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去的路上,梅妍看着雷云似笑非笑的说道:

    “一会儿回到云栈洞,晚上你可还有一场大战呢,你现在还行不行呀?”

    雷云闻言撇了撇嘴,说道:

    “不行也得行呀,大不了就吃个千年保心丹,离开了这么久,总不能冷落了她们两个。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梅妍闻言不禁愕然,好半天才说道:

    “真是亏你想的出来,不过也只有你能有这样赚积分的度,才能如此浪费,换做是之前的我,那是想也不敢想的。”

    说完,忽然用双臂揽住了雷云结实的臂膊,然后将头靠在了雷云的肩膀上,有些感慨的说道:

    “跟你在一起真好,我现在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安全感了。”

    雷云闻言一愣,然后便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柔声说道:

    “忘记以前的一切吧,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你知道吗,之前玄尘曾经现过黑手联盟的踪迹,我都没敢告诉你。”

    梅妍一听“黑手”两个字,立即便是浑身一颤,脸上马上便露出了悲愤无比的神色,高声说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怕我害怕吗?我早晚要杀光那些畜生,给姐妹们报仇。”

    雷云闻言赶紧拉住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傻瓜,你记住,如果我要杀黑手,根本不需要你动手,只是之前他们跑得太快了,我和玄尘没能追踪到他们,所以才让他们跑了。”

    梅妍闻言愣愣的看了看雷云,忽然说道: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一定会以为他在说大话骗我,但是你这么说,我却深信不疑,因为你这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永远都深不可测,和你在一起后,我就现,虽然咱们团队的人不多,但是不管到了什么地方,你都会迅占据那里最大的势,即便其他仙缘者团队的人比我们多许多倍,也对我们无可奈何,许多时候还要看我们的脸色行事,因此每次任务世界咱们几乎都好像轻描淡写就完成了任务,其实都是因为你早已牢牢的掌握了一切,就像兵书上说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说完,忽然又莞尔一笑,说道:

    “那我以后干脆什么都不想了,把一切都交给你,我就开开心心的把你照顾好,做个幸福的小女人。”

    雷云本来还以为梅妍还会执着黑手联盟的事情,不想她如此聪慧,竟然能拿得起放得下,顿时心中的担心便完全消失,同时也在心中暗自誓,一定要将黑手联盟连根除掉,将梅妍的心结彻底解开。

    此时刚刚回到专属房间的穆雷忽然无缘无故的打了个喷嚏,将身下正在吞吐穆雷重要部位的美人吓了一大跳,而且也让已经十分烦躁的穆雷更加的郁闷,顿时便有些扫兴的将美女打走,然后皱着眉头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这次任务世界,因为路径选择错误,整个任务前期黑手联盟几乎没能得到任何收益,好不容易到了女娲神迹入口那里,却又遇到了暴龙那帮变态,被挡在了入口之外,然后又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大群变态的锯齿兽,将入口彻底封锁。

    虽然他们也做了最后的努力,想要取巧进入女娲神迹,可是却被那几个金甲武士给识破,最后不但没能进入,还折损掉了团队中最好的四个刺客型仙缘者,气的穆雷想要骂娘。

    虽然离开神迹之后,黑手终于抓住机会,探索了一个未知的洞穴,赚了不到五万的积分,但是相对于团队的损失,也是等于赔惨了。

    这次任务世界的全面失利,再加上上次任务世界差点被人围剿,让穆雷在团队中的威望直线下降,现在除了他最信任的老鬼和疯子,其他兄弟都已经对他有些不满了,费尽心血建立的黑手联盟似乎忽然就走到了风雨飘摇的地步,让穆雷如何能不心烦。

    一口喝光了杯中的烈酒,穆雷暗暗决定,下一次任务世界,无论多危险,一定要干一票大的,彻底扭转现在的危险局面,重振黑手联盟往日的声威。

    一回到云栈洞,梅妍就马上去找上官彩云,让她帮忙找打磨钻石的工匠,帮她把这回得的钻石全都打磨出来,这样一来,雷云就被晾在了一边,便溜达着想去看看舞天姬,却被侍女告知,舞天姬此时正在指导新招募来的女孩子练习舞蹈,地点在云栈洞新开辟出来的练功房那边。

    原来,在雷云离开的这些日子,霓裳飞天的展一直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为了确保新人能够得到最好的训练,舞天姬为她们选的老师都是霓裳飞天最棒的精英,其中就包括舞天姬本人。

    当雷云来到练功房这边时,远远地就看到了身穿一身纯白色练功服的舞天姬,此刻她正在给女孩子们示范舞蹈动作,一边跳一边讲解,非常的认真投入。

    雷云见状便在原地安静的一站,一边观看舞天姬给女孩子们授课,一边观察起这位堪称当世最优秀的舞者来。

    穿上了紧身练功服的舞天姬,更加显得身材修长窈窕,行动之间自有一股从骨子里散出来的柔美气质,再配上她那专注的神情和认真的讲解,连雷云这个旁听者都感觉整个人完全被吸引了过去,便也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

    就在雷云正陶醉的时候,女孩子们忽然一齐向舞天姬鞠了个躬,然后便解散了,原来不知不觉间,授课已经结束了。

    女孩子们离开的同时,雷云也走向了舞天姬的身边,而此时的舞天姬还没现雷云的到来,正在用一条洁白的毛巾擦着额头和脖颈的汗水,显然这一堂课教下来,也是十分辛苦。

    随着雷云越走越近,舞天姬忽然便有所感应,立即猛地回头一看,却看见雷云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微笑着看着她,眼里满是浓浓的柔情。

    舞天姬那双美丽的眸子立即便迸出了难以描述的光彩,然后欢呼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扑到了雷云的怀中,双臂紧紧的勾着雷云的脖颈,任由自己无限美好的身体和雷云零距离接触着。

    舞天姬完美而充满惊人弹性的身体让雷云立即便感到有些吃不消,而他的身体也非常“忠实”的产生了原始的反应。

    和雷云贴身拥抱的舞天姬立即便有了感应,马上便羞红了脸,不过却并没有推开雷云,反而是轻咬嘴唇,大胆的一边和雷云对视,一边轻轻的扭动着身体,眼神中充满了渴望的神情。

    如此场面,雷云如何还能把持得住,马上便将舞天姬拦腰抱起,也顾不得回房了,直接来到练功房旁边放杂物的储物间里,便迫不及待的缠绵起来。

    一个时辰后,当两人从储物间出来的时候,舞天姬已经是钗横鬓乱,一双美丽的凤目里仿佛能滴出水来,神情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柔媚慵懒之态,美得让人惊心动魄。

    两人来到楚恋依的卧房后,现楚恋依还没有回来,雷云便要带着舞天姬一起去山谷中去寻楚恋依,不过舞天姬却借口要洗澡推辞了,让雷云一个人去见楚恋依。

    雷云马上便意识到舞天姬是想给自己和楚恋依单独相处的机会,便不再坚持,一个人去山谷中寻楚恋依去了。

    一路走到玄蜂蜂巢所在的大树洞处,雷云便隐隐感觉到山谷中的环境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那里不同,直到来到玄蜂蜂巢旁,雷云见到树洞处原来覆盖的丝网已经撤了下去后,才猛然醒悟到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这里的鸟儿已经全都不见了。

    作为昆虫的一种,玄蜂虽然身形比一般蜜蜂大了许多,但是依然要被鸟儿这种天敌克制,而这山谷中因为人迹罕至,生活着的鸟儿何止上万?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楚恋依要给玄蜂巢加装防护网的原因所在。

    但是楚恋依是根本不会满足于单纯的防护网保护的,她要的是玄蜂群的绝对安全,原因只有一个:这些玄蜂对雷云很重要。

    楚恋依为了雷云乃是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她对雷云的爱已经深到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推测,所以她的行为也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尤其是当他为雷云做事情的时候,更是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雷云进入任务世界之后,楚恋依便马上召集了好几百个猎户来,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将山谷中的所有鸟儿全部清理,同时将爱吃蜂蜜的黑熊、猴子甚至蚂蚁都全部清除干净。

    同时为了避免因为鸟儿的缺少而引起的害虫泛滥,楚恋依还长期雇佣了一批经验丰富的山民,专门在山谷中负责除虫工作,每人每天都要上交五斤虫子才能算完成工作,当然了,楚恋依给的报酬也是非常的客观,高达每人每天一两银子,山民们在这里干上一年,至少能坐吃山空十几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