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章建兴现在已是团队正式团员,因此雷云和孟远也能看到这些信息,顿时便惊呆了,只需花费5oooo点积分,便能有如此的提升幅度,八项基本技能便是整整16o点基本属性,简直太变态了,孟远都有些后悔花三十万积分买那条项链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其实两人也是有些想多了,技能提升到LV14确实是好,可是花费的积分也是十分巨大的,章建兴和孟远在和雷云组队前,在每次任务世界中打生打死也不过才两三千点积分的收入,便可知这积分获取的难度之大了,一下子拿出近5万积分提升技能,简直是想也不敢想的。

    不过自从跟了雷云,两人每次都是赚的盆满钵满,即使是上次地府之行,雷云认为没什么收益而郁闷时,两人也都是十分知足,便是因为之前赚积分实在是太难了。

    这时雷云忽然问道:

    “那个房契*1和三界悬赏令*1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卖掉?”

    孟远闻言立即答道:

    “那个房契的风水太差,竟然是风凶火异,又只是个普通民房,所以根本没人买,三界悬赏令则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件事,你有没有听说的关于五宝的事情?”

    雷云闻言立即想起了自己初入梦幻世界时曾经使用过的那个避水珠,当时关于那个珠子的说明中便有“五宝之一”的说法,便说道:

    “我只知道五宝中有一样是避水珠,十分神奇,难道和这三界悬赏令有关?”

    孟远点点头说道:

    “正是如此,五宝便是说的避水珠、龙鳞、金刚石、夜光珠、定魂珠这五种宝物,这五种宝物本身各有奇效,十分珍贵。据说完成三界悬赏令的任务时,会随机得到五宝之一的奖励,如果能集齐五宝,便可换取一张级藏宝图,而这张级藏宝图中,则隐藏着十五门派神兵的下落。”

    雷云闻言一愣,问道:

    “十五门派神兵,那是什么?”

    章建兴闻言立即说道:

    “那便是神器,独一无二的神器,一旦获得,就算资质修为再差的人,在本门派的强者之中至少也能排进前十名,当今的梦幻世界,只有狮驼岭的门派神兵---裂天,在五百年之前,被狮驼岭的三大王---鹏魔王给找到了。”

    “当年,鹏魔王一拿到裂天,便将天宫的南天门给攻破了,差一点就打到了凌霄宝殿,最后还是如来佛祖亲临,才将鹏魔王劝了回去,但是从此每次天宫的蟠桃成熟,玉皇大天尊都要派仙子去给鹏魔王送去一篮。”

    说到这,章建兴咋了咂嘴,继续说道:

    “据说那蟠桃吃了后便长生不老、青春永固,仙缘者要是吃了还能提升基础属性,实在是好东西呀。”

    雷云闻听此言也是一惊,立即问道:

    “这三界悬赏令也不是很难获得呀,怎么这么多年,神兵才出了一件?”

    孟远闻言说道:

    “其实挺难获得的,我在高级摆摊区看到有人在卖,单价十万积分一张,咱们手里这张,听说是那个美女陪了九头精怪一个月才换回来的,九头精怪最擅长采阴补阳之术,那美女最后拿到悬赏令时,都已经没人样了,幸亏那美女是仙缘者,可以用积分修复身体,否则早就死了。”

    章建兴接着说道:

    “虽然三界悬赏令每年都能出个十几张,但是五宝一旦获得便无法交易,想要集齐五宝只能去做三界悬赏令任务,而三界悬赏令任务其实也是非常难完成的,经常会有团队因为做这个任务被团灭,最恶心的是,五宝中的定魂珠非常难出,自从裂天横空出世,已经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了。”

    雷云闻言想了半天,然后缓缓说道:

    “我认为这三界悬赏令任务咱们可以做,五宝的效果十分神奇,我曾经领教过一次,即便是凑不齐,对我们今后做任务也是很有帮助的,这样吧,等到拿下了流沙河要塞,咱们就去做三界悬赏任务。”

    孟远和章建兴闻言都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雷云见状接着说道:

    “现在还剩下大约112ooo点积分,章建兴你再去提升两项基本技能,剩下那12ooo点积分就留着放技能和备用吧。”

    三人中章建兴的属性值最差,而且他还没有玄武战甲这个集高防御和气血上限增加于一身的护身极品,所以雷云便安排他去继续提升属性,也是为了增加他的生存能力。

    章建兴这次也没有推辞,便又提升了基本步法和基本防具掌握,全部提升后,身体属性变成了:体质8o,魔力31,力量31,耐力15,敏捷41,气血824点,,除了耐力属性依然无法获得提升外,整体属性顿时变成了三人中裸装属性最高的人了。

    安排完了团队的事情后,雷云便让二人记得明天一早去玄武军军营报到,然后又急忙返回了云栈洞,因为他忽然想到,还没让楚恋依去把那几百万银子都存进桃源钱庄呢,今天不去,可就失信于司马福荣了。

    谁知雷云刚到云栈洞门口,却看见司马福荣正在此等着他呢,连忙便将司马福荣让进了云栈洞,分宾主坐下后,司马福荣便兴奋的说道:

    “特使大人果然了得,今日玄武军和刚鬣集团还有霓裳飞天的人全都去了咱们钱庄,我已经和上面说过了,上面同意了您的建议,而且副会长听说霓裳飞天是您的私产,便做主将现在钱庄那房子和土地都送给您,还说咱们都是自己人,今后不用分什么彼此。”

    雷云闻言点点头,暗道这桃源商会果然卧虎藏龙,这么快便现了自己的巨大价值,开始进行投资了,不过嘴上仍然客气的说道:

    “既如此,我就多谢了,咱们本来就都不是外人,以后生意上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在这玄武军的地盘上,我这个总兵粮官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司马福荣见该说的都说了,便说自己钱庄那边现在正是离不开人的时候,立即便要告辞,雷云见状便赶紧让人把楚恋依喊了来,简单和她说了两句,楚恋依其实说到底也是桃源商会的人,便把所有的银票都交给了司马福荣,让司马福荣将银票转好账后,再给她送回来。

    司马福荣拿着这么一大笔巨款,顿时便有些紧张,生怕出了什么差错,雷云只好安排人先去给桃源钱庄送信,钱庄立即派了二十几个武士过来保护司马福荣,他才敢出门,匆匆赶回了桃源钱庄。

    雷云和楚恋依回到房间时,已经是入夜时分了,明天雷云便要随军出征,小两口今夜自然有许多话要说,两人一直卿卿我我到半夜,才熄灯歇息。

    第二天一早,雷云将桃源钱庄的事情和舞天姬等人简单交代了一下,便换上了玄武军战甲,匆匆赶往玄武军的大本营,当雷云到达的时候,现章建兴和孟远早已经换好了军装,在此等候着呢,此时军营里已是忙碌非常,每个人都在为出征做着最后的准备。

    苏定方的一名亲兵一见到雷云,立即便迎了上来,说道:

    “雷大人,苏大将军有令,让你立即去帅帐相见。”

    雷云闻言点点头,带着章建兴和孟远便来到了苏定方的帅帐,却现账中只有苏定方和苏子墨,二人此时正在沙盘前说着话。

    见到雷云三人进来,苏定方立即面容一整,快步走到帅帐前的桌案处,端正做好后,从案上令箭匣中取出一支令箭说道:

    “玄武军总兵粮官雷云接令。”

    雷云闻言立即单膝跪地,孟远和章建兴也一齐躬身抱拳,苏定方见状接着说道:

    “雷云,现命你在两个时辰内将兵粮处全部军粮收缴,然后立即来帅帐候命,如有延误,军法无情。“

    说完,又从令箭匣中取出一支令箭,朗声说道:

    ”苏子墨听令,雷云收缴兵粮后,兵粮处即由你接管,你领本部五千兵马将所有粮车装满稻草,内藏火雷,随大军一同启程。切记,军粮的事情,不可走露半点消息,否则,军法无情。”

    说完便将两支令箭分别丢给了雷云和苏子墨,两人接令后立即异口同声说道:

    “末将得令。”

    雷云四人从苏定方帅帐出来后,苏子墨便立即告辞前去点起本部五千兵马,准备稻草火雷去了,雷云三人则一刻不停的赶往兵粮处,而此时的兵粮处早已是乱成了一团。

    原来,起运军粮的军令昨夜便到达了军粮处,因为雷云不在,军情紧急,几名副官便连夜召集人手、安排马车,一直忙活了一整晚,这才刚刚凑齐了一千辆粮车,准备等雷云来了便安排起运事宜。

    古时打仗,粮草的转运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军粮囤积的地方,也是敌军经常会去偷袭的重点,所以兵粮处的官兵大都是精心挑选的精锐之师,虽然平日里都是懒懒散散,无所事事,但是一到战时,立即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但负责转运粮草,还要随时应对敌军的偷袭。

    雷云三人到达兵粮处后,立即升帐,将几个副官全部都喊了过来,几个副官早都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听说主官召唤,立即都赶到雷云的军帐汇报工作情况,然后便如释重负的站到一旁,将安排工作的重任交回给了雷云。

    雷云问明了情况,低头想了想,便对那个叫马全有的副官说道:

    “马副官,你马上安排人带三百辆马车去苏大将军那里,记着行军时,要一直跟着帅帐走,寸步不离。其余人现在开始什么也不要做,等着苏子墨将军带人过来接手,交接后,所有人随我前往苏大将军处报到。”

    说完便让几位副官马上下去安排,自己带着孟远和章建兴直接去粮仓收粮了,因为三人现在是同一团队,因此章建兴和孟远便将军粮直接装进团队空间,再由雷云转到食匣里,三个人的效率明显要高于雷云自己,很快便将近三千万斤军粮都收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