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存了老半天,雷云才放开了星眸半闭、身体软瘫的楚恋依,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依妹,跟我走吧,今后咱们永远都不分开了。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楚恋依闻言立即满脸绯红,一把抱住雷云的脖子,低着头,用细如蚊蚋般的声音在雷云耳边轻轻说了一声“嗯”。

    雷云闻言心中大喜,马上就拿出了那枚神兽丹,说道:

    “依妹,只要吃了这个,你就能永远和我一起走了,赶快吃了吧。”

    楚恋依接过神兽丹,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问道:

    “吃了这个?这是什么东西?吃了后会怎样?”

    雷云闻言说道:

    “这个东西呀,这个。。。呃。。。这个。。。”

    雷云支支吾吾了半天,忽然现自己竟然没法回答楚恋依的问题,便叹了口气,轻轻说道:

    “依妹,虽然我身在地府,但是其实我并没有死,很快我就要回到人世,到时候咱们人鬼殊途,便永无相见之日了。

    这个东西叫做神兽丹,你吃了它就会变成我的奴仆,但是也就不再是鬼魂之身了,可以和我一起回到人世,长相厮守。”

    楚恋依闻言冷冷的盯着雷云说道:

    “奴仆,这就是你给我的名份?”

    雷云闻言心道奴仆还是好的,其实是宠物来着,便连忙摆手说道:

    “当然不是,依妹,我心中永远只爱你一人,我誓,不论你变成什么,回到人世之后,我一定要明媒正娶,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名份。”

    楚恋依闻言,原本紧绷着的脸才稍微缓和了一点,然后盯着雷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雷郎,我当然相信你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做。”

    说完,便接过神兽丹,一口吞下,雷云立即收到提示:

    “你拥有所有权的神兽丹被剧情人物楚恋依服下,鉴于楚恋依为自愿服下神兽丹,她将可以被你收为宠物,请问你是否接受?”

    雷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受----开玩笑,这个当然要接受了,只见楚恋依身上白光一闪,雷云立即收到提示:

    “楚恋依,鬼魂,当前等级LV1,属性:体质5,魔力1o,力量2,耐力1,敏捷5;气血1oo,无任何战斗技能,当前亲密度6o/1oo。”

    变成雷云宠物后的楚恋依迷茫的眨了眨眼,失望的说道:

    “这样就完了?我怎么都没有任何感觉呢?”

    雷云也不回答,而是奸笑着一把将楚恋依拉进了怀里,一番温存之后,很快便收到提示:

    “亲密度上升,当前亲密度65/1oo。”

    听到提示后,雷云的心里乐开了花,便拉着楚恋依的手轻声说道:

    “依妹,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你也准备一下,三天后咱们就走,好吗?”

    楚恋依闻言微微抿起了嘴唇,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知道了,我与哥哥相依为命多年,此次一别,恐怕再难相见了,这三天我就留在赌坊吧,三天后你来接我。”

    雷云闻言,也是心中一酸,便轻声说道:

    “依妹,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这一生经历了很多匪夷所思之事,所以请相信我,不要伤心的太早,一切皆有可能。”

    雷云这次以未死之身来到地府,本是就是很有说服力的一件实事,因此楚恋依闻言后,也是暗道有理,刚才那忧伤的心情顿时便不见踪影,便随着雷云去向楚天成告辞。

    楚天成见雷云要走,便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塞给了他一大把银票(冥币),低声说道:

    “雷兄,小小意思,你不要推辞,这次我荣升鬼字号副会长,多亏了你老兄,我看你和妹妹情投意合,只是不知你是否已经婚配了?”

    楚天成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古代男子结婚都很早,一般到雷云这年龄,都早当了爹了,可雷云却是货真价实的光棍一个,因此便答道:

    “在下尚未娶妻,我与依妹情投意合,本当派人来提亲,可是我在这地府人生地不熟,一时之间难以做到,况且不瞒老兄,我其实并未死去,不久便要返回阳间。”

    说完便将要带楚恋依一起走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了楚天成,听得楚天成目瞪口呆,而楚恋依则在一旁只是拉着哥哥的手流泪,良久,楚天成才长叹一声,说道:

    “也罢,为了恋依的终身幸福,我也不拦着你们,不过我这妹子自小便娇横惯了的,日后你若嫌弃了她,便将她送到到长安城的桃源钱庄,自然会有人照料她,请你一定答应。”

    雷云闻言,面容一整,右手竖起两指,指天说道:

    “楚兄,我若负了依妹,定遭天雷击顶,死无全尸。”

    楚天成闻言容色稍缓,想了想后说道:

    “这样吧,三天后你直接过来,我给你们办一场盛大的婚礼,现在我就开始着手准备,我要风风光光的把妹子嫁了,不能委屈了她。”

    雷云闻言老脸一红,马上说道:

    “好,不过回到长安城,我还要再办一场盛大的婚礼,绝不会委屈了我的依妹。”

    说完,便告辞了楚天成兄妹,返回了追梦鬼给雷云几人安排的军帐,孟远和章建兴两人都还没睡,一见雷云回来,孟远立即便说道:

    “枉死城那边来消息了,他们同意让幽冥鬼去望乡台,但是不允许任何人同去,而且他们还要先见一见幽冥鬼,确定他现在是清醒的。”

    看来这幽冥鬼恶名在外,枉死城那边也是颇多顾虑,不过终于还是同意了,不过现在的幽冥鬼心中早已没有了怨恨,估计也不会再滥杀无辜了,因此雷云想了想,觉得问题不大,便让孟远去通知追梦鬼,同意枉死城那边的条件。

    事情出人意料的十分顺利,第二天幽冥鬼便进入了枉死城,到了下午时分,雷云三人便收到了提示:

    “可选任务:帮助幽冥鬼到达望乡台,完成,任务限时十五天,当前时间剩余九天,任务奖励放中。”

    “你们获得了积分2ooo点/人。”

    “你们获得了阴德1o点/人,阴德点极难获得,会对仙缘者的未来展产生未知的影响,请务必珍惜。”

    “全部任务完成,现在是否回归?继续逗留将会扣除1ooo点积分/天/人。”

    雷云因为要和楚恋依成婚,当然不会现在回归,索性便让孟远和章建兴也一起留下,参加婚礼,毕竟男方一个亲朋好友都没有的话,这婚礼也太难看了。

    婚礼由楚天成一手负责操办,雷云此时反倒闲了下来,便带着孟远和章建兴跑到市场上去采买聘礼,上次分手时楚天成给了雷云一大把银票,雷云当时没仔细看,现在才现原来是一大笔钱:冥币十万两。不过,仅限在地狱中使用,无法兑换积分。

    三人面对如此“巨款”,都是哭笑不得,于是便本着不花白不花的心理,到市场上疯狂采购了一番,到了结婚那天,聘礼整整装了二十辆大马车,浩浩荡荡的运到了金元赌坊。

    为了这次婚礼,金元赌坊破例停业一天,将赌坊大厅变成了婚礼礼堂,装饰极尽奢华,楚天成在这里经营赌坊,黑白两道都是朋友遍地,因此宾客极多,这场盛况空前的婚礼持续了整整三天才算结束,不过鉴于男方在此地没有宅院,便将洞房这个环节省略了,留待日后再说(雷云已哭晕在厕所)。

    终于到了离别的这一天,楚天成兄妹和雷云三人此刻都聚集在了金元赌坊后院的客厅中,楚天成拉着自己妹妹的手,不舍之情溢于言表,终于还是长叹一声,说道:

    “好妹子,此去多自珍重,哥哥已经将这次所收受的礼金全部存进了桃源钱庄并换成了阳间的银两,你随雷云回去后,到长安城桃源钱庄报上名字,他们自然会将银票给你,哥哥不在你身边,你要用这笔钱多置些产业,以钱生钱,才是正理。”

    楚恋依闻言立即泣不成声,拉着哥哥的手死死不放,最后还是雷云借口时间已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才将兄妹二人分开。

    随着眼前的景物如梦幻般的忽然变化,雷云和孟远、楚恋依便回到了孟远在富贵荣华坊的豪宅之中,章建兴没有一同回来,估计是回到自己的专属空间了,不过雷云已经决定要让章建兴正式加入团队了,下次他便会一起回归了。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任务场景,阴曹地府,本世界为杀戮世界,杀死其他仙缘者将会随机获得奖励。”

    “任务完成度85%”

    “任务完成评价:a”

    “任务奖励,任务世界固定积分奖励1ooo点,自由属性点5点。”

    此次地府之行,雷云几人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完成任何的隐藏任务,对世界的开度也是仅限于完成主线任务的需要,还被扣除了1o%的全属性值,因此总体评价并不高,但是雷云这次一下子得到了两个宠物,孟远解封了师门技能,还新增加了章建兴这个队友,收获也算是颇为不少。

    彻底安全了的孟远立即便与雷云分手,着急火燎的跑去云栈洞了,他现在身为霓裳飞天歌舞团的大老板,歌舞团里的美女都已是予取予求,哪里还有时间在雷云这里当电灯泡。

    孟远一走,便只剩下了雷云和楚恋依两人,气氛顿时有些微妙,仙缘者在任务世界里出生入死,承受的压力是极大的,往往在任务结束后,都必须要泄一下才能平静下来,否则便有可能因为承压过大过久出现人格变态的状况。

    此时的雷云便是正处于这种状态,他此刻感觉心中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便喘着粗气,拦腰抱起有些手足无措的楚恋依,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孟远豪宅中专门为雷云准备的客房中。

    此时楚恋依已经意识到将会生什么事情了,早已是满脸红晕,紧闭着双眼,伴随着急促的喘息,饱满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