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闻言想了一下后,对叶天笑说道:

    “叶兄,官职的事应该问题不大,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关于如何合作的事情,我认为还是把所有人聚到一起,商量一下,我也需要点时间好好消化一下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你看怎么样?”

    叶天笑听到“问题不大”这几个字后,顿时精神一振,立即回道:

    “这个自然,雷兄请便,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雷云也不拖拉,马上便告辞离开了叶天笑的军帐,去找孟远和章建兴商量,谁知却找不到,好在凌紫烟并没走远,一问才知道,那两个家伙去了叶天笑刚才去的市集区了,雷云现在心中焦急,便马上去市集上寻他们二人去了。

    雷云本以为这市集里也就是卖些零碎生活用品的小摊贩,哪知越往里走越现这里其实包罗万象:赌坊、酒楼、戏院、票号、商店等等一应俱全,而且面积之大,就像没有尽头一般,简直就是一座小城市。

    雷云无奈之下,只好在团队频道里试着联络孟远,还好孟远和章建兴也没走远,马上便收到了信息,孟远刚一收到雷云的信息,便大声回道:

    “老大,快来金元赌坊救命呀,我和章建兴已经输得只剩底裤了。”

    雷云闻言先是一愣,继而没好气的说道:

    “你们还有心情去赌钱?等着,我这就过去。”

    抓过一个衣衫褴褛的鬼魂,问明了道路后,雷云便丢下了追梦鬼军给他的那份元宝蜡烛套餐,便直奔金元赌坊。

    当雷云终于到达金元赌坊的时候,先便被这赌坊的气势吓了一大跳:

    赌场的入口竟是一只高约十五米,宽四十米左右的巨大鬼头,鬼头上的两只眼睛就如两个巨大的红灯笼,还不时的左顾右盼,看那样子竟是一只还活着的巨型恶鬼,鬼头张着大嘴,长长的红色舌头笔直的伸着,刚好成了入口处的红地毯。

    两只身形魁梧、肌肉虬结的僵尸恶鬼一左一右站立在门前两侧,手中各拿着一把黑色的鬼头大砍刀,进进出出赌坊的各色鬼魂极多,显得门庭若市。

    雷云不动声色的缓步走进了赌坊,迎面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巨大的墙壁,墙壁上用金丝线描绘着地藏王菩萨入地狱普度众生的壁画,壁画两侧是两条通道,雷云穿过通道,立即觉得眼前一亮。

    这里便是赌坊的正厅,占地约有上万平米,大大小小的赌桌足有数百张,每张桌前都围满了赌徒,数十名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鬼托着用元宝蜡烛制作的各种饮食穿梭在赌坊中,免费提供给赌徒们享用,当然,赌徒们也就因此忘记了“你妈喊你回家吃饭”这回事,忘情的赌得天昏地暗。

    正厅边上是两排光线昏暗的单间,从没有完全关好的房门中隐约传出的乐曲声混杂着男女的浪声笑语,仔细听,还能听到娇喘呻吟之声。

    雷云在团队频道里确认了孟远二人的位置后,便直奔二人所在的赌台而去,近前一看,现孟远身穿一套白色内衣站在赌台前,他的玄武战甲已经押在了赌桌之上,章建兴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旁,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裤衩。

    雷云见状一惊,马上查看团队空间,才现三颗千年保心丹和剩余的豆斋果已经不见了,26ooo多的积分也清零了,显然是全都输掉了,雷云还没来得及火,便听到从赌台上传来了一把清脆的声音:

    “买定离手,开,三个六,豹子通杀了。”

    玄武战甲被人拿走后,孟远和章建兴终于输光了,两人见到雷云前来,全都耷拉着个脑袋,也不敢说话,雷云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不动声色的坐到了赌台前,在团队频道里问道:

    “运气满值的人也会输钱?你以前赌博也是这样吗?”

    孟远闻言,马上委屈的说道:

    “真是见了鬼了,我这还是第一次在赌坊输钱,在梦幻长安城里,赌坊老板见到我去,都是直接送上银票请我离开。本来意外现这赌坊,想大赚一票的,谁知道竟然阴沟里翻了船。”

    雷云闻言点点头,便开始仔细观察起赌台上的那位荷官来。

    这一看不要紧,看的雷云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这女鬼一头乌黑的长分作三股梳成一条长辫,额前的刘海刚刚好遮住额头,秀美的如同邻家小妹一般,不是东海湾的楚恋依还能是谁,除了多出一股鬼魂的冷艳气质外,身材样貌分毫不差。

    楚恋依本来是在专心忙着收筹码,猛一看到雷云,立即也是脸色一变,差点失态。此时的她已不是东海湾时的邻家小妹般的打扮了,身上的荷官制服性gan而暴露,雪白的肌肤和饱满的身材,充满了女性的魅力。

    楚恋依刚才见到雷云那一惊之下的失态,惊艳无比,引得周围的赌客们不禁都是心神一荡,赌桌竟然破天荒的忽然安静了下来。

    雷云死死的盯着楚恋依,眼神中充满了歉疚和怜爱,楚恋依似有所感,望向雷云的眼神也是挑衅般的丝毫不让,眼神也逐渐变得热烈,充满了期盼。

    暗中示意孟远两人先回军营后,雷云便坐在赌桌边耐心的等待起来,楚恋依也会意的继续工作,直到近一个时辰后,才被另外一个女鬼荷官替了下来,回去休息。

    楚恋依一下赌台,便一言不的径直走到雷云身旁,用力的抓住了雷云的左手,用十指紧扣的方式拉着雷云往赌场右边的工作人员休息区走去。

    雷云也是一言不,任由楚恋依拉着自己,心中充满了甜蜜的幸福感觉。楚恋依拉着雷云来到一间很小的类似化妆间的地方后,反手便锁上了房门,然后一把抱住雷云,樱唇颤抖着重重吻了上去。

    少女的初吻,热烈而生涩,雷云温柔的迎合着、引导着,慢慢的,楚恋依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失去控制,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心中却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渴望,渴望面前这男子那灵巧的双手、温柔的嘴唇、还有。。。还有那难以启齿的。。。

    雷云此时也已是情难自禁,却忽然看见楚恋依的眼角流出了一滴清泪,顿时想起往事,心中那升腾的***马上变成了无限的爱怜,不禁失声说道:

    “好妹妹,你受苦了。”

    楚恋依闻言全身一震,立即恢复了清醒,顿时哭的梨花带雨,边哭边用她那对美丽的小白拳头轻轻捶打着雷云的胸口,呜咽着说道:

    “你当时为什么不坚持带我走,你要是坚持,我一定会跟你走的,一定会的,你为什么不坚持,为什么。。。”

    雷云心中的歉疚立即如洪水般涌来:是呀,如果当时自己不那么自私,带楚恋依一起走,虽然任务难度会加大,但也绝不是无法完成,可是自己却选择了逃避,让深爱自己的楚恋依深处险地,其实是自己变相害死了她。

    此刻的雷云心中一热,什么任务、官职、团队,他全都不在乎了,此时他只愿永远陪着楚恋依,永远不离开。

    雷云捧起楚恋依满是泪痕的面庞,轻轻的吻去她的泪水,柔声说道:

    “我们今后永远都不会分开了,我要永远陪着你,今后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我,爱,你。”

    楚恋依闻言哭的更大声了,边哭边死死搂着雷云的脖子,雷云轻抚着楚恋依的后背,让她痛快的泄着,过了好半天,楚恋依忽然破涕为笑,仔细端详着雷云说道:

    “雷郎,你怎么好像变高了?身形也。。。也好像更加壮硕了?”

    雷云闻言一愣,不禁感叹小姑娘家的情绪变化果然是神鬼莫测,便柔声说道:

    “此事一言难尽,我慢慢再说给你听,你还是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吧?”

    原来楚恋依那日被海盗杀死之后,一缕香魂不灭,来到了枉死城,阎罗仙君因她素无恶行,就判她立即投胎转世。

    哪知楚恋依的哥哥楚天成此时还在地府,而且早已加入了桃源村死去的先祖在地府的创办的生意,专职负责打理金元赌坊,势力极大,耳目众多,有道是钱能通神,楚天成财大气粗,又有商会在背后撑腰,因此和地府的一众官员都是称兄道弟,关系极为亲密。

    听说妹妹来了的楚天成立即动用自己的力量,花巨资将妹妹弄到了金元赌坊来和自己团聚,以圆兄妹之情,并打算在18年后,一起投胎转世,来世还要做兄妹。

    雷云听了后,不禁感慨万千,上次见面,自己连楚天成的样子都没看清,还道他只是个死于非命的无名之辈,想不到楚天成并不简单,到了地府也能混的风生水起,命运这东西果然是玄妙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