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乌龟收起黄绸,走上前来,轻轻扶起了蟹翠花,柔声说道:

    “蟹夫人,蟹将军为国捐躯,乃是无上的荣耀,夫人还请节哀,好好筹办丧事,万岁对蟹将军的几个后人还有封赏,一年后守丧期满,必有圣旨示下。”

    蟹翠花闻言立即紧紧的抓住乌龟的手,塞了一张不知什么东西过去,然后说道:

    “龟丞相,无敌生前唯一的好友便是丞相您,现在无敌已死,我们孤儿寡妇,日后还要仰仗丞相多关照呀。”

    龟丞相见蟹翠花给他递东西,本要推辞,无奈蟹翠花力量颇大,只好略推辞了一下,便收下了,然后说道:

    “蟹夫人,你就放心吧,蟹无敌将军为国捐躯,遗下这几位公子虽然还未成年,但是虎父无犬子,日后自然也要为国效力,这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蟹翠花闻言又千恩万谢了一回,毕恭毕敬的送走了龟丞相,然后便要返回屋内,谁知这一转身,忽然看见那一排挂着的铁笼,立即面色一寒,伸手招过来一名管家模样的鲶鱼精,说道:

    “管家,不许给这几个小狐媚子饭吃,就这样给我吊着,等到蟹将军下葬的那天,就让她们全部陪葬。”

    鲶鱼精闻言立即面露为难之色,低声说道:

    “夫人,这几个蚌姬服侍将军多年,而且其中一个已经有了身孕了,全部陪葬,是不是。。。”

    蟹夫人闻言冷笑一声,说道:

    “将军生前最喜欢她们几个了,我把她们送下去陪伴将军,有什么不对?什么身孕,我看就是吃的太好了,胖了而已,不用管她,反正三天后就陪葬了,下去再生吧。”

    说完,便径自返回了屋内,这蟹夫人说话嗓门极大,根本不怕旁人听见,一旁的亲朋好友闻言都是摇头不已,连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纷纷侧目。

    雷云此时已经看出点缘由来了,原来这死去的蟹无敌应该就是被李焕章打败然后又被自己几人给吃掉的那个大螃蟹,而这葬礼便是为了它举行的。

    看看那几个将要殉葬的蚌姬,雷云便有些于心不忍,说起来,她们之所以要面对殉葬的命运,雷云几人也是有很大责任的,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见死不救。

    雷云想到这里,便抬头看了看天色,现此时正值上午时分,便带着众人暂时离开了蟹将军府,朝着万圣龙宫的方向行去。。。

    此时,在碧波潭外的二郎神主营里,白玉兰正在努力的将一车木料运进营地,她因为无法下水,又不想干等着浪费时间,便跑回来接了军需任务,已经都运了十几车木料了,汗水浸透了衣衫,湿透的衣衫都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将她近乎完美的身材曲线勾勒的十分清楚,尤其是那一双长的秀美大腿,更是引得军营里男人的目光都贪婪的在她身上游移。

    白玉兰却没有心情在意这些,梅妍必欲杀她而后快,生存的巨大压力摆在她的面前,她只能咬着牙坚持,为自己争取一线的生机。

    就在这时,白玉兰忽然感觉到一双如有实质的贪婪目光盯上了自己,不禁大奇,马上抬头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便看见了一个样貌丑陋的矮胖壮汉站在不远处的一处营帐之前,正贪婪的打量着自己。

    白玉兰顿时感到一阵恶心的厌恶感觉,便赶紧低下了头,继续拉着自己的木材车前进,谁知那丑陋壮汉却忽然走到了白玉兰的面前,对她说道: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想要什么可以和我说,我可以给你的。”

    白玉兰闻言鄙夷的看了那壮汉一眼,然后冷笑了一下,说道:

    “就凭你,你能给我什么?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丑陋壮汉闻言露齿一笑,不但露出了满嘴的大黄牙,还带出来一股极臭的口气,说道:

    “在下康安裕,不知此物可是你所需要的东西?”

    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颗绿色的珠子,递给了白玉兰。

    白玉兰略一迟疑,便伸手接过了那颗珠子,珠子一入手,立即便是面色一变:

    “避水珠,五宝之一,携带者可以在水中行动自如。”

    康安裕看到白玉兰的表情一变,立即便哈哈一笑,然后一翻手,白玉兰手中的避水珠便又飞回了他的手中,然后说道:

    “怎么样?我这宝贝还能入得了姑娘的眼吧。”

    白玉兰闻言轻轻咬了咬嘴唇,然后看了看康安裕那贪婪的目光,冷冷的问道:

    “我需要你的避水珠,你想要什么?”

    康安裕闻言立即精神一振,伸出了三根指头,对着白玉兰比划了一下,然后说道:

    “陪我三天三夜,这个珠子就是你的了。”

    白玉兰闻言立即皱起了眉头,厌恶的看了康安裕那丑陋的脸庞,终于还是皱着眉头说道:

    “两天,不行就算了。”

    康安裕闻言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

    “两天也行,不过我要把话说在前面,我可是喜欢走后路,你要是不配合,让我玩的不爽,我可是不会给你避水珠的。”

    白玉兰闻言冷哼一声说道:

    “等你试过我的功夫就知道了,我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放我走。。。”

    雷云众人绕着这万圣龙宫查看了一大圈,现这片水域的守卫极为的森严,即便雷云众人可以在龙宫上方自如的行走,也无法靠近龙宫方圆一里内的任何地方,只好暂时离开,找了一间客栈暂时住了下来。

    入夜十分,蟹将军府里依然是灯火通明,自从龟丞相送来了圣旨后,前来吊唁的人越的多了,来来往往的热闹非凡,直到到了后半夜,宾客们才渐渐的都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了蟹将军府的家人和家丁仆妇,忙碌了一天,也都累的东倒西歪的,歪坐在桌子旁、椅子边甚至是石棺旁打着瞌睡。

    就在这时,十来个一身黑衣的身影忽然从蟹府的空中踏水而来,身形矫健行动迅,在空中踏水却如履平地一般。

    这些黑影来到蟹府的上空,略一停顿,便直奔那被高高挂起的一排铁笼子而去,一到近前,便示意笼中的蚌姬不要出声,然后取出明晃晃的钢刀长剑,很快便将铁笼子的锁头砍断,然后一人抱着一个蚌姬,又从空中悄无声息的离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这些蚌姬因为要被殉葬,所以早都被摘掉了身上的双壳,身上只穿着一些纱质的衣物,众人抱着蚌姬的感觉就像是抱着一个个柔若无骨的美人,感受十分奇特。

    雷云众人带着蚌姬一直走到了城市边缘的水草带附近,才将蚌姬们放了下来,蚌姬们一落地,立即便都拜倒在地,感谢众人的搭救之恩。

    雷云见状,便随口应付了几句,然后就带着众人准备离开,却被一个蚌姬一把拉住,轻声说道:

    “恩公,请不要把我们丢下,带我们一起走吧。”

    雷云闻言奇道:

    “带你们走,去哪里?”

    那蚌姬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低声说道:

    “去哪里都行,只要不回蟹府就好。”

    雷云闻言一愣,然后“哦”了一声,赶忙说道:

    “蚌姬姑娘,你误会了,我们其实并不是这碧波潭的水族,我们来自另一个地方。”

    蚌姬闻言立即说道:

    “我们知道的,如果是碧波潭的水族,是根本不会救我们的,求求你了,带我们走吧,不然我们早晚也是要死在那母螃蟹手上的,这碧波潭没有水路和外界相通,我们跑不掉的。”

    雷云闻言想了想,觉得这蚌姬说得也挺有道理,她们能跑哪里去呢?这碧波潭虽大,却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处,早晚会被母螃蟹给抓到,到时候依然是难免一死,便说道:

    “蚌姬姑娘,实不相瞒,我等其实乃是奉傲来国王之命,前来这碧波潭寻找被九头怪盗取的佛宝的,并非是水族,只是该换了容貌而已,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们,待我们找到佛宝后,便带着你们一起离开这碧波潭,将你们送到其他的水域中生活,如何?”

    那蚌姬闻言有些疑惑的说道:

    “佛宝,是不是一个会光的东西,我在龙宫当歌女的时候,曾见过九头怪驸马拿着给公主安胎的,听他们说过叫什么佛宝的。”

    雷云一听,立即便追问道:

    “你见过那佛宝,快告诉我,佛宝在什么地方?”

    雷云突然得到了佛宝的消息,便有些失态,说话的时候还一把抓住了这蚌姬的胳膊,这一抓之下,只感觉入手滑腻无比,而且肌肤柔若无骨,自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用力揉捏的难言触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