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第一眼看到这份资料,立即便断定这丫鬟极有可能便是那白兔精,不过她现在的身份已经是李万石的儿媳妇、李云飞的救命恩人,李家势必会全力维护她,况且无缘无故的见人家儿媳妇,也需要理由呀。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众人商量了半天,还是认为直接上门要求见人极有可能会被拒绝,反而会打草惊蛇,倒不如夜里偷着摸进去,直接将白兔精抓住,搜出瑶花仙草,到时候不怕它不现形。

    众人计议已定,半夜时分便趁着夜色出了,很快便来到了位于县中心的一座极大的宅院,纷纷翻墙而入,不多时便将李云飞和白兔精的卧房团团围住,连屋顶都安排了两名仙缘者把守。

    此时那卧房早已熄灯,屋内漆黑一片,雷云众人刚刚完成包围,忽然一个娇小的身影便破窗而出,刚一落地就立即跃起,朝西北方逃去。

    此时守在西北方的正是巨石,巨石见那人朝自己这里跑来,立即狞笑一声,身体忽然变大,然后一拳便朝来人迎面直击而去,拳势凌厉无匹,一往无回。

    那人见巨石攻来,不退反进,猛然加朝巨石冲去,眼看就快要被巨石一拳打中之时,忽然一矮身,竟然从巨石的胯下钻了过去,然后立即冲天而起,翻上了院墙,轻轻一跃,便消失在了墙后。

    此时众人也都赶了过来,顿时便有四五个敏捷较高的仙缘者也翻墙追了出去,巨石又惊又气,立即也要追出去,却被雷云拦了下来。

    雷云拦住巨石后,说道:

    “你就别去了,你那点敏捷根本追不上人家,还是和我一起办正事吧。”

    巨石闻言一愣,说道:

    “正事?白兔精都跑了,哪里还有正事?”

    雷云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把李云飞抓回去,不怕白兔精不回来。”

    巨石闻言立即明白了过来,马上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还是你比较坏呀。”

    很快的,追出去的几人便都跑了回来,都向雷云摇了摇头,示意他没有追到,雷云立即朝巨石使了个眼色,巨石见状点了点头,马上就带人冲进了李云飞的卧房,不一会儿,被捆成了粽子的李云飞便被扛了出来,嘴里还塞了一只脏乎乎袜子。

    众人将李云飞抓回了梅志远的府上后,把梅志远吓了一大跳,赶紧就要给李云飞松绑,却被雷云一把拦住,说道:

    “梅大人,我们只是请李公子过来住两天,不会伤害他的,他那夫人乃是妖怪所化,早晚要吸干他的精血,害他的性命,我们为了救他,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

    梅志远闻言半信半疑的说道:

    “雷大人,你是说真的?那你为什么要绑着李公子呀?”

    雷云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他已被那妖怪蒙蔽了心智,怎么会听我们的?为了不让他伤害自己,还是捆起来的好。”

    梅志远闻言想了想,觉得也有些道理,不过一看见拼命摇着脑袋,嗯嗯啊啊想要说话的李云飞便有些不忍的说道:

    “雷大人,依下官之见,捆起来是很好,但是嘴就没必要堵了吧?”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那你去把他嘴里的东西取下来吧。”

    梅志远闻言立即领命,赶紧走过去取出了李云飞嘴里的袜子,李云飞被臭袜子噎了半天,早就苦不堪言,袜子一离口,立即苦着脸说道:

    “两位大人,我可没犯过法呀,你们怎么能随便抓人呢?我家夫人对我有救命之恩,你们不要冤枉她呀。”

    雷云闻言马上板着脸说道:

    “大胆愚民,本官是为了救你才出此下策的,那妖怪杀人无数,你竟还敢同情妖怪,难道你也是妖怪的同伙?”

    李云飞闻言大惊,说道:

    “这位大人,我家世代经商,常年修桥补路、积德行善,从来不敢杀生害命呀,您可不要冤枉我呀。”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更应该和官府配合,早日抓住妖怪,本官自然会放你回去,只是暂时还要委屈你几日,你就将就点吧。”

    李云飞闻言立即哀求着说道:

    “大人,我家夫人对我有救命之恩,怎么会是妖怪呢?一定是搞错了,草民愿以身家性命担保,我家夫人绝不是妖怪。”

    雷云闻言冷冷的说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你家夫人乃是一只白兔精,因为她偷取了南极仙翁的瑶花仙草,导致长寿县被妖怪围城,闯下滔天大祸,罪无可恕,不过嘛。。。”

    雷云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然后看着梅志远说道:

    “你也不要过分担心,看在梅大人给你夫妇二人求情的份上,只要她交出仙草,我便放你夫妇二人归家,不会伤害她的。”

    雷云之所以故意在这里卖给梅志远一个人情,也是怕他日后和李家不好交代,算是帮他修补一下关系,梅志远闻言也是会意,感激的看了雷云一眼。

    李云飞闻言默然了半晌,然后缓缓说道:

    “那瑶花仙草可是一株能出淡绿色光芒的奇异花草?”

    雷云点点头。

    李云飞忽然呆了呆,然后喃喃的说道:

    “白兔精,瑶花仙草,难道说。。。我想起来了,难道月儿就是当日那只小白兔。”

    原来这李云飞酷爱打猎,数月前在长寿郊外打猎时,忽然见到一幅奇景:

    一只浑身洁白的小白兔和一条十几米长的红色赤练蛇正在搏斗,小白兔为了生存而战,面对赤练蛇毫不畏惧,不过赤练蛇明显要强大许多,吃掉小白兔只是时间问题。

    李云飞一见此情景,当即大怒,便弯弓搭箭,射伤了赤练蛇,小白兔也得以逃脱,谁知这赤练蛇竟然在当天夜里钻进了李云飞的卧房,在李云飞的脚上咬了一口。

    李云飞被咬后,家人多方求医无效,性命危在旦夕,就在此时,一个自称叫月儿的姑娘来到了李家,自称是李云飞几日前买的丫鬟,而后面生的事情便和雷云之前看到的情报完全一样了。

    一连三天,李云飞都是沉默无言,但是他的眉宇间却渐渐显露出一股黑气来,明显是体内毒素作的征兆,可是雷云尝试了很多方法,最后还一咬牙给他吃了一颗五龙丹,却依然无法给他解毒,连章建兴施展的救死扶伤也无法成功解毒。

    这三天里,众仙缘者都是一直守在李云飞的身旁,防止白兔精接近她,终于到了第三天的傍晚时分,白兔精月儿直接登门求见来了。

    这白兔精个子不高,样子十分娇美,属于那种小巧玲珑型的美女,见到雷云的时候,手中还提着一个药罐子,散出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白兔精见到雷云等人后,先是怒目而视了半天,然后便叹了口气,说道: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你们是南极仙翁他老人家派来的吧?”

    雷云闻言点点头,说道:

    “月儿是吧,你的事情我们多少听说了一些,只要你交出瑶花仙草,其他的事情我们都不想管。”

    月儿闻言凄然的一笑,说道:

    “瑶花仙草给了你们,我拿什么救我的夫君呢?我配的草药,必须和瑶花仙草上的露水一起熬制,才能解我夫君体内的毒,如今再服七七四十九天便能将毒彻底解掉,可惜,我知道你们等不了,对吧?”

    雷云闻言微微点头,说道:

    “月儿姑娘,我等也曾尝试为李公子解毒,可惜都失败了,不过我等受人之托,来取回被盗之物,那瑶花仙草,你必须交出来。”

    月儿闻言默然了半晌,然后便从怀中取出了一株微微出淡绿色光芒的奇异花草,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交给了雷云。

    仙草一到手,雷云众人立即便接到了提示:

    “主线任务二,找到偷盗瑶花仙草的白兔精,取回瑶花仙草,任务完成。”

    “你们获得了积分1ooo点/人,请将瑶花仙草送回长生殿,然后可以选择回归,任务剩余时间2o天,过时间未送回的惩罚,抹杀。”

    雷云一见提示,立即心中暗叹,他本有心成全这李云飞和月儿,奈何也是身不由己,只好收起了瑶花仙草,和众人一起离开了。

    雷云众人走后,月儿便给李云飞松了绑,然后将带来的药一口一口喂他喝下,喂着喂着,忽然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般不断落下,哽咽着对李云飞说道:

    “郎君,对不起,奴家不能再陪着你了,当日若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至于遭这无妄之灾,我对不起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