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景物一换,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们进入了私人决斗空间,此空间内仅限编号4335336584712号仙缘者和编号254887913154号仙缘者进入,决斗时间一小时,请在以下地形中进行选择,限时6o秒”

    话音刚落,孟远和七海蛟眼前就出现了一排全息地形图像,共有平原、森林、草原、山地、冰雪、海洋、城市、密闭房间、角斗场、沼泽十种地形可供使用,孟远和七海蛟每人可以选择删除掉两种地形,然后决斗地形便在剩余的六种地形中随机选择。?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七海蛟见状立即毫不犹豫的删除掉了平原和草原这两个移动空间较大的地形,而孟远则是故意拖延到最后一秒钟才删除掉了密闭房间和角斗场两种地形,七海蛟见状立即面色一变,孟远则诡异的一笑,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我认为沼泽这个地形比较适合我。”

    冰冷的声音立即响起:

    “决斗场景随机分配中。。。决斗场景确定中。。。场景确定为:沼泽,决斗时间一小时,倒计时开始。”

    孟远那变态的满值幸运再次挥了作用,如愿分到了沼泽地形,眼前场景刚一变换,雷云立即现七海蛟就在自己面前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显然七海蛟也现了他,马上便全向他移动过来,不过这沼泽也是相当的泥泞,七海蛟的移动度便大受影响,想快也快不起来。

    孟远则马上便开启了技能呼风唤雨,将天气设定成了浓雾,然后返身就走,向着自己身后的沼泽边缘跑去,转瞬之间,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便将整片沼泽笼罩,孟远的身形也消失在了七海蛟的视线之中。

    七海蛟本来想凭借自己的双倍属性加成,来个战决,立即解决掉孟远这个菜鸟的,哪知自己不但移动度被地形限制住而大幅下降,现在连孟远在哪都找不到了,心中顿时便有些焦躁,又害怕孟远在浓雾中偷袭,便开启了他的另一个技能:傀儡替身。

    “傀儡替身,制造一个分身来迷惑敌人,分身具备本体8o%的血量,分身无法攻击敌人,血量清零后消失。”

    七海蛟开启了傀儡替身后,立即控制分身原地大喊:

    “孟远,你这个藏头缩尾的王八蛋,有本事就出来和老子大战一场,缩头乌龟。”

    七海蛟本以为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他在明、孟远在暗,孟远必会进行偷袭,因此便在分身旁边的地上一滚,就地钻进了沼泽里泥泞潮湿的土里,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只是不管替身如何叫喊,孟远就是不出来,而这片沼泽地形虽是虚拟的,但是虚拟的却十分的逼真,因此除了植物和土地之外,当然还虚拟出了动物和昆虫来。

    很快的七海蛟便有些快抓狂了,才不过十分钟而已,他埋在泥土里的身上已经爬满了各种昆虫:血吸虫、蚂蟥、蚯蚓、水蛰和各种蚊蝇之类的说不上名字的昆虫,这些家伙平日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连个兔子都见不到,更别说七海蛟这样的“毫无保护”的人类了(兔子至少还有皮毛保护),更何况还是主动送上门来的,不吃白不吃。

    七海蛟拿自己喂了半天的毒虫,眼看属性加成时间快要结束了,孟远依然不见踪影,便只好咒骂着又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清除掉身上的这些“吸血鬼”,还浪费了5o点积分将自己那一身泥污的衣服给换掉,准备继续前进,主动去寻孟远。

    而此时的孟远却静静的站在沼泽的边缘,身边的五名精锐玄武卫结成了圆形防御阵,将他护卫在了正中央。

    原来雷云在刚才给孟远装备时,竟然现这精锐玄武卫召唤令虽然无法交易,但是却可以放到团队空间中,雷云便大胆猜测,团队其他成员很有可能也可以使用,便嘱咐孟远试一试,谁知竟然真的可以使用。

    茫茫浓雾之中,七海蛟想要找到刻意隐藏的孟远简直如同大海捞针,只能自认倒霉,就在七海蛟的临时属性符失去效力的同时,浓雾忽然散去,七海蛟猛然现,孟远就在他面前约5oo米处,正冷冷的看着他。

    七海蛟冷笑一声,说道:

    “看来我也是小看了你,你竟然能知道我属性临时提升的事情,不过这也改变不了什么,你今天输定了。”

    言毕,身上忽然白光一闪,孟远立即心中一凛,原来七海蛟竟然又使用了一颗乌金丹,然后笑道:

    “没想到吧,我这还有一颗乌金丹,这丹药在长安城吃效果能持续一整天,而在决斗空间中使用效果只能持续五分钟,真是可惜了,下次再弄到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你今天输的也不算冤枉了。”

    孟远冷冷的说道:

    “在这里使用乌金丹的效果会持续十分钟,你当我不知道吗?不过,你今天可能要失望了,因为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孟远话音刚落,七海蛟便忽然现自己被包围了----五名全副武装的玄武卫一齐从泥地里钻了出来,将他围在了当中。

    七海蛟见状,立即取出了他的兵器----一把闪着寒光的长枪,突然便刺向了离他最近的一名玄武卫的咽喉要害,枪去如流星,迅疾如闪电。

    那名玄武卫却不闪不避,只是将胸前的盾牌轻轻向上一挡,就听“噹”的一声,那名玄武卫便连人带盾被一枪击飞,与此同时,四把镔铁长柄斧同时砍向了七海蛟,七海蛟避之不及,只好硬挨了其中两斧,刚要反击,一把流星锤已迎面砸到,正是孟远的流星击。

    倒地的那名玄武卫却一个翻身又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又重新加入了对七海蛟的包围圈。

    七海蛟一把长枪舞得剑影漫天,虽然始终无法突破五名玄武卫那铁乌龟一般的防守阵型,但是那五名玄武卫的气血也渐渐的开始见底,要不是孟远一直在外围用流星击干扰七海蛟,恐怕早已全部战死了。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七海蛟眼看药效快要结束,终于一咬牙,身上白光一闪,便动了师门技能:烟雨剑法。

    “烟雨剑法,a级技能,瞬间移动到敌人身前,对敌人进行无视防御的两次连续攻击,如敌人在第一次攻击时死亡,将自动引导攻击下一名敌人,使用此技能后,物理防御力和法术防御力将会下降3o%,持续时间3分钟。”

    这烟雨剑法攻击力极强,当即便有两名玄武卫生命值瞬间清零,七海蛟用出这一招后,立即便打破了五名玄武卫的防御配合,很快便将剩余三人全部击杀,然后一挺枪,便攻向了孟远。

    孟远见状,立即扭头就跑,同时立即启动了雷雨天气,顿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便将二人笼罩起来。

    七海蛟认为孟远实力低微,一心要趁着自己双倍属性的状态下,将孟远一举击败,哪里肯放过,依旧穷追不舍,孟远跑了一会,看看要被追上,只好一咬牙,举起狼牙锤迎向了七海蛟,两人在暴雨中战作一团。

    此时七海蛟的力量和体力属性都高达8o点,再加上全身装备也不错,因而防御极高,而孟远却并不以攻击见长,因此对七海蛟造成的伤害十分有限。

    七海蛟对自己的伤害是很有信心的,他现在高达8o点的力量,武器也已是+7,虽然仙缘者之间攻击有1/6伤害的限制,但是他依然相信就算不能在这里击杀孟远,击败他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却打不败。

    其实孟远的气血已经快要降到3o%的危险线了,能撑到现在全凭着雷云临时给他的几件装备和玄武战甲那额外的5o点防御力和2oo点气血值,他咬牙苦撑,就是在等,等乌金丹的药效消失的那一刻。

    乌金丹的药效虽然强大,但是副作用也是十分惊人的,一旦药效消失,使用者会立即陷入全属性下降5o%的脆弱状态,那时候便是孟远反击的时刻。

    白光一闪,七海蛟的技能冷却时间已过,便再次动了烟雨剑法,此时孟远没有了玄武卫的保护,便直接面对这恐怖的无视防御力的强力杀招,胸口和腹部立即便被长剑穿出了两处血窟窿,瞬间生命便下降到了接近1o%的危险境地,就在此时七海蛟的身形忽然晃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有些萎靡----乌金丹的药效终于消失。

    孟远见状立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天上的雷电立即似有感应般的忽然全部停止,四下里一下子只剩下了哗哗的雨声,孟远看着七海蛟那忽然有些萎靡的面庞,残酷的笑了一下,说道:

    “药效消失了,现在你的体质只有2o点,而且法术抗性也只剩下5o%了吧?”

    七海蛟冷哼一声,沙哑着声音说道:

    “那又怎样?你还能再挨我一枪吗?你输定了。”

    七海蛟边说边示威似的单手将长枪高高举起,朝向了天空,好像预示着他的下一击必将如雷霆一般,威力惊人。

    孟远看着七海蛟的这个如同避雷针一般的造型,不禁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身上白光一闪,便动了他的师门技能:五雷轰顶。

    天空中像是忽然一暗,然后数十道闪电便一齐劈向了七海蛟,那一往无回的气势,就仿佛孟远的技能和大自然的威力混在了一起,中了这一击的七海蛟甚至都没来得及出惨叫,便直接消失当场,若不是提示此时响起,孟远还以为七海蛟动用了什么终极保命技能逃走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