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财闻言大吃一惊,连忙问道:

    “雷兄,你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去经营一整座城?”

    雷云闻言淡淡的说道:

    “正是如此。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张老财闻言立即表情凝重的想了半天,最后终于说道:

    “雷兄,此事事关重大,牵涉的面也太广,我一个人是做不了主的,必须要和会长他老人家商议一下,只不过会长他老人家生性多疑,极为的谨慎,因此。。。”

    说完便深深看了雷云一眼,缓缓说道:

    “这月兔岭说到底,其实是玄武军苏大将军的地盘,如果雷兄能安排苏大将军和会长他老人家见一面的话,我想会长大人必定会疑心尽去,对咱们的合作应该会十分有帮助的。”

    雷云闻言想了想,然后说道:

    “这件事,我必须要去请示一下大将军,然后再给你回复。”

    张老财闻言点点头,立即说道:

    “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去联络会长,雷兄你现在去找苏大将军,咱们今日便将此事定下来如何?”

    桃源钱庄离苏定方的大本营是很近的,所以雷云很快便见到了苏定方,出乎雷云的意料之外,苏定方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与桃源商会会长的会面,还让雷云立即安排,请桃源商会会长直接来玄武军大本营见面。

    雷云立即让司马福荣联系张老财,而张老财这边也传来了消息----桃源商会会长吴长天将会在三天内赶到高老庄要塞,面见苏定方大将军。

    雷云将这个消息通知了苏定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便返回了云栈洞,第二天一早,便径直来到会议厅,现舞天姬等人早已在此等候着他了。

    一别数月,雷云因为打了一夏天仗的原因,明显晒黑了许多,舞天姬也因为又要忙活剧场建设的事情,又要安排雷云和楚恋依的婚礼,也显得有些清瘦,不过她一见到雷云,一双美目立即一亮,看着雷云的眼神也变得热烈而大胆,明显充满了情意。

    上官彩云依然是会议的主持人,她介绍了霓裳飞天的经营情况和剧场建设进度,又和雷云说了一下关于婚礼的安排,准备定在下个月的初六日,让雷云和楚恋依完婚,请帖都已经完了。

    原来上官彩云在流沙河要塞的战事刚一结束,便算了一下雷云返回的时间,然后就确定了婚礼的时间,地点就定在霓裳飞天大客栈。

    此次婚礼原本只邀请了玄武军的一众将领和桃源商会的几个高层,不过,请帖刚完,刚鬣集团中和雷云相熟的一些妖怪就主动上门索要请帖,上官彩云只好又增了一些,哪知刚打走了妖怪,又有一大批给玄武军供应军粮和副食的商人也来索要请帖。

    再后来,殷丞相、程咬金、马副将、长安南城门统领衙门纷纷前来索要请帖,上官彩云只好将婚礼的规模一扩再扩,一直扩到霓裳飞天大客栈能接待的极限,才算完事。

    上官彩云说的唾沫横飞,雷云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自从他进来,舞天姬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美人如此恩重,雷云很快便有些吃不消了,哪里还能听进什么东西。

    上官彩云说着说着,忽然感觉旁边有人拉她的衣角,她赶忙回头一看,现身旁负责舞团道具服装管理的苏玉玲正向她使眼神,便顺着苏玉玲的眼神看了看,立即便恍然大悟,马上闭上了嘴,借口上厕所,便逃了出去。

    上官彩云这一带头,其他人立即有样学样,很快便都溜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了雷云和舞天姬两个人,苏玉玲是最后一个走的,临出去还故意把门给带上了。

    舞天姬待所有人都出去后,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激动,死死的盯着雷云,轻轻咬着嘴唇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了雷云的身边,雷云见舞天姬走了过来,只好也站了起来,刚要说话,便被舞天姬一把搂住了脖子,紧接着一双炽热的唇便吻上了雷云的唇,那唇柔软的好似温热的奶油一般,差点将雷云给融化了。

    雷云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舒服的差点呻吟出声,这时忽然感觉嘴里一热,竟然是舞天姬把香舌伸了过来。

    舞天姬丁香暗吐,忘情的和雷云纠缠着,雷云只感到舞天姬的喘息中,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让他渐渐迷醉,一双手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在舞天姬身上游走起来。。。。。。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舞天姬立时便喘息着回过了神来,此时她整个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雷云剥除干净,露出了如凝脂一般的肌肤,胸前两点淡红色的凸起随着雷云的揉搓,不停的微微抖动着。

    舞天姬一见自己竟已变成如此模样,立即尖叫一声,赶忙用双臂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然后转过头去,慌乱的整理起衣服来。

    雷云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却又无可奈何,只好高声问道:

    “谁在外面?有什么事吗?”

    门外上官彩云的声音立即响起:

    “雷公子,刚鬣集团的孔雀仙子来了,现在就要见您,正在会客厅等着呢。”

    雷云只好压下了搞定舞天姬的念头,无奈的出去见孔雀妖。

    孔雀妖今天梳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丸子头,再配上一身白色的紧身女武士服,和她本身那妖异的气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但是多看几眼后,却感到别有一番独特的味道。

    一见到雷云,孔雀妖立即娇笑着迎了上去,说道:

    “雷大人凯旋归来,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也好给大人接风洗尘呀。”

    边说边挽住了雷云的胳膊,用胸前的两团饱满用力的挤压着雷云结实的臂膀,雷云只好赶紧快走两步,矮身坐到了椅子上,才算将孔雀妖摆脱。

    雷云坐下后,马上问道:

    “孔雀仙子这么着急找我,不知有何贵干呀?”

    孔雀妖闻言妩媚的一笑,轻声说道:

    “没事呀,就是想雷大人你了,来看看你。”

    边说边向雷云抛了个媚眼,吓的雷云赶忙干咳了两声,说道:

    “孔雀仙子说笑了,在下蒙圣上天恩,现在掌管月兔岭商驿,公务繁忙,实在是抽不开身,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孔雀仙子闻言娇笑说道:

    “不瞒雷公子,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月兔岭商驿的事情,想找雷大人好好商量一下。”

    雷云闻言顿时有些诧异,说道:

    “以咱们的关系,还有什么不能商量的事情,仙子但说无妨。”

    孔雀仙子闻言立即展颜一笑,说道:

    “雷大人果然是个痛快人,那我就直说了,您也知道,我们刚鬣集团的主业是搞房屋建设,如今月兔岭将要大开的事情,已是闹得满城风雨,帝国的几个大地产商都十分看好那里,认为那里潜力极大,未来必将有大的展,所以我们刚鬣集团也想参与月兔岭的开。”

    雷云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这个倒是不难,只是你们准备如何参与呢?”

    孔雀妖闻言立即说道:

    “住宅,我们要承建月兔岭商驿所有的住宅项目,独家垄断。”

    雷云闻言不禁哑然失笑,说道:

    “这算什么要求?你们花钱在一片不毛之地上盖房子,我们玄武军还能收地钱,卖房子还能收税钱,这是大好事呀,你这要求太奇怪了,你得说清楚了,否则我还真不能答应你。”

    孔雀妖闻言神秘的一笑说道:

    “你们这些凡人果然不懂这些,你可知那月兔岭名字的由来?绝并不是因为那地方有几个土丘像兔子,就叫月兔岭的,而是因为那个地方乃是蟾宫月兔飞升前修炼的地方,所以才称为月兔岭。”

    “因为那地方的灵气极为的充沛,蟾宫月兔才能迅提高修为,最终飞升,它走之后,多少人眼红着那地方那,但是之前一直被朱紫国占据着,地域上属于西牛贺州,乃是佛祖管辖之地,我们南瞻部洲之妖不敢贸然前往,可如今那里已是大唐的土地,属于我们南瞻部洲了,我们自然要近水楼台先得月,把那地方占据起来,修建洞府,用于修炼之用。”

    雷云闻言才恍然大悟,立即说道:

    “既然如此,那确实是要让咱们刚鬣集团抢先占据,全帝国都知道我和刚鬣集团的关系,这样的宝地要是被别人抢走了,我的脸也没地方放呀,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住宅全归刚鬣集团。”

    孔雀妖闻言大喜,立即便要过来拥抱雷云,口中还连连说道:

    “太好了,雷大人果然爽快,您放心,咱们刚鬣集团一定全力以赴,迅完成月兔岭的住宅建设,为雷大人的商驿展做好住宅保障。”

    雷云闻言也是连连点头,说道:

    “好,你们盖够了洞府,便多盖些住宅,我认为那地方以后肯定会很繁荣,住宅的需求一定少不了,但是我丑话要说在前面,使用土地的银子一两也不能少----那可是苏大将军要派大用场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