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定方的帅帐乃是一个巨大的虎头形建筑物,占地约有近三千平米,一进帅帐,先进入视野的是一个巨大的沙盘,足足占了近三百平米,乃是大唐境外的整体地形图。(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苏定方此刻正站在沙盘前,双眉紧锁,手中拿着一把小旗子,正在沙盘上插了拔、拔了插的,见到雷云进来,立即面露喜色,马上迎上前来,一把拉住正要行军礼的雷云,连声说道:

    “免了,等你这么老半天,饭菜都快凉了,饿死我了,先吃饭。”

    沙盘一旁的小圆桌上摆着六个小菜,一壶酒,菜色说不上精致,仅仅就是普通而已,整个帅帐的布局也极为简单,除了那个大沙盘外,只有几样必备的家具,还都是十分老旧,倒是兵器架十分显眼,上面的兵器寒光闪闪,一看便知是难得的好兵器。

    原来苏定方此人极为清廉,生活崇尚节俭,虽然贵为大将军,又手握巨资,但是并没有为个人谋取一丝一毫的私利,日夜为国家之事操劳,殚精竭虑,对下属又极为的宽厚,深受玄武军官兵的爱戴,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唐帝国皇帝李世民对他十分喜爱,委以重任。

    四人落座后,苏定方一边招呼几人吃饭,一边自己先拿起一张粗面大饼,卷上一根沾满了甜面酱的大葱、又裹上了一个酱猪鼻子,香甜的吃了起来,苏子墨见状,赶忙给他倒了一大碗加饭酒。

    苏定方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后,见雷云三人都不动筷子只是看着他吃,便有点愕然的说道:

    “你们几个吃呀,嫌我这饭菜不好吗?”

    雷云三人闻言连忙也有样学样的各卷了一套,一吃之下,竟然是格外的美味,于是便都大口的吃了起来,当然雷云是没法吃这个的,只好继续啃着茯苓糕,孟远一边吃得嘴角流油,一边说道:

    “真没想到,大将军您雄霸一方,生活竟如此俭朴,真是让我等自愧不如。”

    苏定方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我知道你们三个现在都是腰缠万贯,今非昔比了,让你们吃这些,是有点委屈了。”

    没等雷云几人说话,立即便话锋一转说道:

    “不过,既然你们现在还是玄武军的人,那么就应该以一个军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决不可过分放纵,要时刻准备着为国家血染疆场。”

    说完环顾了一下三人,然后目光停留在雷云那里,悠悠的说道:

    “尤其是你,我的总兵粮官大人,你貌似已经很久没到军营来过了,是不是不满意我给你安排的职位呀?”

    雷云闻言立即起身,向苏定方抱拳说道:

    “大将军误会了,雷云身为仙缘者,有些事情根本是身不由己,至于军中事务,是从来都不敢荒废的,目前军粮储备充足,只要大将军一声令下,完全可以保证前线的军粮供应。”

    苏定方闻言点点头,说道:

    “你们这些仙缘者的事情虽然属于帝国的最高机密,但是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你也不必过多的解释,不过这次我要进攻朱紫国的流沙河要塞,你必须要随军出征,我已经上书朝廷,特别调拨了三千万斤军粮到军粮处,这几日便会运到,你接收完毕后,二十万大军立即便要出征。”

    雷云闻言愕然,苏定方却哈哈一笑,拉着他的手便来到了沙盘前,伸手便插下了两个小旗子,然后指着沙盘说道:

    “雷云,你来看,这流沙河宽达八百里,仅有一条宽约5米左右的木板吊桥连接两岸,乃是天险呀。

    朱紫国为了控制这天险,在两岸的桥头各建了一座要塞,隔河相对,互为援助,死死的扼守住吊桥,不但将我大唐通往西域的商路彻底阻断,还凭借着天险,长期出兵骚扰我大唐的边境,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顿了顿又说道:

    “如果我们能拿下流沙河的这两座要塞,便等于将天险据为己有,不但能打通商路,朱紫国从此也无法再侵扰我大唐的边境。

    多年来,我玄武军一直负责和朱紫国作战,但是苦于地形限制,一直处于防守状态,直到这高老庄要塞建成后,才终于有了进攻的可能。”

    说完哈哈一笑,拍着雷云的肩膀说道:

    “这还是多亏了你的功劳,而且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上次那朱紫国的七皇子彻里蛮侥幸逃走,却并没有返回朱紫国,而是驻留在了流沙河要塞,又从国内秘密调了十万大军过来,随时准备反扑。

    所幸天佑我大唐,朱紫国王忽然病危,彻里蛮为了继承皇位,便带着十万大军匆匆返回国都去和另外几位皇子争夺皇位去了。”

    苏定方说到这里,不禁兴奋地搓了搓手掌,说道:

    “原来的流沙河要塞主将乃是四皇子彻里虎的嫡系沙摩曼,这次彻里蛮占据了要塞,便将他的军权给削夺了,只是让他去负责守卫流沙河对岸自己国境那边的金狼要塞,而这边的流沙河要塞都是彻里蛮自己的嫡系,彻里蛮这次仓促回国,要塞里只留下了五万守军,只有五万呀。”

    雷云闻言想了想说道:

    “那流沙河要塞乃是天险,而且对面可以通过索桥派遣源源不断的援军,即使现在只有五万守军,咱们大军一动,他们必然会派遣援军的呀。”

    苏定方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不可能有援军了,因为那沙摩曼已经秘密投降了,他被万岁立赏白银五百万两,封为富国公,世袭罔替,兼领建邺海关总监督,可以说是荣华富贵已极,沙摩曼为表忠心已经秘密的将家小都送到了长安了。

    这沙摩曼已知四皇子彻里虎并非彻里蛮对手,彻里蛮登上皇位,自己必遭清算牵连,所以我便派人去劝降,哪知竟然如此顺利,哈哈哈,真是天助我大唐呀。”

    苏定方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最妙的是,目前流沙河要塞中的守军虽有五万之多,却分成了三股力量,无法形成合力,这却是彻里蛮失了算计,他派雅丹为要塞主将,同时还安排了素与雅丹不和的木里杰和火摩柯作为副将,本是为了防止雅丹坐大,却不知这样一来,这流沙河要塞便要拱手相让于我了。”

    说罢,便拿起了两面小旗,在流沙河要塞左右两边各插了一面,然后傲然说道:

    “这两个地方,便是流沙河要塞的屏障:猛虎关和熊罴关,乃是我们这次作战的主要战场,我要在这两个地方,将流沙河要塞的守军全部歼灭,然后直捣金狼要塞,将流沙河天险彻底变成我大唐的。”

    雷云从苏定方处离开时,已是下午时分了,苏定方只给了雷云和孟远三天时间料理私人事务,三天后必须随大军出征,所以雷云一离开苏定方的帅帐,便让孟远去长安城联系章建兴立即加入团队,自己则匆匆返回了云栈洞。

    雷云刚到洞口便碰到了一个熟人,正是在这里等候多时的叶天笑,雷云一见叶天笑才想起了两人之前的约定,赶忙道歉,然后便将叶天笑请进了云栈洞旁的霓裳飞天客栈,一五一十的将自己获得官职的过程都告诉了叶天笑,叶天笑听后默然无语,良久,才有些失望的告辞离去。

    雷云见叶天笑要走,立即便出言挽留:

    “叶兄,天色不早了,何不留下吃过晚饭再走?”

    叶天笑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说道:

    “不了,我回专属房间吃,吃得好还省钱,另外我还要去镖局押镖,赚些银两呢。”

    雷云闻言愕然,说道:

    “押镖?干那个赚到的银两又不能换成积分,只能在长安城中使用,对咱们这些人有什么用?”

    叶天笑闻言仔细打量了一下雷云,见雷云衣着光鲜,明显混的不错,便苦笑着说道:

    “雷兄看来是不缺银子的,你可知要融入这梦幻长安城的正常生活中,银两甚至比积分还要重要些,长安城中衣食住行,哪样也离不开银子,一个月才做一次任务,其他时间总不能每天窝在专属房间不出去吧?”

    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便离去了,背影里充满了生活的沧桑感,看得雷云还真有些不忍,待要送些银子给他吧,摸了摸身上,却现今天竟然没带银票,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任叶天笑离去了。

    雷云回到自己和楚恋依的住处后,忽然现自己宠物储存空间亮起了红灯,一看之下,立即大惊失色,原来自己的玄蜂亲密度竟然已经下降到了6o,继续下降,玄蜂便要逃走了。

    雷云赶忙从宠物空间中放出了玄蜂,玄蜂一出来后,立即便抗议似的朝雷云鸣叫了几声,然后便绕着雷云飞了两圈,雷云见状赶忙掏出一堆吃的,玄蜂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亲密度才勉强上升到了61点。

    这时候,楚恋依刚好逛街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搬东西的小厮,大大小小的抱着几十个盒子,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雷云还没来得及和楚恋依说话,她便一眼看见了正在用餐的玄蜂,立即欢呼一声,跑过去和玄蜂又亲又抱的,玄蜂似乎也和楚恋依格外的亲昵,触角不停的在楚恋依头上蹭来蹭去。

    也许是因为楚恋依和玄蜂都是雷云宠物的原因,所以一人一蜂的交流十分顺利,不一会,玄蜂便和楚恋依形影不离了,楚恋依还特意在洞府西侧的花园中,给玄蜂选了一处有洞的假山当成临时蜂巢。

    原来这西侧花园其实便是云栈洞的后门,花园是直通云栈洞后山的山谷的,因这福陵山乃是大唐境外最大的山脉群,所以山谷也是极大,足有近百平方公里,整个山谷都被周围的群山环绕,并没有出口,因而若要进入这山谷,云栈洞便是唯一的入口。

    山谷中因为人迹罕至,自然环境保持的极好,遍地都是奇花异草、参天巨树,玄蜂刚一见到这山谷便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里,撇下雷云和楚恋依飞进了谷中,怎么叫都不出来了。

    虽然玄蜂跑进了山谷不出来,不过雷云却现,玄蜂的亲密度竟然开始自动上升,一直到了7o点才停了下来,此时也已经是深夜,雷云便拉着楚恋依回去休息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