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姬立即痛的俏脸通红,连声叫道:

    “恩公,轻点。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你弄得奴家好痛。。。”

    雷云闻言,赶紧便放开了蚌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蚌姬姑娘,你没事吧,是我失态了。”

    蚌姬轻轻揉了揉被雷云抓疼的胳膊,然后认真想了想,才说道:

    “那是五个月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公主的寝宫里当差,而公主那时刚刚怀了身孕,那日我见驸马拿着一个闪闪光的东西进了公主的寝宫,还听他二人说什么佛宝呀安胎呀之类的话语,然后便将那佛宝锁近了珍宝阁中,第二天我就和姐妹们被龙王陛下赏给了蟹将军,然后就出宫了。”

    雷云闻言想了想,然后问道:

    “那这珍宝阁又在什么地方呢?”

    蚌姬闻言说道:

    “就在公主的寝宫万华宫的里面,乃是一个密室般的所在,是专门存放宝物的地方。”

    雷云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然后忽然叹了口气,那蚌姬见状,忽然回头看了看其余几个蚌姬,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决绝的神色,然后一咬牙便说道:

    “恩公,我在万华宫当差多年,对那里十分的熟悉,要不然我带你进去吧。”

    雷云闻言看了看这柔弱的蚌姬,然后缓缓说道:

    “现在那龙宫守卫无比森严,连大门都就进不去,再说了,我们这趟龙宫寻宝,乃是凶险无比,你如此柔弱,和我们去那险地,恐怕是有去无回呀。”

    那蚌姬却面容一整,说道:

    “只要恩公拿到佛宝后,能带我的姐妹们离开这碧波潭,我是不怕死的。”

    话一出口,其余的几个蚌姬立即围了过来,纷纷七嘴八舌的劝说她不要去,还有两个蚌姬甚至急的掉下了眼泪。

    听这群蚌姬说了半天话,雷云这才听出来,原来这些蚌姬都是亲生的姐妹,再仔细一看,果然眉眼之间都非常相似,便对水族的生育能力有些暗自吃惊,竟然能生出十胞胎来。

    雷云见人家姐妹如此情深,心中也有些不舍,便说道:

    “你还是不要去了,你把万华宫的情况给我好好说说,便留在这里等我们吧。”

    那蚌姬闻言想了想,然后语气坚决的说道:

    “不行,龙宫守卫森严,我不去的话,你们是进不去万华宫的。”

    雷云闻言奇道:

    “你有办法让我们进入万华宫吗?”

    蚌姬闻言忽然自信的一笑,说道:

    “我自幼便入宫服侍公主,自然有办法进入的,恩公不必担心。”

    这蚌姬长得其实十分美艳,此时这一笑,更是完全透出了成熟女子的撩人风情,看得雷云竟有些呆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孟远一双眼睛来回在这蚌姬身上游动,很快便看得蚌姬轻轻低下头去,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

    而孟远身旁此时还有赵玉瑶这么个人精一般的女人,她见孟远对这蚌姬如此,竟然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伏到孟远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孟远立即便惊愕的看着赵玉瑶,失声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

    赵玉瑶闻言立即娇笑说道:

    “那当然了,只要她们愿意主动提出来,仙缘印记自然会应允的,但是日后仅限于在专属空间陪伴你,无法参战,还要定期消耗积分,所以一般没人愿意干这事,因此知道的人不多。”

    孟远闻言立即目光闪烁,良久忽然走到那蚌姬面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语气坚决的说道:

    “我愿意带你们离开这里,到一个万圣龙王永远也找不到你们的地方去,但是你们要自愿成为我的奴仆,你愿意跟我走吗?”

    蚌姬闻言一愣,马上说道:

    “恩公此话当真?”

    孟远忽然举起右手两指,高声说道:

    “如有半句谎言,孟远必遭天雷轰击而死。”

    蚌姬闻言立即面露喜色,然后马上回头看了看她的一众姐妹,见到她们都和自己是一样的喜形于色,便立即答应道:

    “我们愿意。”

    蚌姬话音刚落,孟远立即便收到了提示:

    “你得到了剧情人物,蚌姬十姐妹的主动投靠,请问是否愿意接收蚌姬十姐妹为你的私人奴仆。奴仆将无法参与你在任务世界的冒险,且奴仆在梦幻长安城生活期间将会每月消耗你1oo点积分/人。”

    孟远立即大喜过望,直接便选择了同意,然后忽然一呆,马上又面露喜色,伸手朝蚌姬们一指,十个蚌姬立即便凭空消失,然后孟远立即哈哈大笑,再一伸手,先前和雷云说话的那个蚌姬便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也是一脸的喜色。

    蚌姬刚一出现,便立即朝孟远倒头便拜,高声说到:

    “多谢主人的庇护,我们一进入刚才那地方,便感到一种无比安全的感觉,姐妹们都很开心呢。”

    孟远闻言哈哈一笑,说道:

    “那是自然,那可是仙缘印记的奴仆专属空间,可以随你们的心意无限拓展变化,乃是仙境一般的存在,自然安全又舒适了,只不过。。。”

    孟远话说到一半,忽然上前扶起了跪在地上的蚌姬,双手紧紧的抓着蚌姬那柔若无骨的一双小手,死死的盯着蚌姬的眼睛,眼神大胆而热烈。

    这蚌姬本来就是被万圣龙王赏给蟹将军做小妾的,怎会不知男人这种眼神的意思,立即俏脸微红,轻轻说道:

    “主人,我们姐妹既已决定追随,自然是一切都听主人的吩咐,只是希望主人今后能好好相待,便是我们姐妹的福分了。”

    孟远闻言立即感觉心中一荡,竟然忍不住拉起蚌姬的小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怎么舍得不好好待你们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孟远如此轻薄,蚌姬立即俏脸通红,一旁的雷云见状,立即便干咳了两声,说道:

    “这个,蚌姬姑娘,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蚌姬闻言立即说道:

    “恩公,我在家排行第三,您以后可以叫我贞三娘,还请恩公施展先前的法术,带我们到龙宫北面的小角门处,我便有办法带恩公进入万华宫了。”

    雷云闻言立即点点头,然后将准备上前抱住贞三娘的孟远一把拦下,示意赵玉瑶背起贞三娘,众人便踏水朝龙宫上空行去。

    在贞三娘的指引下,众人很快便到达了龙宫的北面,现这里道路不但十分的狭窄,而且到处都是乱石堆积,根本没有道路,显然极少有人来。

    又向前走了一会儿,终于在角落里现了一个极窄小的小门,贞三娘一见这小门,立即示意众人停下。

    然后轻轻走到小门前,用手在门上先轻轻拍了三下,然后又拍了四下,然后又拍了一下,才终于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妇人声音:

    “这么晚了,是谁呀?”

    贞三娘闻言立即一喜,说道:

    “须婆婆,是我,三娘。”

    门里面顿时便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吱呀一声,小门便从内打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鱼头人身妇人便走了出来,一见贞三娘便说道:

    “原来是三娘呀,怎么,又给关到外面了?说了你多少次了,别那么贪玩,总是被关在外面,哪天要是我老太婆不在了,看你怎么进来?要是被公主殿下知道你一夜不归,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贞三娘闻言调皮的一笑,说道:

    “须婆婆,你就少说两句吧。”

    然后忽然从怀中取出了一颗小珍珠,塞进了须婆婆的手里,然后学着须婆婆的口气说道:

    “这个给您拿去买酒吃吧,省的您又去厨房偷酒喝,要是公主殿下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然后忽然扑哧一笑,拉着须婆婆便往里走,还从身后伸出手示意雷云众人赶紧进来。

    须婆婆被贞三娘拉着往回走,便有些着急的说道:

    “你这丫头,拉我干什么呀,我门还没关呢。”

    贞三娘却说道:

    “哎呀,我说婆婆,你就赶紧回去睡觉吧,门等一下我来关,快走快走,一会儿公主殿下该来了。”

    送走了须婆婆,贞三娘便返回了将门又关好,然后便带着雷云众人左转右绕的,一会儿功夫便来到一处纯白色的宫殿门前,雷云仔细一看,便现这宫殿竟然乃是全部用砗磲为材料建造而成,奢华无比。

    宫殿的大门上是一块淡粉色的牌匾,上书“万华宫”三个大字,奇怪的是这大门口并没有人守卫,而且大门紧闭,从门内还隐隐约约传来妇人的呵斥声和女子的哭泣声。

    贞三娘一见,赶紧示意众人不要动,她自己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大门口,将耳朵贴在大门上听了一会儿,忽然脸色一变,赶紧又返了回来,对雷云说道:

    “雷公子,咱们来的太不巧了,这里的教习婆婆正在教训宫女,我们得等等了。”

    雷云闻言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都这么晚了,还不让宫女睡觉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