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时分,木里杰和火摩柯便趁着夜色率军出,人衔枚马勒口,直奔月兔岭,在他们出将近一个时辰后,雅丹也率领两万骑兵紧随其后,准备伺机穿过月兔岭,直扑西府大营。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

    就在此时,玄武军四个大营中的所有仙缘者同时接到提示:

    “史诗级战役剧情任务,流沙河守军狙击战,现在开启,请所有仙缘者在一个时辰内到达月兔岭主战场,参与流沙河守军狙击战,击杀流沙河守军将获得相应军功点,战斗胜利将获得阵营军功奖励,过限定时间将无法进入主战场,无法获得军功奖励。”

    此时雷云三人还在欢快的刷着军需任务,因为他们此时已经在月兔岭主战场中,所以刚一接到提示,便接着收到了第二条提示:

    “主战场已到达,现在随机分配作战位置。。。位置分配完毕,请在十五分钟内到达指定地点,倒计时开始。”

    一副全息地图和血红色的时间表立即出现在三人面前,地图上清楚的标明了三人应到达的战场位置,因为三人属于一个团队的原因,因此位置也是相同的,三人对望了一眼,便立即动身,赶赴战场。

    当三人到达指定位置时,现这里早已聚集了数百名仙缘者,还有许多军容整齐的玄武军方阵,人数怕不要有两三万人,呈扇形分布在了将近两公里宽的范围内,如此多的人,却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一名将官模样的人在四名亲兵的护卫下,正端坐在一处近三米高的木台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6续到达的仙缘者。

    倒计时结束的瞬间,高台上的那名将官忽然起身,朗声说道:

    “集合时间到,所有人安静、原地坐下,违令者,立斩。”

    话音刚落,系统提示立即响起:

    “所有人注意,现在进入作战模式,军令下达者为玄武军四品都尉----房都尉,违抗房都尉军令者,抹杀。”

    与此同时,在所有仙缘者的眼中,刚刚那个说话的将官忽然被一团黄光包裹,十分显眼,应该就是那房都尉了。

    得到提示后的仙缘者们马上都安静了下来,全体原地坐下,房都尉见自己的命令得到了如此彻底的执行,立即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

    “奉裴大将军军令,今夜我军的作战任务十分简单,那就是在此地原地待命,一旦见到有溃败的敌军从此经过,立即斩杀。另外,裴大将军还说了,你们这些人都是英勇过人且极具实力,所以不必过分约束,现在你们就可以自由活动了,解散。”

    仙缘者们都是身经百战之辈,此时大战在即,面对如此模糊的军令,都有一种被蒙在了鼓里的感觉,自然都有些不太满意,因此便纷纷行动起来:有的去查看地形、有的去和玄武军的官兵套近乎、还有的主动去向房都尉请缨,要求去刺探敌情,当然最后被拒绝了。

    雷云和章建兴、孟远两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为了稳妥起见,便召唤出了那五名玄武卫一起协同作战。

    这是任务开始以来,雷云第一次召唤玄武卫,为了达到最佳作战效果,雷云在玄武卫出现后,立即便取出了不少吃的,让他们五人先吃饱。

    五名玄武卫也不客气,席地坐下便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因为他们几人的制式铠甲十分显眼,还惹得周围不少仙缘者投过来惊疑的眼神。

    此时一旁的雷云忽然现,五名玄武卫吃着吃着忽然同时停了下来,像是在商量着什么,雷云见状便好奇的走了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

    雷云过去一看,顿时一惊,原来他刚才拿食物的时候,有些匆忙,竟然不小心将特殊物品----红罗羹也当成普通食品给拿了出来。

    此时五名玄武卫中的一个看了看其余几人,忽然小心的端起那碗红罗羹,喝了一大口,雷云马上便接到了提示:

    “你的召唤物,玄武卫赵熊服用了特殊食品,气血上限提升2oo点,现在气血5oo/7oo(基础气血25o,士气满值+25o,红罗羹+2oo)。”

    雷云顿时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赵熊已经将喝了一口的红罗羹又递给了旁边的那个玄武卫,那个玄武卫也不客气,端过来就喝了一口,然后又递给了下一个人,直到五人都喝完,刚好将那碗红罗羹完全喝光。

    而雷云也得到了更多的提示:

    “你的召唤物,玄武卫赵虎服用了特殊食品,气血上限提升2oo点,现在气血5oo/7oo(基础气血25o,士气满值+25o,红罗羹+2oo)。”

    “你的召唤物,玄武卫赵触服用了特殊食品,气血上限提升2oo点,现在气血5oo/7oo(基础气血25o,士气满值+25o,红罗羹+2oo)。”

    “你的召唤物,玄武卫赵明服用了特殊食品,气血上限提升2oo点,现在气血5oo/7oo(基础气血25o,士气满值+25o,红罗羹+2oo)。”

    “你的召唤物,玄武卫赵猛服用了特殊食品,气血上限提升2oo点,现在气血5oo/7oo(基础气血25o,士气满值+25o,红罗羹+2oo)。”

    一碗能增加1oo气血上限的红罗羹,五个玄武卫服用后竟然一下增加了1ooo点气血上限,实在是太令人惊喜了,雷云见状索性将起先剩下的那些也一起拿了出来。

    谁知五人一见这些东西立即都是表情慎重,相互望了几眼之后,刚才那第一个喝红罗羹的赵熊竟然朝雷云一抱拳,说道:

    “大人,这些仙肴十分珍贵,我等认为每日吃一种便够了,多吃的话恐怕效果会减退。”

    雷云此时已经震惊到了极点----这些玄武卫竟然讲话了,自从他得到召唤令以来,一直都拿这几名玄武卫当做没有生命的傀儡,从来没有想过,其实他们也是有生命和自主意识的。

    雷云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撼,仔细想了想,便明白了赵熊的意思----这些提升属性的东西效力太强,玄武卫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再继续吃才会有效果。

    想到这里,雷云便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我知道了,那就先等等再说吧。”

    说完,便将东西都收了起来。

    雷云收完了东西,忽然心中一动,故意对赵熊五人说道:

    “此次和玄武军协同作战,你等五人可先返回自己所属的百人队,待战斗结束后,再回来我这里。”

    赵熊五人却并没有回答,只是茫然的相互望了望,然后便一言不的站到了雷云的身后,排成了一排,不管雷云再问什么,都是面无表情的一言不了。

    雷云见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追问了,干脆坐下闭目养神,等着敌军到来。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正当雷云一众仙缘者们快要失去耐性的时候,西方忽然火光冲天,紧跟着便喊杀声大作,众人立即便都紧张了起来,纷纷取出兵器,进入了作战状态。

    仙缘者们虽然军容没有正规军那么整齐,但是绝大多数都自觉冲到了第一线,严阵以待,这份勇猛的气势却是正规军所不及的。

    很快的,便有密集的散乱脚步声传来,中间还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和小声哭泣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终于一大群丢盔弃甲、灰头土脸的兵士便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众人的面前,看那数量怕不得有上万人。

    虽然盔甲已经所剩无几,但是不少士兵的胸前布衣上,依然依稀可见一个清晰的“破”字。

    此时,忽然一声鼓响,玄武军方阵中立即万箭齐,射向了这些盔甲不齐的兵士,仙缘者们也立即出震天喊声,手中武器一挥,杀向了这些几乎已失去战斗力的兵士。。。。。。

    就在这时,从逃兵群中忽然出一声低沉有力的声音:

    “弟兄们,正前方两百米,齐射,。”

    说话的正是黑箭营主将木里杰,此时他也带着近千名亲兵逃到此处,见有敌人拦截,立即便组织反击,本想用一轮齐射将敌人阻住,然后再变换方向逃走,谁知等了半天,却并没有听到弓弦的响声。

    木里杰心中顿时大怒,回头一看,才现身后的亲兵们竟然都是有弓无箭,有的还两手空空,不禁厉声喝道:

    “你们的箭矢呢?为什么都不带着?”

    亲兵们默然不语,半天才有一个小队长轻轻说道:

    “大人,那箭袋每个都有近三十斤重,弟兄们背着那东西,跑不动呀。”

    木里杰闻言立即双目圆睁,手中长刀一扬,便要对那小队长当头劈下,然而刀在半空却终于没有落下,良久,木里杰终于爆喝一声,将刀一丢,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敌军,空着手便冲了过去。。。

    火摩柯是被活活烧死的,他的坐骑乃是万里挑一的千里马,绰号御风万里云,在前路刚刚被阻之时,他便立即意识到来路是唯一的生机所在,所以便不顾大火的阻断,一马当先,率领手下骑兵直冲火海。

    谁知却冲不过去。

    原来裴行俭的军令里明确说明,要求放火的长度要过十里,宽度要过半里,这世上是没有什么生物能在熊熊烈火中穿行半里的,因此火摩柯就被活活烧死了,还搭上了一匹千里马陪葬。

    与此同时,相同的场景也正在其他两个方向同时上演着,而在这些敌军来时经过的道路上,熊熊大火已将道路完全阻断,火势猛烈无比,无数战马被大火逼得挤成了一团,却不向四处逃散,只是不停的嘶鸣,三万铁骑,几乎是全军覆没。

    原来裴行俭早已有准备,他在道路上挖了无数碗口粗细、深约半米的小坑,战马一旦踩进去,马腿立即便会折断,如果是大规模的骑兵从此经过,马上便人仰马翻,立即便将道路阻住,后续骑兵便无法前进,只能另找道路。

    这样的小坑,裴行俭在宽达十公里的范围内,挖了几十万个,骑兵一旦到此,根本无法通过,只能原路返回,而裴行俭一早已经在来路上安排下伏兵,只要骑兵一过去,便立即挖毁道路,然后用火油放火,将来路彻底堵死。

    大火阻路,这些骑兵无法原路返回,唯有弃马步行,朝着没有火的地方逃窜,黑箭营还好说,破阵营的铠甲几十斤重,下了马的骑兵连走路都困难,更别说跑了,只好将自己的盔甲抛弃。

    骑兵们平日里都是骑马作战,战马承担着他们全部的负重,他们哪里知道携带兵器走路的辛苦,没跑多远便都吃不消了,不少人甚至连武器都扔下了。

    而裴行俭早已在周围设下数万伏兵,这些没了战马的骑兵好不容易逃出了几里地,正是筋疲力尽之时,刚好便遇上了伏兵,而这些伏兵早已养精蓄锐多时,就等着他们来了,如此情形之下,便将战争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仙缘者牛大胆是方寸山的弟子,已经在这梦幻西游世界里打拼了快两年了。

    当年,初入梦幻世界的牛大胆也是自信满满,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飞天遁地、纵横三界,于是便选择了个人战斗力最强的方寸山门派,每日刻苦修习门派心法,在任务世界里也是全力以赴,力求快提升自己。

    哪知最后由于资质原因,牛大胆竟然没能领悟师门强大的战斗控制技能----符之术,从此与强者无缘,便有些心灰意冷,开始后悔加入了方寸山,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努力混下去,毕竟还得活着。

    随着任务世界难度的不断加大,为了生存的牛大胆便加入了一个团队,靠着团队中强者们的帮助,混过一个又一个任务世界,当然他也被强者们剥削得十分狼狈,实力一直原地踏步。

    任务世界虽然充满危险,但是一旦回到梦幻长安城,做为仙缘者的牛大胆,只需用少量的积分便能兑换大量的梦幻币,因此不做任务时,牛大胆的生活还是很滋润的,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渐渐地他便失去了初入世界时的雄心,开始混起了日子,直到他被分配到这月兔岭主战场,负责狙击敌军的逃兵。

    牛大胆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逃兵,仔细挑选了半天,终于选定了一个手无寸铁、身体瘦小的敌兵,扬手便是一个五雷咒甩出,那敌兵早已筋疲力尽,哪里还有还手之力,立即便被这一记五雷咒劈得气血几乎见底,牛大胆一招得手,紧跟着便是一剑刺出,直取咽喉要害,那敌兵闪避不及,立即当场毙命。

    “你独自击杀了一名朱紫国精锐骑兵,奖励军功5o点。”

    牛大胆看到奖励信息时,顿时愣住了:

    “这Tm也算精锐?竟然还给了足足5o点军功,那不就是5oo点积分?老子今天是撞大运了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