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跟着雷云,每日都是各种美味食品换着花样吃,一见这黑黑的小面包,如何提得起胃口,便都随手丢到了一边,开始吃起雷云准备的早餐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雷云盛了一大碗羊肉咸饭,正要就着油饼开吃,却猛然现玄武卫五兄弟竟然没有过来吃饭,而是每人抱着个竹篮,正香甜的吃着那几个小黑面包,而且吃的十分的仔细,一只手往嘴里送,另一只手还在下巴那里接着,看那样子是连一个面包渣都不舍得放过。

    雷云见状立即将手中的食物一丢,赶忙去找那个已经不知道被自己丢到什么地方去的竹篮,终于找到之后,便拿起一个小黑面包,三口两口吃了下去,虽然口感有些怪怪的,但是却顿时感到精神一振,同时得到了提示:

    “你食用了特殊食品----鼠面包,你的体力恢复度增加1oo%,持续时间24小时。”

    雷云立即便将这个提示告诉了所有人,于是大家赶紧都去找到自己的竹篮,珍而重之的将自己那几个小黑面包手收进了仙缘印记,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浪费在这里,当然是要等到打仗的时候再吃了。

    收起剩下的面包,雷云赶忙又查看了一下玄武卫的情况,现除了体力恢复度增加之外,每名玄武卫的生命上限竟然还增加了整整一百点,不禁感叹胃口好身体果然就好。

    然后一把便把玄尘拉了过来,恶狠狠的说道:

    “你的活都交给我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去村子里,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把那鼠面包再给我弄两百个来。”

    玄尘闻言竟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道:

    “阿弥陀佛,我还要把配方也弄来,这次终于轮到贫僧财了。”

    雷云闻言立即愕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而玄尘已经一路小跑的进村了。

    玄尘这一走,就是整整三天,完全都是音讯全无,要不是团队状态显示他还安然无恙的活着,雷云真想去找找他。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玄尘才终于背着一个奇大无比的包袱从村子里缓缓走出,走回到营地时,已是被包袱压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众人帮玄尘卸下了包袱后,孟远立即给玄尘递过去一大桶水,玄尘接过之后,直接仰头一气灌下,然后一抹嘴,穿着粗气说道:

    “这次财了,终于让我给拿到配方了,原来那面包是用这里的那种大号小麦磨成面粉,然后混上干燥的老鼠屎粉末,烘烤而成,我已经把村里所有现存的老鼠屎都弄来了,还预定了后十天的所有老鼠屎,我真是太Tm天才了。”

    说完还拍了拍身旁的大包袱,一脸的得意之色,雷云闻听后立即便是一阵恶心,众人也都是暗暗决定一旦回去,就将鼠面包卖掉或送人,肯定无论如何也不能自己吃掉的了。

    第二天上午,玄尘便指挥五名玄武卫用泥巴在河边垒了几个烘烤灶台,然后从仙缘印记中购买了几个大石磨,就地研磨小麦粉和老鼠屎粉末,混合后便开始烘烤起鼠面包来。

    即便是征用了雷云的玄武卫,经过一天的忙碌,玄尘也才只得到了几个成品鼠面包,这才现,原来这个东西制作起来和炼药一样,是有失败的几率的,那些烘烤鼠面包的雌性老鼠精,都已经烤制这东西几百年了,自然是手艺精湛,成功率极高,而玄尘哪里做过这些,能烤出几个成品已是非常不易了。

    虽然没什么收获,不过玄尘自己倒是乐在其中,雷云见此时反正也没什么大事,便由得他去,专心配合刘四平制作起水车来。

    第二天晚上,雷云忙活了一天正要准备休息,却猛然感到一阵心血来潮,一算日子,竟然恰好是初一,便想起了修真修炼法要求月华采集的事情,赶紧走到了营地外面,找了一块没有遮挡的大石头,然后盘膝坐好,眼睛一闭,便开始调息静气。

    过了半天,雷云现没什么感觉,便睁开了眼睛,顿时便是一惊:

    原来,此刻在他身边竟然围满了无数微小的青白色光点,正在不停飞舞,还有的落在他的身上,然后立即便没了进去,而他自己的身体,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地漂浮而起。

    雷云见状赶紧便闭上了眼睛,继续调息,又过了好半天,忽然感觉身下一凉,便又坐回了那巨石之上。

    雷云这才又睁开了眼睛,现周围已经是一片寂静,天边也泛出了鱼肚白,竟是过了一整夜了。

    虽然一夜未眠,雷云却感到精神无比的健旺,浑身都充满了能量,顿时便暗暗吃惊。

    到了第八天傍晚十分,巨大而复杂的水车终于完成了最后的装配工作,被牢牢固定在了麦田中间的河流之中,就等着车水浇田的最后测试了。

    在玄尘的邀请下,村子里所有的老鼠精也都来到了这里,几百只老鼠聚在一起,变成乌压压的一大片,准备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为了活跃气氛,雷云取出了许多的啤酒,用来招待这些老鼠精,谁知反响竟然非常的好,老鼠精们都十分喜欢喝,很快便将雷云准备的啤酒全部喝光,雷云只好又弄了许多出来,谁知这下又被老鼠精们分抢一光,准备带回家去慢慢品尝。

    此时所有人都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刘四平,众人连日来的辛苦努力,现在终于要有成果了,自然都是十分的激动,

    刘四平还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也是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嘴唇,然后便将水车的启动杠杆用力拉起,然后一招手,五名玄武卫立即跳上了水车的脚踩轮,正要准备踩动的时候,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水车上那巨大的风车轮立即便随风转动,顿时便带动了脚踩轮旋转起来,而水车那巨大的水轮也开始缓缓转动,轮上的扇叶立即带动河水朝着麦田中事先挖好的沟渠滚滚流去。

    随着水轮转动度的不断加快,水流的度也越来越快,很快便形成了一股激流,将麦田中的沟渠迅填满,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灌溉。

    老鼠精们见状,立即同时出了热烈的喝彩声和掌声,而众人也终于接到了提示:

    “你们合力完成了隐藏任务,鼠族人力水车的建造,奖励放中。。。”

    “你们获得了全属性+1的奖励。”

    “查询到人力水车的功能被大幅强化,额外奖励计算中。。。”

    “你们获得了最高属性值+1的奖励。”

    完成任务的众人也都立即出了一声欢呼,高兴地相互拥抱起来,孟远还拿出了不少的烟花放了起来,为宁静的夜空增加了许多绚丽的色彩。

    就在众人抬头欣赏烟花之时,忽然灰色的人影一闪,然后就听得“扑通”一声,白云兰的呼救声立即响起,众人这才现白玉兰已经掉进了河水中,和一个灰色的人影扭打在了一起。

    虽然是在水中,但是两人的打斗却十分激烈,使用技能的白色光芒不停闪现,将河水激的高高飞起,来人明显也是一名仙缘者。

    这时雷云忽然想起之前那个神秘的第十一名仙缘者,立即便高声叫到:

    “这人是仙缘者,大家一起上,别让他跑了。”

    说完,便一个纵身跳入水中,然后立即动了技能:血腥之网。

    两张血红色的大网立即从天而降,顿时便将灰衣人和雷云同时罩住,白玉兰一见,立即趁机逃向了岸边,而岸边早已有好几个仙缘者接应,顿时便将白玉兰拉了上去,现她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一把精致的匕深深插进了白玉兰的小腹,直没入柄,大量的鲜血顺着匕上的血槽汩汩流出,很快便流了一地。

    玄尘见状立即快的将匕拔出,白玉兰顿时便痛的惨哼一声,晕了过去,玄尘马上动了救死扶伤技能,随着一个个金色的梵文飞进白云兰的身体,伤口很快渐渐愈合,白玉兰也终于缓缓醒来。

    而雷云这边的血腥之网持续时间刚刚结束,立即便有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而降,直击灰衣人的头顶,正是孟远已经出手,谁知就在即将击中的一刹那,灰衣人的头顶忽然闪现出一道无形的壁障,将这雷电直接弹飞了出去。

    孟远立即大叫了一声,说道:

    “攻击判定失败,她是红粉兵团的人。”

    雷云闻言立即仔细打量了一下那灰衣人,然后失声叫到:

    “梅妍?你是梅妍,我从来没见过别人的腿长得那么长,一定是你。”

    灰衣人闻言,一把扯下头上的头罩,露出了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孔,正是红粉兵团的团长梅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