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一见果然是梅妍,立即怒道:

    “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杀自己的队友?”

    梅妍闻言冷冷的说道:

    “我疯了?你为什么不问问她自己做过什么,她出卖了我们所有人,要不是我命大,早就死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众人闻言都愕然的看向了白玉兰,白玉兰却轻咬嘴唇,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你先不顾我们死活的,你明知道我们不是黑手联盟的对手,还坚持一意孤行,我想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投靠黑手,也许还能有条活路。”

    顿了顿忽然情绪激动了起来,用手指着梅妍高声说道:

    “我为什么出卖你们?都是被你逼的,你自己不想活了,还想让我们给你陪葬,我不甘心,说到底,姐妹们其实都是被你害死的,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梅妍闻言立即怒道: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害完了人还血口喷人,我杀了你。”

    说完便要动手,雷云见状赶紧一把拦住,沉声说道:

    “这里是做任务赚积分的地方,你们两个的恩怨,我会给你们机会解决,你真想报仇的话,现在就冷静一下。”

    让赵玉瑶看住梅妍后,雷云赶紧安抚了一下老鼠精们后,然后便宣布了他们即将带着粮食离开的事情,不过需要老鼠精们协助收割小麦。

    老鼠精们闻言立即便表示了反对,声称多年来都是九头怪大人自己负责收割,他们只管种植,雷云闻言想了半天,很快便想到了办法。

    他当场便取出了一大桶啤酒,足有百十来升,然后说道:

    “你们帮我收割这里的小麦,我给你们十桶这样的啤酒。”

    老鼠精们一见啤酒,立即便十分的高兴,但是依然讨价还价了一番,直到雷云将啤酒增加到了二十桶,才满意的答应了下来,答应明天一早便开始收割工作。

    原来雷云的食匣经过这些日子的使用,存粮已经不多了,所以这里遍地的小麦他已经不打算留给二郎神,而是全部带走,也好充实一下自己的食匣。

    虽然有这几百个老鼠精的帮忙,也还是经过了整整七天的收割,才总算收完了这些小麦,雷云粗略一估算,竟然有上千万斤之多,也亏了他那食匣容量无限,否则还真是很难带走。

    收完了小麦,雷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带着众人离开了麒麟山,走之前还十分慷慨的对老鼠精们透露了那啤酒乃是用小麦加水酿制而成的,好歹算是弥补了一下他骗人家粮食的恶行。

    根据地图的显示,碧波潭乃是位于傲来国都与花果山之间的一处方圆几百里的大湖,众人此去,还要路过傲来国都,因此众人便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先返回傲来国都修整一下,再前往碧波潭。

    梅妍经过上次刺杀白玉兰没成功后,便一直一言不,白玉兰也是自知理亏,自然也不敢去招惹她,反而一个劲的和雷云套近乎,夜里在路上宿营的时候,甚至还偷偷跑进了雷云的营帐,身上只穿着薄薄的纱质睡裙,只是刚好撞上雷云正在和玄尘、孟远商量如何使用那紫金葫芦籽的事情,才一脸通红的又跑了回去。

    玄尘和孟远倒还没什么,雷云却从这件事情里嗅出了危险的信号,所以一回到傲来国都,立即便给梅妍和白玉兰两人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暂时放下恩怨,和大家一起做任务;要么两人一起被踢出队伍,自生自灭。

    此言一出,两人的意见立即生了分歧:白玉兰想留,梅妍则要求雷云将两人一起踢出队伍。很快便又生了争执。

    白玉兰见梅妍必欲置自己于死地,也是拼了,一咬牙便说道:

    “雷团长,只要你不将我踢出队伍,我可以答应一切条件。”

    梅妍闻言立即恨恨的说道: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我要活成你这样,还不如死了。”

    雷云本不愿管两人之间的烂事,但是见到梅妍苦苦相逼,必欲杀白玉兰而后快,又有些不忍,便冷冷的说道:

    “白玉兰,我这里也不是开避难所的,你们两个私人恩怨,我不想介入,但是我们后面将要面对的任务十分艰巨,我需要这里所有的力量团结一致,所以我愿意接纳你,但是鉴于你贪生怕死的表现,我要你签一个非常苛刻的契约,以确保在关键的时候,你不会为了保全自己而牺牲团队利益,你同意吗?”

    白玉兰闻言立即点头,然后说道:

    “当然同意。”

    雷云闻言点点头,然后对梅妍说道:

    “至于你,梅团长,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离开,如果你在本世界里继续袭击白玉兰,你就会成为我们团队的敌人;你的第二个选择是留下,因为我需要你的力量,但是你也要签一个苛刻的契约,以确保你不会因为和白玉兰的私人恩怨影响团队做任务。一旦我们回归后,你们两个爱怎样都可以,与我无关。”

    梅妍闻言怒道:

    “你偏袒她,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给你按摩,那天晚上还摸进了你的帐篷。”

    雷云闻言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冷冷的看着梅妍,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没义务向你解释什么,我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你到底选哪个,我可没什么耐性。”

    梅妍闻言冷冷的看着白玉兰说道:

    “贱人,我不会走的,我要坚持到最后,你能在这次任务世界里增加实力,我也同样能,出去以后,我照样稳稳的压着你,看你最后怎么死。”

    说完便丢下了一句硬邦邦的“我留下,定契约吧”,便不再说话了,雷云很快便给两人定好了契约,当然也加进了“无条件服从命令”的不平等条约。

    解决了内部问题后,雷云又让孟远将之前获得的那张五十个银锭的白条拿去兑现,然后除了梅妍外,给每人都分了五个银锭完了银子,雷云便让众人自由活动,放松两天,补给一下药品什么的,然后再前往碧波潭。

    孟远在兑现银锭的时候,还顺便打听了一下碧波潭那边的战局,现双方目前还只是初步试探了几个回合,主力尚未交锋,目前正处于大战一触即的前夕。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二郎神的人马到了碧波潭后,竟然主动要求傲来国协助,除了军队,还要了大量的民夫,并且讨要了无数的石料和木料,都屯放在碧波潭边的军营处。

    傲来国自然是全力配合,立即将国内现存的石料和木料全都运了过去,却被告知不够,国王便立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高价收购石料和木料,然后源源不断的运往了碧波潭军营。

    得知这个奇怪的消息后,雷云一时也是有些迷惑,不知是何意,两人想找玄尘一起商量一下,却现这家伙竟然去了金光寺,说是要同金光长老交流一下佛法。

    找不到玄尘,雷云两人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便将这事丢到了一边,然后跑到傲来国都里面闲逛了两天,彻底的放松了一下,而玄尘这两天竟然一直待在金光寺,硬是没有出来过,不过雷云却现公共空间里的仙玉原石却都消失不见了。

    一直到了出的前一天下午,玄尘才急匆匆的赶了回来,一见雷云,立即便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银色的金属,递给了雷云。

    雷云接过那块金属,立即便得到了提示:

    “次等仙玉,珍贵的特殊物品,可兑换积分1oo点。”

    雷云立即眼前一亮,想了想,便问道:

    “这东西难道就是那仙玉原石提炼的吗?”

    玄尘闻言点点头,说道:

    “我接到了一个隐藏任务,让我将这个东西交给伽罗英华的管家,任务奖励不少于一个银锭,虽然不多,但是却可以重复完成。”

    雷云闻言一愣,很快便想了起来,伽罗英华不就是那个被自己做成“人棍”的王子嘛,那家伙现在应该是储君了吧,那不就是说他很有钱?想到这里,雷云赶忙让玄尘详细的讲了一下关于这仙玉的事情。

    原来,金光寺的金光长老佛法精深,玄尘这两天在金光寺听金光长老讲经,十分入迷,便索性住了下来。

    因为晚上闲来无事,便在寺中闲逛,却无意间现寺中还存有不少的草药,都是上次用剩下的。

    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玄尘便取出八卦炉来炼起了药,谁知因为背包里仙玉原石太多,仓促之间竟然将一块仙玉原石不小心给丢了进去,却现这仙玉原石一进八卦炉,立即便溶解成一滴亮晶晶的液体,悬浮在炉中,却是怎么也不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