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商人听到陶永然这么一报价,马上便都抢着要和陶永然交易,原来自从瑞兽群出现,不止俱芦城,整个冰原的商路都已经阻断多日,很久都没有货物运来了,这里的商人已经在这里等了多日,现在简直都已经是望眼欲穿,都恨不得马上运了货物,赶紧回家。??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陶永然见状大喜,马上便选了一个胖胖的汉子说道:

    “你先来,要多少东西马上说,现银行价加一成,易货的话还要再加一成。”

    那胖子闻言马上说道:

    “五千斤肉干,那个牛皮也来一百张,银子在船上,你的货不够,其他货在哪?”

    陶永然闻言哈哈一笑,说道:

    “问得好,货有的是。”

    说完立即朝雷云一使眼色,雷云马上便从食匣中取出了至少五千斤的肉干和一百张牛皮,一眨眼的功夫便整齐的码放在了码头之上。

    众人一见雷云这一手,立即便都惊呆了,马上都焦急的拉着陶永然要和他交易,那胖子却生怕有人来抢他的货物,赶紧招呼伙计给雷云拿银子,顺便搬运货物上船。

    交易十分的顺利,很快雷云便拿到了银子,并且仅仅是这一笔交易,雷云便直接进账二十五个银锭,即便不摆摊也能兑换五千点积分,算是狠狠赚了一笔。

    而在另外一边,陶永然很快又卖出了好几笔大宗货物,都是现银,雷云又赶紧过去拿货收银子,很快便如同赶场一般,忙的不可开交。

    就这样忙活了整整一个上午后,两人便将货物卖掉了一半,彪悍的进账26o个银锭,把陶永然美得,连嘴都合不上了。

    而雷云却是有些神不守舍一般,一直都在观察这些买货物的商人,眉头紧锁,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

    就在这时,一个衣着华丽的老者忽然走到了陶永然的面前,微一抱拳说道:

    “这位小哥,在下舒成太,乃是盛安城来的商人,这边有礼了。”

    陶永然闻言马上有些吃惊的打量了一下老者,说道:

    “盛安。。。舒。。。阁下,难道就是盛安富舒老爷子?”

    雷云本来还在忙着往码头上码放肉干和牛皮,一听见“富”两个字,立即便是眼前一亮,马上便停了下来,不动声色的站到了陶永然身旁,上下打量起这个舒成太来。

    老者闻言哑然失笑,说道:

    “富不敢当,不过是有些生意罢了,”

    陶永然闻言立即面容一整,说道:

    “舒老爷子做生意一诺千金,乃是我等经商之人的楷模,更兼乐善好施,在盛安开办了规模庞大的孤儿院和敬老所,做了无数的善事,实在令人敬佩。”

    舒成太闻言立即摆了摆手,说道:

    “这位老弟过奖了,现在已是午饭时分,我见你二人忙活了半天,不知可否赏脸到我船上吃个便饭。”

    陶永然现在卖货卖的正忙得不可开交,闻言便想要借故推辞,雷云却马上接过话说道:

    “多谢舒老爷子美意,那咱们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雷云这么一说,陶永然立即便是一愣,很快便也感到有些饿了,看看天色才现原来已经都过了晌午了,因此便不再多言,随着舒成太来到了一条不大但却十分精美的小船之上。

    一上船,舒成太便马上命人备饭,很快的,一桌简单的酒席便摆在了三人的面前,此时雷云两人也是都饿了,便老实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舒成太见两人吃的十分香甜,也是十分高兴,一个劲的给两人夹菜倒酒,直到两人都打着饱嗝开始喝汤的时候,才忽然说道:

    “两位老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和老夫做笔生意呀?”

    雷云闻言眉毛一挑,直接将正要说话的陶永然拦住,微笑着说道:

    “咱们兄弟出门来就是做生意的,怎么会没有兴趣呢。”

    舒成太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好,实不相瞒,在下听说近日冰原这边的几个城市被兽群阻断了商路,便准备了一批布匹茶叶食盐之类的日用品,想要运过去卖掉,如今货船就停在江心那里。”

    雷云闻言眼前一亮,马上说道:

    “舒老爷子,不知道您说的这一批是有多少呢?”

    舒成太闻言轻描淡写的说道:

    “也没多少,布十万匹,茶盐各十万斤。”

    陶永然闻言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

    “这么多?足够冰原这几个城市用上一整年的了。”

    雷云闻言“唰”的一下便站了起来,满脸都是难以掩饰的兴奋表情,他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便是要寻找舒成太这样的大商人,来完成他的计划,如今终于如愿,顿时便有些失态。

    雷云站起来后,立即便现了自己的失态,便赶紧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才尽量平静的说道:

    “不知舒老爷子这些货物想要卖多少钱呢?”

    舒成太闻言哈哈一笑,说道:

    “我不要银子,只要兽皮和肉干。”

    陶永然闻言马上说道:

    “那不是要整个冰原一年的产量,谁会有那么多货?”

    舒成太闻言微笑不语,只是捻着胡须看向了雷云,雷云闻言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激动,颤着声音说道:

    “成交,不过我要先将茶和盐拿走,兽皮和肉干我会分批运来这里给你,时间你来定,而且我还要更多的日用品,所有冰原上用的日用品我都要,有多少要多少。”

    舒成太闻言立即目露赞赏之色,朗声说道:

    “好,我会很快给你运来,至于用来这批货的兽皮和肉干,每月十万斤肉干,两千张兽皮,一共十二个月付清,怎么样?”

    雷云闻言立即用探询的眼神看向了陶永然,后者立即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算盘,低着头拨弄了半天,然后对雷云说道:

    “按现在的行情算,非常合理。”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很好,等咱们垄断了生意后,那就是暴利了。”

    然后马上又对舒成太说道:

    “谢谢你,舒老爷子,我希望咱们能一直愉快的合作下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舒成太闻言也是满脸笑容的说道:

    “好,果然是后生可畏,我相信,咱们一定会合作的非常愉快。”

    从舒成太的货船上拿走了盐和茶后,雷云便将剩下的肉干兽皮直接留在了舒成太的货船上,然后便和陶永然立即启程,返回了俱芦城。

    一回到俱芦城,雷云立即便把所有人联同陶永然一起召集了起来,然后说道:

    “我的计划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了,现在咱们马上要分头行动,所有的环节都必须万无一失,所以我现在要求你们要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而且必须做好。”

    说完,便将之前卖货赚到的银锭一股脑全都取了出来,然后对陶永然说道:

    “陶兄,你现在马上带着银子,去城中位置最好的商铺去,不管用多少钱,都要将它买下来,因为从今天开始,俱芦城陶永然商行便正式成立了。”

    陶永然闻听雷云竟然用他的名字来命名商行,顿时便有些激动,马上说道:

    “我现在马上去,不过用不了这么多银子的,你就放心吧。”

    说完便拿了一半左右的银锭,急急忙忙的去了。

    雷云马上又对玄尘他们三人说道:

    “现在你们三人分头出,马上去冰原上的其他大城市,用现有的盐茶和银锭盘下最好的商铺,然后将城中所有的肉干和兽皮全部给我收购光,记住,有多少收多少,银子不够就用货物换,咱们手中的货物应该足够,我会从食匣中一直往团队空间里放,你们只管拿便是。”

    雷云说完后,三人都是有些迷茫的看了看他,然后梅妍便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能不能和我们说清楚,我们三个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事情嘛。”

    雷云闻言一愣,想了想后马上说道: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这就把计划说给你们听,我之所以让你们收购肉干和兽皮一是为了垄断这门生意,而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要用这种方式逼迫这里的猎人们出城去打猎。”

    孟远闻言点点头,说道:

    “我有些懂了,咱们一直这样买,一旦他们手中没有存货了,便只能出去打猎,不然生活就会出问题,是不是这样?”

    雷云闻言立即说道:

    “没错,就是这样,现在他们手中的肉干和兽皮因为商道被阻断,无法卖掉,所以存货很多,再加上外面的东西运不进来,他们无法交换其他生活用品,也就失去了继续打猎的动力,我就是要将他们的动力给找回来。”

    梅妍闻言有些疑惑的说道:

    “让他们找回打猎的动力,和我们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吗?咱们要杀的可是古代瑞兽,那些家伙猎户们都不愿意杀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