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飞闻言掏出了一张手帕,轻轻为她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柔声说道:

    “那天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说到这里,李云飞眉头一皱,然后忽然便一口鲜血喷出,血的颜色漆黑,浓稠无比,吐完了这口血的李云飞立即便要软倒在地。

    月儿见状,立即一把抱住李云飞,哭着说道:

    “郎君,不要,不要离开我,我们说好了要一辈子都不分开的。”

    李云飞闻言立即紧紧的抓住了月儿的手,说道:

    “月儿,我不会离开你,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天。。。。。。天怎么忽然黑了,月儿,我怎么看不见你了。”

    李云飞边说边用手在空中乱抓,月儿一见他这般模样,眼泪立即夺眶而出,伸出手紧紧抓住了李云飞的手说道:

    “郎君,天黑了,你别急,我这就去点蜡烛。”

    说着便要去点蜡烛,可李云飞忽然拉住她的手说道:

    “不用了,你别走,让我抱着你,我好冷,我好冷呀。”

    月儿闻言大惊,立即紧紧抱住了李云飞,柔声说道:

    “我不走,我永远都不会走,我要陪你一生一世,我还要给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还要带着孩子陪你去打猎,除了兔子,我们什么都打,好不好?”

    而李云飞却已不再说话,陷入了昏迷状态。

    月儿紧紧搂着李云飞,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喃喃的说道:

    “郎君,原谅我,今后我不能再陪着你了,我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说完,月儿忽然一咬牙,将怀中的李云飞平放在了地上,然后双掌合十,双目紧闭,顿时一股柔和的绿色光芒便从他的手掌中迸出来。

    这绿色的光芒柔和而有力,仿佛其中充满了生命的力量一般,随着光芒越来越强烈,月儿忽然两手一分,便将双掌按在了李云飞的胸膛之上。

    李云飞的身体立即便被这绿色的光芒包围,额头的黑气迅的退掉,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而与此同时,月儿的身体竟然变得渐渐透明起来,最后终于化作万点光华,消失不见。。。。。。

    两天后,雷云众人便将瑶花仙草送回了长生殿,立即便收到了可以回归的提示,但是提示中也说明,如果不选择立即回归,还有十八天的逗留时间。

    罗四海等人因为之前在长寿县外猎杀妖怪时,得了不少的好处,现在见时间还充裕,便想要回去继续猎杀妖怪,多赚一点再回去。

    罗四海等人走后,雷云取出了那张三界悬赏令,然后看了孟远和章建兴一眼,得到两人肯定的眼神后,便选择了使用,立即收到提示:

    “三界悬赏令任务开启,正在匹配当前世界信息中,请等待。。。”

    “信息匹配完成,正在生成任务。。。”

    “请找到长寿县锻造大师田冶子,开启任务。”

    收到信息后,雷云微微皱了下眉头,显然如此少的任务信息令他有些不安,章建兴闻则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他自从领悟了起死回生后,便一直是这副死样子,再加上一副标准的和尚打扮,说老实话,还真有些高僧的味道。

    孟远则是十分兴奋的,因为他看到了“锻造大师”几个字,便立即表示要和田冶子请教一下锻造装备的技巧,一副求知欲极强的恶心模样。

    三人商量完毕,便回到了长寿县,直接找到了田冶子的家,田冶子的家乃是典型的铁匠之家,前面是一间临街的铁匠铺,后面是一排三间房屋,因为铁匠每日都起的极早,这样的安排最有利于干活。

    三人见到田冶子的时候,他正一脸愁容的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床极薄的破棉被,他老婆和两个小女儿则在床边做着针线,现在已是深秋时节,三人身上的衣衫却依然十分单薄,补丁摞着补丁,床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笸箩,笸箩中还有几个吃剩下的窝窝头。

    雷云一见如此情景,立即便和孟远使了个眼色,孟远便会意的走了出去,然后直奔县城中的市集,采买了一大堆布匹、米面、油盐、腌肉之类的生活用品,还买了许多糖果,然后雇了辆马车,装了满满一车后运回到了田冶子的家。

    雷云和章建兴帮着孟远将这许多东西都运进田冶子的家里后,他的老婆和女儿都惊呆了,孟远又把糖果分给了两个孩子,高兴的孩子又叫又跳,田冶子看在眼里,一言不的默默抹着眼泪。

    雷云见状微微一笑,满面笑容的对着田冶子的老婆说道:

    “嫂子,我们三人都是田冶子大师的结拜兄弟,赶了一天的路,都饿坏了,能不能给我做点吃的去呀?”

    田冶子的老婆闻言疑惑的看了看田冶子,在得到了田冶子肯定的眼神后,便欢天喜地的去做饭了,自从田冶子染上了呕血的病症,他家便断了生活来源,已经快一年都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两个女孩子也跑出去帮着妈妈做饭,屋里便只剩下了田冶子和雷云三人。

    雷云朝着床上的田冶子一拱手说道:

    “大师,我们冒然来访,其实是有事相求,只是不知大师是否愿意帮忙?”

    田冶子闻言立即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喘着气说道:

    “这位兄台,我现在已是废人一个,连床都起不来了,咳咳,如果我这个样子还能帮你什么忙的话,你就说吧,我一定尽力。”

    雷云闻言点点头,然后便取出了那把名为冷月的刀,田冶子一见到这把刀,瞳孔立即收缩,惊讶的说道: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那把刀----冷月?”

    雷云三人闻言都是大奇,他们见到田冶子如此落魄,本来都已经快要放弃了,没想到他竟然能一眼便认出这把宝刀,还说出了刀的名字,立即便大喜过望,同时点了点头。

    田冶子一见到这把刀,好像精神都好了许多,竟然伸出手来,想要去摸一下冷月,雷云见状赶忙将冷月递了过去。

    田冶子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在冷月的表面抚摸了良久,才一脸遗憾的说道:

    “竟然是被封印(指未鉴定)了,可惜我如今已经病入膏肓,不然定能令这把刀解封,恢复到最强的状态。”

    雷云闻听此言,立即说道:

    “大师,你得的这是什么病?怎么会如此严重?”

    田冶子闻言长叹一声说道:

    “其实我是被人下了毒,每隔半月便会呕血一升,城里的郎中也来看过几次了,但都是束手无策。”

    雷云闻言点点头,便假装号脉一般将手搭在了田冶子的手腕上,然后赶紧查看了一下田冶子的信息,果然现了些问题:

    “田冶子,隐藏剧情人物,锻造大师,当前状态(深度中毒)。”

    看到“中毒”两个字后,雷云立即在团队频道里对孟远说道:

    “他是中了毒,等一下你就说你来给他解毒。”

    说完后,雷云便皱着眉头闭着眼摇晃了半天脑袋才缓缓说道:

    “确实是中了剧毒,这个病不好治呀。”

    说完立即朝孟远使了个眼色,孟远马上接口说道:

    “大哥,让我来给大师解毒吧。”

    雷云闻言立即装出大惊的样子,说道:

    “二弟,万万不可,你的身体现在也是很危险,不可以再那么做。”

    田冶子见二人如此情形,便有些疑惑的出声询问。

    雷云却叹了口气,对田冶子说道:

    “大师,是我失态了,这位孟远兄弟乃是解毒的行家,天下没有他解不了的毒,但是他的解毒方式极为的奇特,乃是将中毒者的毒都吸到自己的身体里,然后用以毒攻毒的法子将毒素压住,因此虽然能救人,却不免会伤及自身,折损寿命,因此。。。”

    孟远一听雷云这么说,立即瞪大了眼睛,然后马上配合的说道:

    “大哥,你就不要再说了,我早就仰慕田冶子大师的锻造神技,崇拜至极,如今见到大师受剧毒折磨,我怎能袖手旁观,就算是搭上这条性命,我也要为大师解毒。”

    说完,便撸胳膊挽袖子假装要为田冶子解毒,雷云赶紧一把将他拉住,装出一副痛心的样子说道:

    “二弟,你不能再这样了,你身体里的毒素已经深入经脉,田冶子大师中的毒非常阴损,弄不好你会死的。”

    孟远闻言一咬牙说道:

    “就算是死,我也要做,大哥,你就别管了。”

    田冶子见二人如此,立即说道:

    “呃,这位。。。孟远兄弟是吧,你我素昧平生,在下怎能忍心让你冒险为我解毒,你的心意我领了,其实你们送来这么多东西,已经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