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童闻言面色一寒,冷冷的说道:

    “家师也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你们偷吃我家仙果,按例吃一口便要罚做十年苦役,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了。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巨石闻言大怒,直接便将手中吃剩了一半的果子照小仙童丢了过去,正中小仙童的面门。

    巨石乃是力量型仙缘者,臂力十分惊人,再加上这仙果汁水丰富,顿时便把小仙童变成了大红脸,引得众人一通哄堂大笑。

    小仙童骤然遇袭,立即大怒,指着巨石说道:

    “好贼子,你给我等着。”

    言毕,一扭身便返回了殿中,顺手把大门也重重的关上了。

    巨石一见这道童将门关了,便急忙两步跑到门边,伸手便推,哪知不管他如何用力,大门竟然都是纹丝不动。

    旁边几个人见此情景,都跑过来帮他一起推,谁知还是推不动,众人见这里连门都如此蹊跷,顿时便都有些担心起来。

    一会的功夫,便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里传了出来,巨石等人一听到有人来,便朝后退了几步,很快的,大门便从里打开,十几个手持兵器的道士便冲了出来,也不说话,见人就打。

    仙缘者们到哪都是横行惯了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如今见到有人比他们还不讲理,立即便操起武器,和道士们打作一团。

    因为等一下还要见南极仙翁,打伤人家弟子毕竟不好看,所以仙缘者们都是很有默契的没有使用技能,只是和这些道士们纯粹用武艺对打。

    可是打着打着,一个道士忽然取出了一根金黄色的绳子,然后往空中一丢,嘴里还嘟哝了一句什么话,那绳子立即便像有了生命一般,直接将和那道士对打的巨石给捆成了个粽子。

    巨石也不甘示弱,忽然身上白光一闪,已是使用了解除异常状态的药物,那绳子立即消失不见。

    巨石冷笑一声,身上白光一闪,身体忽然膨胀变大,身上的肌肉也都一块块贲起,并且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花岗岩颜色,显然是动了技能。

    巨石变身完毕,立即便躬身向前,然后高撞向了面前的道士,那道士中了这一击后,立即像炮弹一样飞出,至少飞出了三四十米远,然后才跌落到了瀑布下面的湖水中,生死不知了。

    这样一来,场面上的火药味立即便重了起来,道士们下手也不再有顾忌,仙缘者们也都上火了,各种技能开始6续登场,很快便将道士们打的屁滚尿流,纷纷逃回了殿里,然后继续大门紧闭,再也不出来了。

    事已至此,仙缘者们也不再有顾忌了,既然这大门推不开,干脆便打碎算了,于是各种武器技能便轮番上阵,岂知攻击后得到的提示竟然全都是:

    “该物品无法被破坏。”

    里面的人不出来,外面的人又进不去,此时雷云也没办法了,双方便只好僵持着,谁知道这一僵持,就僵持了三天三夜。

    三天来,雷云一众仙缘者都是心急如焚,眼看任务时限就要到了,可是却在里南极仙翁一步之遥的地方,被阻住了,真是Tm活见鬼了。

    第三天早上,众人还正在吃早饭的时候,天空中忽然飞来一只极大的丹顶鹤,这丹顶鹤至少是普通鹤的两倍大小,嘴里还叼着一株闪着淡绿色光芒的奇异花草。

    丹顶鹤飞到长生殿上空,竟忽然落地,变成了一个年轻人,道袍峨冠,面容十分的清俊,一见到聚集在门前的雷云众人,立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年轻人刚要说话,长生殿的大门忽然打开,那小道童和之前的十几个道士一拥而出,围着年轻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大师兄,你可回来了。”

    这些坏人在这呆了好几天了,还打伤了我们好多师兄弟。”

    “就是,大师兄,你看我这眼,还青着那!”

    年轻人听了这些话之后,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不过依然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各位道友,在下鹤奴,各位到我们长生殿来,不知所为何事?”

    雷云怕巨石和罗四海搭话,闻言赶紧上前一步说道:

    “鹤奴仙长,在下雷云,我们这些人本是来求见南极仙翁的,之前与贵门弟子因为一些小误会生了些争执,还请仙长见谅,我们并无恶意。”

    话音刚落,那小胖道童立即说道:

    “呸,你还好意思说是误会?大师兄,他们偷吃了我们的鼠儿果,我说要让他们罚做苦役,他们便用吃剩的果子砸我的头。”

    鹤奴闻言点点头,然后对雷云众人说道:

    “雷道友,你们要见家师,不知所为何事呀?告诉我,我也好为各位通禀一声。”

    雷云闻言顿时语塞,因为任务虽然要求见南极仙翁,但是却没说见南极仙翁要干什么,雷云一时也找不出合适的借口,便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鹤奴见雷云说不出话,立即便是脸色一寒,怒道:

    “没话说了吗?你们无缘无故携带兵器来到我们岛上,不但偷吃了仙根鼠儿果,还打伤了我几位师弟,现在竟然连来这的原因都说不出来,分明是故意来捣乱的,今天要是饶了你们,我们长生殿以后也就不用见人了。”

    说完顿了顿,忽然冷笑了一下,说道:

    “一口鼠儿果,十年做苦役,这可是我家师傅定的规矩,你们做了我们长生殿的苦役,自然便有机会见到我家师傅了,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说完,一翻手,便取出了一件好似镰刀一样的巨大兵器,柄长刀弯,形如鹤嘴,寒光闪闪,然后当胸横握,朝着雷云众人用力一扫,一股如有实质的冲击波便以鹤奴为原点,以极高的度朝着雷云众人激射而去。

    冲击波所到之处,众仙缘者纷纷被击飞,竟如同台风刮过一般,而与此同时,一道闪电从天空中落下,正中鹤奴的头部,正是孟远的五雷轰顶,他在鹤奴出招的同时,也立即动了反击。

    谁知闪电落到鹤奴头上一尺之处,竟忽然改变方向,劈在了鹤奴身旁的地上,鹤奴见状轻蔑的一笑说道:

    “又是没有高级心法配合的五雷轰顶,凭这种低级的技能也想伤我,简直是笑话。”

    话音刚落,立即便有十几件武器又招呼到了他身上,正是回过了神来的一众仙缘者,立即便将鹤奴围了起来,进攻、控制、回血三组人相互配合,群战鹤奴。

    鹤奴冷哼一声,手中镰刀一扫,瞬间连续的三次旋身,竟然又出了三道连续的冲击波,众人立即被全部击飞,倒地不起。

    一个黑色的幽灵忽然出现,猛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冲向了鹤奴,鹤奴见状不慌不忙的用手一指,一股绿色的火焰忽然将幽灵包围,幽灵尖叫一声,然后便凭空消失。

    章建兴见状顿时傻眼,这还是他第一次技能被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雷云此时却忽然瞬间移动到鹤奴身前,一刀便砍向了他的咽喉要害。

    鹤奴似乎知道厉害,赶紧将手中巨镰一横,竟然将这必中的一刀给挡了下来,然后紧接着快的朝前一推,刚好磕在了雷云的刀柄之上。

    这一下便将雷云的后续攻击全部封死,雷云立即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手中长刀差点脱手而出。

    横扫千军竟然也被打断。

    鹤奴从容破掉了雷云的最强杀招后,一脚便当胸踹出,将雷云踹出去十几米远,然后一挺身,便又跟后续跟上来的几个仙缘者战在了一起。

    几乎就是几个呼吸之间,所有的仙缘者便都倒地不起,十七个人外加五名玄武卫竟然都是被鹤奴一人所败,只有雷云的玄蜂因为未参与进攻,依然悠闲的在天空飞着,完全没有一点儿要去保护主人的觉悟。

    鹤奴见众人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便傲然负手说道:

    “就这点本领还想硬闯我们长生殿,简直不自量力,各位师弟,把他们都捆起来,带到后山去挖石头。”

    就在此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好大的口气,就让我来会会你吧。”

    鹤奴闻言一抬头,便看见一道凌厉的剑光迎面而来,度奇快无比,他立即本能的用镰刀一挡。

    “噹~~~”的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震得众人两耳聋,而当其冲的鹤奴身体猛地向下一沉,一股强劲的气浪呈环形从他脚下散出来,忍不住大喝一声:

    “好剑法!”

    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大鸟般从天空俯冲而下,飘落到了鹤奴的面前,先前那把飞来的宝剑则静静的在白色身影的身后漂浮,阳光之下,剑身上银光流动,十分耀眼。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