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提的是,人在死亡之后,便进入了另一种生命形式,而这种形式其实也是有生活需要的,可是这种生活需要地府显然无法自行满足,唯一的途径便是从阳间获取,这就是为什么要有清明节,要有中元节,就是为了让生者为死者送去钱物和食物,供他们在地下使用,直到转世投胎之时。?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很快的雷云众人便被带到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军营之中,这处军营呈八卦阵形布局,有八个出入口,营中站岗的兵士并不太多,但大多都是身形壮硕,虎体狼腰的精壮鬼卒,军营正中是一座极大的营帐,营帐之上一面大旗正迎风飘扬,旗上是一个大大的“追“字。

    进到帐中,雷云第一眼便看到了正中间一张极大的虎皮椅上坐着的追梦鬼。

    雷云能认出他就是追梦鬼,倒不是因为他坐在虎皮椅上,而是因为他的容貌实在太显眼了:虽然是坐着,却比雷云这些站着的人都还要高许多,一头乌黑油亮的长整齐的梳成数十条小辫,然后又拢到脑后总成一条大辫,露出宽阔的额头,额头上束了一条红色镶金边的抹额,身上的肌肉膨胀得甚至将铠甲挤成了方形,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很自然的散出来。

    “追梦鬼,剧情强者,能力:数据无法统计。”

    追梦鬼虽然只是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却自然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的威严,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他看了看被五花大绑的众人,却并未说话,而是询问似的望向了那鬼将地遁鬼。

    地遁鬼看向追梦鬼的眼神带着一种自然流露的崇敬,他见追梦鬼看自己,马上恭敬的说道:

    “我是在迷林之外现他们的,这几人竟然能自行从地狱中逃脱,看来都不是等闲之辈,所以我才把他们带回来面见大王。“

    追梦鬼闻言“哦“了一声,说道:

    “自己逃出来的?咱们最近没进攻地狱那边吧?“

    地遁鬼闻言马上会意,恭敬的答道:

    “距离上次攻击已经有三个月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是那时候趁乱逃出来的。“

    追梦鬼闻言用目光扫了扫众人,然后目中精光一闪,便停留在了雷云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问道:

    “你体内竟然有初级修真者的修为,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的?“

    追梦鬼的声音极富磁性,而且那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摄人心魄,让人心中不自然的生出一种亲切的感觉。

    凌紫烟和那个黑影闻言也是一惊,顿时同时望向了雷云,他们都是资深的仙缘者,所以多少知道这修真之术。

    梦幻长安城的上一个成功修真的仙缘者,是完成了极高难度的s级隐藏任务,方从太上老君那里用二十万积分换取一颗紫金丹,服下后筑基成功,才有机会学习入门级的修真之术。

    不过,这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早已都成了传说了。

    雷云却不知道这修真之术的珍贵,听到追梦鬼问他,便说道:

    “在下雷云,久仰追梦鬼大王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我们都是从地狱中逃出来的,仓皇中不知路途,才误入了大王的领地,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大王见谅。“

    顿了顿又说道:

    “至于修真之术,在下是从一位朋友那里习得,因为资质有限,也只是学了点皮毛而已。”

    因为凌紫烟和那黑影也都是仙缘者,雷云不愿意透露太多关于猪刚鬣的信息,所以便说得有些含糊。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雷云这一通瞎忽悠显然是有点效果的。

    追梦鬼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既然你们是逃出来的,那日后有什么打算呢?要知道,这整个幽冥界都归地藏王菩萨管,你们这一逃,便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了,除非自己回去,否则永远都要在这无边的幽冥界中游荡。“

    这时那黑影忽然出声说道:

    “大王说这话,难道是想把我们送回那该死的地狱中上刀山下油锅?“

    凌紫烟闻言马上“咯咯“笑道:

    “老怪物,你还真是笨的可以,大王的意思是让咱们加入他这一面,你刚才没听到他们正和地狱那边打仗吗?“

    随后忽然望向雷云,眼神中杀气大盛的说道:

    “只要大王您杀了这个阴险卑鄙之徒,我们黑玫瑰团队愿意听候大王差遣。“

    一旁的地遁鬼闻言马上一脸的不屑,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直接冷冷说道:

    “你这女人还真是狠毒,你把我们当什么了?还想借刀杀人?我们要杀也只会杀鬼卒,我劝你还是先听听我们和地狱开战的原因,然后再决定去留,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赶快滚。“

    凌紫烟闻言登时色变,脸上阵红阵白,不过考虑到地遁鬼那变态的武力,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作。

    地遁鬼冷哼了一声,让人给雷云众人松了绑,然后便把这里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让众人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年追梦鬼本是一小国之王子,天资聪颖,文武双全,自幼笃信佛法,即王位后,立誓要将自己的国家变成极乐净土一般的幸福之地,广施仁政,百姓安居乐业,国家一派祥和。谁知好景不长,邻国狮驼国便大举入侵,因国力对比悬殊,追梦鬼的国家惨遭灭国,自己也被迫自杀身死。

    追梦鬼自杀死后,便来到了阴曹地府,本以为可以就此一死了之的追梦鬼却现自己不但要受地狱酷刑的折磨,还因为自己属于阳寿未尽自杀而死,要进枉死城再待36年,然后才能转世投胎,而枉死城虽然名为城其实却是一座巨大的监狱。

    进了枉死城的人,虽然都是未到阳寿便因为各种原因死去的冤魂,但是绝大多数都是良善之人,却还不如作奸犯科,滥行无德之人,因为他们要在这里坐牢直到阳寿已尽,才能去转世投胎,而且在此期间,他们在阳间的亲人烧给他们的冥钱和祭品他们都收不到,全部都由地府统一收走。

    追梦鬼马上意识到这枉死城已经成为了小鬼们变相敛财的工具,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此时枉死城中还有包括他国中臣子在内的旧部都在此受苦。

    追梦鬼顿时勃然大怒,便大闹阴曹地府,追梦鬼当国王时便是文武双全,加之自幼修行佛法,其攻击附带佛力护佑,对鬼魂形成了天然的克制,这里的鬼卒、鬼将根本挡不住他,因而他以一人之力便释放了枉死城中的千万冤魂,还集合了旧部组成军队,占据了这片迷林,收容无法转世投胎的亡魂。

    阎罗仙君本不知枉死城中的这些猫腻,出了这么大的事后,仔细一查,方自知理亏,也不敢将事情上报地藏王菩萨,打又打不过,只好对外宣称迷林和枉死城一样,都是收容冤死之人的地方,只要年限一到,都可转世投胎。

    生活在迷林的冤魂虽然也要等年限,却是不用受苦的,他们都是自由人,也能收到亲友烧的冥钱和祭品,只需要将自己收到的东西上交一些给追梦鬼的军队就行,而迷林中的冤魂何止千万,供养追梦鬼那几千军队简直就是小意思,摊到每个人头上其实也没多少,追梦鬼军用不了这么多东西,便将多余的物品无偿拿来帮助那些无主冤魂,因此几乎所有的鬼魂都能有吃有住,生活安定,久而久之,这迷林便成了地狱迷宫中的一方乐土。

    阎罗仙君本指望追梦鬼到了36年的年限就会去投胎,然后他便可将迷林收回,哪知追梦鬼却认为在地狱之中建立极乐净土更能彰显佛法无边,因而不愿转世投胎。

    而且追梦鬼认为枉死城对鬼魂太过残忍,便经常带领军队攻打枉死城,释放冤魂,杀戮鬼卒,多年来这种骚扰从未停息过。

    听了地遁鬼的话,黑影不禁赞叹道:

    “痛快呀,大王宅心仁厚,普渡众生,到了哪里都是一方霸主,我叶天笑佩服之至。“

    孟远也接着说道:

    “大王之悲天悯人,真是世所罕见,不愧是真英雄,在下佩服。“

    雷云看了看凌紫烟,现这狡猾的女人正用探询的眼光看着他,便干咳了一声,说道:

    “我们非常愿意加入大王您的队伍,成为您的部下,只是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是一起的,却都答应了一个人,必须要在十五日内在地狱迷宫中找到一个人,否则我们便是不守承诺,失信于人。“

    雷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追梦鬼笃信佛法,自然不会撒谎,遵守信诺,对守信之人必然认为是自己一类,定会好感倍增,果然雷云话一出口,追梦鬼微微点头,沉声问道:

    “你们要找什么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