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观乃是紧挨着河流修建,左边墙距离河流最近,那距离也就是大概三五米的样子,一条宽约一米左右的人工渠将河流引入了道观之中,整个道观的形状呈八卦形,一道朱红色的大门朝着正北方----也就是雷云三人来的方向。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

    雷云三人来到道观的门前,章建兴忽然拿出了自己那套和尚的行头,还花了5o点积分改换了一下“型”,然后朝雷云二人猥琐的笑了笑,便上前去敲门。

    章建兴敲了两下,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年约**岁的道童探出了头来,敲门的章建兴此时乃是一身高僧打扮,因此这道童一见之下便立即慌乱的行礼说道:

    “大师,贫道有礼了。”

    章建兴立即双手合十换了一礼说道:

    “阿弥陀佛,贫僧是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今日路过宝地,想要讨些斋饭吃,要些水喝,还望小施主行个方便。”

    小道童闻言打量了一下章建兴,然后又看了看它他身后的雷云和孟远,问道:

    “大师宝相庄严,确实像是得道的高僧,只是您身后那两位施主面带戾气,不知是何人?”

    雷云与孟远闻言顿时有些无语,心道这出家人的地方怎么也以貌取人,早知道也改改造型就好了。

    章建兴闻言答道:

    “这两个是贫僧的徒弟,他二人才入我佛门不久,因此修行尚浅,但满怀向善之心,都不是坏人。”

    “徒弟”二字一出,雷云与孟远都是同时出腿,踢在了章建兴的后脚跟上,疼的这家伙直咧嘴,却又不敢作。

    小道童又看了看那五名玄武卫,继续问道:

    “大师,那五名凶神恶煞的官兵又是何人?”

    章建兴此时正疼的龇牙咧嘴,赶忙边吸着凉气边说道:

    “这几位乃是唐王派遣护送我的兵将。”

    小道童闻言又说道:

    “那,那个大蜜蜂又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蜜蜂。”

    章建兴闻言顿时有些语塞,憋了半天才说道:

    “那个嘛。。。那个是贫僧的宠物,我大唐很流行养蜜蜂做宠物的。”

    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去搂了一下玄蜂,玄蜂立即尖叫着表示抗议,小红眼睛一瞪,章建兴立即吓得赶紧跳开了。

    小道童闻言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好吧,我去问问师傅去。”

    说完,便一下关上了大门,过了好半天,才出来了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长髯道士,将大门重新打开。

    长髯道士一见章建兴便行礼说道:

    “无上天尊,大师远来辛苦了,请先到内堂用些便饭吧。”

    章建兴闻言立即还礼说道:

    “阿弥陀佛,既如此,我等便打扰了。”

    说完,便带头进了大门,雷云众人也随着鱼贯而入。

    进了大门,雷云才现这道观的院子其实极大,只有北面有一排十几间房屋,其他地方都没房子,只是零星种了些树木和花草。

    在院子正中央的一座红色的八卦炉,里面还燃着熊熊的烈火,两个精赤着上身的火工道士,正站在炉旁守着,不时的打开炉门查看着什么。

    从外面引入的那条人工渠便是在这八卦炉处绕成了一个环形,将八卦炉圈住,然后又返了回去,形成了一个循环流动的活水系统,看那样子应该是为了防止炉火造成火灾而特别设计的。

    雷云几人被安排到一间不大的厢房中,才坐了没一会,便被通知去吃晚饭。

    晚饭是烤的软烂的红薯和大米稀饭,再配上自制的腌黄瓜和醋泡辣椒,加上之前见过的四个道士和做饭的老道士,一共有五个道士和几人一起吃饭。

    赵熊等五名玄武卫因为身形暴涨的缘故,饭量好像也变大了,他们几个一路上跟着雷云,都是各种美食吃过来的,忽然吃起这个粗粮,便有些填不饱肚子,一连吃了六大笸箩烤红薯,喝了四十几碗稀饭才算勉强吃饱,看得几个道士都是有些咋舌。

    饭后,雷云几人被安排在最东边的客房居住,一张东西贯通的大火炕,睡下雷云八人竟然绰绰有余,当然玄武卫是不睡觉的,他们几人晚上都是自觉的去站岗放哨。

    玄蜂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它那昆虫的习性并没有因为跟着雷云而有任何的改变,自己霸占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后,很快便呼呼大睡起来。

    此时天色还早,雷云便示意孟远、章建兴三人坐成一圈,然后说道:

    “你们一定在奇怪,我为什么要往和长寿县相反的方向走,对吧?”

    孟远闻言点点头,说道:

    “你一定有你的道理,我心中确实有些不解,但是我相信你。”

    章建兴和孟远不同,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也爱动脑子,闻言也说道:

    “我其实仔细想过这个问题,觉得你的决定其实是非常明智的,长寿县那边说不定会有什么未知的危险。”

    雷云闻言赞赏的看了章建兴一眼,然后说道:

    “非常好,现在我来告诉你们我不去长寿县的理由。”

    “第一,任务给出了3o天的时限,但是从我们切入的地点来看,赶到长寿县最多只需要三天而已,即便是考虑进去仙缘者之间互相战斗所浪费的时间,五天时间也是足够了,因此3o天的限时,意味着进入长寿县其实并不容易,村外极有可能存在未知的危险。”

    “第二,从主线任务来看,这个任务并不难达到,但是此次任务的人员高达6o人,这么多的人一起执行任务,任务的难度可想而知,因此我要等,等到其他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愿意相互合作时,才会前往长寿县。”

    “第三,曾经有一个神秘的人提醒过我,这个人的实力远于我,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此言一出,孟远和章建兴同时大惊,雷云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一对一的话,雷云那高爆的伤害几乎可以让任何敌人恐惧,而且他还有五个玄武卫和一只变态的玄蜂,简直是强大到要爆炸,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对另一个人有如此的评价,不得不让两人同时震惊。

    雷云忽然沉默了半晌,谨慎的说道:

    “不过,他貌似是个独行者,而我们却是一个互补性很强的团队,如果下次正面遇到,我还是有信心击败他的。”

    孟远和章建兴闻言都是松了一口气,雷云作为团队的主心骨,如果还没打便失去斗志,他们还不如赶紧跑路,离那个杀星远远的。

    雷云见两人不那么紧张了,又缓缓说道:

    “从那个地图显示上看,聚集到长寿县附近的大概有三十人左右,共分为六个队伍,另外就是咱们三个和那个独行者,而且我注意到刚才有两个队伍好像是结盟了,他们的位置靠的太近了。”

    “我们现在的任务便是等待,等这些队伍完全结盟后如果他们还是没能进入长寿县,我们再启程前往那里也不迟,不过。。。”

    雷云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道:

    “我们好像运气不错,这个地方很明显有隐藏任务,我估计很快便要出现了。”

    就像是要印证雷云的话一样,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然后便点起了数十个火把,将偌大的院子照的明亮如白昼。

    雷云几人立即一齐来到院子中,便见到十几个道士正围在八卦炉旁,为一个道士十分显眼,因为他的身高竟然是周围之人的将近两倍。

    这道士虽然高却非常的瘦,长得尖嘴猴腮,两撇老鼠须,一嘴大黄牙,此时手中正提着一个绣有八卦图案的黄色袋子,袋子中似有什么活物,挣来挣去的不停乱动,但是道士的手明显十分有力,死死的抓着袋子的口,任袋子如何动,也无法挣脱。

    那道士一声喝令,两个火工道士立即便将八卦炉的炉门打开,熊熊燃烧的火焰将两个火工道士逼得立即后退,而那高瘦道士则上前一步,将手中的袋子丢进了八卦炉,然后顺手将炉门一关,立即后退了几步。

    很快的,一阵怒吼从八卦炉中传了出来:

    “鬼谷老杂毛,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我修行千年,从未杀生害命,我要到阎君天子那里去告你。”

    那高瘦道人闻言冷冷的说道:

    “虎山君,前几日长寿县的猎户死了好几个,都是开膛破肚,内脏全无,我认得出那是你的手法,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时炉中的虎山君被火烧得连声惨嚎,闻言立即怒喝道:

    “那些猎户已经杀了我家四个孩儿了,我难道眼睁睁的看他们杀光我的儿孙吗?”

    高瘦道人闻言面色一沉:

    “这么说,你承认人是你杀的了?你既已修行千年,本应向善救人,以求正果,如今杀生害命,已是堕入了魔道,留你不得了,记住,下辈子要潜心向善,切不可再生杀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