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房屋取暖十分方便,只需将火炕一点,便非常暖和,雷云众人占用的这处房屋很大,显然曾经是村中的富人所用,因此里面还有不少的炭盆,雷云也都点了起来,因此虽然外面天寒地冻,屋内却是十分的暖和。?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雷云为了确认冰冻的效果,便干脆决定在这里住一晚,于是这雪便吓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当众人推开房门时,雪已经深及膝盖了。

    不过此时正值夏季,孟远的技能一收,积雪便迅开始融化,很快便化成了涓涓细流,流进了村边的河水中。

    雷云带着一个老农又来到了之前的田地中,然后自己捡起一把锄头,在地上一锄,顿时便将土翻起了一大块,露出了里面早已冻成冰块的蝗虫,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雷云见状,还不放心的继续向深处多锄了几下,现其实蝗虫只是表面这一层,更深的地方都还是正常的土壤,便又再别处也锄了几下,也都是只有冻成冰块的死蝗虫。

    看到蝗虫都被冻死,老农立即高兴的说道:

    “太好了,这帮家伙这回正好变成肥料了,现在还来得及再种一茬玉米,四个月就能收,这回可饿不死人了。”

    雷云闻言也高兴的说道:

    “老人家,我们这就要走了,不过我会给你们留下足够的粮食和种子,请您就在这里将路过的饥民收拢了,把玉米种起来,不要再饿死人了。”

    老农闻言一喜说道:

    “只要有粮食和种子,这事还用你说,我老头子还能活几年,能在有生之年多救下几条人命,死都瞑目了,你就放心吧。”

    雷云闻言便在心里算了算,然后给老农留下了十万斤粮食和一千斤种子,离开了这里后,雷云便带着众人继续前进,一路上便让孟远一直开启技能,不断测试地下蝗虫的忍耐力,最后现原来只需一个时辰的大雪,便可将蝗虫全部冻死。

    而且雷云也现,这些蝗虫乃是十分的奇怪:村庄附近多的遍地都是,荒郊野地和山林却一个蝗虫都看不见,不过这样也刚好便于孟远施展技能,而且对众人的前进度影响也不大。

    雷云众人日夜兼程,以极快的度将一路上的几十个村庄的蝗虫彻底冻死之后,便来到了洪州府衙所在的地面,而苏定方派来的循吏队伍也终于赶了上来,双方汇合到了一起。

    这里乃是一个中型的城镇,因为是府衙所在地,所以还是相对繁华很多,虽然也有不少的饥民,但是城中已经有了不少的各类施粥点,既有官府的,也有富户的,饥民们还不至于饿死。

    循吏们一到这里,立即便赶赴洪州府衙,安排迎接钦差的礼仪和粮食放的具体事宜,反倒是雷云众人一到这里便轻松了下来,暂时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不到半天的功夫,洪州府的大小官员便齐聚府衙,举行了隆重的迎接仪式,雷云本来是不喜欢这些俗礼的,但是循吏们坚持这样,说是钦差要有钦差的威仪,才能确保救灾工作顺利进行。

    仪式过后,一名循吏便宣读了圣旨,圣旨除了明确了雷云的钦差身份,还对洪州的官吏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要求上下官员全力配合钦差赈灾,违者诛九族。

    这样的圣旨立即便将洪州的官员全部镇住,当场便纷纷表态全力配合,其实这洪州的官吏们也十分的委屈,蝗灾刚一开始便立即上报,同时组织了好几次自救,但是蝗虫遍地都是,官吏们用尽了各种方法,就是无法将蝗灾扑灭。

    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多了,雷云将大部分的粮食都存放在了洪州府衙,由循吏们和洪州的官员共同安排救灾工作,他自己则带着部分粮食和玄尘他们继续在各个村庄中奔波,对蝗虫进行冷冻清除,洪州的官员见这钦差大人竟然能凭空变化出粮食来,都是暗自称奇,对雷云也立即另眼相看。

    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蝗灾便基本上消灭殆尽,而且因为粮食充足,一些逃荒的流民也返回了家园,重新开始安排生产,洪州民众的生活秩序渐渐的便恢复了起来。

    基本完成了救灾工作后,雷云便和众人住进了洪州知府的府中,准备观察一下灾情是否会反复,然后再回京复命。

    这洪州知府姓赵名文重,乃是科举出身,去年才刚刚调至洪州担任府尹,因为雷云众人住在他家,没过几日便对他有了些了解。

    原来这赵文重虽然官位显赫,却是个妻管严,只因当年赵文重还是个穷秀才之时,落破潦倒,几乎饿死,是他夫人的父亲慧眼识人,不但接济赵文重银钱,还把女儿许配给他,后来赵文重高中,便一直对夫人一家心存感激,所以一直对夫人言听计从,十分顺从。

    雷云众人住了几日之后,现蝗灾已经被控制,没有要复的迹象,便准备回京,哪知就在这时,赵文重的夫人却无缘无故的病倒了,赵文重多方求医,都不见好转,急的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整日都是愁眉不展。

    雷云初时本不以为意,可是就在准备离开之时,玄尘忽然说道:

    “咱们暂时还不能走,这赵文重府中现在有一股浓重的妖气,我已经留意观察了几天了,他那夫人生病,很有可能是妖物作祟。”

    梅妍是见过赵文重的夫人的,闻言吃了一惊,赶忙问道:

    “妖物作祟?是什么妖物,竟然能闯进官府之中?”

    玄尘闻言缓缓说道:

    “本来我也是有些不敢确定,但是之前我曾无意间见过赵文重的老婆一次,现那妇人眉宇之间有黑气缭绕,本来这赵夫人身居官衙之中,妖物是不能靠近的,但要是她主动去招惹了妖物,那就不好说了。”

    雷云闻言想了想,便说道:

    “既如此,那就干脆把赵文重找来问问,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云此时乃是钦差,那赵文重自然是随传随到,很快一脸愁容的赵文重便来到了雷云众人这里,雷云一见赵文重这副模样,便和众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问道:

    “赵大人,我听说你的夫人病了数日了,不知是何疾病呀?”

    赵文重闻言叹了口气,说道:

    “多谢钦差大人关心,贱内无故病倒,水米不进,请了许多大夫都找不到病因,如今已经数日了,看来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话一说完,赵文重竟然还用衣袖拭起了泪来,心痛之情溢于言表,看得雷云众人都有些不忍。

    雷云见状便知道这赵文重是个重感情的人,心中便有些疑惑,于是继续说道:

    “赵大人,在下颇通医术,不知可否让我为尊夫人诊诊脉,或许能找出病因也未可知?”

    赵文重闻言眼前一亮,和雷云众人相处了这许多时日,他深知这位钦差大人身负奇术,乃是非常人也,如今愿意主动相帮,他自然是满口答应。

    众人随着赵文重来到了她夫人的卧房,一进屋便看到几个丫鬟正在一张病床前忙活着,床上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妇人,正在筛糠般的浑身抖,豆粒般大小的汗珠不断地从她身上渗出,丫鬟们一直擦也擦不过来。

    忽然,那妇人竟然直直的坐了起来,然后指着一个丫鬟说道:

    “贱人,你害死我如此多的子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说完,忽然浑身一软,便又躺了回去,丫鬟们见状赶紧将枕头弄好,好让她能躺舒服一些,而对于她刚才的表现都是习以为常般,并不感到惊讶。

    赵文重见状也是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对雷云说道:

    “钦差大人您看,多日来便一直是这副模样,城中的郎中都是束手无策,您看这可如何是好呀。”

    雷云见状便对玄尘使了个眼色,玄尘立即便走上前去,口中念念有词,一个个如有实质的金色的梵文便从玄尘嘴里飞出,接连飞进了赵夫人的身体中。

    金色梵文一飞入体内,赵夫人立即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高声叫道:

    “是谁在给我捣乱?我来索回我的债务,有什么不可以?”

    一边说一边忽然伸出双手,死死的扼住自己的脖子,很快便憋得满脸通红。

    雷云见状立即对梅妍说道:

    “妍,你去,抓住赵夫人,别让她伤害自己了。”

    梅妍闻言立即上前,直接将赵夫人的双手掰开,玄尘见状也加念经,随着金色梵文飞入身体度的加快,很快的赵夫人便怒喝一声,一道黑气从天灵盖缓缓飞出,一脱离赵夫人的身体,便朝窗口闪电飞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