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尘见状,便又丢了一块次等仙玉原石进去,然后就又得到一滴亮晶晶的液体,而且两滴液体还试探性的接触了一下,很快便融合在了一起,却依然还是不出炉。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玄尘索性又多丢了几块进去,终于在丢到第六块的时候,八卦炉忽然开炉,玄尘便得到了这块次等仙玉。

    这事却不知怎么被金光长老给知道了,便向玄尘要走仙玉看了看,然后又还给了玄尘,玄尘也不是傻瓜,说什么也不肯收回,非要把这仙玉送给金光长老。

    金光长老貌似对这仙玉也十分感兴趣,便半推半就的手下了,然后忽然随口说出伽罗英华好像也在搜集这种仙玉,玄尘便立即得到了这个隐藏任务。

    雷云听玄尘说完后,便问道:

    “那你一共炼出了多少个仙玉?”

    玄尘闻言马上说道:

    “2o个次等仙玉,1o个中等仙玉,5个上等仙玉。”

    雷云闻言立即精神一振,马上说道:

    “竟然有这么多,走,咱们去见见这个管家去。”

    言毕,两人便离开客栈,朝着伽罗英华的府邸行去,谁知到了地方后,却被告知天色已晚,管家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情只能明天再来。

    此时确实已经是入夜时分了,两人本来要返回客栈的,却忽然现这里附近有个酒楼,人声鼎沸,十分的热闹。

    此时两人刚好也有些饿了,便走了进去,才一进门,便闻到有一股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雷云顿时便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然后拉着玄尘扭头就要走。

    玄尘本来已经看好了一个靠着窗子的座位,正要过去,却被雷云一把拉走,顿时愕然说道:

    “你干什么?还没吃饭呢。”

    雷云却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没闻到肉香味吗?你可是出家人,这个不能吃吧。”

    玄尘闻言一愣,马上便打了个哈哈,然后直接拉着雷云走到刚才看好的座位那里,坐下后便说道:

    “阿弥陀佛,你们这些凡俗之人吃肉,乃是罪孽,应该节制,至于贫僧吃肉嘛,乃是度亡魂,是功德,和你们不是一回事。”

    说完,便赶紧将店小二喊了过来,问道:

    “这位小哥,这是什么东西的味道,怎么如此香浓?”

    店小二看看玄尘,表情有些无语,半天才说道:

    “大师,这叫炖羊蝎子,也就是羊的脊骨,乃是用新鲜的多肉羊脊骨,添加各种香料炖成,口味微辣鲜香,乃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玄尘闻言赶紧丢给店小二一锭银子,说道:

    “既然如此,快给我们弄上五斤,另外再来些加糖的米酒,再弄几个小菜。”

    店小二接过银子,放在手心里掂了掂,忽然感到有些荒唐,只好无奈的一摇头,赶忙安排酒菜去了。

    没过多久,一大盘冒着热气的羊蝎子便端了上来,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浓郁的香气,玄尘闭上眼睛陶醉的吸了一大口后,还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便直接上手,抓起一块羊蝎子便咬了一大口,嚼了两口后,忽然满足的叹了口气,然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雷云看着他那陶醉的样子,忽然感到有些好笑,便也顺手拿起一块羊蝎子,咬了一口,羊肉一入口,顿时便觉满口的软烂鲜香,肉汁四溢,回口还有一股淡淡的微辣,顿时便忍不住暗叫好吃。

    原来这羊蝎子选取的羊脊骨位置,都是脊背上肥瘦相间的羊肉,最是鲜嫩无比,虽然这个部位骨头比肉还多,但是啃骨头其实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而且这过程中还能顺便吮吸肉汁,这番连吃带吸的一通忙活,反而比直接吃肉还要过瘾,老饕们都是乐此不疲,因而这里的生意才能如此火爆。

    吃了几块鲜美的羊蝎子,雷云又端起了一盅米酒,这米酒因为加了敖制过的糖的缘故,颜色呈琥珀色,酒精度虽然只有十几度,但是口感却极为的醇厚,喝起来十分的受用,据说这种酒因为原料完全采用稻米和水,最能温养五脏,久饮轻身健体,益寿延年。

    两人正在十分享受的喝着米酒,吃着羊蝎子,却忽然听到旁边一张桌子上,一个一身锦缎的中年人说道:

    “你们听说了没有,王子殿下现在正在打造一件神兵利器,现在正在搜集什么寒铁秘银仙玉精金之类的东西,听说给的价钱可不低呢。”

    话音刚落,旁边一个光头的汉子便说道:

    “听说了呀,现在外面都传的厉害着呢,说是拿真金白银收这些稀罕东西,可惜我是没有呀,要不就财了。”

    那中年人闻言立即说道:

    “谁说不是呢,不过赵二,你是万万不能财的,你要是了财,翠红楼的姑娘你还不都得过一遍呀,到时候别再中了马上风,做了风流鬼。”

    一桌人闻言,立即便哄笑起来,那被叫做赵二的光头汉子闻言也是猥琐的一笑,说道:

    “张有财,这你就不懂了,我可是会房中秘术的,采阴补阳,越多越好呀。”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哄笑,却冷不防旁边桌上一个肌肉虬结的汉子忽然接口说道:

    “个屁的财,殿下府中那个狗屁李二管家各种克扣,老子的一块百年寒铁只换了两锭金子,Tmd,占老子的便宜,以后不要让我在街上遇见他,否则我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他。”

    众人闻言立即同声附和,还有的直接骂起街来,说他家的亲戚在殿下府里当差,经常被这管家克扣月例银子,也有人说这家伙仗着王子殿下的势力,上青楼玩姑娘不给钱,丢人现眼。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是贬损这管家的言辞,显然这李二管家的名声非常的差,而且没少得罪人。

    雷云和玄尘闻言心中便有了数,吃过饭后就返回了客栈,商量了一下对策,第二天一大早,便直奔伽罗英华的府邸。

    可能是因为伽罗英华十分迫切的需要仙玉的原因,这一次,两人十分顺利的便见到了这个李二管家,现这个人和传闻一样,光是长相就十分的猥琐。

    这管家身形瘦小,弯腰驼背,长得獐头鼠目,还留了一对长长的老鼠须,一说话,便会露出满口的大黄牙,口沫飞溅,令人厌恶。

    雷云二人却是早有准备,将所有的仙玉全都从空间中取出,放在了一个大包袱里,由赵熊背着。

    玄尘一见这管家,便向赵熊使了个眼色,赵熊立即便动手解包袱,谁知竟然失手了,包袱直接掉到了地上,立即散掉,露出了满包袱的各色仙玉。

    赵熊赶紧从里面取出一块白色的下等仙玉交给了玄尘,然后又手忙脚乱的收拾包袱。那李二管家见到满包袱的仙玉,脸上顿时一喜,然后立即便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拿起烟袋抽了两口。

    玄尘见状便将仙玉递给了李二管家,说道:

    “这块下等仙玉是给伽罗英华王子的,请李管家收下。”

    李二闻言立即便接了过去,仔细的看了半天,然后从袖中取出了一个银锭交给了玄尘说道:

    “这个是赏你的,王子殿下说过,一个仙玉只能换半个银锭,不过你这仙玉成色不错,就给你一个好了。”

    玄尘闻言微微一笑,接过银锭后,说道:

    “多谢李管家,告辞。”

    说完扭头便走,孟远和赵熊见状,立即紧跟其后,李二管家一见三人要走,顿时有些意外,赶忙说道:

    “这位大师,你那里不是还有许多的仙玉吗,不换了吗?”

    玄尘闻言看了雷云一眼,雷云立即说道:

    “当然不换了,我们给你这个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已经亏本的厉害了,剩下这些当然不能换给你了。”

    说完便要走,李二管家急忙说道:

    “这位呃,侠士,你先不要走,你手中的这许多仙玉可是要用来干什么吗?”

    雷云闻言说道:

    “不干什么呀,本来我听说王子殿下重金求购仙玉,便将祖上传下来的仙玉全都带来了,现在看来王子殿下出的简直就是买白菜的价格,我自然要将这些仙玉拿回家中埋藏起来,留给后代子孙了。”

    李二管家闻言立即反问道:

    “那你认为这仙玉应该是个什么价格呢?”

    雷云一听这话里带着刺,立即眉毛一挑,说道:

    “什么价格?当然是我说了算,我要看着这人顺眼呀,也许就白送了,我要是看着这人长得跟青楼里的王八似的,就算给我金山,我也不卖。”

    李二管家闻言立即脸色大变,冷冷的说道:

    “那就请走好,不送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