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沿着地图的指示前进,终于在经过了将近二十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一处军营附近,进入了军营附近的一处密林之中。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这处军营并不是很大,一共也就有十几个军帐,大约两百人左右的样子,整个军营却是背靠高山,环水而建,那河水水面有只约三十余米宽,水流十分的湍急,一条用原木搭建的木桥是唯一的进出之路。

    在桥身之上,两队兵士在来回的交叉巡逻,虽然只是巡逻,却队形整齐、步履一致,显得非常训练有素。

    雷云在外面看了一会儿,便现有两名被捆得结结实实,头上蒙着黑布的僧人被带进了军营,很快便有惨叫声从军营里传出来,原来这个地方是一处监狱。

    此时天色已晚,月光皎洁,三人腹中都有些饥饿,雷云就弄了一桌丰盛的宵夜,三人连同玄武卫和玄蜂一起吃了开来。

    雷云准备的是一大锅热气腾腾的虾蟹海鲜粥,还有两大笸箩蒸的软烂的红薯,两大盘子裹着面糊炸得酥脆的虾仔和肉丸子,还有一竹篮鲜嫩的青萝卜和细葱,荤素搭配,口味极佳。

    吃饱喝足之后,雷云对孟远耳语了几局,孟远便趁着夜色朝军营那边摸了过去,不一会,暴雨便夹着冰雹覆盖了整个兵营,连外面巡逻的两队士兵都跑进军营中去躲雨了。

    暴雨下了将近一个时辰后,便渐渐停了下来,那两队士兵见状又跑了出来,只是很快的,西北风夹着鹅毛大雪又飘了下来,士兵们只好又跑了回去,期间还有一个穿着军官服饰的人出来看了看天气,咒骂着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赶紧回了军帐,然后便再也没有人出来过了。

    这时,一个人影趁着夜色摸进了军营里,鬼鬼祟祟的在十几个军帐旁边转悠了半天,好半天才从军营中跑了出来。

    在孟远那边雨雪交加的时候,玄尘这边已经带着五名玄武卫砍了几十棵的大树,剔除了多余的枝丫,运到了上游的河边,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统统推进了河水中,几十棵巨大的树干,顺着湍急的河水滚滚而下。

    木桥受到巨木的冲击,很快便被冲断,虽然还不至于完全毁掉,但是已经是无法继续使用了。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停,随着那名军官第一个走出军帐后,兵营里很快便热闹了起来。

    此时积雪已经能没过膝盖了,士兵们一起床,便开始清理营地内外的积雪,忙乎了半天,当清理到木桥时,才现木桥也出现了损坏,那个军官跑出来看了老半天,终于确定是上流漂下来的树枝造成,赶紧安排人出去砍树,对木桥进行维修。

    就在这时,负责做饭的兵士现军营里储存的食物都不见了,军官立即便气急败坏的到军营里去查看,了半天脾气后,才派出两个人先去调运军粮,然后又安排了几十个人出去打些兔子野鸡之类的回来先顶一下。

    没过多久,一支五十人左右的队伍便从军营里走了出来,进入了军营外的密林深处。

    没过多久,一支四十人左右的砍树队伍也从军营中走了出来,不过这些人都没有带武器,而是只携带了斧头、绳子之类的工具。

    很快的,这支队伍便走进了雷云等人藏身的这片密林,在密林里转了转便开始砍起了树,这些军士扫了半天的雪,到现在连早饭都没吃,力气也是不足,砍了半天,连一棵树都没能砍倒。

    一个带头的军士长见状皱起了眉头,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大声叫骂着,让兵士们加快效率,兵士们无奈之下只好强打精神,集中人手砍伐,终于砍倒了一棵大树后,便一个个喘着粗气躺倒在地,再也不肯起来了。

    那军士长见状也是十分的无奈,他自己只是在旁边看着别人砍,已经是饥肠辘辘了,更何况是那些士兵。

    就在此时,忽然刀光一闪,军士长忽然感觉眼前的景物旋转了起来,紧接着他竟然看见了自己的身体----无头的身体。

    出手的正是雷云,他一刀砍死了这军士长后,五名玄武卫也如虎入狼群一般杀向了那些砍树的士兵,可怜这些士兵此时连砍树的斧头都拿不起来,哪里能够抵抗?很快被玄武卫们屠杀殆尽。

    与此同时,孟远和玄尘这边的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被派出来打猎的队伍刚一进入密林,便现了一群野鸡聚集在前方林中空地上,领头的队长一见大喜,便弯弓搭箭,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一箭便射死了一只野鸡,原来这队长射术极强,所以才被派来带队打猎。

    手下众人一见,立即都是连声喝彩,同时纷纷开弓射去,不一会又射中了两只野鸡,猎物一到手,兵士们顿时士气大振,纷纷踊跃向前,主动寻找起猎物来,却没有注意到,一股淡淡的雾气竟然慢慢降临,而且越来越浓。

    随着雾气越来越浓,很快的,林中的能见度就变得极低,就在这时,一声“阿弥陀佛”响起,这些兵士们立即便感到浑身一僵,便陷入了麻痹状态。

    几乎是在佛号响起的同时,天空中忽然飞来无数微小的毒针,如同下雨一般,纷纷射入了兵士们的身上,惨嚎声立即响起,所有中了针的士兵身上很快肿起拳头大小的红包,痛的在地上打滚。

    一个身影忽然从草丛中暴起,手中光芒大盛,一道道闪电球不停的从手中出,将这些士兵一个个劈的浑身冒烟,挨了两下以上的更是浑身起火燃烧起来,空气中很快便弥漫着一股奇异的肉香。

    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孟远和玄尘就在玄蜂的配合下,将这支五十人的打猎小队完全消灭,两边的敌人加起来,一共给雷云三人带来了将近一万的积分,还掉落了四五个宝箱,开出了一些包子和金疮药。

    三人汇合后,一刻不停的赶到了密林前方的大道旁,刚才雷云注意观察了一下,那两个去调军粮的兵士便是从这里离开军营的。

    雷云看看时间还早,带着众人继续向前走,边走边查看周围的地形,一直是眉头紧锁,走了有一个时辰左右,终于眼前一亮,一条夹在河流和树林之间的小道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示意众人停下之后,雷云便从背包中拿出了一大堆铁锹镐头之类的工具来,大家一齐动手,很快便将这小路挖的坑坑洼洼。

    将道路破坏之后,三人分别爬上了几株极粗壮的大树,藏身在了枝丫之间。

    五名玄武卫因为身形过于庞大,无法隐藏在树上,干脆跳进了河水中,整个人都泡进了水里,只露出了半个脑袋,上面还遮满了水草,现在正值夏季,水中十分凉爽,五人泡在里面,也是十分的惬意。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十几辆装满了粮食的马车缓缓的从道路上行来,一队全副武装的兵士在粮车的前方开道,为的乃是一名黑盔黑甲的武将,胯下骑着一匹漆黑的骏马。

    因为道路并不宽阔,马车都是排成了一条直线前进,整个队伍呈“一”字型,很快就到了道路被破坏的地方,现马车无法通过后,便都停了下来。

    为那名武将在马车都停下之后,警觉的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猛然脸色一变,大喊一声:

    “不好,有问题。”

    几乎就在同时,队伍最后的那辆马车忽然起火,整个车队立即陷入了混乱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