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不禁抬头望了望,现天空呈现一种诡异的血红色,无数盘绕飞行的乌鸦组成了很多大片的环状黑云,在天空中盘旋飞舞,阴冷的空气中充满了一股腐臭的味道,在他们身旁是同样衣衫褴褛的人群,这些人排成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长队伍,震天的号哭声不断的从人群中传出,整个队伍就在哭声中缓慢前进着。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在队伍旁边,每隔四五十米就有一个凶神恶煞的高瘦鬼卒站在队伍旁边,鬼卒手中挥舞着一根长长的皮鞭,每挥舞一次,队伍中的众人背后上空便都会出现一条鞭影,重重抽打在身上,留下一条鲜血淋漓的伤痕。

    “快点走,你们这些死鬼,死亡才只是你们噩梦的开始,嗬嗬嗬……”

    众人身旁的鬼卒凶神恶煞般的吼叫着,不停的挥舞手中的皮鞭用力抽打着。

    雷云感到每一鞭抽下来,自己的力量就变得更加虚弱一些,同时每当雷云想要使用技能时,都会得到“技能冷却中”的提示,而且身体完全不听使唤的便自动加入了前进中的人群,跟着队伍机械的前进着,雷云正要联络孟远一起逃走,忽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一个人猛然从队伍中冲了出来,向队伍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那些鬼卒忽然全都沉默了,然后一起盯着那个人的背影,目不转睛的看着,很快的天上的一群乌鸦就现了这个逃跑的人,立即无声的俯冲而下,从那人的身上掠了过去,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大片黑云从天而降,掠过地面之后,又急上升返回了天空。

    黑云过后,雷云才现那个跑出队伍的人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副骨架,却还是恍然不觉的继续向前狂奔着,跑着跑着忽然脚下一个趔趄,一个跟头便跌倒在地,摔成了一堆碎骨,鬼卒们立即放声大笑,声音尖利刺耳之极。

    雷云望向孟远和一同进来的那些仙缘者,现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惊恐的四下张望,却再也没有人敢于逃出队伍,众人就这样一直走了好几个时辰,终于来到一座大殿之前。

    大殿约有十米高,外面的装饰品都是死人的头骨,这些头骨被人为的拼成各种诡异的图案,有的地方还用鲜血刷成了触目惊心的艳红色,看上去极其阴森恐怖,在大殿两边的柱子上,是一副黑底金字的对联:

    “任汝欺心机关算尽太聪明,一入此门善恶到头皆有报。”

    在大殿的正中是一块巨大的牌匾,上书三个大字:

    “森罗殿”

    两排手执刀斧的牛头恶鬼站在殿外守卫,许多马面恶鬼手执锁链从森罗殿中走出来,他们用锁链将来到这里的人当头一套,被套住的人便顺从的被拉进了森罗殿,而且是只有进,没有出。

    雷云在仙缘者中是排的最靠前的一个,很快便被第一个拉进了森罗殿。

    森罗殿中光线闪烁,忽明忽暗,浓重的白雾弥漫在脚下,让雷云看不清脚下到底有什么,走了没几步,雷云就来到了森罗殿正中央的一个极大的桌案之前,桌案之后坐着一个身着王者服饰的黑脸大汉,大汉身旁左边是一名文官打扮的人,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簿子,簿子上是三个古篆字:生死簿。右边则是一名面貌狰狞的恶鬼,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

    拉雷云进来的马面恶鬼一脚把雷云踹到在地,喝道:

    “看到阎君大人还不下跪?”

    然后便按着雷云的头强行让他跪下,雷云平生还从未跪过任何人,立即便奋力反抗,虽然技能都处于被封印状态,雷云的力量却是常人的数倍,所以奋力反抗之下,竟然反将那马面恶鬼按到在地。

    雷云自从进了这鬼地方就一直被欺压到现在,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按到了马面恶鬼后,便顺势挥拳狠狠的朝马面恶鬼的脸上打去,拳头击中马面脸部的瞬间,就听“嘭”的一声,马面忽然消失不见,雷云惊讶之余,缓缓起身面对阎君,昂然站立。

    坐在桌案之后身着王者服饰的人正是这森罗殿的阎罗仙君,见到雷云并未下跪,他也不以为意,而是一挥手,沉声说道:

    “崔判官,看看他生前犯了什么罪?”

    一旁手拿生死簿的文官闻言马上翻了翻手中的生死簿,然后朗声说道:

    “雷云,阳寿一十九岁,犯滥杀淫邪之罪,当判刀山油锅之刑。”

    阎君闻言便向雷云问道: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在阳间所做之事无论大小,生死簿上皆有记载,你可有辩解之言?”

    雷云闻言顿时语塞,这滥杀淫邪之罪,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没冤枉他,毕竟他在任务世界没少杀人,又曾在青楼和多名女子欢好,都是事实存在。

    见到雷云这一迟疑,阎君马上厉声喝道:

    “来人,将雷云与我拉入上九层东地狱,受刀山油锅之刑,九九八十一日后送到奈何桥,喝孟婆汤,送入三恶道之畜生道转世轮回。”

    雷云闻言大惊,马上叫道:

    “不对,我有话说。”

    阎君马上摆手制止了正要冲上来的两名恶鬼,然后说道:

    “讲吧。”

    雷云马上说道:

    “我还曾贿赂官员,损公肥私,这个不算罪吗?”

    阎君扭头看了看崔判官,崔判官马上说道:

    “确有此事,此罪应判火山炙烤之刑,不过现在阳间行贿受贿成风,该受此刑之人太多,所以现在火山正在扩建,暂时无法行刑,此刑一概免除。”

    阎君闻言看了看雷云,说道:

    “你听到了?不必多言了,去吧。”

    说完一摆手,雷云忽然感觉脚下一空,便似跌入了深洞一般,过了好半天,才现自己已经不在森罗殿中,面前出现了一座高山,眼前还有一条通往山顶的道路,雷云神情恍惚,如在梦境一般,不知不觉便顺着道路前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刀山地狱附近。

    刀山地狱乃是在一处断崖之上,两个身材壮硕的恶鬼正将来到这里的受刑的人一个个丢到山崖下面的刀山地狱,被丢下山崖的人惨叫声不断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快轮到雷云时,他虽然心中拼命告诉自己要反抗,可是身体就是完全不听使唤,依然机械的向前走着,很快便来到了断崖的旁边,雷云还没站稳,屁股上便挨了重重的一脚,直接跌落到山崖下边。

    掉到刀山上那一刻,雷云甚至感觉自己连灵魂都被尖刀穿透了,那刻骨铭心的痛苦让雷云忍不住连连大声惨嚎,如果让雷云选,雷云宁愿马上死亡,也不愿持续这样的痛苦,可是却死不了。

    不只是他,所有插在刀山上的人都死不了。

    他们只能在巨大的痛苦中呻吟嚎叫,却偏偏连一个手指都无法动弹。

    噩梦般的痛苦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雷云耳中忽然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这普普通通的一声叹息竟仿佛能直达灵魂深处一般,充满了同情,无奈和深深的悲痛,然后便是诵经声响起。

    雷云忽然现,自己竟完全感觉不到痛苦了,便努力挣扎的站了起来,才现不单自己是这样,其他的人也都停止了惨叫,纷纷站了起来,然后便都开始沿着山边的峭壁向山崖上爬。

    雷云见状马上检查自己的状态,现那个“被奴役“的状态已经消失,而且自己的技能也都能用了,马上一翻手便取出了自己的金背大砍刀,雷云此时的力量属性已经高达64点,沉重的大刀拿着手中,雷云却感觉如同拿着小孩子的玩具一般,轻飘飘的没有分量。

    用大刀插进山崖的缝隙中借力,状态恢复的雷云马上也像其他鬼魂一样,开始沿着山边向山崖上爬,这时雷云眼前忽然闪过几条身影,以飞快的度向山崖上疾行,显然是同样被丢下山崖的其他仙缘者。

    要知道雷云此时的敏捷值已经高达37点,是常人的三倍还多,还有属性的移动度加成,依然被那几个仙缘者远远抛在身后,可见另外几人的敏捷之高,实在惊人。

    先上去的几人很快便和山崖上的恶鬼打斗起来,奇怪的是,这几个恶鬼竟然显得不堪一击,很快便被丢下了山崖,当雷云爬上山崖后,顿时惊呆。

    因为复眼戒指的强大功能,使得雷云可以看到周围数百米内的无障碍地形,此时在连接各个地狱的通道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恶鬼,除了他所在的刀山地狱,油锅地狱那边也有好几人冲出了地狱,正在和恶鬼们交战,雷云甚至已经隐约看见了孟远的身影。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