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一桌素席便摆上了桌面,虽然说不上丰盛,但是大多数的材料都是在这附近就地取材,十分的新鲜,因此吃起来也是格外的可口,就连6云朝这个“肉食动物”都吃得津津有味。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81ZW.COM

    吃过了饭,妇人便让伙计将玄尘和6云朝领到了后院柴房处,两人一进屋,便闻到了一股松木的清香味道。

    原来在两人吃饭的时候,妇人已经让人将柴房收拾了出来,打扫的十分干净,放了两张单人床,连床单都是雪白的,因为房屋角落里还堆放了许多的松木柴禾,整个房间的气味都十分的清爽,完全不显得简陋。

    安排好了住处后,两人见时间还早,便在客栈周围转悠了一圈,现这客栈离那条出现女尸的河流不远,只有百十米的样子。

    客栈四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旁边的驿站里有十四五个官兵在值守,都是一副无聊的呵气连天的模样,显然都十分清闲。

    此时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两人看看没什么异常,正要准备回房去,却忽然见到一个衣着华丽的胖子,从官道上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包袱,看那样子,十分的沉重。

    胖子一见到穿官服的兵丁,立即大声呼救起来,几个兵丁一见,赶紧赶了过去,围住胖子问了几句话,将他带回了驿站。

    这时一个身着驿丞官服的高瘦男子已经从驿站里走了出来,一个兵丁立即过去和他耳语了几句,他闻言点点头,然后对那胖子说道:

    “你的货物都是些什么东西?”

    那胖子闻言赶紧说道:

    “大人,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呀,小人叫李富贵,乃是江州人氏,是做绸缎生意的,我那两车绸缎就在前方不远处,刚才天刚一擦黑,便有两只老虎突然蹿上官道,将我的伙计都给咬死了,幸亏我跑的快,可是我那绸缎还在道上放着,您一定要帮我取回来呀。”

    说完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将背上的包袱放到桌子上,从里面摸出了一大锭银子,递到了驿丞的手中,说道:

    “大人,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儿,全靠我经商养活,还请您多多帮忙呀。”

    玄尘一见此情景,立即拉着6云朝转身离开,返回了柴房。

    驿丞一见银子,立即将注意力转到了胖子的包袱上,眼中贪婪的神色一闪即逝,便将手中的银子直接丢给了一个兵丁,说道:

    “你们几个都去,把那两车绸缎弄回来,老虎要是还在,就射几箭将它吓走。”

    兵丁们拿着银子,立即欢天喜地的去了,驿丞却忽然对胖子微微一笑,说道:

    “李老板,绸缎的事情你不必担心,今日天色已晚,你就不要走了,先住在驿站吧,我会让旁边的客栈给你安排茶饭的。”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那两车绸缎便被兵丁运回了驿站,李富贵见状感激的千恩万谢,又从包袱中取出了一个小金元宝,塞到了驿丞的手中。

    驿丞假装推辞了一下,便收下了,然后便安排李富贵在驿站住下,自己则返回了隔壁的自家客栈。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玄尘便让6云朝去盯住那李富贵,以免他被害,然后自己纵身上了驿站的屋顶,来到了妇人的房间处,悄悄的掀起了屋顶的瓦片,从瓦片的缝隙里用精神力探测一下屋内,现那妇人已经梳洗完毕,正准备睡觉,却并没有现风水招财鬼的踪迹。

    就在此时,驿丞忽然推门而入,关好了房门后兴奋的说道:

    “小翠,今天又来了一只肥羊,等一下你先不要睡觉,去陪陪那鬼爷,然后让鬼爷把那肥羊弄死,至少有两车绸缎呢,可是上千两银子呀。”

    那妇人闻言立即不悦的说道:

    “怎么又是我去,早就让你再去找个姑娘了,那鬼爷一弄就是两个多时辰,每次我都要躺上一整天才能下地,你就不怕它把我也给弄死了。”

    驿丞闻言立即陪着笑说道:

    “夫人,我的好夫人,你就先去应付一下吧,现在姑娘不好找,我答应你,三天,最多三天,我一定找个姑娘回来,到时候就不用劳烦你了,好不好?”

    妇人闻言立即啐到:

    “滚你的,谁是你夫人?我可没那个福气。”

    驿丞闻言立即说道:

    “你当然是我的夫人,小翠,我答应你,只要咱们攒够了银子,我就去疏通一个县令来做,然后就休了家里那个母老虎,把你娶过门。”

    妇人闻言,容色稍微缓和了些,说道:

    “今天可是最后一次了,我告诉你,最近我总是感到身体不适,可能是陪鬼爷的次数太多了,做完这次,我可不能再继续做了。”

    驿丞闻言立即喜道:

    “没问题,绝对是最后一次,我的好小翠,你就赶紧去吧,别等到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妇人闻言轻轻叹了口气,点起一盏小灯笼,推门来到了院子里,玄尘从屋顶上往下看,才现原来这院子里有一个小门通着驿站的后院,妇人推开小门,径直进了驿站。

    玄尘一见,赶紧跟了过去,追着灯笼的光线,跟着妇人来到了一处没有窗户的房间,房门上还上了锁,妇人掏出钥匙,将锁打开,然后进了屋内,还将房门给反锁上了。

    玄尘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旁,从门缝了往里一看,借着微弱的灯光,竟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在屋内一张极大的床上,一只身形如壮汉般的青面獠牙鬼怪正伏在那妇人的身上动作着,此时妇人的衣服已经被完全脱去,随着鬼怪的动作,不停的出呻吟之声,过了一会,又被鬼怪调整姿势、更换部位,不停的折腾着。。。。。。

    玄尘见状大惊,立即开启了精神力探测,便得到了这鬼怪的信息:

    “风水招财鬼,鬼魂类怪物,具有为饲养者招聚钱财的能力,贪女色,如得不到满足便反噬饲养者。”

    玄尘见状一脚便将房门踢开,然后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床上的女子立即尖叫一声,用手边的衣物遮挡身体,缩坐到了床角里。

    风水招财鬼则出一声低沉的怒吼,赤着身体便朝玄尘冲了过来,玄尘一甩手,便是一个精神冲击出,直接将招财鬼定住,然后手中清秋扇一摆,照着招财鬼当头劈下。

    清秋扇内藏利刃,伤害其实是很高的,再加上玄尘含怒出手,这一扇便将招财鬼打的惨叫一声,飞出了好几米去,然后就地一滚,竟然消失不见了。

    玄尘见招财鬼不见,便走到床边,对床上的妇人说道:

    “你贪图钱财,养鬼害人,可知早晚会被鬼怪所害,如今你面露黑气,已是死期将至,告诉我,这鬼的魂骨放在哪里了,待贫僧除掉恶鬼,或许能救回你一条性命。”

    妇人闻言立即吓得的浑身抖,刚要说话,门外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大师,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多管闲事,是会丢掉性命的。”

    玄尘闻言回头望去,却原来是那驿丞正手持钢刀站在门口,一脸的杀气。

    玄尘一见这驿丞如此,便冷冷的说道:

    “你也算是人,那些顺着河流漂下的女尸都是因为身怀鬼胎而死,你竟然还让你的女人来服侍鬼怪,你可知她现在已经被鬼气所侵,不日便要形成鬼胎,到时候便是死路一条,你要是还想你的女人活命,就赶紧告诉我魂骨在哪里。”

    驿丞闻言冷笑道:

    “你不用在这里胡说八道,谁挡着老子财,老子就要谁的命,现在你知道的已经太多了,纳命来吧。”

    说完冲到玄尘的身前,当头就是一刀劈下,玄尘是何等的人物,怎会被一个区区驿丞所伤,但是玄尘也不愿意伤他的性命,便一个闪身,然后以掌为刀,一掌便切在了驿丞的颈后,将他打晕。

    这妇人见到驿丞晕倒,还以为是玄尘将他杀死,吓得尖叫了起来,玄尘上前一个嘴巴就打了过去,响亮的巴掌打的妇人马上停止了尖叫,用一种极为恐惧的眼神看向了玄尘。

    玄尘见状厉声说道:

    “快说,魂骨在哪?难道你真的想死吗?”

    妇人闻言哆哆嗦嗦说道:

    “在后山上,离这里二里远的东面,两棵老槐树下面,有个树洞,魂骨就在那里。”

    玄尘闻言,立即丢下妇人,赶去了后山,却现这里根本就没有路,都是乱石和杂草,只好借着月光朝东一直走,走了约有一刻钟左右,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两棵极高大的槐树并排而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