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雷云正要回师门去锻炼,却被上官彩云堵在了房门口,笑嘻嘻的请他去参加霓裳飞天的管理会议。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原来,上官彩云她们昨天便知道了雷云回来的消息,只是没好意思过来打扰,今天直接把雷云堵住,是因为已经安排好今日开会了。

    跟着上官彩云来到了会场,雷云便见到了久违的绝世美女----舞天姬,不知为何,雷云见到舞天姬的一刹那,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已经认识了舞天姬很久很久,舞天姬那绝美的面容十分的亲切。

    舞天姬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人,雷云望向他的眼神让她立即便有所感应,仿佛读懂了雷云的心思一般,舞天姬立即回应了给他一个甜甜的笑。

    一笑倾城!

    雷云顿时便是呼吸一窒,竟然都忘了坐下,直到感觉到身旁的上官彩云拉他的衣角,才现自己的失态,赶紧坐下了。

    雷云坐下后,上官彩云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马上说道:

    “雷公子,咱们霓裳飞天大剧场的建设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预计在下个月初五进行场演出,所有的门票都已经预定出去了。”

    顿了顿又说道:

    “确切的说,是一年内的门票都已经预定出去了,不过我们考虑到雷公子您交游甚广,给您预留了两个高级包厢。”

    雷云闻言疑惑的说道:

    “怎么预定出了一年的演出?会不会太辛苦了?”

    上官彩云和舞天姬闻言相视一笑,说道:

    “多谢公子体谅,不过咱们已经邀请了四个最有名的演出团队来这里驻场演出,还有十几个团队正在赶来的路上,所以不但不会太辛苦,想上场都很难,要排档期的。”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那就好,赚钱不重要,只要能维持歌舞团运转就好了,别太辛苦了。”

    舞天姬闻言立即撅起了秀美的小嘴,不悦的说道:

    “雷公子,你也太小看我们了,霓裳飞天大剧场除了演出还接受了广告推荐的生意和霓裳飞天主题纪念品的售卖,一旦开业,每月的盈利最少也有一万两以上,再加上客栈这边的收入,每月都快两万两银子了,怎么说也算是摇钱树了。”

    雷云闻言愕然,只好高举双手说道: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我向你道歉。”

    舞天姬闻言立即满意的翘起了下巴,说道:

    “这还差不多。”

    然后便和上官彩云几人一起哄堂大笑,边笑边偷偷瞄了雷云两眼,大胆**的眼神被雷云尽收眼底。

    上官彩云继续说道:

    “雷公子,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咱们有十位姐妹出嫁了,都是当朝三品以上的官员家的公子,恩。。。这个。。。陪嫁嘛。。。一共用去了四万两银子,还增加了每月四百两银子的月例钱。”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银子不是问题,不但要给月例银子,你们还要定期组织聚会,不能让她们和咱们失了联系,对了,现在银子还够用吗?我再给你们点吧?”

    上官彩云闻言大乐,说道:

    “现在咱们户头上还有8o万两银子,每年的净利在二十万两左右,您不在的时候,团长又把剧场周围的土地都给买了下来,前些日子刚鬣集团的孔雀仙子还亲自来找团长,要合作开这些土地,给出了1oo万两银子的高价呢。”

    雷云闻言惊讶的看了舞天姬一眼,而后者正得意的看着他,那表情仿佛是在说:小样,姐才是赚钱的高手,你差远了。

    雷云见状不禁哑然失笑,说道:

    “霓裳飞天的银子当然越多越好,既然你们比我会赚钱,那就直接用来投资生意吧,赚的钱除了用来生利,也要给姐妹们多分分,我不希望咱们有人缺钱用。”

    雷云这么一说,众人立即便都投来了感激的目光,她们本来就是雷云花银子买来的,根本没有自由可言,更别说私人财产了,但是雷云偏偏从来没有看轻过她们,处处体贴入微,让众人的心都是暖暖的。

    尤其是舞天姬,望着雷云的两只眼睛里都是期待,看得雷云顿时便有些把持不住,但是上官彩云等人显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和舞天姬商量,所以对两人的眉来眼去都是视而不见,并不主动回避,雷云一见如此,只好推托还有事情,离开了云栈洞。

    值得一提的是,云栈洞的给排水处理系统因为是雷云一手设计,使得众多美女的日常生活变得十分的惬意舒适。

    可这事不知怎么竟传到了宫里,皇后娘娘一听便很感兴趣,因为皇宫每天要运进去几百车清水,还要运出几十车的屎尿,十分的麻烦,皇后娘娘作为后宫总管,早就对此十分的不满了,便下令仿照云栈洞也在皇宫建设了一套给排水系统。

    这套系统一装,立即便让皇宫也用上了了自来水和抽水马桶,连皇帝都是赞不绝口,还在朝堂之上向大臣们炫耀。

    这样一来,达官贵人们立即跟风而起,顿时在长安城兴起了一场给排水革命,同时也把云栈洞的霓裳飞天再次推上了潮流的尖端,不少高官派出密探,探查云栈洞里是否还有其他先进的设施,想要仿效一番。

    舞天姬自然不会放过这赚大钱的好机会,立即收购了好几间胭脂水粉铺子,全部装修一新,然后挂上了霓裳飞天的牌子,推出了价比黄金的舞天姬胭脂水粉套装,一经推出便遭到了疯抢,狠狠的赚了一大笔。

    话说雷云从云栈洞出来后,便直接返回了师门,去修习师门心法和刀法基本功,这一练就练到了傍晚时分,便赶到了富贵荣华坊,去和孟远玄尘见面。

    雷云和孟远还是第一次见到改名后的玄尘,对他头上的戒疤都是十分新奇,不停的摸来摸去,弄得玄尘十分的无奈。

    三人又在一起练了练技能熟练度和配合作战的技巧,直到半夜,雷云才返回了云栈洞,而这边,楚恋依和他小别重逢,早已是望眼欲穿,自然又免不了一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后,这天晚上,雷云和孟远从市场上转悠回来,忽然现玄尘竟然在那个兜率八卦炉(仿)前专注的看着什么,完全不顾八卦炉那高温的炙烤。

    原来自从上个冒险世界得到这八卦炉后,雷云一直找不到如何使用它的方法,便将它放在了孟远的豪宅里,没事用来烤山芋吃,时间一长,便几乎忘了这炉子其实曾经是炼丹的神器来的。

    雷云和孟远见玄尘看得如此专注,便也凑了过去,才现原来这炉子上竟然还用梵文刻着许多的文字,不过雷云和孟远都看不懂,只好躲到一边去喝起了茶水。

    一直到半夜,玄尘还在专注的看着那炉子,雷云见他如此,也不好过去打扰,便自行返回了云栈洞。

    第二天一早,雷云刚刚起床,便收到了玄尘来的信息:

    “来,有重大现。”

    雷云一见,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富贵荣华坊,刚一进门,便看到玄尘正站在兜率八卦炉(仿)前,手里拿着一大把各种草药,不停的往炉子里丢着。

    雷云看得一头雾水,正要出声询问,忽然白光一闪,那炉子的盖子忽然升起,一盒淡黄色的药膏便飞了出来,被玄尘一把接住,雷云定睛一看,原来竟是一个金疮药。

    这东西在市场上可是能卖到5oo积分的好东西呀,雷云赶紧走了过去,将玄尘手中的金疮药拿了过来,一到手便受到了提示:

    “金疮药,治疗刀伤的良药,战斗回复类药品,可以在战斗中使用,1o秒内回复生命2oo点,冷却时间1o分钟,与所有战斗回复类药品共用冷却时间。”

    果然是金疮药,玄尘竟能炼出金疮药了,雷云顿时大为好奇,赶紧问道:

    “玄尘,这怎么回事?你是如何做到的?”

    玄尘闻言立即便向雷云展示了他的一个技能:

    “炼药术,学会本技能者,可以通过兜率八卦炉(仿),使用低级草药,制造出某些高级的药物,技能品阶无法确定。”

    就在此时,孟远忽然背着一个大包裹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玄尘身旁便将包袱一放,用地主吩咐长工的口气说道:

    “秃子,赶紧把这些都炼了,不许偷懒呀,可累死我了,这些破草可真够沉的。”

    孟远说完便眉飞色舞的对雷云说道:

    “这回咱们可财了,这秃子竟然学会炼药了,虽然成功率低了点,但是也比买便宜许多了,哈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