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龄稍长的村民闻言叹了口气,说道:

    “大师,你一定是刚到此地,不知我们这里的情况,我们这每隔个把月便有女尸从上流漂下来,官府查了很久,都查不到问题的原因,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都是束手无策呀。?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㈧.?8?1?Z㈠W㈧.㈠C?O?M”

    玄尘闻言赶忙让几个村民将席子打开,对那具女尸开启了精神力探测,收到提示:

    “梁丽华,19岁,江州玉华县梁家村人,死因:与鬼相交合,身怀鬼胎,阳气断绝。”

    玄尘见状心中一惊,沉声问道:

    “几位大哥,敢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个村民立即说道:

    “这是乃是江州地界,我们这里属于洪德县,翠溪村。”

    玄尘闻言说道:

    “那梁家村在什么地方?”

    村民闻言都是摇了摇头,说道:

    “不知道。”

    玄尘闻言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了自己的度牒,说道:

    “贫僧法名玄尘,乃是长安城化生寺的和尚,我怀疑这个女子身上怀着的是鬼胎。”

    几个村民闻言都吓了一大跳,那个年长些的村民赶紧说道:

    “大师,我们都是乡下人,是不认得字的,再说,您说的这个事情太离奇,我看还是让村长来,您和村长说吧。”

    说完几个人便七手八脚的抬着女尸带着玄尘来到了村中火化尸体的焚烧场,然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便跑去找村长了。

    过了约有半个时辰左右,一个须皆白的高大老者便带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匆匆赶了过来,一见玄尘,立即说道:

    “这位大师,一定就是化生寺的高僧了,在下6振山,乃是这翠溪村的村长。”

    玄尘闻言立即掏出度牒递给了6振山,然后双手合十说道:

    “6村长,贫僧玄尘,这边有礼了。”

    6振山看了看度牒,便交还给了玄尘,然后说道:

    “大师刚才说这女子身怀鬼胎,不知是不是真的?”

    玄尘闻言说道:

    “是不是真的,只要剖开这妇人的肚子,一看便知。”

    6振山闻言点点头,然后一摆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便立即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利刃,熟练的将妇人的肚子划开,然后伸手进去掏摸了起来。

    6振山怕玄尘误会,便立即说道:

    “这个小伙子叫6云朝,乃是村中最好的猎手,因此刀法极为的精熟。”

    就在此时,6云朝忽然将手往外一拉,一股黑色的液体便从妇人肚子流了出来,而6云朝的手中,已经多了一个成形的青黑色死胎,那死胎头上长角,尾巴细长,嘴有獠牙,明显不是人类。

    众人见状都是大惊,有一个村民甚至当场被吓得跑回了家中,而6云朝却是稳稳的将这鬼胎拿在了手中,表情十分的平静。

    玄尘立即使用精神力探测,很快便收到了信息:

    “风水招财鬼的胎儿(死),乃是风水招财鬼与人类女子交合孕育的鬼胎。”

    玄尘一见到“风水招财鬼”几个字,立即便怒火中烧:

    原来化生寺经常会为一些信众做些驱鬼祈福之类的法事,因此对鬼怪一类十分熟悉,空度禅师曾经在**的时候,说到过这风水招财鬼。

    风水招财鬼,可以被人类饲养,能给饲养者带来源源不断的钱财,但是此鬼好色,饲养者需要寻找一名年轻女子每日与其交合,一月后女子便会怀上鬼胎,再过三月女子便会死亡,饲养者死后入刀锯地狱,每日被千刀万剐,永不生。

    也就是说养这种鬼,虽然会财,但是最多每四个月就要牺牲一个年轻女子的生命,极为的阴损,乃是极伤阴德的,死后也要下地狱。

    玄尘得到了鬼胎的信息后,便让6云朝将鬼胎放回到那妇人腹中,6云朝又从容不迫的将鬼胎放了回去,玄尘见状对村长6振山说道:

    “6村长,贫僧要为这妇人诵经一篇,度她的阴魂,然后再行焚化可好?”

    6振山闻言点点头说道:

    “既如此,有劳大师了。”

    玄尘的经文乃是极熟的,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完成了度,度完成之后,女尸原本恐怖扭曲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祥和宁静的表情,令在场的几人都是大为惊奇,对玄尘刮目相看起来。

    度过后,村民们便将女尸焚化,以免尸体腐烂引瘟疫,玄尘则对村长6振山说道:

    “6村长,女尸从上游漂下,又身怀鬼胎,明显是有鬼怪害人,只是不知这上游是什么地方?”

    6振山闻言说道:

    “上游都是深山,无人居住,只是在距此三十里之外有一个官驿,乃是官府设立的,里面常年住着十几个兵丁和驿丞一家三口。”

    玄尘闻言点点头说道:

    “6村长,贫僧云游到此,见此厉鬼害人之事,不能不管,所以我想去那官驿去看一看,能否请村长安排一人为我带路?”

    村长正待要说话,旁边的猎户6云朝说道:

    “在下刚好认得那官驿的所在,不如便由我带大师前往吧。”

    6振山闻言欣然说道:

    “既然云朝愿意去,自然最好了,大师,云朝乃是我村最好的猎手,武艺群,胆大心细,定可助大师一臂之力。”

    玄尘闻言点点头,便跟着6云朝上路了,一路之上,玄尘吃的都是自己空间背包里带的干粮,而6云朝则是就地取材,边赶路边打猎。

    他的打猎技法极为高,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是手到擒来,尤其是一手飞石绝技,无论飞鸟还是游鱼,都是一石头便直接打晕,让玄尘大开眼界。

    山路崎岖,两人走了大约两天,眼前突然景物一变,原来已经到了一处宽阔的官道上,一个占地约有四五百平米的驿站出现在前方。

    根据6云朝所说,原来这是一条直通长安城的官道,平日里除了官方的驿使来往,也有不少行脚的商人经过这里,因此驿站的驿丞便将驿站的一部分房子变成了客栈加饭店,供来往的人们吃饭休息,当然是要收费的。

    这里乃是方圆百十里唯一的歇脚点,生意挺不错,驿站外面停了好几辆拉货物的马车。

    玄尘带着6云朝一进客栈,便看到了一个妇人正坐在门口柜台的后面,低着头正忙着数钱,客栈的大堂里还坐着三桌客人,正在吃饭。

    一见玄尘两人进来,那妇人赶紧迎了过来,满脸堆笑的说道:

    “二位客官,远来辛苦了,不知是想要吃饭还是住店呀?”

    玄尘这时才看清这妇人的脸,现她年约三十许间,身材苗条、五官端正,皮肤也十分的白净,只是眉宇之间却有隐隐透出一丝黑气。

    玄尘在空度禅师门下修行了两年,一眼便看出这黑气是厉鬼缠身造成的,心中暗暗确定自己来对了地方,表面却不动声色的说道:

    “女施主,请给我们两间上房,一桌素斋。”

    说完便丢了一个银元宝过去,玄尘加入雷云的团队之后,荷包变得十分富有,虽然他是出家人,但是为了省下许多的麻烦,依然在空间背包里备了不少的银两。

    妇人一见银子,立即两眼光,一把就接了过去,然后忽然眉头一皱,说道:

    “哎呦,实在是对不起两位客官,现在房间都已经满了,只剩下后院的柴房了,要不干脆您二位今晚就住我的房间吧,我去柴房住。”

    6云朝闻言说道:

    “店家,你怎么收了银子才说没房间?这样吧,你将银子还给我们,我们不住了。”

    妇人闻言满脸堆笑的说道:

    “哎呦,这位小哥模样这般俊俏,怎么脾气却如此之大,咱们这可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的客栈了,您还要去哪呀?今晚就住奴家的房间吧,我那房间和上房比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差的。”

    说着,还故意走到了6云朝的旁边,用自己饱满的胸部蹭了蹭6云朝的胳膊,伸手在6云朝的手心上用力捏了一下,6云朝还是个尚未娶亲的小伙子,哪里经过这个,顿时便羞红了脸,说不出话了。

    玄尘见状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说道:

    “女施主,不用麻烦了,我们住柴房便可。”

    妇人闻言立即笑着说道:

    “还是大师好说话,您先等着,我马上让人准备一桌上好的素斋,保证让您满意。”

    说完便喊过来一个伙计,让他去安排一桌上好的素斋,玄尘和6云朝两人便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