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闻言认真的说道:

    “三百多张雪地长毛牛的皮,四百张熊皮,还有几百张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还有各种新鲜的肉干大概十几万斤吧。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陶永然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马上便问道:

    “这么多东西,在什么地方?”

    雷云闻言微微一笑,然后忽然一翻手,便取出了一张雪地长毛牛的皮,然后又一翻手,那牛皮便又消失不见,看得陶永然立即便有些目瞪口呆,雷云却笑呵呵的说道:

    “陶兄,小弟曾经偶然习得一些法术,最能搬运食物之类的东西,因此刚才说的那些东西都带在身上呢。”

    陶永然闻言脸色数变,半天才说道:

    “雷兄,你所说的这些东西乃是一笔巨款,我可以帮你卖掉,但是我不能要你那么多的银子。”

    说完忽然又看了看炕上玩耍的孩子和自己的女人,现女人的眼里已经尽是期待的眼神,便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

    “这样吧,雷兄,我帮你卖货,事成之后,你得的银子分我十分之一,如何?”

    雷云闻言哈哈一笑,说道:

    “陶兄,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银子分你一半,我这个人讲话,牙齿当金使,从不反悔的。”

    雷云说完,陶永然倒是还没什么,他的女人却显得十分的高兴,赶紧给雷云又是倒酒又是夹菜的忙活了起来,显得十分殷勤。

    雷云见状也是微微一笑----女人嘛,都一样,当然都希望过上衣食无忧的安稳日子,更何况还有三个孩子要养,再说这陶永然也确实太穷了些,生活也该改善一下了,而且孩子还生着病,他的女人自然会心烦。

    雷云想到这里便又说道:

    “陶兄,你刚才说令公子生了病,现在治好了没有?”

    陶永然闻言尚未说话,他的女人却忽然两眼一红,马上抢着说道:

    “还没有呢,之前吃药本来有些好转,但是因为银子用完了,现在连药都停了好多天了,雷公子,你会法术,请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雷云纯属骗子,哪里会治病呀,不过是凭着自己那些神奇的药物到处冒充神医,当然了,他的药物还是货真价实的,一颗五龙丹下肚后,陶永然的儿子便立即闹肚子疼,结果竟然一口气屙出了好几百条红头虫子来。

    陶永然和他女人见状都吓了一大跳,却现孩子屙出了虫子后,精神忽然好了许多,还吵着要吃饭。

    一口气吃了两个大玉米饼,吃了一碗肉后,孩子很快便香甜的睡着了,而陶永然的女人则欢喜的对雷云说道:

    “雷公子,你可真是神医呀,阿宝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吃饭了,你这简直就是救了他一命呀。”

    雷云听她叫自己“神医”,立即在心中暗爽了半天,然后装模作样的说道: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嫂子不必放在心上。”

    这功夫陶永然也有些坐不住了,干脆直接坐到了雷云的身旁,一个劲的给雷云倒酒夹菜,雷云见火候差不多了,便问道:

    “陶兄,适才那些兽群是怎么回事?这些家伙在城外,会不会影响你们做生意呢?”

    陶永然闻言立即面露愤怒之色,恨声说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一个多月前,这些家伙便忽然凭空出现,数量多的吓人,你别看咱们在城里挺安全的,可要是在城外遇上他们,那是必死无疑的,现在咱们俱芦城和外界的商道已经几乎完全隔断,我们的生意都快没法做了。”

    顿了顿又说道:

    “最可恶的是,这些家伙虽然能够被杀死,但是尸体却会无端消失,杀掉它们什么也得不到,刚开始的时候,许多猎手还联合起来出去猎杀它们,后来现连弓箭钱都赚不回来,现在连猎手都不愿意出城去了,只有我们这些生意人,为了生活才会铤而走险。”

    雷云闻言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骂这三界悬赏令任务过于无耻,竟然还给他设下这样夸张的障碍,又仔细想了半天,才说道:

    “那这些家伙一般多久会进攻咱们俱芦城一次呢?”

    陶永然闻言说道:

    “大概一天就得一次吧,不过时间确实不好说,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里,不一定。”

    雷云闻言又问道:

    “陶兄,这些古代瑞兽影响如此之大,难道俱芦城里就没有管事的人想想办法吗?”

    陶永然闻言立即说道:

    “怎么没人管,族长已经多次组织猎户们出去猎杀了,只是杀这东西什么都得不到,白白浪费弓箭,所以响应的人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没组织过猎杀了。”

    雷云闻言点点头,然后便从怀中取出两个银锭,塞给陶永然的女人说道:

    “大嫂,明日我便和陶兄出去卖货,不过我这些兄弟暂时还要住在这里,这里有些银子,便算是他们的饭费,还望你安排好他们的饮食起居。”

    女人见状连忙推辞,陶永然也坚决不让要,雷云拗不过两人,只好又将银子收了起来,不过却在团队频道里暗中交代孟远明日便出去多采买些食物和日用品回来,改善一下陶永然家的生活状况。

    当晚,几人便在陶永然家的大院中支起了行军帐篷,住了下来,除了玄武卫,几人都住在了帐篷里。

    说到这帐篷,乃是因为团队人员不断增加,雷云便利用职务之便,从玄武军的军需处弄来的二十人大小的行军帐篷。

    这帐篷乃是唐王李世民赏赐给苏定方的,据说乃是用极地冰蚕丝织就,不但质地轻柔,而且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里面还布有调节温度的仙家阵法,冬暖夏凉,十分舒适,整个玄武军也才只有两个而已,一个在苏子墨那,另一个便是雷云这个。

    陶永然本来还坚持让雷云几人在屋里同住的,但是见到雷云他们的帐篷比自己的房子还要舒适许多,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不再说话,任由几人住在帐篷中了。

    第二天一早,雷云便带着两个玄武卫和陶永然出前去销售货物,临走时交代玄尘他们帮忙去城墙上守卫,尽量多杀点瑞兽,同时尝试一下雇佣愿意上城墙杀瑞兽的人,看看能不能借用此地猎户的力量,多杀点儿是点儿。

    在雷云和陶永然出城的时候,还碰上了许多昨天见过的那些商人,也都拉着货物正在出城,见到陶永然和雷云两人空着手出城,还都有些诧异。

    一个微微有些福的中年人干脆直接把陶永然拉住,说道:

    “阿然,你怎么空着手出去,是不是手头紧?这样吧,我的货物分给你一些,等你赚了钱再还我。”

    陶永然闻言立即十分的感动,赶忙推辞道:

    “多谢了,四哥,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还欠着您的银子呢,而且我这次是陪这位雷公子出去办事情,不用带货,改天回来,我再去您家拜访。”

    中年人闻言点点头,说道:

    “欠我的银子不用放在心上,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咱们都是本家兄弟,不要和我客气。”

    陶永然闻言又连声称谢,赶忙辞别了中年人,带着雷云出了城,两人走了一会儿,见见四下无人,雷云便让玄武卫骑上飞马,载着两人开始飞奔起来。

    陶永然还是第一次骑坐如此神奇的坐骑,顿时赞叹不已,兴奋的连指路都给忘记了,像个孩子一样在马上手舞足蹈起来。

    在陶永然的指引下,两个时辰后两人便来到了一条极为宽阔的河流旁,这里邻水修建了一个很大的码头,还停靠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

    一到这里,陶永然便对雷云说道:

    “雷兄,你这马真是太快了,平日我们要走到这里,少说也要四五天,这么快还是第一次。”

    顿了顿又说到:

    “这里便是咱们冰原和河对面的城镇做交易的码头,我们一般会在这里将货物和对面来的商人进行交易或直接换成布匹和茶叶之类的东西,然后便会返回俱芦城了,如今商路阻断,生意清淡的很,我们还可以把价钱抬高一些。”

    雷云闻言点点头,便说道:

    “不用着急,现在咱们乃是唯一的卖家,不怕货物出不了手。”

    陶永然闻言立即便带着雷云来到码头之上,此时因为时间还早,码头上一辆货车都没有来,许多商人打扮的人都聚集在这里聊天打牌,等着生意上门。

    雷云在码头上转了转,便找了一处比较开阔的地方,直接从背包中取出了上千斤肉干和几百张兽皮,在码头上整齐的码放成堆,立即便吸引了不少商人过来。

    陶永然见又不少人围了过来,便高声喊道:

    “新鲜的兽肉干和兽皮,要多少有多少,价钱嘛,行价再加一成,谁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