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总兵粮官的权力竟然大得要命:玄武军一应军粮采买,调度,军粮处上千官兵的任免,以及军粮的调度,运输,仓储,使用全部归他管,是名副其实的既有财权又有人事任免权的军中“土皇帝”。??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

    几十万大军在外征战,军粮供应当然是第一要务,这军粮处虽有上千官兵,打起仗时依然是忙得焦头烂额,人手极度短缺,经常无法满足军队的作战需要,因为这个原因,玄武军几任总兵粮官都被苏定方治了罪,所以这总兵粮官一职虽然是肥的流油的缺,却一直都是烫手的山芋。

    雷云对军粮处日常事务还不太熟悉,所以刚一接手便忙着核对存粮数目,清点官兵花名册,忙活了近半个月,才算对军粮处的工作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原来军粮处最重要的工作便是两项,一是每年秋季的粮草划拨和日常的辅食采买,一是战时的军粮运输,调度。

    一般的来说小麦,玉米,稻米之类的东西都是从官方粮库统一划拨,不需要采买,不过也不能光是给前线将士吃这些主食,也要搭配些鱼肉禽蛋,瓜果蔬菜之类的食品才好,这一部分便是由总兵粮官负责采买的事项。

    大唐乃是府兵制,一般来说军士们平时都在家种田,所以不需要军队供养,不过一旦有了战事,几十万大军便会很快集结,这时这几十万人便要由军队来供养,这么多人,每天的消耗都是天文数字,即便不出征,玄武军的常备军也多达三万人,每天的消耗也是极大,所以总兵粮官每年过手的银子不下三四百万两。

    这么多的钱花出去,要说一点猫腻没有根本不可能,苏定方也知道这里面有些“油水”,不过这职位给谁干,都免不了要出现贪腐,所以只要能保证供应,他也就从不深究。

    雷云在查看了账册之后,现玄武军买的这些鱼肉禽蛋,瓜果蔬菜,其实大部分都是玄武军的府兵们家中自行出产,被商人们收购走后又卖回给了兵粮处,因为有“回扣”的存在和商人的盘剥,中间的差价竟然高达十几倍,简直是黑暗至极。

    “这帮蛀虫,还真是够狠的。”雷云将账本一合,喃喃自语的说道:“看来这次老子想不财都不行了。”

    接下来的几天,雷云马上布命令,将最大的几个供应商全部砍掉,并且改为在玄武军的内部直接订立采购合同,提前将官兵家里一年的收成全都完全收购了,收购价格虽然比从商人们那里买低一倍,可是玄武军府兵们的收入却增加了好几倍。

    这个政策一出来,立即得到了府兵们的极力拥护,不但节约了一半的经费,还令士气大振,除了每年省下来二百多万两银子,还提高了将士们的爱国之情,可谓一箭双雕。

    雷云为什么这么做?当然不会是傻到给帝国省银子。

    他将省下来的钱全部以军粮运输费的名义支了出来,然后和苏子墨来了个二一添作五,一下子就每人了一笔一百多万两银子的横财。

    苏子墨是苏定方的本家兄弟,苏定方那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更不会追究到雷云这里,反正也没多花钱嘛。

    有了这次“合作“后,苏子墨和雷云两人从此好的和一个人似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自然对雷云也是多加关照。

    很快的,雷云的云栈洞传送阵便被转移到高老庄要塞,雷云也终于收回了云栈洞,便马上大兴土木,豪华装修,十几万两银子像水一样花出去后,云栈洞终于变成了名符其实的神仙府邸。

    这时,雷云终于有时间将心思放回到基本技能的锻炼上来了,于是便将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孟远的豪宅里,疯狂的练习技能熟练度,终于又将血腥之网的熟练度练满,只要再花费点积分便可成功升级。

    因为学习修真修炼法已经花了太多的积分,雷云便有些不好意思再和孟远开口了,只好等下次任务世界结束后再升级这个技能。

    这时又传来了来一个好消息,原来殷丞相已经奏明圣上,将猪刚鬣封为男爵,并由皇帝亲自赐婚,完成了雷云对猪刚鬣的承诺。

    同时雷云那五十万两银子的贿款显然功效极大,圣上还下旨额外赐封雷云为一等子爵,孟远为一等男爵,两人从此也成了贵族了。

    本来雷云和孟远对贵族这种东西不太感冒,谁知苏子墨却告诉他们,贵族是有俸禄的,而且和官俸并不冲突,子爵俸禄每月5oo点积分,男爵俸禄每月3oo点积分,这样这两个家伙每月又能白白得到8oo点积分,马上都是心花怒放。

    这一日雷云和孟远正在豪宅里练习对战,忽然苏子墨面带喜色的匆匆到来,挥舞着手中三张金色的请柬,高声叫道:

    “雷兄,风兄,看我搞到了什么好东西。”

    看着苏子墨一脸喜色,雷云和孟远不禁大奇,问道:

    “什么好东西?这么高兴?”

    苏子墨一晃手中的请柬,说道:

    “霓裳飞天歌舞团的顶级贵宾套票,演出就在今晚,地点就在玄武门外的大广场上。”

    雷云闻言失声说道:

    “在那地方表演?我没听错吧?那可是皇城的外城,戒备森严,谁敢在那表演?”

    苏子墨不屑的看了雷云一眼,说道:

    “当然是皇上批准了才敢演的,至于原因嘛,八成是为了方便宫里的后妃们看表演,才定在那个地方的,这样那些后妃们连皇城都不用出,在城楼上就把表演看了。”

    孟远此时已是兴奋的不行了,一把拿过苏子墨的请柬说道:

    “你小子还真有门道,听说这票现在可是千金难求呀,不愧是号称帝国第一美女的舞天姬,长安城的达官显贵们都争着一睹芳容呢。”

    雷云听得一头雾水,便问道:

    “什么舞天姬?不是霓裳飞天歌舞团吗?“

    孟远咽了口口水,一脸贱笑的说道:

    “舞天姬就是这歌舞团的台柱子,号称“歌舞双绝,艳冠天下”,我曾经有幸看过一次她的表演,那空灵清越的歌声犹如天籁,轻盈曼妙的舞姿如神女飞天,让我至今都难以忘记,最关键的是她今年才刚刚满十八岁,听说还没找好婆家呢,嘿嘿,我这么风流倜傥,知情识趣,难道注定要和她双宿双栖?”

    看着孟远一脸猥琐的笑容,雷云和苏子墨都是一阵无语,过了一会儿,苏子墨干咳了两声说道:

    “那就说定了,今晚一起去,等下我过来找你们,都穿精神点儿,那边可是美女如云,要是让她们看上眼了,今晚你就达了。”

    雷云见苏子墨走了,便继续拉着孟远练刀法,哪知这小子心不在焉的总是走神,弄得雷云也没法练了,便把孟远赶走了,孟远如蒙大赦,马上撒腿就跑,也不知忙着去干什么。

    到了傍晚时分,孟远终于穿着一身崭新的绸缎武士服,还买了整整一马车的鲜花回到了富贵荣华坊,苏子墨也将苏大帅的御赐八骏豪华马车借了出来,还带了一队全副武装的亲兵,浩浩荡荡的来找雷云和孟远。

    雷云现,平日穿着随便的苏子墨此刻竟然穿的十分讲究:一身米白色绸缎文士服,头戴墨玉嵌金束金冠,腰间缀着一个名贵的白玉盘龙佩,手上还拿着一把扇子,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准备,苏子墨皮肤很白,个子又高,五官清秀,是个标准的美男子,再加上此时这身打扮,更是显得温文儒雅,自有一段风流才子的气质。

    看着这两人搞得如此隆重,雷云不禁愕然,看看自己还是一身练功服,连澡都没洗,一身的臭汗味,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

    苏子墨来到雷云面前,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雷云身上的汗味十分浓重,不过苏子墨还是一下打开苏大帅那辆豪华的大马车的车门,说道:

    “雷兄,请。”

    然后又对孟远喊道:

    “孟兄,你也来这边坐吧,你那花我让人帮你拉着。”

    三人坐着马车,在亲兵卫队的簇拥下,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玄武门外的大广场上,此时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少说也有数万人,在广场的正东面,已经搭起了一个巨大的舞台,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唐军正在现场维持着秩序。

    雷云三人的马车一直行到了舞台旁边的禁区,才停了下来,苏子墨让亲兵们守在原地,便把三张金色的请柬交给了守卫的兵士,然后带着雷云和孟远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后台化妆休息区,孟远怀里还抱了一大束鲜花。
最近阅读