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了这把剑之后,鹤奴立即表情凝重了起来,仔细的打量了那把剑半天,才缓缓说道:

    “竟然是四法青云,你是菩提祖师的弟子?”

    来人正是凌云子,他见鹤奴仅凭一把剑便叫破了他的身份,也是微微点头说道:

    “在下凌云子,方寸山入室弟子,请指教。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鹤奴闻言便将手中巨镰一横,然后微微躬身说道:

    “鹤奴,南极仙翁门下,得罪了。”

    鹤奴说完,立即便是一镰横扫而出,直取凌云子胸前要害,凌云子见状脚下微一用力,便如落叶般向后轻轻一飘,然后右手高举过头,四法青云如有灵性一般飞到了凌云子的右手之中。

    凌云子一拿到剑,便立即斜斜刺出,以极快的度在巨镰的头上一点,巨镰立即刀头向下,直插进了土中。

    而凌云子忽然身影一晃,竟然出现在了鹤奴的身后,左手一掌便切向了鹤奴的后颈处,鹤奴却如同背后长了眼睛般,头也不回的一拳朝后击出,堪堪迎住了凌云子这一掌。

    紧跟着一旋身,一膝盖便顶向了凌云子的小腹处,凌云子右手四法青云剑立即向下猛斩,将这凶狠的一击生生逼了回去。

    慢慢的,两人的近身攻击度越来越快,雷云睁大了眼睛,也只能看到两个影子在快的交手、移动,完全看不清他们两人的动作。

    忽然两人身形同时一滞,然后便快的分开,各自朝后急退了三十余米,然后同时高举武器,朝对方全冲去,就见血光一闪,两个身影一触即分。

    鹤奴喘息着看着对面的凌云子,胸口上一道贯通的剑伤正汩汩流出鲜血,很快便将上衣染红。

    凌云子却依旧白衣如雪,淡淡的看着对面的鹤奴,说道:

    “永远不要和我拼命,否则一定会死。”

    鹤奴闻言全身一震,忽然一口鲜血喷出,愤愤的说道:

    “我明明已经先砍中了你,为什么你竟然没有受伤?这怎么可能?”

    凌云子闻言默然,好半天才说道:

    “将来有一天,等你到了我的境界,你便会明白了。”

    然后便不再理会鹤奴,大步朝长生殿走去,路过罗四海身旁时却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微微一笑,再次用手一指,又将罗四海变成了小黑猪,然后才满意的继续向长生殿走去。

    剩下的这些道人自知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也不敢拦他,可是凌云子走到离大门三米远的地方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便疑惑的看了看天空,才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正站在一朵祥云之上微笑着看着他。

    老者见凌云子看到了自己,便从祥云中缓缓落下,鹤奴和一众道士立即跪到,齐声喊道:

    “恭迎师尊回府。”

    老者闻言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用一把柔和苍老的声音说道: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都回去歇息吧,小机灵,去把我葫芦里的长生丹取出一粒来给鹤奴服下,然后让鹤奴把带回来的东西放入莲花池。”

    说完便扭头看向了雷云他们这群仙缘者,和颜悦色的说道:

    “我这长生殿中有一个莲花池,池里有水道与镜湖相通,池中的瑶花仙草乃是王母娘娘所赠,因常年在池中生长,一丝灵气泄入了水中,这镜湖之水也便具有了灵气,这便是灵河中灵气的来源,不过前些日子有一白兔精盗取了我殿中的瑶花仙草,导致湖水失去灵气,才引了长寿县的异变。”

    与此同时,所有仙缘者同时接到了提示:

    “主线任务一,进入长寿县,找到南极仙翁,完成。”

    “你获得了积分2ooo点,后续任务开启。”

    “主线任务二,找到偷盗瑶花仙草的白兔精,取回瑶花仙草,任务时限,3o天。”

    南极仙翁又继续说道:

    “我已从王母娘娘那里又讨了一株仙草,灵河的灵气很快便会恢复,你们可以放心回去了,至于那鼠儿果,乃是有缘者得之,能吃到也算是你们的机缘,我就不追究了。”

    说完便转身慢悠悠的朝着长生殿走去,南极仙翁这一席话,宽容大度,并没有追究众人偷吃仙果、打伤徒众的“恶劣行径”,反而使雷云众人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便都歉意的朝着这慈祥的老者躬身一拜。

    南极仙翁立即便有所感应,回过头来微笑说道:

    “那瑶花仙草擅能治疗重病,你们可以此为线索,去那长寿县中寻找,定能有所获。”

    说完便走进了长生殿中,然后大门一关,不再出来了。

    南极仙翁一走,凌云子也一言不的踩飞剑离开了,只剩下了雷云众人和变成小黑猪状态的罗四海,众人看了看罗四海,都是摇了摇头,然后都把目光投向了雷云,

    雷云正在犹豫要不要赶紧返回长寿县去做任务,猛地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立即错愕的说道: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巨石闻言立即说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倒是说句话呀。”

    雷云闻言表情呆滞的眨了眨眼,然后低头想了半天,才说道:

    “还是先回长寿县吧,咱们吃了人家的仙果,又打伤了南极仙翁的爱徒,继续留在这也不会捞到什么好处了,不如赶快走。”

    顿了顿又说道:

    “你们吃了那果子得了什么好处没有?我就吃个酸酸甜甜的味道,还仙果,感觉没什么特别呀。”

    众人闻言都是茫然的摇摇头,显然也都没吃出什么稀奇来。

    此时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下来,雷云众人便决定就地露宿一晚,明日再赶回长寿县。

    第二天一早,雷云众人便启程返回了长寿县,路上现镜湖的水竟然出一股淡绿色的光芒,显然已经恢复了灵气,而且水中的鱼儿也都变得活跃了许多。

    穿过镜湖,回到6地上之后,众人现先前来时的那片沼泽竟已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片大草原,而且还有不少的牛羊鹿之类的动物成群结队的在草原上跑来跑去,场面十分壮观。

    因为一路顺畅的缘故,众人只用了两天时间,便返回了长寿县,刚一进城,便得知灵河已经恢复了灵气,县城外的怪物已经全部离去,长寿县的人们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正常生活。甚至有一些消息灵通的商人,已经第一时间跑上门来收购鹿茸了。

    说到找人这种事,自然是官府最拿手,因此为了节约寻找白兔精的时间,雷云众人一回来便直接找到县令梅志远,又是一顿言辞恐吓,然后便限他三天内将全县一年内所有生过重病的人全部登记,包括已经死了的。

    梅志远一见这帮瘟神,唯恐避之不及,哪里敢惹,便赶紧安排捕快进行排查,不过梅志远明显要比雷云众人善于抓重点,他给捕快们的限期是两天,而且必须找到家中有可疑情况的重病人。

    捕快们其实都是地头蛇一般的存在,想找人那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于是第二天傍晚,便有一份仅七人的名单送到了雷云的手上。

    雷云随手翻了翻,现虽然只有七人,但是这七人的资料却足足有近百页,内容居然详细到家中有多少条狗、曾经逛过几次青楼、光顾了哪几个姑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雷云将名单直接交给了罗四海,请他这个联盟的“领”定夺,罗四海也不推辞,除了他和雷云,直接两人一组便安排了下去,分头前去核实,然后便赶紧回到自己在梅志远府上的单人客房,去和他刚刚搞到手的那个梅府的丫鬟鬼混去了。

    原来这梅府有一个十分标致的丫鬟,出落的亭亭玉立,貌美如花,梅志远早已垂涎已久,只是碍于他夫人是个妒妇,迟迟没能得手,结果竟然便宜了罗四海,气的梅志远两天都没怎么吃饭。

    其他仙缘者们一拿到名单,立即便分头行动,经过一天的仔细侦查,终于传来了确切的消息----县中富李万石的独子李云飞数月前中了剧毒,昏迷不醒,性命危在旦夕,县上所有的名医都是束手无策,一致认为三日内必死,结果却没死,虽然至今未愈,但是身体已经一天比一天好转,一月前还成了亲。

    按说以李万石的身份财富,理应为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谁知却是娶了一个丫鬟,而且据说这丫鬟是李云飞中毒昏迷后才忽然自己来到李家,声称李云飞已经买了她,而且一来便衣不解带、日夜守候的伺候了李云飞整整三个月,其精心程度甚至过了李云飞的娘亲王夫人。

    最奇的是这丫鬟还会熬制草药,众多名医都没办法的剧毒,竟然被她自制的草药给慢慢化解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