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牛大胆不由得像做贼一样,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猛然现周围的人都是疯了一样拼命的抢敌兵杀,连s级技能也都是不要钱了一样的乱放,仿佛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而是修行千年的老妖一般。? 八一中??文 W㈠W?W?.㈧81ZW.COM

    如此情景,牛大胆就是再笨也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拿到过足额的过关奖励了----每次任务世界,那1ooo积分的过关奖励都是要上供的,自己只能靠杀些小怪,做点分支任务赚点积分。

    如今暴富机会便在眼前,怎能轻易错过,牛大胆立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怒吼一声,手中长剑一挺,便杀入了敌群。。。。。。

    雅丹望着前方的一片火海,脸色难看至极,他眼睁睁的看着木里杰和火摩柯冲进敌人的埋伏圈,如今已经快两个时辰了,那三万骑兵不但一个都没有回来,就连匹马的影子也没看到。

    就在这时,一队黑衣骑兵从远方出现,径直来到了雅丹的面前,为的正是图力。

    图力一到雅丹身前,立即翻身下马,一抱拳说道:

    “将军,破阵营和黑箭营已经全军覆没,不过,为了这次伏击,裴行俭的部队调动也很大,我们已经探明,我军可以从三十里外的凤鸣坡绕过去,只需半天时间便可以到达西府大营。“

    雅丹闻言,阴沉着脸冷冷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大白天的跑去袭营烧粮吗?”

    图力闻言立即说道:

    “启禀将军,凤鸣坡与西府大营之间有一片野梅林,甚是茂密,我们可以将大军藏进梅林,休整人马,待到夜间再出袭营。“

    雅丹闻言,立即便犹豫了一下,心中暗道:

    “如今返回要塞,也是困守孤城,即便能侥幸守住,如此大规模的损兵折将也是死罪难逃,唯有行险一搏,才有一线生机。也罢,这次袭营如果失败,我就返回要塞,然后派图力去向苏定方请降,以苏定方的为人,至少也会给我弄个肥缺,封个侯爵啥的,只是可怜了我那孝顺的儿子,定会被我牵连,九死一生呀。“

    想到这里,雅丹竟然忍不住老泪纵横,看得图力等人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原来,这雅丹今年已是五十出头了,虽贵为将军,但是多年来只有一个妻,从未纳妾。

    倒也不是他不想,只是他的妻子美莉莎乃是个非常极端的妒妇,又是当今宰相那思迪的女儿,雅丹根本惹不起她,所以虽然也偶尔出去拈花惹草,但却一直不敢公然纳妾。

    然而就在五年前,一位波斯商人送给了他一个绝色的舞姬,不但美艳非常,而且性格极为温婉,雅丹对此女是爱不释手,便在京城边上买了一处宅院,将此女安置在此,朝夕前来相会,不久,这舞姬便给雅丹生了个聪明可爱的小女儿。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不知怎么竟传到了雅丹的正妻美莉莎的耳中,立即便打翻了醋坛子,美莉莎带人直接找上了门,便要将这母女二人全部打死,以解心头之恨。

    紧急关头,雅丹的儿子索南挺身而出,说这舞姬是他的小妾,孩子也是他的女儿,这才解了雅丹的围,美莉莎不疑有他,便高兴的将母女二人接回了家中,当成儿媳妇和孙女养了起来。

    索南与礼部尚书的女儿思妮娜本是青梅竹马,早已定了亲事,结果此事一出,礼部尚书便直接悔婚,将思妮娜嫁给了别人。

    索南却忘不了思妮娜,为了挽回思妮娜的心,他偷偷将实情高诉了思妮娜,思妮娜本来就深爱索南,从此两人便偷偷的暗中来往,却被思妮娜的丈夫现了。

    当朝宰相的外孙做出这种丑事,自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虽然最后宰相那思迪将事情摆平了,索南却背上了极坏的名声,再也不能出仕做官,毁掉了前程。

    雅丹因为自己好色而毁了儿子的终身幸福,一直心有愧疚,在家中又不敢和“儿媳”亲近,索性便随军出征,为了不回家,还主动要求留在流沙河要塞镇守,过起了眼不见心不烦的逍遥日子。

    如今大难临头,雅丹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因而伤心落泪,不过图力等人却是不知其中缘由,纷纷有些错愕。

    但是很快的,雅丹便一咬牙,说道:

    “如今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胜败在此一举,传我的军令,全军出,前往凤鸣坡。“

    此时的月兔岭这边,已经开始打扫战场、清点战利品了。

    裴行俭此战不但一举消灭了流沙河要塞的三万精锐骑兵,还俘获了近两万匹战马,可谓既消灭了敌人,又壮大了自己,这批战马中断腿的那些会被立即运回高老庄要塞,用于繁育马匹,另一半将会用于组建玄武军的骑兵部队。

    三万精锐骑兵,虽然有不少是被玄武军所击杀,依然给仙缘者们带来了一笔巨大的财富,每人都捞到了至少5oo点以上的军功,雷云三人也不例外,三人加上五名玄武卫一共捞到了近5ooo点的军功。

    到了东边天色有些泛白之时,提示也随之响起:

    “史诗级战役剧情任务,流沙河守军狙击战,现在结束,战役结果----玄武军完胜

    “任务完成评价:s级”

    “任务奖励统计放中。。。”

    “所有参战仙缘者此次所获军功奖励翻倍。”

    战场上立即响起了如雷般的欢呼之声,所有仙缘者都是士气大振,高兴之余还帮着玄武军的兵士们打扫起了战场,还有的施展起疗伤技能帮着救治伤员,就好像他们也真正成了玄武军的一员一样。

    战争一结束,雷云三人便立即赶回了各自的营地,毕竟还有十几万人的吃饭问题要他们解决,不能在此耽搁太久。

    其实三人虽然被玄武军的吃饭问题拴在这里,做不了其他任务,但是这几日又刷任务、又得隐藏物品的,这其实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补偿?

    雷云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因此也就不在乎战场上这点军功了,搞好军粮供应才是重中之重,毕竟那里才是雷云的根本。

    才忙完了早饭,雷云便接到了裴行俭的军令:

    “今日全军修整,明日兵流沙河要塞,离城五里处扎营。”

    同时雷云也接到了章建兴和孟远传来的消息:

    李易和刘文通的大军将会连夜进攻猛虎关和熊罴关。

    其实这两个关隘被围困多日,援军又迟迟不到,士气早已低落到了极点,搞不好根本不用打,一劝降便不战而胜了。

    此时战局已经基本明朗了,竟是几乎全在苏定方之前的意料之中,雷云不由心中暗赞,这苏定方洞悉敌情,运筹帷幄,其实仗还没打,就已经胜利了,怪不得能威震边疆多年,果然是非常人物。

    当天晚上,雷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正要去查看军需任务时,忽然苏定方的四名亲兵来到了军粮处,一见雷云便抱拳说道:

    “雷大人,裴大将军有请。”

    雷云闻言一愣,自从自己随裴行俭来到这月兔岭,从来没有被他召见过,两人偶有相见,也是因为裴行俭视察军粮供应情况,在大营中偶遇了几次,因为雷云的军粮供应及时、足量、味道也很好,士兵们都是交口称赞,裴行俭也就是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今日忽然召见自己,让雷云实在有些不解。

    雷云带着疑惑和四名亲兵来到了裴行俭的大帐,一进去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苏子墨,正和裴行俭坐在桌边说话。

    苏子墨一见雷云,立即便站起身来,满脸笑容的说道:

    “雷兄,多日不见,这次裴大将军能一举全歼敌军三万铁骑,你也出了不少力,辛苦了。”

    雷云闻言尚未答话,裴行俭却说道:

    “雷总兵粮官不是出了不少力,而是举足轻重,这次能取得如此战绩,他实在是应该记第一功呀。”

    雷云闻言,立即谦虚的说道:

    “大将军言重了,雷云只是做了分内之事,岂敢居功。”

    裴行俭闻言立即赞赏的说道:

    “难得雷总兵粮官还是个谦谦君子,不过有功便是有功,十万大军的军粮供应有你一手操办,安排的井井有条,我才能高枕无忧,专心作战,今日之胜,你要记头功。”

    说到这顿了顿,又对苏子墨说道:

    “还有那些仙缘者,刚来的时候我还担心他们自由散漫,不好管理,哪知雷总兵粮官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让他们服服帖帖,还都拼了命似的为大营筑墙修路、收集材料,实在是难得呀。”

    雷云闻言立即老脸一红,心道:

    “这哪里是我的本事,我到现在也是稀里糊涂的,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角色了。“

    苏子墨闻言高兴的说道:

    “苏大将军对此也早有耳闻,雷兄确是了不起的人才,待此地战事一了,大将军必定重重有赏。不过,我这次来要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苏子墨说完,面容一整,然后说道:

    “苏大将军此次命我前来,是要和两位商议这月兔岭大营日后展的事情,苏大将军的意思是,今后商道一旦被打通,这月兔岭大营必将成为来往商队的必经之路,咱们就将这月兔岭大营经营好,为他们提供补给休息,转运货物的安全场所,赚的钱一半用于军费,一半分成四份,咱们一人一份,怎么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