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闻言立即丢给了淬火子一锭二两左右的银子,说道:

    “银子没问题,只是我等货物太多,行动多有不便,能否在此等候一晚,待明日钉好了马掌再走可好?”

    淬火子一把接过银子,快的放在嘴里咬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雷云三人的货物说道:

    “住宿费一两银子,管饭。?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雷云闻言又丢了一两银子过去,然后借口还要继续卖货,便拉着马车在围屋里又转了半天,将地形完全熟悉了后,才又拉着车返回了铁匠铺。

    晚饭还是挺丰盛的,淬火子用雷云的那一两银子买了许多熟肉、酒菜之类的,还弄了一坛子酒,雷云三人都不喝酒,淬火子便和两个徒弟喝。

    吃过晚饭后,雷云三人被安排在铁匠铺旁的一处存放工具的空房子里住下,那两个铁匠学徒并不住在铺子里,吃过晚饭便返回了各自的家里。

    半夜时分,雷云三人潜入了淬火子的卧房,现淬火子因为晚上喝了不少酒的缘故,现在睡得正香,鼾声如雷。

    值得一提的是,淬火子的房间极大,而且房间中竟然存放了大量的药材和浸泡着各种毒虫的瓶子,还有一个诡异的祭坛,祭坛上还供奉着一个用人类头骨垒成的金字塔形状的东西。

    孟远见淬火子睡着了,走到床前,举起流星锤一锤便将淬火子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不想竟然引了剧烈的爆炸,淬火子的整个身体如同炸弹一般爆开,绿色的浓雾瞬间便将孟远包围,孟远立即急退,生命值狂泻,几乎见底。

    章建兴一见孟远的血条几乎一空,立即双手合十,动了技能救死扶伤,孟远也同时立即服下一个豆斋果,才将血条拉了回来,不过依然陷入了持续减血的中毒状态。

    一个灰色的身影从屋顶上飘落下来,冷冷的望着雷云三人说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刺杀我?”

    说话的正是淬火子,只是他话音刚落,立即眼前一花,一抹绚丽的刀光便朝他袭来,直取胸前要害,出刀的度之快,让他根本来不及防御,只好就地一滚,堪堪避过了这凌厉无匹的一刀,然后一反手,便取出了他的兵器----一把闪着幽蓝色光芒的蛇形长剑,明显是淬有剧毒。

    出刀的正是雷云,他砍出这一刀后,立即收刀后退,挡在了孟远和章建兴的身前,而拔出长剑的淬火子立即一挺身便朝着雷云一剑刺去,就在此时一个黑色的鬼魂忽然高飞至淬火子的身前,一下子便没入了淬火子的身体里,淬火子顿时全身一僵。

    就在此时,银光一闪,一支巨大的狼牙棒忽然飞来,照着淬火子的脸上便砸了下去,这一下,便把淬火子的半边脸打的血肉模糊,然后便是一顿连珠炮一样的密集球形闪电攻击,正是孟远的“法术机关枪”----掌心雷。

    淬火子被掌心雷这么一通轰炸后,身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十分狼狈,便怒喝一声,一甩左手衣袖,一蓬浓浓的绿色粉末立即飞向雷云三人,就在此时,雷云身上忽然白光一闪,已是动了横扫千军,瞬间便移动到了淬火子的身前,一刀砍向了他的胸前要害。

    此时雷云的伤害已经非常的高了,高达98点的力量,经过心法的加成,转化成了196点基础伤害,再加上+8冷月的21o-25o点伤害,使得雷云对没有防御的普通敌人能造成每刀4oo点以上的伤害,这还只是普通攻击,要是再加上横扫千军的技能伤害,那就是直接每刀破千。

    淬火子没有想到雷云竟有如此凌厉的杀招,立即本能的举剑一挡,就听“噹”的一声脆响,长剑竟然被直接削断,所幸雷云的刀势也已尽,并未能伤到淬火子。

    就在淬火子刚要反击之时,雷云忽然以闪电般的度又砍出了一刀,看到这一刀,淬火子几乎都要绝望了,他只来的及闭上眼睛,这一刀便砍上了他的前胸要害,这时淬火子胸前忽然白光一闪,只听“喀勒”一声,淬火子脖子上佩戴的护身符直接碎裂,但总算是挡下了雷云这一刀。

    淬火子立即惨哼一声,向后急退,可是雷云的刀势却依然未尽,再次以鬼魅般的度一刀砍出,淬火子立即大惊,但是这时他已经来的及用握剑的右手一挡,只见血光一闪,淬火子的右臂便被直接砍掉,飞上了半空。

    淬火子右臂被断,立即转身就逃,而雷云此时正处于使用技能后的虚弱状态,无法追击,就在此时,五个铁塔般的肌肉巨汉突然从天而降,拦在了淬火子的面前,正是雷云召唤出了玄武卫。

    淬火子一见去路被挡,左手一翻,又取出了一把蓝汪汪的匕,当胸一横,便要挺身硬闯,谁知五名巨汉居然同时取出了五面巨大的盾牌,在面前一挡,然后脚下一蹬,同时以高冲向了淬火子。

    两米五的肌肉巨汉全冲撞,还是五个,这是什么概念?当然是和推土机一般,直接将淬火子撞飞,而淬火子身体尚未落地,忽然一道闪电又凌空飞至,准准的劈在了他的身上。

    淬火子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断了一条胳膊,胸骨全被撞碎,身上的大部分皮肤也都已经焦黑。

    雷云缓步走到倒地的淬火子身前,拔出了冷月宝刀架在了淬火子的脖子上说道:

    “淬火子,我们受田冶子之托,来取你的性命。”

    淬火子听雷云这么一说,马上怒道:

    “田冶子?好哇,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竟然找人杀自己的师傅,你们收了他多少钱?等一下,这一把难道是传说中的冷月宝刀?”

    说完竟然伸出左手来,抚摸起架在脖子上的冷月来,那专注的样子就像是抚摸一个绝色美女一般,看得雷云三人很是无语。

    不过淬火子刚才的话,也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竟然是田冶子的师傅,这和田冶子的说法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过从年龄上来看,淬火子的说法明显更符合实际。

    章建兴取出了几只蜡烛,在屋中的四个角点上,因为都是在仙缘印记中购买的,质量非常好,所以一点起来,整个屋子立即变得亮如白昼。

    而雷云干脆将冷月直接给了淬火子,让他临死前看个够,就当是满足了他的临终愿望了吧。

    淬火子抚摸了冷月半天,慢慢的眼神中竟然有了几分赞许,最后竟然老泪纵横,便将冷月丢还给雷云说道:

    “也罢,这田冶子道德虽然败坏,但是他的技艺确实已经过了我,我熔炼门今后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你们动手吧。”

    雷云闻言皱了皱眉头,问道:

    “既然你真的是田冶子的师傅,那他为什么要让我们来杀你呢?欺师灭祖乃是天地不容之事,这田冶子怎会如此不堪。”

    淬火子闻言一叹,说道: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当年他和我的女儿彩霞两情相悦,私定终身,却被我强行拆散,结果彩霞自杀殉情,他便怀恨在心,逃出师门,一直扬言要我给彩霞偿命,不想果有今日。”

    孟远闻言立即怒道:

    “你这老头怎么如此荒唐,人家两情相悦,你为什么要拆散人家?”

    淬火子闻言老脸一红,说道:

    “唉,当年我熔炼门乃是专门承接为军队将领打造装备的工作,所以收入十分丰厚,最风光的时候,光铁匠就有一千多人,我有了钱后总是夜夜笙歌,还喜欢上了一个寡妇,便将她养了起来,谁知这妇人为我生下了一个孩子后,便难产而死,我只好把孩子抱回了家,趁我夫人出门上香的时候,将他放在了大门口,结果我夫人上香回来便把他抱了回来,那孩子就是田冶子。”

    “所以,他二人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怎能成亲呀?我其实也是不得已呀。”

    雷云闻言撇了撇嘴,心道这老家伙还够狡猾,竟然能想到这种招数,可惜最后还是弄巧成拙。

    一旁的章建兴忽然开口说道:

    “那田冶子知不知道你其实是他的生身父亲这件事呢?”

    淬火子闻言缓缓说道:

    “他自然是不知道的,再说了,你以为我告诉他,他还会信我吗?”

    章建兴闻言点点头说道:

    “明白了,我们将你的尸体带给他后,会告诉他一切的。”

    淬火子闻言怒道: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是田冶子的爹,为什么还要杀我?你们好好想想,田冶子还不至于没人性到杀自己的爹吧?”

    章建兴闻言冷笑道:

    “一个想致自己儿子于死地的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不用再演戏了,刚才孟远中的毒和田冶子之前中的毒完全一样,田冶子中的毒根本就是你下的,要不是遇到我们三人,田冶子现在早就死了,你到底是不是田冶子的师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