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远三人登时感觉压力大减,便撤去了浓雾,三人背靠背站立,手中武器向着空中乱挥,玄蜂则是飞到了三人头上半米处,警惕的四下张望着。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忽然一个分身出现在章建兴的身旁,一爪便抠向了章建兴的左臂,章建兴猝不及防之下,左臂立即被齐根切下,但是这一瞬间,他也确定了分身的位置,一记精神冲击将分身定住,然后右手铁骨扇一挥,将分身击杀。

    杀掉分身后的章建兴已是失去了战斗力,便立即吃下了最后一颗千年保心丹,然后就地躺倒,让孟远和刘成一左一右保护他,等待肢体重生。

    这边五名玄武卫早已是伤痕累累,气血也都快见底了,这幽冥鬼的一双骨掌在玄冰结界里每日雕刻万年寒冰,早已锻炼的锋利无比,出手便要见血。

    雷云终于将五名玄武卫换下去吃喝补充气血后,凌紫烟和叶天笑立即感到压力大增,三人的防御不比玄武卫,在幽冥鬼的爪下,很快便伤痕累累,气血大量消耗,就在三人快要支撑不住之时,雷云的玄蜂主动飞了过来,加入战团,玄蜂这家伙不但防御变态,还很有一套,一到这就将幽冥鬼死死缠住,

    玄蜂的攻击力其实并不高,而且毒液貌似对幽冥鬼也没什么效果,不过这家伙好像对幽冥鬼的攻击方式十分了解,往往能在幽冥鬼攻击前抢先出手,用尾针精确的将幽冥鬼的鬼爪打偏,让他伤害不到自己,招式之简洁、出招时机之精准,让雷云三人大开眼界。

    就在此时,孟远三人处的战斗又生了变化,刘成不小心也遭到分身的重创,双眼被抠瞎,章建兴则是重伤未愈,孟远变成了单独对战分身。

    危急关头,孟远的头脑反而格外的清醒、冷静,他用流星锤护住前胸要害,便开始绕着倒地的刘成和章建兴转圈,雷云见状立即让尚未修整完毕的五名玄武卫过去将三人保护了起来,孟远却在玄武卫过来后,自己跳出了保护圈,一个人朝着最大的文秀雕像那边跑了过去。

    到了雕像脚下的孟远抡起+5狼牙锤一下便砸到了雕像上,顿时便将雕像砸掉了一大块,幽冥鬼见状立即怒吼一声,自己的最后一个分身立即放弃进攻玄武卫,直扑孟远。

    孟远一击打中之后,马上放出浓雾,然后便身体紧贴着冰雕,转起来圈来,分身来到孟远身前伸爪便打,可是浓雾中命中率太低,这一爪便打到了冰雕之上,顿时又将冰雕打下了一大块来。

    分身这一击打空,顿时便是身形一滞,伸手便要去接掉落的冰雕碎块,孟远看准时机,一锤便朝着分身横扫了过去,心道管你什么身法,想接住冰雕就硬吃老子一下。

    “嘭”的一声,分身应声消失,孟远却立即陷入了莫大的危机。

    此时幽冥鬼的气血被雷云三人磨的掉落了一半左右,分身被杀的他立即狂喝一声,撇下雷云三人,高冲向冰雕处的孟远,一爪便当头抠下,孟远没料到幽冥鬼度如此之快,来不及闪避,只是本能的举起狼牙棒挡了一挡。

    雷云三人见状立即全力救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就见孟远的狼牙棒瞬间被打飞,脸上马上便被抠出了五道深可见骨的爪痕,双眼的眼球全部被抠掉,幽冥鬼恨极了孟远,一击打中,紧接着又是一爪抠下。

    生死关头,孟远忽然感到时间变慢了。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还是一朵情花时那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想起了霓裳飞天的舞天姬,想起了和那位改变自己命运的仙缘者共同冒险的精彩瞬间,想起了那威力强大的五雷轰顶。。。。。。

    等一下,五雷轰顶,对呀,我的五雷轰顶,来吧,幽冥鬼,给老子好好尝尝吧。

    雷云见到幽冥鬼又是一爪抠下,心知这一爪抓中,孟远必死,顿时狂喝一声,动了横扫千军,意图用攻击来阻止这必杀的一爪,叶天笑也是动了狮搏技能,全力出手。

    就在此时,一道霹雳闪电从天而降,重重的劈在了幽冥鬼的头上。

    这一击的威力之大,从视觉效果上就能看得出来,中招之后的幽冥鬼四肢立即僵直,整个身体呈大字型伸展开来,全身上下都被电流环绕,雷云甚至能看到幽冥鬼的全身骨骼忽隐忽现。

    “五雷轰顶,天宫门派技能,技能等级s,引导天雷攻击对手,造成极大伤害,对鬼魂类敌人伤害加倍,暴击率加倍。”

    孟远在生死关头,终于解封了师门技能,一道天雷便将幽冥鬼劈的七荤八素,与此同时,雷云和叶天笑的技能也同时打到了幽冥鬼的身上,却见幽冥鬼身上白光闪耀,竟然免疫了技能的伤害,与此同时,一把沉重的声音响起: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说话的不是幽冥鬼是谁?雷云马上意识到,幽冥鬼竟然被这一击五雷轰顶给劈清醒了,立即大喊一声:

    “紫烟,拿手镯,快。”

    凌紫烟闻言一愣,雷云这一声“紫烟”显然比平时的“凌紫烟”更加的亲切,听得凌紫烟心中一喜,连忙取出任务物品----文秀的手镯,向着幽冥鬼就丢了过去。

    此时的幽冥鬼正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低着头一副迷茫的模样,忽然见到一个手镯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便下意识的伸手拾了起来,拿到眼前看了看,立即眼前一亮,马上抬头一边四下寻找,一边喊道:

    “文秀,文秀是你吗?你在哪里?文秀。。。文秀。。。”

    雷云马上应声答道:

    “幽冥鬼,文秀不在这里,不过她委托我们将这个手镯带来给你,还让我们告诉你,她这一生只爱你一人,永远都不会变。”

    幽冥鬼闻言顿时一愣,难以置信的望着雷云说道:

    “那为什么那天晚上她没有赴约,她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雷云闻言,立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缓缓说道:

    “因为她的父母现了她要和你私奔的事情,将她关了起来,所以她才没能赴约,至今已经过去六十年了,文秀已经白苍苍,却一直没有嫁人,她还在等待着你。”

    幽冥鬼闻言,顿时惊呆,良久才“哇”的一声,失声痛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众人都是感同身受,再想起幽冥鬼悲惨的遭遇,不由得心中都充满了同情,凌紫烟此时也不自觉的挽住了雷云的手臂,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止不住的流淌。

    终于,幽冥鬼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缓缓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我都错怪了文秀了,文秀对我如此痴情,我死而无憾,只是苦了文秀一个人了。

    请带我去望乡台,我要再见文秀最后一面,然后便去转世投胎,下辈子。。。我不要再做人了,我愿成为一粒沙土,永远也不要再经历这人世间的悲伤。”

    冰冷的提示再次响起:

    “主线任务二,击败幽冥鬼,将文秀的手镯交予幽冥鬼,已完成。”

    “查询到完成任务的人数为:六人,奖励统计放中。。。”

    “奖励积分每人2ooo点,金锭*5,朱雀石*1o,千年保心丹*1,随机银色剧情装备宝箱一个,可选任务开启。”

    “可选任务:帮助幽冥鬼到达望乡台,任务时限十五天,放弃本任务,可以立即返回梦幻长安城,本次冒险结束。”

    雷云赶忙给孟远先吃了个千年保心丹,让他恢复伤势,然后便用询问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众人,见到没有人有要立即返回梦幻长安城的意思,才慢慢的说道:

    “根据任务时限的时长,我们很有可能要原路返回,路上的艰险自不必说,望乡台乃是在枉死城中,那些鬼卒恐怕不会轻轻松松就能让我们过去,关键是这个任务的奖励能有多少,我也没法确定,我也不瞒大家,我必须要接这个任务,但我是另有其他事情要去办,你们确定也要接吗?”

    一番话说得众人都是沉默不语,还是叶天笑先打破沉默说道:

    “雷兄,我就先回去了,这次我准备的不太充分,不适宜继续再在这鬼地方待下去了,这个可选任务并没有说明有什么惩罚,所以你必定能够安全回去,等你回到长安城就联系我,别忘了咱们的约定。”

    叶天笑这一走,凌紫烟和刘成便也要告辞,于是便只剩下了雷云三人,雷云接取了任务后,幽冥鬼立即便有所感应,忽然出声道:

    “多谢三位帮忙,咱们什么时候出?”

    雷云想了想,忽然说道:

    “我也想马上出,可是这玄冰结界外面到处都是野鬼,我们又都有伤在身,出去十分危险,不如先在这里休息个十天八天的,养好了伤再走也不迟。”

    幽冥鬼闻言一呆,然后马上说道:

    “这位小兄弟此言差矣,这一路之上的安全你不必操心,有我在,没什么东西能伤害你们。我看咱们还是早点出吧。”

    雷云心道:我就等你这句话呢,现在我们连豆斋果都吃光了,再打回去,还不得都死在这,你这免费的保镖我就笑纳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