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看着这个落魄的商人,一个大胆的计划很快便在心中形成,于是便走到那汉子面前,一抱拳说道:

    “这位兄台,在下雷云,乃是初来此地,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 八一中文 W㈧W?W?.?8㈠1?Z㈧W㈠.?C?O㈧M?”

    那汉子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雷云,见他装束不凡,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子人,显然身份不低,便赶紧将旱烟收起,站起来抱拳说道:

    “在下陶永然,不知阁下有何见教?”

    雷云闻言欣然说道:

    “原来是陶兄,在下初来宝地,见陶兄眉宇之间似有愁云,想请陶兄赏个脸,一起吃顿便饭,一来想从陶兄这里了解一下此地的风土人情,二来在下觉得和陶兄十分的有眼缘,也想交个朋友。”

    陶永然闻言唯一错愕,然后马上便说道:

    “这个。。。雷兄,你远来是客,吃饭自然应该由我做东,只是实不相瞒,在下如今囊中羞涩,不如雷兄随我回家,我让内人弄些家常便饭,咱们边吃边聊可好?”

    这下轮到雷云有些错愕了,他没想到这陶永然还是个豪爽之人,便说道:

    “陶兄,吃个便饭而已,谁做东不一样?今日便由我来请,改日再由你来做东,如何?”

    陶永然闻言面容一整,说道:

    “这可不行,在下如今虽然落魄,但是礼不可废,雷兄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咱们还是就此别过吧。”

    雷云闻言微微一愣,马上便说道:

    “也罢,既如此,那小弟就打扰了。”

    陶永然闻言便将自己的独轮车推起,便要带着众人回家,雷云见状赶忙让赵熊将独轮车接了过去,拉着陶永然说道:

    “陶兄,让我的侍卫帮你推车吧,你来陪我说说话,咱们这里到底什么地方呀?”

    陶永然闻言一愣,说道:

    “看来雷兄你真是远道而来呀,竟然连这俱芦城都不知道。”

    说完便干脆给雷云仔细的介绍了一下这里的详细情况:

    原来此地名为俱芦城,乃是这北俱芦洲的冰原之上最大的城镇,因为用冰筑造城墙,又称俱芦冰城,人口有将近十万人之多,几乎95%都是世代相传的猎户,在俱芦城周围百公里范围内还有好几个类似俱芦城的冰城和一些较小规模的村落,居民也都是以猎户为主。

    由于是由村庄展起来的城市,所以俱芦城到现在还保留着由族长话事的传统,而城中98%的人都是姓陶,所以这陶氏一族的族长便相当于城主一般,负责管理城中的大小事务,而且这个情况在其他几个城市也都差不多。

    因为是族长制管理,城中是没有明显的等级划分的,而本城的居民们也不用交税什么的,都是十分平等的关系,不过城里倒是有一个公共粮仓,族长基本上每隔三四个月都会组织猎户们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围猎,所得的猎物全部腌制后储存到这个公共粮仓中,作为公共财富用于全体居民。

    由于冰原之上各种野兽极多,而城中的居民也大都是世代相传的猎户,所以食物的猎取还是十分充足的,完全能够保证所有人的需求。

    不过因为地处冰原之上,其他的各类物产十分的匮乏,尤其是药材和盐茶之类的生活必需品,都需要从外界购买。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许多专门从事这些物品交易的商人,他们将俱芦城的特产兽皮和肉干还有弓矢运出去,然后换成药材和布匹、食盐、茶叶之类的生活用品再运回来,赚取其中的差价。

    陶永然便是这样的商人,只不过他起步较晚,本钱不多,所以赚的不多,而且前些日子他的小儿子因为生病,花了许多钱,至今也没完全治好,他为了给孩子治病,将做生意的钱都挪用了,以至于现在连马车都雇不起,只能用独轮车推着运送货物。

    雷云几人随着陶永然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处看上去十分老旧的宅院,进去之后,是一排四间木头房屋,房子有些旧,却是用整根的圆木搭建,十分的结实,而且院落也不小,连房屋占地少说也有三四百平米。

    陶永然带着几人进房之后,便赶紧招呼自己的女人给众人做饭,他自己则提了一个皮囊,准备出去买酒。

    陶永然的女人乃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妇女,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虽然穿的衣服也是打着补丁,但是却十分的整洁,而且雷云也注意到,陶永然的家虽然并不富有,但是里里外外都十分干净整齐,说明他的女人乃是一个非常勤劳的女子。

    雷云见陶永然要走,便一把将他拉住,然后说道:

    “陶兄,我们几人这里有从家乡带来的好酒,你就不要再去买酒了,咱们还是吃点东西,说说话吧。”

    陶永然其实心里正在犯愁打什么酒呢,如果打浊酒的话,用来待客显得不礼貌,而打好酒是要给现银的,而他现在却只能赊账,根本拿不出银子来。

    如今雷云这么一说,刚好也给他解了围,便不再坚持,而是招呼着众人先进屋,等饭熟了便一起吃饭。

    雷云几人一进屋便看见了一个用泥土垒制的大灶台,此时陶永然的女人正在灶台那里烧火,灶台上则是一口特大号的铁锅,里面炖着一大锅肉,正汩汩的冒着香气。

    一见雷云几人进来,陶永然的女人便赶紧招呼他们往里走,几人便又走进了里屋。

    一进去便看见一个足足占据了大半个屋子的土炕,足有四五十平米,两女一男三个小孩子正在炕上的角落里玩着木枪泥马之类的小玩具,除了男孩有些瘦弱外,两个女孩都是胖嘟嘟的十分可爱,土炕的正中间还摆着一张大方木桌,围坐十几个人都不成问题。

    陶永然招呼众人围着方桌坐下,便又出去了,不多时便端着两大碗酸菜走了进来,这时他女人也抱着一大盆炖得软烂的兽肉和一笸箩玉米饼走了进来,一起放到了桌子上,让众人趁热吃。

    雷云见状便取又出了几坛子陈酿高粱酒出来,酒一开盖,一股浓郁的香气便扑鼻而来,正是雷云从玄武军仓库中弄来的几十年的陈酿。

    众人跟着雷云每日都是各类美食吃着,初时还感觉这饭食有些简陋,哪知一吃起来才现酸菜爽脆可口,兽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但是香气扑鼻,口感酥烂,都是十分的美味。

    陶永然的女人在一旁见雷云几人吃得香甜,显得十分开心,但是却并不上桌和众人一起吃,梅妍将她强拉了上来,然后给她倒了一大碗高粱酒,说道:

    “嫂子,你做的肉真是太香了,来,这碗酒我敬你,咱们干了。”

    说完就端起碗来,自己先干了一碗,女人见状看了陶永然一眼,见他没有反对,便直接端起碗,也是一口就喝了个精光,喝完后还用袖子抹了抹嘴,说道:

    “果然是好酒,真是过瘾。”

    梅妍见她如此豪爽,立即便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赶紧又给她倒了一大碗,陪着她继续喝。

    酒过三巡,雷云便对陶永然说道:

    “陶兄,小弟有一事十分好奇,不知当不当问?”

    陶永然闻言立即说道:

    “雷兄请讲。”

    雷云闻言便说道:

    “之前我见陶兄一脸的愁容,一定是有什么心事,不知道能否告诉小弟,小弟或者可以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

    陶永然闻言一愣,想了想,便说道:

    “都是些小事,不提也罢。”

    雷云闻言立即脸色一沉,一字一句的说道:

    “陶兄,你这可就是拿小弟当外人了,既然如此,那小弟就此告辞了。”

    说完便站起来要走,却被陶永然给一把拉住,说道:

    “雷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因为孩子的病,欠了些债,我那生意又赚不到什么钱,孩子治病的银子没有着落,所以有些犯愁罢了。”

    雷云闻言立即微微一笑,对陶永然说道:

    “陶兄,所谓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银子这东西虽是俗物,却是不可或缺,今天你叫我一声雷兄弟,那咱们就不算是外人了,我这里有点能赚钱的生意想要和陶兄一起做,不知道陶兄有没有兴趣?”

    陶永然闻言一愣,问道:

    “什么生意?我这本钱可是不多呀。”

    雷云闻言哈哈一笑,说道:

    “也不用什么本钱的,不过是之前我们几人在冰原上猎获了不少的兽皮和兽肉,想要找地方卖掉,但是却不知道去那里卖,应该卖什么价钱,如果陶兄能带着我们走一趟,将这些东西卖个好价钱,我愿意将所得的银子分一半给陶兄,怎么样?”

    陶永然闻言眼前一亮,马上说道:

    “买家和价钱都好说,我都是极熟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货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