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远此时已是有些演不下去了,便直接伸出双掌,抓住了田冶子的双手,然后微微用力,抖动了半天,接着便从空间了取出了一瓶价值2oo点积分的普通解毒剂,给田冶子喝了下去,然后等了一会,现竟然被提示解毒失败。八一中文网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孟远只好撇了撇嘴,又抓起田冶子的双手,抖了半天,然后取出了一瓶价值2ooo点积分的高级解毒剂,给田冶子喝了下去,然后等了一会,现竟然又被提示解毒失败。

    孟远见状不禁皱着眉头看向了雷云,雷云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比划了一个圆圈的手势,示意他使用千年保心丹。

    孟远的嘴角立即便有些肉痛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又装模作样的来了一遍动作,便给田冶子吃下了价值1oooo点积分的千年保心丹。

    田冶子吃下了千年保心丹后,立即面色一红,然后忽然坐起,朝地上吐出了几大口黑色的血液,血液中还要许多小虫样的东西在蠕动,半晌才停下。

    田冶子吐出了这几口血之后,便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然后便感激的望向了孟远。

    此时雷云再去查看田冶子的状态,便现“中毒”两个字已经消失了,便赶紧向前走了两步,然后一脚就踢在了孟远的腿上,孟远被雷云偷袭,立即便摔了个四脚朝天。

    孟远躺在地上刚要起来,却看到雷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立即便双眼紧闭,蜷缩成了一团。

    雷云和章建兴立即假装大惊失色的扶起了孟远,然后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的一阵忙活,孟远才敢“慢慢醒来”。

    孟远才一睁眼便假装虚弱的问道:

    “大师怎么样了?”

    田冶子闻言立即说道:

    “孟远兄弟,我好多了,你的救命之恩,我田冶子没齿难忘。”

    孟远闻言立即欣慰的说道:

    “太好了,能治好大师,我死也无憾了。”

    田冶子却没有搭话,原来是已经睡着了,而且还微微打起了鼾,看样子睡得十分香甜。

    三人见田冶子已经恢复了健康,便决定明日再来看看情况,离开了田冶子的家,临走时,孟远还塞给田冶子的老婆秀芝两锭银子,这却不是演戏了,这田冶子也实在太穷了,又有两个女儿需要抚养,没银子可怎么行。

    哪知这两锭银子的效果比刚才三人演了半天戏的效果还要好,秀芝当场就给孟远跪下了,一个劲的磕头喊“活菩萨”,惊的三人面面相觑,暗道刚才演戏是不是有些多余,早知道应该直接甩银子才是。

    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三人便直奔田冶子的家,刚一进门,便看见田冶子正在院子中劈材,精神健旺,面色红润,明显已经完全好了。

    田冶子一见三人,赶忙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一口一个“恩公”的将三人让进了屋中,此时恰好秀芝刚刚做好了早饭,大家便一起围在桌边,边吃边说话。

    吃罢早饭,秀芝又给三人沏了一大壶茶,喝了两口茶后,雷云便对田冶子说道:

    “大师,本来您身体刚刚复原,我不该现在就麻烦您的,只是我们兄弟还有要事在身,实在是耽搁不起时间。。。”

    田冶子不等雷云说完,立即打断了他说道:

    “三位恩公,你们仗义疏财、救我一命,对田冶子有再造之恩,你们的事便是我的事,请将刀拿给我吧。”

    雷云闻言立即说道:

    “既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便将冷月取出,递给了田冶子。

    田冶子接过冷月后,便拿着刀来到了院子中,先是郑重其事的高举过头,然后忽然用右手紧紧的抓住刀锋,然后用力一拉到底,顿时鲜血激喷,一道深红色的血痕便出现在冷月的刀锋之上。

    冷月身上那淡蓝色的光芒忽然暗了一下,然后便快的流动起来,最后忽然向刀身内一收,顿时蓝光尽去,紧接着一股柔和的白色光芒忽然从刀身上出,将整个刀身完全包裹,然后在刀尖之上延展而出,仿佛将刀刃延长了半截一般。

    而这白色光芒也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忽长忽短,给人的感觉是这刀竟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的自己呼吸了起来。

    田冶子见状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将刀递回给了雷云,说道:

    “幸不辱命。”

    雷云接过冷月,赶紧便查看刀的状态,一见之下,立即大喜过望:

    “冷月,金色剧情装备,伤害8o-1oo,无视对方防御力的伤害5o-7o,力量属性+2o,武器自带技能:吸血,攻击时能将对方所受伤害的2o%转化为己方的生命值,装备需要力量达到6o点,装备后灵魂绑定,无法交易,无法掉落,人物死亡后消失。”

    此时雷云的力量属性已经高达78点,完全符合装备冷月的条件,便握紧了冷月的刀柄,选择了装备:

    “此装备需要灵魂绑定,请问是否绑定,是/否。”

    雷云立即选择了是,顿时便感到一股霸道无比的气息从冷月身上涌入了自己的身体里,这道气息的狂暴和凌厉与冷月那沉静如水般的外貌竟是截然相反,让雷云立即便产生了一种砍杀的强烈冲动,而且这冲动越来越强烈,难以遏制。

    终于,雷云再也无法忍住,“呀”的一声,高高跃起,手中冷月朝着铁匠铺对面的一块巨石便砍了下去。

    虽然雷云离这巨石还有至少三五米的距离,可是冷月那狂暴的刀气却如有实质般激射而出,一下便将巨石劈为两半。

    如此威力!

    包括雷云在内的所有人全都看傻了,出了这一招的雷云却感觉畅快无比,冷月中蕴藏的狂暴力量也终于变得温和而持久,和雷云身体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不过雷云却感觉到这股力量丝毫不弱于先前,只是因为和雷云自身的力量融合而变得可以控制了而已。

    而此时雷云的力量属性因为冷月的加成而达到了惊人的98点,只差2点,便要破百,雷云甚至隐约感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正在体内酝酿着,只要时机一到,便要爆。

    田冶子见此情景,眼中忽然闪烁出一种奇异的光芒,良久忽然说道:

    “冷月果然是名不虚传,若我穷尽此生,也能打造出如此的一把宝刀,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唉,看来一切都是宿命呀,我注定无法造出神兵,而只能为冷月而生了。。。”

    说完犹豫了一下,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忽然说道:

    “三位恩公,我有独门锻造之法,能将这冷月的威力再次提升,只是。。。”

    雷云一听还能提升威力,立即来了精神,马上追问道:

    “只是什么?”

    田冶子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只是我还有一事需要三位恩公帮忙,只要三位恩公答应,我便使出我师门的锻造绝技,将这冷月宝刀的威力提升,至少也能达到锻造等级八以上,只是那样一来,我便会功力尽失,无法完成师傅的临终嘱托了。。。”

    原来,田冶子竟是三界武器打造第一门派----熔炼门的传人,熔炼门的武器打造技艺之所以能称雄三界,就是因为他们这门派的技艺乃是太上老君过函谷关飞升前传下来的,千百年来,熔炼门人才辈出,打造出神兵利器无数,但是后来因为门派弟子内斗,导致解体,渐渐地便衰落了。

    到了田冶子这一代,就只有他和师弟淬火子了,当年他和淬火子同时喜欢上了小师妹彩霞,而彩霞却只喜欢田冶子,最终淬火子因爱生恨,下毒毒死了彩霞,不但让田冶子遗憾终身,还把他们的师傅,也就是彩霞的父亲给活活气死了。

    淬火子负罪逃跑后,田冶子誓一定要找到淬火子,为师傅和师妹报仇,谁知找了多年也没能找到,田冶子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直到数月之前,田冶子受人之托,去距长寿县三百里之外的秀水村给人打造水车,才偶然现了淬火子的行踪,哪知却被淬火子暗算,身中剧毒,非但没能报仇,反而险些丢了性命。

    田冶子说完后,雷云三人便接到了提示:

    “三界悬赏令任务,现在开启,请找到并杀死淬火子,将其尸体带回给田冶子,任务奖励,随机五宝或高级道具一件。”

    接到提示后,雷云想了想,便对田冶子说道:

    “大师,淬火子一事就包在我们兄弟身上了,还请大师立即帮我锻造冷月,我们兄弟一定将淬火子的尸体给您带回来,至于锻造需要消耗您的功力一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里是两锭金子,足够你们一家衣食无忧,还请大师不要推辞。”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