征成为民夫,所以民夫的数量也是每天都在大量的增加,仅仅十天的功夫就突破了十万人。

    即便是以修河堤这样浩大的工程,也还是因此出现了人手过多的情况,以至于后来不得不安排这些人在附近建设砖厂,烧制方砖,将驿道直接修成方砖路,但是这么多的人来应征,也间接的说明了青州府的赈灾工作做得是如何糟糕了。

    随着民夫数量的不断膨胀,雷云也开始在对岸启动了修建工作,两岸齐头并进,整齐而坚固无比的河堤每天都以上百米的度沿着河岸增加着。

    在忙碌了整整两个月后,朝廷的钱粮终于算是运到了,而此时雷云这边的修堤工程也已经变得十分的浩大,相继建设了伐木场、砖窑、采石场等十多个大型物料加工点,囤积的修堤原材料也是堆积如山。

    朝廷的物资一到,雷云便立即任命李全中为此地的修堤总指挥,全权负责修堤工作,他自己则带着众人和其他几个专家继续前往下一处决堤口。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下一个决堤口的修建便显得容易的多,而且因为李全中那边的工作已经都走上了正轨,还给雷云这边派来了不少熟练工,协助雷云这边的修堤工程,而且因为有了朝廷无限粮食的支持,雷云更是直接将自己的那些巨人也都征召了过来,接着这个机会最大限度的增加巨人族的粮食储备。

    为了避免授人以柄,雷云给的粮食乃是按人头计算,所以巨人族也是倾巢而出,连女人和小孩都一齐上阵,虽然不像男子那样帮助极大,但是在他们巨大的身高和无穷蛮力的支持下,许多人类无法完成的工作却也都是迎刃而解,将修堤的进度提升了不少。

    就这样,经过四个多月的艰苦努力,青州境内全部五个决堤口的修堤工程全部启动,总共征民夫五十多万人,几乎将整个青州的灾民全部变成了修堤工程大军。

    要知道,这些水利专家不但擅长修建水利设施,更加都是农业方面的专家,因此在安排这些灾民修堤的同时,也没忘记将附近的荒地开垦成农田,让灾民们就地种植庄稼,为今后开始新生活做准备。

    同时因为雷云设定的高工资,所有的灾民包括小孩子都已经拿到了数十两银子的“工钱”,合到每家每户都有上百两之多,也为灾民今后的生活安定打下了坚实的财富基础,使得这些灾民非常快的弥补了洪水造成的财产损失。

    虽然此时已经过了雷云几人进入任务世界的间隔时间了,但是很奇怪的,雷云他们迟迟都没能接到任务提示,便干脆将做任务的事情暂时搁置,全力安排这边的修堤事宜。

    谁知这一耽搁便耽搁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到了第二年田地中的小麦成熟的时候,青州的修堤工程也终于仅剩下一些收尾工程,完工指日可待。

    因为都是司农司的几个专家在这里主持工作,所以此时在河堤的沿途,早已经开垦出了无数的良田,放眼望去,绿油油的麦苗如同海洋一般无边无际,利用修堤物料建起来的新村庄道路宽敞、房屋美观,一派丰衣足食的繁荣气象。

    为了确保百姓们的正常生活,雷云还请旨朝廷,将这些新开垦的良田无偿分给参与修堤的灾民,再加上免费建设的房屋,灾民们很快便拥有了开始新生活的基础,早就没有了返回原来家园的心思,纷纷就地定居了下来。

    当然了,最耀眼的成绩还是河堤本身,雷云他们这次的修筑的河堤彻底解决了青州府的水患问题,让黄河青州段流域在今后三百年的漫长岁月里,从未生过水患问题。

    如此的成绩,让几个司农司的专家都感到了无比的骄傲,这几个家伙一身的学识在这次修堤赈灾的工作中得到了近乎完美的挥,让他们在生命中剩余的时光里,还经常回忆起这段辉煌的人生经历。

    不过这次工程也有不足的地方,那就是消耗的人力物力实在是过于巨大,即便以大唐帝国的富有,短期内也无力再进行一次这样的工程了。

    不过雷云这次的做法,也算了开了赈灾加修河堤同时进行的经典先例,使得大唐在今后的赈灾工作中,几乎都同时安排了大型的农业工程建设,既能赈灾又能兴修水利开垦农田,还能提高灾民的收入,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可谓一举三得。

    其实河堤修到这个时候,雷云的作用便已经不大了,各个地方都是这些专家在主持全面工作,他们为官多年,不但专业知识丰富,管理事务也都是一把好手,所以一应事务都是安排的井然有序。

    不过雷云也不能直接就跑开,毕竟他才是钦差,所以便干脆带着舞天姬他们在青州府这里四处游山玩水,品尝当地的各种美食,享受这难得的假期。

    舞天姬和楚恋依两女这次跟着雷云出来,又是参与了赈灾修河堤,又没耽误游山玩水,跟着雷云到处“逛吃”,都感觉日子过得十分充实,心情都是大好。

    在这青州府转了数日之后,雷云几人便现除了沿河几个州县受灾比较严重以外,其他的地方的民生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尤其是在雷云将几乎全部的灾民都妥善安置了之后,更加是毫无受灾的丝毫迹象。

    青州地区因为地处黄河流域,水运原本就十分达,因此雷云众人没费什么劲便租了一条四层高的豪华楼船,然后利用孟远操纵天气的技能,人为制造出大风,沿着河逆流而上,一边游览风景一边探查水患的源头。

    这一日,船行到了一处群山环绕如同天然水库一般的地带后,忽然闻到一股极其诱人的烤肉香气从岸边飘了过来,引得众人纷纷走上船头向岸边张望,却现原来在河岸边上竟然出现了一间邻水而建的酒家,一阵阵烧烤的青烟带着浓郁的香气四处飘散。

    停船登岸进了酒家后,几人才现这间酒家的生意极为红火,虽然离正午的饭点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大堂里早已是人声鼎沸,食客如云了。

    走进里面之后便见到满屋子的人都在端着碗,西里呼噜的埋头喝着粥,一股浓郁的鲜香之气充斥在了整个大堂之中。

    找了一张临窗的大桌坐下之后,还没等几人说话,一个手脚麻利的大婶便提着一个大桶走了过来,直接给每人都盛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白粥上来。

    紧接着,不等雷云几人点菜便匆匆而去,雷云正诧异时,却忽然看见其他几人都已经拿起了勺子,淅沥呼噜的喝起了那碗白粥,边喝边不住点头,表情十分陶醉。

    雷云见状也赶紧端起碗喝了一大口,顿时便觉这白粥浓稠中带着些许弹牙的小颗粒,轻轻一咬,满口鲜香,却原来是炸的酥酥的鱼子混在了白粥之中,拿起勺子轻轻一搅,还能看到藏在白粥中那嫩绿的葱花和切得薄薄的鱼片,十分的有料。

    这时,一个肥胖的壮汉围着一条油腻无比的围裙来到了几人桌前,劈头就问道:

    “几斤肉几斤酒?”

    说完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一身和尚打扮的玄尘,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鄙夷,一旁的梅妍见状立即柳眉倒竖,直接取出一大锭银子就砸到了那壮汉的脸上,说道:

    “看什么看,好酒好菜赶紧都上来。”

    壮汉只觉眼前金光一闪,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是银子的面子却是不能不给,马上就跑下去安排,不大会儿的功夫便端了一小盆炭火和一大盘烤好的肉串上来。

    那肉串堆在铁制的盘子上,竟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早已撒上了辣椒粉和孜然粉和一些不知名字的香料,在油脂的衬托下显得色彩极为丰富,卖相极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